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章节目录第0065章 勇救酋王
    readx;    张铉他们所遇到的十几名年轻胡人并不是突厥人,而是铁勒人,铁勒人与突厥人同属于草原民族,但突厥的强大使铁勒各部不得不臣服于它,每年要向突厥王庭上贡大量税羊。

    铁勒一共分为九部,他们遇到的十几名年轻胡人是铁勒九部中的拔野古部一支。

    拔野古部生活在漠北草原东部,下面有大大小小几十个部落,他们遇到的这一支便是拔野古三大部落之一的俱伦部,整个俱伦湖西岸的辽阔草原都是他们的领地。

    拔野古男子热情慷慨,女子大方奔放,但张铉却发现那个年轻少女却始终没有和自己打招呼,两人目光偶然相对,她立刻转开了视线,或许她还在生自己的气,让她没有能抓住那条龙脊鲲。

    张铉放慢马速,对少女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左臂,意思是问她的伤口怎么样?

    少女傲然一笑,摘下弓箭,见远处天空飞来几只野鸭,她催马疾奔,转身拉弓如月,一箭射出,飞在最后的野鸭哀鸣一声,中箭从天空落下,激起众人一片喝彩声。

    少女扬起红扑扑的脸蛋,挑战般地望着张铉,张铉见她模样有趣,不由笑了起来,看样子她的胳膊没有问题。

    这时,少女兄长催马和张铉并驾齐驱,用马鞭指着妹妹笑道:“她叫辛羽!”

    刚才尉迟恭介绍了少女的兄长,叫做拔野古铜泰,他其实会说一点汉话,只是和族人在一起,他尽量用本族语言,只有单独和张铉在一起时他才会说几句汉话。

    张铉望着少女笑道:“她好像是在向我挑战,对吗?”

    “她就是这样,一向比较任性!”

    铜泰笑了笑,大喊道:“辛羽!”

    少女催马奔了回来,指了指张铉的弓箭,目光骄傲斜睨着他,那神情分明是让他也露一手,铜泰脸一沉,狠狠怒斥她几句,大概是在责怪她不懂待客之道,少女这才撅着嘴将弓箭收了,又白了一眼张铉,不再理会他。

    铜泰歉意地向张铉道歉几句,张铉一笑了之,他怎么可能和一个小姑娘计较。

    队伍继续前行,地势渐渐变低,这一带似乎是盆地,他们正走在盆地边缘,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了低沉鹿角号声,紧接着马蹄声如雷,众人脸色一变,催马向前冲过去,张铉也催马疾奔,片刻到了山坡边缘,只见低缓的山脚下,两支军队正在草原上展开激战。

    一支军队明显是突厥士兵,身着皮甲,张弓执矛,约两三千人,一队队骑兵列队疾奔,而另一支军队只有三四百人,服色杂乱,被突厥人包围分割,死伤惨重。

    这时,张铉身边的铜泰眼睛红了,大吼一声,带着十几名族人冲了上去,少女辛羽更是愤怒得大喊大叫,她毫不畏惧,张弓搭箭跟随众人冲下山去,只见她斜身一箭射出,一名突厥骑兵惨叫一声落马,长箭射穿了他的脖子。

    突来的变化让张铉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参战,尉迟恭叹息一声,“被包围者应该是他们的族人,说不定还是他们的父兄或者叔伯。”

    “快看,那是谁?”

    李神通指着远处大喊,张铉也看见了,远处山坡上有数十名观战的突厥人,应该是他们首领之类,但中间却有几名汉人,为首汉人约三四十岁,身材瘦高,长得一张马脸,颌下有几根鼠须,正得意地和旁边突厥首领说着什么。

    “是宇文化及!”

    柴绍咬牙切齿道:“这个混蛋,贼性不改!”

    张铉听柴绍说起过,宇文化及因私下和突厥人交易生铁,险些被杀,被发配给他父亲宇文述为奴,看来并没有冤枉他,他果然和突厥人有勾结。

    张铉忽然心中一动,他想起了宇文太保们在酒肆里说的话,宇文化及也是为那批兵甲而来,难道那批兵甲和拔野古部有关?

    就在这时,拔野古队伍中爆发出一声长长的虎吼,一名灰衣人从最密集的队伍中杀了出来,一对双戟杀得突厥人血肉横飞,人仰马翻,瞬间杀开一条血路。

    柴绍和李神通同时叫喊起来,“张仲坚!”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玄武火凤的头号杀手张仲坚竟然也在战场上,张铉大喝一声,“擒贼先擒王,跟我来!”

    他催马冲下山坡,带领众人向突厥人的首领疾奔而去。

    这支突厥军队是始毕可汗帐下梅录大将史蜀胡悉统帅的三千军队,尽管始毕可汗委托大祭司帮助他查找失踪兵甲的下落,但始毕可汗生性狐疑,并不完全相信大祭司,他又派心腹史蜀胡悉率三千士兵秘密前往俱伦湖一带查找兵甲下落。

    史蜀胡悉并不是突厥人,而是粟特史国人,他原本是个商人,从年轻时便开始长期和突厥做生意,史蜀胡悉以他的精明和擅长谋略赢得了始毕可汗器重和信任,渐渐成为他的军师宠臣。

    史蜀胡悉主要做两件事情,第一是替始毕可汗策划铲除突厥内部的反对者,从而逐步吞并有实力的部落,比如杀阿史那磨拙就是史蜀胡悉的策划,让他去找失踪的兵器,若找不到就可以用失职之罪杀他。

    宇文述就是和史蜀胡悉暗中勾结,这一次他派长子宇文化及和史蜀胡悉达成了交易,他愿出高价购买十万件兵甲,无论于公于私,史蜀胡悉都要找到这批兵甲。

    种种线索表明,三十万件兵甲失踪和拔野古部有极大的关系,史蜀胡悉便决定从俱伦部下手,他今天抓住机会,率军包围了外出打猎的俱伦部大酋长拔野古图勒。

    眼看突厥骑兵已将对方分割包围,就在这时,身后有人大喊:“将军,左面有人杀来!”

    史蜀胡悉吓了一跳,他竟然没有发现左上角杀来一支队伍,为首大将来势凶猛,手执一根至少百斤重的大棒,杀气腾腾冲来。

    “给我顶住!”史蜀胡悉急令左右上前抵挡。

    宇文化及认出了柴绍,惊得他脸色大变,顾不上其他人,他掉转马头便向后奔逃。

    眨眼间,尉迟恭便率先冲到,他吼声如雷,手中铁棒横扫而去,三名突厥骑兵被他打飞出一丈多远。

    为首突厥千夫长大怒,他叫乙木藤,也是突厥有名的猛将,手执一只六十余斤重的独脚铜人,他大喝一声,“隋将受死!”

    催马从后面疾冲而至,抡起独脚铜人猛砸尉迟恭后脑勺,尉迟恭身体虽雄壮,但极为灵敏,他侧身一闪,躲过了偷袭一击,乙木藤又是一记猛砸,沉重的独脚铜人带着风声砸向尉迟恭正面。

    尉迟恭却不再躲,挥棒迎击,只听‘当!’一声巨响,独脚铜人脱手而出,飞出数丈远,乙木藤大叫一声,转身催马便逃。

    “去死吧!”

    尉迟恭冷喝一声,铁棒反手又是一棒,棒影疾扫,势如奔雷,乙木藤奔逃不及,被一棒打中后脑,顿时脑浆迸裂,尸体栽落下马。

    尉迟恭杀得兴起,他大吼一声,向人群最密集处奔去,如猛虎下山,凶狠异常,一根铁棍见神杀神,见鬼灭鬼,棍下血肉模糊,尸横遍地,瞬间便打死了三十余人。

    紧随而来的程咬金见尉迟恭勇猛强悍,他心中羡慕,也振作精神,挥斧杀进了突厥骑兵群,虽然没有尉迟恭那种横扫一切的气势,却也斧斧生威,连劈五六人,兴奋得他嗷嗷大叫。

    第三个杀来的却是张铉,他手执一根五十斤重的铁枪,却是梁师都的兵器,被程咬金在玄沙陵中拾到。

    这根铁枪做工精湛,质地上乘,用全镔铁打造,在中原可以卖出高价,程咬金昨晚很不情愿地拿出来给了张铉。

    不过这杆长枪对张铉还是轻了不少,他练王伯当的基础功法后,就已经能使五十斤的长枪,而这一次聚力突破,他至少能用七十斤的兵器,只是目前暂时没有合适的兵器,他只能从权。

    张铉挥枪刺翻一名突厥百夫长,但他的目标却是对方主帅,他催马疾奔,向史蜀胡悉杀去。

    由于尉迟恭吸引了大部分突厥士兵,史蜀胡悉身边只剩下十几名护卫,加之史蜀胡悉本身不会武艺,是一名谋士,眼看张铉如狂风般冲至,他吓得脸色大变,也顾不上正在激战的突厥骑兵,调转马头便仓皇而逃。

    十几名护卫见形势危急,他们大喊一声,冲过前堵住了张铉的去路,十几根长矛同时刺向张铉。

    张铉毫不畏惧,枪挑刀劈,连杀七人,杀开一条血路,向史蜀胡悉急追而去。

    这时,突厥骑兵见主将乙木藤阵亡,主帅逃跑不知去向,他们立刻吹响了撤兵的号角。

    ‘呜——’

    号角声中,数千突厥骑兵迅速离开战场,如潮水般向西北方向奔去,张铉见大群骑兵撤退,他也勒住了战马,不再追赶敌军主帅。

    俱伦湖边鼓乐喧天,热闹异常,酋长图勒摆下盛大的酒宴,欢迎远道而来的贵客,占地数亩的羊毛大帐内,十几名俱伦长老作陪,另一边是张铉等人,众人虽然语言不通,但酒是最好的通用语言,以酒为媒,众人不时爆发出一阵阵大笑。

    热情的年轻男儿弹起了动听的火不思,大帐中央,一队年轻少女正翩翩起舞,一袋袋醇厚的马奶酒被搬进来,一盘盘金黄流油的羊肉放在客人面前,各种水果堆积在金盘上。

    图勒是个极为豪爽的中年男子,长一只狮子般的大鼻子,声音洪亮,他有七个妻子,给他生了十几个儿女,张铉他们之前遇到的铜泰和辛羽便是他的三夫人所生。

    图勒能说几句汉语,和众人可以勉强交流,他心中充满了感激,这次若不是张铉等人及时相救,恐怕他就会遭遇悲惨的命运,史蜀胡悉绝不会放过他。

    “各位都是我的恩人,我再敬大家一碗酒!”

    图勒站起身,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将空酒碗举在头顶,碗口朝下,众人见他连喝十几碗,面不改色,不由都十分佩服,也起身将碗中酒喝干,学着他样子高高举起空酒碗,图勒大笑,用突厥语向帐外喊道:“你们都进来给客人倒酒!”

    从帐外走进五个年轻女子,个个衣着鲜艳,笑容甜美,这些都是图勒的女儿,她们每人拿一袋马奶酒,笑吟吟地给每个客人碗中倒满酒。

    长时间的寂寞旅程,使男人们对异性充满了渴望,更何况此时出现一群娇艳动人的年轻女孩儿,每个人心中都不由盛开了鲜花。

    几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图勒的第二个女儿,她身材丰满,皮肤白皙,容颜十分俏丽,一双多情的大眼睛里眼波流转,让每个人都会觉得她在垂青自己,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但她多情的目光似乎在张铉身上流连更多一点,这也难怪,张铉不仅身材高大,而挺拔秀美,不像尉迟恭那样雄壮粗鲁。

    他脸如刀削,轮廓分明,目光深邃,有着草原男子少有的俊朗,却又充满了阳刚之气,在所有客人中,他的气质最为突出。

    但张铉却没有过多注意她,他的目光却在寻找另一个女孩。

    很快,张铉看见了辛羽,她头上戴了一顶翠羽六角花帽,梳了几十根小辫子,身穿淡紫色短袄,下面是一条鲜红长裙,脚穿长靴。

    她排在第四个,脸上虽然同样笑容甜美,却始终不看张铉一眼,仿佛根本不认识他。

    众人也学会了草原的规矩,双手端碗,等待主人斟酒,五个女孩儿给每个碗中倒一点,最后一个倒完,酒碗正好斟满。

    五个俏丽娇艳的年轻女孩儿依次倒酒,让众人都有点不好意思,除了程咬金瞪大眼睛,炯炯地盯着每个人的俏脸外,其余人都回避了她们的热烈的目光。

    图勒的二女儿多情款款地注视着张铉,使张铉酒碗渐渐斟满,她明媚一笑,飘然而去。

    这时,辛羽抱着酒袋出现他面前,她脸上笑容却消失了,面无表情,酒袋口轻轻在张铉的酒碗上一磕,却一滴酒没倒,身体便如蝴蝶般飘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