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24章 慧眼识珠
    杨倓赶回自己的王府,这时,他派去南市的心腹侍卫也调查回来,杨倓刚坐下,侍卫便上前施礼道:“殿下,卑职已经调查清楚。”

    杨倓顿时精神一振,连茶也顾不上喝,急忙问道:“快说,调查情况如何?”

    “回禀殿下,卑职调查了武德兵器铺,和掌柜谈过,后来又去了杨氏武馆,找到一些善后的弟子,张铉之言完全属实,没有夸张,也没有隐瞒。”

    “那他之前做什么,掌柜知道吗?”

    侍卫笑道:“掌柜说张铉之前很落魄,连十贯钱的刀都买不起,而且他也是第一次听说玄武火凤之事,掌柜对他很夸赞,说他是个守信之人。”

    杨倓十分欣慰,张铉果然没有欺骗自己,看来他并不是关陇贵族派来的卧底,杨倓又想起祖父之言,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对左右令道:“去把张铉给本王找来!”

    ........

    宇文述是被抬回了府宅,尽管杨广停止了将他杖毙的命令,但还是有六十棍打了下去,让他几乎丢了半条命。

    更让宇文述痛不欲生的是,天子杨广革去了他大将军的职务,等于剥夺了他的军权,**和精神的双重刺激使宇文述情绪低沉,除了给他看伤的医士外,任何人都不见。

    宇文化及已经回来两天了,他至今还没有来得及向父亲汇报杨家庄的情况,他本打算承受父亲的一通责骂,但父亲遭遇重挫,他更不敢去汇报。

    宇文化及心烦意乱,在父亲病房前来回踱步,这时,一名侍女走出来,向他行一礼,“长公子,老爷请你进去。”

    宇文化及呆了一下,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进了房间,房间里弥漫桌浓浓的药味,宇文述就趴在坐榻上,身上盖了一床薄被,两名侍妾在一旁小心照顾他。

    “父亲,好点没有?”宇文化及跪在父亲身旁低声问道。

    “我来问你,为什么不向我汇报杨家庄的情况?”宇文述声音低微地问道。

    “孩儿本打算汇报,但又怕影响到父亲疗伤。”

    “我这辈子经历了多少事?还有什么不能接受,是不是杨家庄没有成功?”

    “也不是,我们也杀死了不少杨氏子弟,一路破竹,关键是老八向我们提供了假情报,导致罗奕范中了埋伏,被乱箭射死,我们不得不暂时撤退。”

    这就是宇文化及想到的办法,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八太保宇文清明身上,撇清他自己。

    宇文述大怒,罗奕范是他手下一名得力悍将,竟然死了,他喝道:“老八回来没有,让他来见我!”

    “启禀父亲,老八畏罪潜逃了,至今下落不明,孩儿也在到处找他。”

    宇文述忘记了棍伤,他刚要起身,忽然下身一阵剧痛,他又重重趴下,宇文化及慌忙按住他,“父亲先息怒,这件事交给孩儿来处理,请父亲安心养伤。”

    宇文述无奈,只得又问道:“那你有没有暴露身份?”

    “绝对没有,孩儿铭记父亲的话,始终没有露面,杨家庄始终以为是被终南群盗袭击,而且杨家子弟我们也杀死了数百人,足以给他们一次沉重的教训。”

    宇文述当然听得出儿子是在夸大战果,杨家庄青壮才多少,怎么可能杀死几百人,杀死几百人,杨家庄就灭了。

    不过宇文述没有深究,便点了点头,“杨家之事就暂时告一段落,再继续寻找老八的行踪,务必将他抓住,我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孩儿会尽力而为。”

    “不是尽力而为,是一定要找到!”

    宇文化及战战兢兢答应了,宇文述又问道:“杨玄感被杀,外面是什么反应。”

    “杨玄感涂炭洛阳,大家当然是拍掌叫好,只是…….”

    “只是什么?”

    宇文述虎眼一瞪,“说!”

    宇文化及只得吞吞吐吐道:“只是父亲拖延的时间太长了一点,人人都知道父亲捞了很多钱,都在骂父亲贪婪无度。”

    “你觉得我捞钱不好吗?”宇文述冷冷问道。

    “孩儿只是担心,圣上会因此深恶父亲!”

    宇文述看了宇文化及半晌,才慨然叹道:“我宇文述一世英雄,怎么就生了一个这么愚蠢的儿子!”

    宇文化及不知哪里说错话了,低头不敢吭声,宇文述叹了口气,“这也怪我,只顾自己谋取仕途,却很少教育你们兄弟,你记住了,高熲为什么被杀,就是因为他太清廉了,家中府宅空空,若我像他一样清廉,我也早就死了,古之权臣为天子之患,防清不防贪啊!多读读《史记》你就懂了。”

    宇文化及还是听得半懂不懂,他只得含糊应道:“孩儿明白了。”

    宇文述知道他还是不懂,便也懒得再教育他,哼了一声又道:“另外,还有突厥那桩买卖,关系重大,你再去一趟,一定要把东西给我想办法运回来。”

    宇文述被免去了大将军职务,更激发了他的野心,既然杨广无情无义,那就休怪他宇文述不忠不仁了。

    他回头见长子面带难色,便怒道:“难道你想要我亲自去吗?”

    宇文化及吓得连连磕头道:“孩儿不敢,孩儿一定去。”

    “去吧!好好准备一下,再过一些日子天气转暖,你便可以出发了。”

    宇文化及告退下去,宇文述则闷闷不乐,杨广剥夺了自己的军权,破坏了自己筹划已久的大计,他心中焦急,愤懑得简直要大喊出来。

    ........

    关陇贵族是原太子杨勇的支持者,太子杨勇争位失败后,关陇贵族遭到了杨广的严厉打压,并迁都洛阳,企图将关陇贵族边缘化。

    为了自保,关陇贵族于大业元年自发成立了武川府,以对抗杨广对关陇贵族的打压,在天下四大在野势力中,武川府的力量最大。

    武川书院是得到杨广默许后才成立,主要职能是培养关陇贵族的年轻俊才,在官方备案中,它其实是一个教育机构。

    下面设有文武二堂,文堂又叫九天堂,是文臣、良吏的培养之地,李密、李建成等人就在九天堂内接受教育,同时又教育年幼的子弟。

    而武堂又叫凤鸣堂则是培养大隋勇将之地,像王伯当、长孙无忌、李世民等人都在凤鸣堂的名单内。

    这是武川书院公开合法的成分,但很多人并不知道,武川府下还一个秘密组织,就是玄武火凤,它才是武川府真正的直属力量。

    就在宇文述心情糟糕透顶的同一时刻,武川府密室内,张仲坚和师妹张出尘跪在会主窦庆面前请罪。

    “一切都是我的责任,和其他人无关,是我的轻敌才导致这次任务失败,我愿承担一切处罚。”

    张出尘急道:“义父,不能完全责怪大师兄,这次任务我们都有责任......”

    窦庆曾出任河东太守、卫尉卿,现已退仕,爵封陈国公,是关陇窦氏家族的第二号人物,按照武川府会主两年一轮换的制度,明年将由独孤顺接任武川会主。

    六年前,相国杨素曾经送了一批武婢给窦庆,其中就有年仅十一岁的张出尘,窦庆见她聪明过人,悟性极好,便认她为义女,将她送到终南山紫阳真人处学武,去年学成回来,加入了玄武火凤。

    窦庆一摆手打断了张出尘的解释,他对张仲坚淡淡道:“我之前说过,这个任务极为重要,不能失败,所以我才派出前所未有的十二人,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仲坚,你其实是江左会的人,我无权处罚你,不过我们可是有过约定,你承认约定吗?”

    张仲坚浑身一震,他是被江左会借给武川府五年,当初有过约定,如果任务失败一次,那他的期限就延长一年,本来下个月他就期满了,可这次任务失败,他又得等到明年三月了。

    张仲坚默默点头,“我承认!”

    “承认就好,那就按照约定,明年三月我让你自由。”

    张仲坚心中深深叹息,他实在不想过这种刺客杀人的日子了,但约定就像一条粗大的枷锁,让他无法摆脱。

    这时,窦庆的目光又转到义女张出尘身上,“你也有责任!”

    “女儿优柔寡断,办事不力,请父亲....不!请会主责罚。”

    窦庆摇了摇头,“你的责任不是办事不力,而是你看走了眼,误导了我们,导致我们轻敌,不是吗?”

    张出尘脸一红,低下了头,她知道义父在说谁,她确实看走了眼,她原以为张铉是个草包,却没想到他心机如此深沉,骗过了他们所有的人,在最关键时刻出手,使他们功亏一篑。

    “女儿知错,愿受责罚!”

    窦庆却没有责罚她的意思,他又向张仲坚笑了笑问道:“仲坚怎么看此人?”

    张仲坚叹息一声说:“卑职回来时,特地找到了一名杨氏子弟询问,才知道杨家庄被盗匪夜袭,就是这个张铉力挽狂澜,挽救了杨家庄,也赢得了杨氏家族信任,才得以参与到杨玄感的机密事件中来,他武力虽然不高,但胆识不凡,智谋过人,卑职深为钦佩。”

    “杨家庄被袭应该不是什么普通盗匪,而是终南山的罗奕范。”

    张仲坚一惊,“难道是宇文述?”

    窦庆点点头,又道:“不过这件事已经过去,我们不用管它,关键是今天发生的事,你们知道今天大业宫内发生了什么事吗?”

    张仲坚和师妹对望一眼,两人一起摇头,“卑职不知!”

    “说起来让人好笑,但又令人惊叹,宇文述拿个假的杨玄感首级去糊弄天子,结果燕王杨倓却拿出真首级,揭穿了宇文述的假冒,天子震怒,狠狠责打宇文述,并免去其大将军之职,这件事震动朝野,但没有人知情,想不到我们却是真正的知情人。”

    张出尘眉头一皱,“难道是燕王派张铉去刺杀杨玄感?”

    张仲坚摇摇头,“应该不是,我感觉这是他的个人行为,应该是他把杨玄感首级献给了燕王。”

    窦庆赞许地笑道:“仲坚说得不错,这就是让我真正赞赏此人的原因了,没有几个人能拒绝官升三级和五千两黄金的诱惑,他却办到了,之前我就说他见识过人,凭此人的胸怀和远见以及他的胆识,我断定他绝非凡品。”

    虽然张仲坚没有能带回杨玄感人头,但张铉却把杨玄感刺死,同样也是替武川府灭了口,所以张铉尽管破坏了玄武火凤的行动,但窦庆并没有迁怒于他的意思,相反,还很欣赏张铉的胆识。

    这也是窦庆十分遗憾之事,他本想拉拢张铉加入武川会,并考验他近三个月,但由于独孤顺坚决反对,他只得暂时放弃了拉张铉入会的想法,现在事实证明,他们因墨守成规而失去了一颗明珠,怎么能不让窦庆失落。

    窦庆沉思片刻,又拉了一下桌旁的细绳,片刻,一名身材中等,年约二十五六岁年轻男子快步走进房间,他单膝跪下施礼,“卑职柴绍,拜见会主。”

    “不必多礼,你给仲坚说说今天燕王府的事情,我是指张铉。”

    柴绍在武川会内兼职教习,教一群十二三岁的少年练武,他的官方身份却是燕王府千牛备身,也就是燕王的侍卫。

    柴绍本身不是关陇贵族子弟,是因为他娶了李渊的女儿为妻,而被李渊推荐加入了武川府。

    柴绍笑道:“今天张铉被任命为燕王府翊卫,正好和我分到一起。”

    张仲坚忽然有点明白会主的意思了,他低声问道:“会主莫非还是不想放弃他......”

    窦庆轻轻叹了口气,“这样的人材,轻易放弃他是武川府的损失,我会想办法说服独孤家主。”

    “恐怕独孤家主不会轻易答应!”

    “我知道,这件事须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