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28章 初见萧后
    张铉的担心一点不错,不到一刻钟,杨吉儿买了仙女糖人,买了双耳拨浪鼓,买了斗蛐蛐的大陶盆以及四只青头大将军,还有一只装在麦秆笼子里的碧绿蝈蝈,另外还有四只装在木笼里的小雏鸭。

    钱自然由张铉付,东西也自然归他拿,杨吉儿兴致高昂,蹦蹦跳跳在前面走,仙女的头已经被她舔掉了,下一步开始进攻糖人的胳膊。

    舔着香甜的麦芽糖,但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却不肯放过周围的一切新奇事物。

    “大哥哥,那是卖什么的?”杨吉儿指着一家店铺笑嘻嘻问道。

    张铉看了一眼上方的店铺名,白色大牌子上用黑字清晰地写着五个字‘方记糖食铺’。

    张铉不知该怎么说她了,明知故问,不就是想进去吗?张铉懒得和她计较,便无精打采道:“和你手中一样的东西。”

    “那我们去看看吧!我好几年前就听说过这家铺子了,很有名的。”

    明明是一个月前才开张的新店,她非要说自己好几年前就听说了,弄得她多么沧桑似的。

    “随便你吧!”

    张铉摸了摸自己的内袋,他今天走得匆忙,忘记带钱了,身上只剩下不足百文钱了,着实让他有点发愁。

    店铺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糖食,都是用麦芽糖或者蜜糖制作,放在一只只精美小盒里,看得张铉只咋舌,每只糖盒子都要百文钱以上,他连一盒都买不起。

    “吉儿,我们先去别的店吧!回头再来这里。”

    但杨吉儿眼睛已经放光了,她每一样都想要,这时,掌柜看出了张铉的为难,低声建议道:“公子可以赊账,不过需要担保或者拿什么抵押。”

    张铉生怕杨吉儿听见,便取下自己侍卫腰牌低声道:“用它来担保行不行?”

    掌柜吓得连连摆手,“这个我们不敢收,您老还是别的东西抵押吧!先说明,兵器我们也不收。”

    “这个可以抵押吗?”

    杨吉儿从头拔下一根玉钗递给掌柜,掌柜接过玉钗顿时吓了一跳,他是识货之人,这可是极品碧玉髓,上面镶两颗小指头大的金刚石,至少价值数百金,掌柜眼睛都发光了,把他整个店卖了都抵不上这根玉钗。

    张铉觉得很没面子,怎么能让这个小丫头拿钗子抵押,他刚要反对,旁边却忽然伸出一只手,将玉钗一把夺了过去。

    这只手来得太突然,将掌柜和杨吉儿都吓了一跳,杨吉儿一回头,只见她身后站着一个穿黑裙红边的年轻女子,肌肤如雪,长得十分美貌,手中拿着自己的玉钗,但眼睛却似笑非笑地看着张铉。

    “怎么是你!”

    张铉认出了她,在武川府遇见过她,在杨氏武馆也遇到她,现在又遇到了她,只是巧合吗?

    张铉想到她的火凤身份,不由按住刀柄,警惕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不过一转念又释然,武川府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动大隋公主。

    张出尘不屑地哼了一声,她蹲下来将玉钗戴回杨吉儿的发钗,嫣然笑道:“你喜欢什么,自己随意挑,阿姊给你买!”

    “你们认识?”

    杨吉儿好奇地打量一下张出尘,又看了看张铉,张铉也回应地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他们认识。

    杨吉儿顿时欢喜起来,张出尘的美貌令她心生好感,这位阿姊愿意给她买糖食,她当然求之不得,她连忙拾起一个篮子开始挑选她喜欢的糖食。

    这时,张出尘低声对张铉道:“外面都乱套了,你还不送她回去!”

    张铉点点头,“多谢破费了!”

    “你不用谢我,我可没有帮你的意思,万宝金楼是武川府的产业,若她出什么事,我们担待不起,已经有六组玄武火凤出动了,我只是碰巧看见你们罢了。”

    张铉这才明白过来,难怪她会出现这里,原来万宝金楼是武川府的产业。

    “阿姊,我挑好了!”

    杨吉儿挑了十几盒糖食,她有点不好意思地递给张出尘,张出尘付钱给了掌柜,替她拢拢秀发笑道:“别再调皮了,快回去吧!”

    “嗯!”

    杨吉儿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她又问道:“阿姊,你叫什么名字?”

    张铉在一旁有点不是滋味,自己鞍前马后伺候这个小丫头,她却不问自己叫什么名字。

    张出尘看了一看张铉,笑道:“我也姓张!”

    她想了想,又取出一朵小小的金花递给杨吉儿,“如果以后想找我,去万宝金楼留信就行了,给他们看看金花,他们就知道是找我。”

    “谢谢阿姊!”杨吉儿欢喜地收下金花。

    张出尘又冷冷看了一眼张铉,目光变得如凝寒霜,她转身便迅速离去了。

    张铉目送她走远,他感觉这个黑裙女子最后看自己一眼时,目光里竟充满了杀机,就仿佛自己和她有什么血海深仇一般,难道是因为猎杀杨玄感时,自己令他们功败垂成?

    “大哥哥,我们回去吧!”

    杨吉儿轻轻摇了摇张铉的手,张铉收回心思,替她拎起篮子笑问道:“怎么想着要回去了?”

    “哎!你都没钱了,逛街还有什么意思。”

    张铉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发现了一个真理,似乎在某些方面,女人有一种不分年龄的共性。

    ........

    小公主杨吉儿的出逃最终没有引起太大的风波。

    一方面固然是武川府出手,派了六组玄武火凤封锁了西市各处大门出口,武川府不愿意张扬,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杨吉儿经常出逃,大家多多少少都有点习惯了。

    不过责任是要明确的,没有人愿意承认是自己失职,小公主身边的宫女、宦官和侍卫们在一番争论后,很快便达成了共识。

    此事和他们无关,是燕王府的人护卫不力,于是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燕王府的唯一代表张铉身上。

    张铉送杨吉儿回万宝金楼后,立刻被剥夺了护卫资格,为首侍卫客气中带着强硬,公主之事无须他再费心,他可以回燕王府了。

    ........

    入夜,张铉正坐在窗前练习写字,他小时候练过几天毛笔,后来就扔掉了,他从未想过自己还有一天会捡起来。

    更让他头大的是,他学的是简体字,虽然隋朝的字大多能认识,但要会写又是另一回事了,他感觉自己又重新当了一回小学生,从最基础的写字学起。

    张铉写得很吃力,一个时辰才写了两页纸,他放下笔,揉了揉有点发酸的手腕,这简直比他练刀还要难上几分。

    这时,他透过窗户缝隙看见王府总管钱景忠匆匆走来,分明就是走向他的房间,张铉心中一怔,他找自己做什么?难道是.......

    “张侍卫请开门!”

    敲门声很重,也很急促,张铉起身开了门,笑问道:“钱总管有事吗?”

    “有要紧事!”

    钱景忠低声对他说了两句,张铉点点头,果然如他所料,还是为了今天下午那件事。

    “我知道,这就走!”

    他披上外袍,跟随着钱景忠向大门外走去,钱景忠心中十分惊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皇后娘娘居然要召见张铉,而且现在天已经黑了,他想问,却又不敢问,只得闷着头疾步快走。

    大门外停着一辆轻便马车,十几名侍卫骑马跟随在马车两旁,张铉刚出来,一名侍卫上前道:“是侍卫张铉吗?”

    “正是!”

    “请跟我们走一趟吧!请上车。”

    张铉也没有多问,登上了马车,马车迅速向光宅门方向驶去,尽管此时宫城大门已闭,但张铉觐见是属于特殊情况,他还是进入皇宫,一道道深门驶入,皇宫道路越来越狭窄,建筑越来越密集。

    最后他下了马车,走进了一座宫殿的侧门,张铉也不知道身处何方,在哪个宫?哪个殿?但有一点是无疑的,他已经进了大隋皇宫的后宫,嫔妃们的居住之地。

    他走过空旷清冷的大殿,来到一座大门前,大门口站在八名侍卫,就像例行公事一般,两名侍卫一言不发,将张铉上下搜了个遍,这才对张铉道:“请进吧!”

    无论在哪个朝代,被皇后召见都是一件大事,至少要事先准备几天,学习礼节,沐浴更衣,甚至还要卜卦问吉凶。

    但到了张铉这里,一切都免了,这其实就是公事和私事的区别,萧皇后只是私下接见他,不需要太多的繁文缛礼。

    如果说张铉刚开始有点紧张,但此时他紧张的心情已经平静了,他深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进了内殿。

    内殿里灯火通明,面积和外殿相比并不算大,也就两百多个平方,由两级台阶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台阶上放着一只巨大的屏风,遮挡住了里面的情形,两条纱幔流苏从屋顶坠下,两边各站着一名宫女。

    透过若隐若现的屏风,张铉依稀可以看见屏风内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身影在来回踱步,他一眼便认出这个影子,正是上午见到的萧皇后。

    张铉连忙上前单膝跪下,“微臣张铉拜见皇后娘娘!”

    半晌,才听见萧皇后冷冷的声音,“你知道本宫找你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