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64章 河边少女
    程咬金最终没有失去他的板斧,他及时用龙脊鲲的韧筋和鱼胆赎回了自己心爱的大斧。↗

    张铉其实也只是和他开玩笑,程咬金的六十斤大斧他还是觉得轻了一点,他应该用七十斤的兵器才行。

    此时张铉骑在马上把玩这团长约三尺的鱼筋,他原以为会如牛筋一般粗,可以做鞭子,不料筋很细,和线差不多,略略让他有点失望。

    不过这根鱼筋异常坚韧,弹性十足,确实是做弓弦的极品材料。

    张铉将鱼筋放进马袋,加快马速向前方队伍奔去。

    东行队伍再次出发,沿着完水向东进发,或许是第一次聚力突破的缘故,他目力能看得更远,听力也更加敏锐。

    但此时他却陷入了沉思,直到李靖打断了他的沉思。

    “张公子还在想昨天的事?”李靖笑着和他并驾而行。

    张铉点点头,“我在想你昨天说的圈套,会不会把我们也圈进去?”

    “突厥人的圈套不是针对我们,而是针对铁勒东部联盟。”

    李靖看了张铉一眼,笑了笑又道,“所谓铁勒东部联盟就是回纥、仆骨和拔野古三大部族联盟,使突厥人始终不敢攻打他们,所以突厥人就用这批兵甲为诱饵,分化他们三家联盟。”

    张铉沉思一下道:“这就是二桃杀三士!”

    “对!只要他们其中一家独吞了这批兵甲,就会引起其他两家的严重不满,联盟也就破了,这是很高明的计策,突厥有高人啊!”

    “是史蜀胡悉?”

    张铉想到历史上,隋朝为了杀此人而殚精竭虑,说明他对隋朝威胁之大,只有这种级别的谋士才会有如此高明的计策。

    李靖点点头,“应该是他,他是始毕可汗的心腹谋士。”

    张铉沉默片刻又问道:“你们若找到那批兵甲,打算怎么处理?”

    这两天张铉一直在考虑此事,他们这十几人就算找到兵甲又能怎样,三十万件之多,他们能运回大隋吗?

    “会主给我的命令是,让我们想办法运回大隋,如果不行就毁了它。”

    “如果找不到它们呢?”张铉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李靖摇摇头,叹息一声道:“我也不知道,武川府的命令从不会留有余地。”

    “那先生的想法呢?”

    张铉又继续问道:“不谈武川府,就只说先生自己的想法。”

    李靖沉默了,他没有回答张铉,但他却低声问道:“你为何在想这件事?”

    张铉望着远方的悠悠白云,缓缓说道:“我不知道大隋还有多少年寿命,我也不知道未来会是哪一个王朝,但有一点我很清楚,我是汉人,我绝不会把它们留给异族,这也是我答应跟随你们来的原因。”

    张铉又注视李靖说:“我知道青石经其实是窦会主送给我,我也知道让我来草原是窦会主的精心安排,他对我必然是有所要求,我既然接受了青石经,就应该答应他的要求,先生能否告诉我,窦会主需要我做什么?”

    李靖笑了起来,“窦会主说你一定会主动提及此事,果然被他说中了,不过你很幸运,他的条件正是你想做的事情。”

    “先生是说毁掉那批兵甲?”

    李靖默默点头,其实他也何尝不是这样打算。

    ......

    旅途极为单调枯燥,他们就仿佛在一幅画前原地踏步,永远是没有尽头的河流和一模一样的草原,刚开始的新鲜感早已失去,只有难以忍受的厌烦,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两天后的傍晚时分,他们终于看见了一片森林,眼前景物有了几分新意,众人精神一振,加快马速向森林奔去。

    众人在森林前扎下宿营,尉迟恭和几名护卫去森林内打猎,张铉则来到河流的另一边,选一个远离森林之处,盘腿进入了冥思,两天前突破第一次易筋后,他的当务之急不是继续训练,而是需要巩固来之不易的突破,巩固的方法就是第五幅洗髓图,让思绪在浩渺的星河间穿越。

    很快,他便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思绪飞跃千万里,在漫天星斗中遨游。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被一阵激烈的水花声惊醒,就仿佛谁在剧烈拍打水面,声音是从东面数十步外传来,张铉站起身,沿着黑沉沉的河边向水声处快步走去。

    他又听见一声尖叫,那分明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声音里有一种受了伤的痛苦,张铉加快脚步奔去,很快他便看见了,在河水中央,一人一鱼在水中进行激烈的搏斗,从巨大的身型来看,那条巨鱼正是他两天前遇到的龙脊鲲,甚至比他遇到的那条更大更凶猛。

    而正和龙脊鲲搏斗的人却处于下风,似乎一条胳膊已被咬住,从她窈窕的身材和露出的白亮肌肤来看,这是一个年轻的少女。

    她手执一把匕首,匕首一端狠狠插进了龙脊鲲的身体,使它更加狂暴,张开锋利的牙齿乱咬,少女明显不支,但她依旧倔强地抓住龙脊鲲箭鳍不放。

    张铉知道这条鱼的凶残,这已不是抓住它,而是要反被它吃掉的后果,张铉不加思索,拔出刀跳进了河水中......

    片刻,张铉抱着已处于半昏迷状态的少女游上了岸,凶残的龙脊鲲似乎还不肯离去,示威一般向张铉张开一排白森森的牙齿,这才游入河底深处消失不见了。

    少女穿着皮甲和紧身马裤,湿漉漉地贴着肌肤,显得她身材十分修长,看年纪她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肌肤稍黑,充满了弹性和光泽,一头瀑布般的秀发披散在肩头,使她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野性的魅力。

    或许是因为受伤和体力透支过度,她并没有立刻苏醒,左臂护卫皮甲已被龙脊鲲的利口撕开,有点血肉模糊,张铉从自己贴身皮袋中摸出伤药,小心翼翼将药粉撒在她的伤口上,又撕下一条衣襟给她包扎。

    少女慢慢苏醒过来,发现身边坐着一名陌生的年轻男子,吓得她立刻坐起身,惊恐向后退了几步,手中已多了一把匕首,目光凶狠而警惕地盯着张铉。

    “我把你从水中救上来!”

    张铉见她似乎听不懂自己的话,便起身比了一个动作,表示他和怪鱼搏斗,然后把她从水中救起。

    少女忽然想起什么,站起身冲到江边,龙脊鲲已经不见了,她眼中充满了绝望,又回头愤怒地注视着张铉。

    她忽然尖叫一声,举起匕首向张铉刺去,张铉一把抓住她手腕顺势一拉,少女一个踉跄,跌倒在河滩上。

    张铉也有点生气,自己救了她,非但不知恩图报,反而要刺杀自己,不过一条鱼而已,她至于这样仇恨自己吗?

    少女慢慢站起身,呆呆地望着江面,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竟流下了一行泪水,她忽然捂着脸转身向草原深处奔去。

    张铉追了几步又停下来,她应该就是附近部落里的人,没必要担心什么,张铉也隐隐感觉到,那条龙脊鲲或许对她很重要,她才会那样不要命,才那样失态。

    “张公子!”

    河对岸传来柴绍的喊声,“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我这就来!”张铉拾起地上的物品,跳进河向对岸游去。

    众人在篝火前围成一圈,大嚼烤得金黄喷香的鹿肉,张铉笑着坐下,“老远就闻到香味了。”

    尉迟恭割下一块烤好的肉递给他,“公子,这块不错。”

    “多谢!”

    张铉拾起旁边的酒壶,灌了两口,带着腥气的辛辣奶酒让他身体暖和了很多,李神通看见张铉身上的血迹,问道:“张公子,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

    “遇到一个年轻小娘,差点被她杀了。”

    听说有小娘,程咬金忍不住吹了声口哨,涎着脸嘿嘿笑道:“公子为什么差点被杀,是不是欲行不轨?”

    张铉拾起酒壶向他砸去,“闭上你的臭嘴!”

    这时,李靖若有所思说:“如果她是单身一人,说明附近有部落,反正咱们也没有头绪,不如去部落打听一下消息,看看有什么线索。”

    张铉点点头,“我也是这样考虑,不过部落应该在北面,咱们有这么多牲畜,怎么过河?”

    “这个倒问题不大,这一带水急弯曲,往前走应该有水浅处可以蹚过去。”

    果然不出李靖所料,他们次日又前走了十几里,果然遇到了一处水浅处,河水只齐他们腰间,众人牵着战马和骆驼过了大河,向东北方向而去。

    但刚走了不到两里,十几名骑马之人迎面奔来,拦住了他们去路,十几名胡人都颇为年轻,有男有女。

    张铉认出了其中一名少女,正是昨晚他在河中所救之人,只见她头戴花环,身着红色的锦缎短衣,下穿一条黑色镶金边的长裙,皮肤稍黑,但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颇为动人。

    张铉知道他们是来找自己,立刻催马迎了上去,少女看见了张铉,指着他对旁边一名高大的年轻男子说了两句,年轻男子上前向张铉恭敬地行一礼,不知在说什么,但语气颇为诚恳。

    尉迟恭上前对张铉低声道:“他在说,感谢你救了他妹妹的性命。”

    张铉心中一松,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来这个小娘还算知好歹,知道自己救了她,他回礼笑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请不必记在心上。”

    尉迟恭翻译过去,男子大为感动,又说了几句,尉迟恭笑道:“他说他们部落离这里不远,欢迎我们去做客,如果有货物,他们也可以收下。”

    张铉回头看看众人,见众人眼中都露出热切的目光,走了十几天,所有人都十分疲惫了,渴望去草原部落做客,张铉也不客气,欣然道:“那就打扰了!”

    尉迟恭翻译过去,十几名年轻男女欢呼一声,热情地上前招呼他们,拿出新鲜的马奶酒欢迎客人,虽然语言不通,但他们的热情和诚意让每个人心中都暖烘烘的,很快大家便熟悉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