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63章 初获突破
    张铉的队伍从马邑郡出发,一路向东,大约走了十天后,队伍抵达了一条大河,大河宽达数十丈,清澈透底,如玉带般铺淌在茫茫的草原上。¤

    李靖在边疆为官,对草原的情况十分熟悉,他对众人笑道:“这条大河应该就是完水了,长数千里,这还是上游,而俱伦湖就位于中游,看见这条大河,我们距离俱伦湖就不远了。”

    大家走了十天,关系也变得密切起来,李靖显然比柴绍坦率得多,他直接告诉了张铉,他们是奉命去寻找一批兵甲,有数十万件之多,由高句丽运往突厥牙帐,但半途却失踪了,只知道在俱伦湖一带失踪,具体下落却谁也不知。

    对于李靖的坦率,张铉颇有好感,不过他却始终没有表态是否愿意帮助他们,关键是李靖还没有告诉他,武川府对这批兵甲的真实态度,是想帮助突厥,还是想把这批兵甲运回中原?

    张铉也只能对李靖的试探抱以沉默。

    不过尉迟恭却告诉了张铉一个秘密,李靖虽然本身武艺不高,但他武学却很深厚,尉迟恭的武艺就是李靖传授。

    尉迟恭和张铉一样,少年时没有练过武,但天生神力,练武资质极高,一个偶然的机会,李靖发现了他,便开始传授他武艺,短短一年多时间,使他从一个力大无比的铁匠变成了武艺高强的猛将。

    在某种程度上,李靖就是尉迟恭的授业恩师,不过李靖从不肯承认有尉迟恭这个徒弟,甚至连朋友都不承认,令尉迟恭十分沮丧。

    为此,张铉问过李靖,李靖只是淡淡回答,兴趣所致,点拨一二,尉迟恭练成今天的武艺,还是靠他自身的天赋和努力,与他李靖无关。

    这天傍晚,众人在大河南岸扎下了营帐,李神通的侍卫点了一堆篝火,洗剥了两只在路上猎获的黄羊,架在火上烧烤起来。

    “张公子好像有心事啊!”李靖在张铉身边坐了下来。

    “也谈不上心事,只是觉得有一点困惑。”

    火光映红了张铉的脸,他望着正在烤羊肉的众人,淡淡道:“我只是有点想不通,三十万件兵甲对突厥应该也是极重要的物资,他们怎么可能在眼皮下被人抢走,居然没有派重兵护卫,先生觉得可能吗?”

    “如果我说突厥人是故意让它们被人抢走,公子觉得可能吗?”李靖注视着张铉的目光笑道。

    张铉微微一怔,“你说这其实是一个圈套,可是它圈什么,套什么?”

    “那是因为公子不明白草原的势力格局,突厥人只占领了草原中部,草原人的西部和东部都是铁勒九大部落的地盘,突厥人早就想向东部扩张了,只是没有借口,所以当我听说那批兵器在俱伦湖一带失踪,我就猜到这是突厥人布下的圈套。”

    “可是他们用三十万件兵甲做圈套,这个代价也太大了吧!”

    “其实一点都不大,因为突厥知道,只要这批兵甲在草原,迟早还是会落入他们手中。”

    张铉沉思片刻问道:“药师兄把这个想法上报了吗?”

    李靖摇摇头,“武川府绝不会采纳我的建议,我出身山东士族,只是被窦会主看重,可其他武川府之人却极为排斥我,尤其独孤顺,他一心要求武川府血统纯正,为了我的事他已经快和窦会主翻脸了。”

    张铉沉默了,突厥人用三十万件兵甲做圈套之事他并不太感兴趣,倒是李靖所说的血统论令他深有感触。

    柴绍昨天也坦率给他说了,窦会主本来也想安排他加入武川府,就是因为独孤顺的极力反对才作罢,看来武川府传统势力依旧十分强大,他们只认关陇贵族的血统,容不得像李靖和自己这样的异端。

    李靖笑了笑,便不再提这件事,他又对张铉道:“我看过张公子的青石经了,我想和公子谈一谈。”

    张铉已经连续苦练了八天,每天晚上都会练得筋疲力尽,突破极限后力量大涨,但睡一觉后,力量又恢复了原样,没有能固定下来。

    这让张铉十分苦恼,眼看他的紫胎丸只剩下一粒了,如果再没有突破,他就会前功尽弃,无奈之下他只能向李靖求援。

    “先生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张铉顿时忘记了圈套和血统,他脑海里此时只有青石经的功法。

    李靖点点头道:“我发现公子有一个关键细节没有处理好,才导致无法实现聚力突破。”

    “先生请说!”张铉心中异常紧张。

    “我仔细研究了这种药的配方,一半是凉药,一半是热药,所用药量非常精细,冷热均衡,说明外在练习也必须要冷热均衡,均衡才是突破的关键,而公子在水中练习虽然可以降温,但寒冷度不够,导致体内经脉热度过剩,无法达到均衡,所以迟迟未能实现突破。”

    张铉从未想过还有这种讲究,他心中其实也隐隐意识到,不在寒冰中训练,而是在凉水中训练,是不是有点不妥?

    第一幅图的注释上也有一句,‘三九沐春’,也就是说他的身体应该感受到春天般的舒适,可每次练武他都会热得异常难受,在煎熬中度过两三个小时,根本没有半点春天的感受,或许真是这里出错了。

    “那我该怎么办,难道一定要在寒冬训练吗?”

    李靖微微一笑,“青石经认为一定要在寒冰中练习,才会完成聚力突破,我相信它原来的主人也是在北方极寒之地苦练,不过任何事情都不会只有一种办法,我可以在配方上做做文章,或许能解决这个问题。”

    “先生的意思是说,减少燥热之药?”

    李靖点点头,“正是这个意思,配方中的紫虫玉蛹就是最好的燥热之药,它真是一味很神奇的药物,能打乱已经成型的经脉血气,让练武者重新塑造,尤其针对公子这种后天练武之人,如果能把它的剂量减少一倍,那么在水中练习也就能平衡了。”

    “可是.....紫虫玉蛹已经和其他药物融合了。”

    李靖笑了笑道:“我倒有一个办法,不妨试一试。”

    “先生尽管直言,张铉一定照办!”

    “你给我一颗紫胎丹。”

    张铉取出最后一颗紫胎丹递给李靖,李靖注视着药丸,沉思片刻问道:“你肯定是严格按照配方做成?”

    “是!应该和配方完全一致。”

    李靖拔出锋利的匕首,小心翼翼将手中的紫胎丹切成两半,用其中一半和另外半颗没有紫虫玉蛹的丹药融合,做成一颗新的丹药,丹药中的紫虫玉蛹含量就只有一半了。

    他把丹药递给张铉笑道:“完水是条很有意思的河流,水面温凉,水底却奇寒,今晚公子服这颗药,在水底坚持一个时辰,看看会不会有收获。”

    ........

    入夜,草原上漫天星斗,深蓝色的天幕黑得格外纯净,一群流星如淡蓝色的水滴,流遍天空,李靖抱膝坐在完水河畔,静静地仰视夜空。

    这时,尉迟恭坐在李靖身边,低声问道:“他在河底吗?”

    李靖点了点头,“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有毅力之人,他对武艺的执着,让人不得不心生敬意。”

    尉迟恭凝视着河面,问道:“先生不认俺这个徒弟,是因为不想让俺入武川府吗?”

    李靖淡淡一笑,“做个自由之人有什么不好,非要多个师父欺压,这件事我已经说清楚了,你不要再和我争执。”

    尉迟恭紧咬一下嘴唇,又低声道:“既然师父也不愿意呆在武川府,为什么不离开?”

    李靖身体一震,他没有说话,却陷入沉默之中,这时,河水起了涟漪,翻涌起来,只见张铉冲出了河面,深深吸了口气,又潜入了河底。

    “已经一个时辰了,他还不肯放弃。”

    李靖叹了口气,“水底之寒,我一刻都承受不了,他却坚持了一个时辰,希望我的判断没有错。”

    “先生今天试过水温了?”

    李靖苦笑一声说:“他的青石经应该是紫阳真人的武功,看似简单,实际上要练成它却极为艰难,除了需要极高的天资外,另外的关键之处就在于冷热平衡,我也是昨天晚上才悟出来,如果对药理参悟不透,那就只能去极寒的冰原训练,这不是下苦功就能练成,我今天试了试河底的水温,再从药量上进行精确控制,如果我判断不错,那他今晚应该能突破,如果突破不了,那就说明我的理解错了。”

    “那俺能练吗?”尉迟恭笑问道。

    李靖摇了摇头,“你的天资还是差了一点。”

    “先生快看!”尉迟恭忽然指水面喊道。

    只见河面上波浪翻滚,比刚才换气的阵势大了很多,李靖站起身,紧张地望着河面,他也不知道会这样,下面一定出事了。

    忽然,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河中飞出,重重地摔在岸上,紧接着,张铉从河中一跃而出,纵声大笑,“多谢李先生,我应该成功了!”

    张铉跳上岸,他感觉浑身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经脉都充满了力量,这和他平时那种临时性的力量完全不同,平时是一种气力,易聚易散,而现在他感觉是机体的力量,是全身肌肉聚合在一起引出的力量,仿佛他的肌肉和筋脉都强壮了几倍。

    他知道自己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突破,心中欣喜若狂,他上前单膝向李靖跪下,高高抱拳,“先生恩德,张铉铭记于心。”

    李靖连忙扶起他,“张公子不要多礼,请起!请起!”

    不远处,尉迟恭惊讶得大喊道:“这是龙脊鲲!”

    尉迟恭的喊声把柴绍、程咬金和李神通等人都引来了,众人都发现了地上的巨大怪鱼,这是一条鳍背极宽阔的大鱼,长七尺,重数百斤,头大如斗,口中长着锋利的牙齿,众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怪鱼,不由议论纷纷。

    张铉走过来笑问道:“我在河底发现它,竟然敢攻击我,结果被我制服了,尉迟见过它?”

    尉迟恭点点头,“俺只见过一次,突厥人叫它虎头鱼,汉人则叫他龙脊鲲,据说是生活在北海深处的鱼王,食肉为生,力大无穷,十分凶残,怎么完水中也有。”

    “不奇怪!”

    李靖走过来笑道:“完水通俱伦湖,而俱伦湖又和北海水系相连,它出现在这里也可以理解了。”

    程咬金前后打量这条怪鱼,馋得要流下口水,笑问道:“这条鱼烤熟后好吃吗?”

    李靖笑了笑,“这种鱼肉质倒是细嫩,不过味道极腥,当然,烤熟后刷上酱也可以吃,但它有一样东西很值钱,背上的一根筋,也就是传说中的龙筋,坚韧无比,是做弓弦的极品材料,我们大隋天子的龙脊弓就是用它的筋做成弦而得名。”

    程咬金挽起袖子道:“让我来,抽出筋后烤来吃,老程最喜欢吃鱼,还从未吃过这么大的鱼。”

    李靖连忙道:“它的胆也是稀罕之药,治风瘫有奇效,当心别弄坏了。”

    “我知道了!”

    程咬金向东张西望一圈,不见张铉,问道:“我家公子呢?”

    李靖指了指远处,隐隐见张铉在远处河边盘腿坐下,众人会意,都不去打扰他,一起将鱼扛了回去。

    张铉静静地坐在河边,思绪飞上了星辰,仿佛人在漫天星斗中遨游,他终于获得了第一次易筋突破,心中的喜悦久久难以平静,这是他一次次积累,最后在李靖的指点下获得了突破,让他怎么能不欣喜万分?

    这一次打坐足足耗用了四个时辰,当他终于从空明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时,天已经快要亮了。

    他站起身,慢慢拔出战刀,十斤重刀竟让他感觉轻了很多,明显不太适手了,这令他微微有些遗憾,这毕竟是他最喜爱的战刀,如果不再称手,他就得放弃了。

    “公子已经好了?”

    张铉听见了程咬金的声音,他一回头,只见程咬金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手执他的宣花大斧,程咬金讨好笑道:“要不要试试我的斧子?”

    程咬金也是家传武艺,不过他父亲去世得早,加上他资质不足,他和柴绍一样,聚力只突破了一次,好在他有一点天生之力,所以能使重六十斤的祖传大斧,父亲留下家传斧谱也被他撕掉擦屁股,最后想用时才发现时只剩下了三招。

    张铉也正想试一试自己的突破,便笑道:“也好!如果合手,大斧就归我了。”

    程咬金挠挠头,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瞎献什么殷勤啊!让他去练尉迟黑炭的铁棍不就行了吗?

    程咬金真有点担心张铉会看上自己的大斧,他虚伪地干笑两声,“公子真会说笑,您怎么能使用我这种粗人的破烂武器,像您这样玉树临风的美男子,至少要用马槊或者银枪才行。”

    张铉哈哈大笑,“好了!不要乱拍马屁了,我不会要你斧子,和你开个玩笑。”

    “哪里!哪里!我也是开.....开个玩笑!”

    程咬金心虚地把斧子递过去,张铉笑着接过程咬金递来的大斧,只觉得大斧一轻,他竟然毫不费力地拿在手中。

    “呵!还真的很合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