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11章 杨氏武馆
    俗话说盛世文学乱世武,隋朝继承了宇文泰建立的北周,以武立国,民间武风尤盛,府兵制更是建立在全民皆兵的基础之上。

    而自从山东长白山率先爆发乱民造反后,造反大潮风起云涌,大隋不再安宁,生活在大隋各地的平民都多少嗅到了一点战乱的烽烟,学武之风日盛。

    有需求就会有供应,从大业六年开始,专门针对平民子弟的武馆便如春笋般在各地诞生,仅在京城洛阳就有大大小小近百家武馆。

    在安业坊有一座杨氏武馆,占地约二十亩,馆主叫做杨奇,是越国公杨素的族弟,自从杨玄感造反后,杨氏府宅被抄,女眷没入教坊,男子则发配岭南。

    这个杨奇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被牵连,他便成了杨氏家族在京城的唯一幸存者。

    上午,张铉穿一身淡青色的细布长衫,这是王伯当送给他最好的一件衣服。

    张铉刚走进安业坊,便在坊门不远处看见了一面巨大的旗幡,黑底红边,上写四个龙飞凤舞的金色大字:杨氏武馆。

    “站住!”

    张铉被两名站在门口的武馆弟子拦住,“这里是武馆,闲人免进!”

    张铉指着墙上招收免费观摩子弟的布告笑道:“我也想试一试。”

    所谓免费观摩和后世的免费试用是一回事,先用免费的方式让你感受一下学武的气氛,然后再诱导你交钱学武,张铉已身无分文,能免费当然最好,而且免费观摩还有个好处,他不用拜师学艺。

    不拜师,他的头顶上不会平白多出一个师傅来,让他屈膝下跪。

    从这天开始,杨氏武馆的角落里就多了一个观摩者,没有人睬他,他默默地观察着武馆的一切,每一个武师的武艺,甚至见识到了馆主杨奇的当众献技。

    ........

    这天是正月初十,也是杨氏武馆一月一次的选拔盛会,以武竞技,选拔优秀,优胜者可被选入杨家班,由馆主杨奇亲自传授武技。

    因此每月的选拔比武极受武馆上下重视,三百多名子弟皆穿上白色武士服,围坐在演武主堂四周。

    另一边宽大的矮榻上坐着十几名武师,他们窃窃交谈,热烈讨论着各自的得意门生。

    在演武堂正北面坐着二十名身着红色武士服的年轻子弟,他们便是杨家班的成员,由杨奇亲自传授武技,也是每月选拔盛会中展露头角的佼佼者,他们颇为骄傲,对周围的子弟不屑一顾。

    馆主杨奇就坐在他们身后,他是一名身材削瘦的老者,须发皆白,年约六十岁左右,头戴平巾,身穿亮蓝色长袍,腰束革带,佩一把镶有七颗宝石的长剑。

    杨奇是杨素的族弟,因为他是庶出,又不住在杨府内,长年和杨府不来往,竟侥幸逃过了朝廷对杨府的清洗。

    不过杨奇自己心知肚明,杨府冷落他只是一种策略,他实际上一直和杨玄感暗中往来。

    杨氏武馆就是杨玄感出钱建立,目的是培养杰出的武士,为杨玄感起事时效力,只是杨玄感起事仓促,并没有用到杨氏武馆的弟子。

    但杨奇心中着实忐忑不安,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武馆就会遭到朝廷查封,不知道自己何时被抓捕,这几天杨奇目光沉重,显得有点忧心忡忡。

    张铉和十几名观摩子弟则坐在西北角,他们穿着黑色武士服,表示和正式弟子的区别。

    张铉在杨氏武馆已经呆了七天,每天早来晚走,对杨氏武馆的一切早已了然于胸,他对比武选拔赛的规则也很清楚,选入杨家班的弟子会得一块银牌,上刻‘杨奇之徒’四个字,并有编号,张铉想要的就是这块银牌。

    ‘咚!咚!咚!’鼓声敲响,演武堂内顿时安静下来,比武台上出现一名穿红色武士服的杨家班弟子,他是杨家班的五师兄,名叫刘武,长安人。

    按照选拔规则,选拔比武首先是攻擂,从杨家班中随机抽一名弟子做擂主,挑战者须先击败他,然后再通过两名武师的考核,才能称为选拔成功。

    一名身材矮壮的秃头武师担任司仪,他向众人行一礼,“各位弟子,按照规则,擂主将接受五个人的挑战,所以机会也只有五次,望大家踊跃上台!”

    他又举起一锭黄澄澄的金子,高声道:“这是五两黄金,是这次攻擂的彩头,可比去年优厚得多。”

    下面一片议论纷纷,每次选拔比赛都会有彩头,几贯钱到十几贯钱不等,大家也知道每年的第一次选拔彩头最重,去年元月选拔的彩头是三两黄金,没想到今年居然增加到五两。

    很多人眼睛里都流露出了炽热之色,不过这五两黄金的奖赏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

    尽管每个人都渴望能进入杨家班,接受馆主的亲自指导,但选拔赛可是用真刀真枪,刀剑无眼,每次都会有人受伤,尤其这个刘武心狠手辣,每次他当擂主都会有人受重伤,所以在重金诱惑下,众人表现得也并不太积极。

    张铉打量这个刘武,只见此人年约二十出头,穿一声红色武士服,身材强壮高大,双臂尤其有力,他只比自己略矮一个头顶,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神情傲慢。

    张铉的目光又落在他腰间,腰间佩有一把长刀,从长度和厚度分析,应该是一柄八斤重刀。

    “俺赵大显来试试!”

    终于有人忍不住第一个举起手,众人一起向左边望去,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高胖子弟,身高比张铉要稍矮一点,但要肥胖得多,脸颊上挂着两团肥肉,一双小眼睛热切地向杨家班瞟去,他也渴望能成为杨家班一员。

    “给俺一把刀,俺跟你比!”

    刘武冷冷打量他一眼,向旁边让开一步,身后出现一排刀架,有两三斤的柳叶细刀,有标准的五斤横刀,也有七八斤的厚背重刀,甚至还有二十斤重的环首宽刀。

    赵大显挑选了一把七八斤重的厚背重刀,咧嘴一笑,“怎么比,是俺向你进攻吗?”

    赵大显大大咧咧,有些细节被他忽略了,但坐在场边的张铉却看得很清楚,刀架上的刀虽然有刃,但只是略微开刃,和钝刀没什么区别,也就是一根刀形铁棒而已。

    但刘武腰间长刀刀鞘华丽,刀鞘口有明显的切割痕迹,这说明他腰间的刀不是钝刀,而是一把锋利的战刀。

    刘武很显然是要用这把利刃来对付胖子的无锋钝刀,这就不是公平的问题,而是品术不正了,以有刃对无刃,试问有几个人能不受伤?

    但这样一来,杨家班的名气就出来了,仿佛是杨奇传授有方,杨奇在弟子中就显得如神一般的存在。

    刘武阴阴地注视着赵大显,横握鞘身道:“师弟先请吧!”

    赵大显大吼一声,挥刀向刘武劈去,刘武敏捷地一闪身,长刀出鞘,顿时寒光闪闪,直劈挑战者的咽喉。

    张铉旁边一名同伴低声道:“这个胖子头脑有点问题,容易受人怂恿,这次也不例外。”

    张铉也感觉到了,很多人都十分关注刘武的一举一动,都想通过赵大显这个试验品来判断自己获胜的希望。

    只激战了三四个回合,赵大显便开始有点手忙脚乱了,这时,他脚步没站稳,一个踉跄,被对方抓住了机会,长刀一闪,血光四溅,木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赵大显扔刀奔跑几步,他想跑回座位,结果一头栽倒在木板上。

    下面一片哗然,众人纷纷涌上前,只见赵大显的后背被劈开一条两寸长的口子,深可见骨,鲜血大量涌出,湿透了衣服。

    赵大显的几名好友怒视刘武下手狠毒,刘武却收刀回鞘,冷冷地望着天空,大家七手八脚抬着赵大显向武馆外奔去,不少人摇头叹息,四周一片议论声。

    但准备参加选拔比武的其他子弟却跃跃欲试,羡慕强者,想成为强者,这是人的本性,刘武的狠辣残忍无疑更激起了他们对杨家班的向往。

    “还有想谁上台参加选拔?”

    矮壮武师的语气中充满了兴奋和得意,丝毫没有半点愧疚之感,或许是看见了很多人眼中的不满,他又补充道:“刀剑无眼,受伤者自负责任,没有实力者就不要上来!”

    这时,只听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我来!”

    众人弟子纷纷向西北角望去,只见一名身材高大年轻男子慢慢站了起来,正是张铉,他在武馆里呆了七天,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四周众武馆弟子一片哗然,张铉穿的是黑色武士服,这是观摩子弟的服饰,虽然没有禁止观摩子弟上台的规矩,但这种事情却是第一次发生,众人议论纷纷,连杨奇也被吸引了,好奇地打量这个年轻人。

    刘武眼中闪烁着期待的目光,他早就看到了身材高人一头的张铉,没想到他居然自己上台了,刘武不由捏紧了刀鞘。

    张铉走上演武堂中央,拱手道:“在下河内张铉,观摩弟子,特来请教师兄武艺。”

    矮壮武师神情略微凝重,他看出张铉身材虽高,但下盘极稳,每走一步的气势仿佛大山一样压来,令他心中有些不安。

    “武郎,不要大意!”他提醒刘武道。

    刘武收敛了轻视,也抱拳回一礼,“在下长安刘武,请张兄指教。”

    他看了一眼张铉腰间的横刀,又问道:“张兄是用自己的兵器吗?”

    张铉摇摇头,将腰间横刀取下,反背在身后,他走上前从刀架上挑了一把十斤重刀,轻轻挽了一个刀花,心中慢慢涌出强大的信心。

    用王伯当教给他的理论,这个弟子虽然也有筑基,但并没有突破易筋,包括旁边那边矮壮的武师,也同样没有突破易筋这一关,只是练武的时间和经验比一般武者略强一些。

    张铉后退两步,重刀一横,“刘兄请!”

    刘武感觉到了他的气势,慢慢拔出长刀,锋利的刀刃闪烁着寒光,也是一柄上等军用横刀。

    “得罪了!”

    刘武大喝一声,如旋风般扑上,手中战刀又快又狠,一刀劈向张铉的脖子,他不敢大意,想抢占先机,四周子弟顿时发出一片喝彩声,“好!”

    每个人都觉得张铉太狂妄了,观摩弟子居然也敢参加选拔,挑战杨家班武士,简直太自不量力了,他们恶毒的期盼,最好能斩断他一条胳膊或者腿。

    张铉却不慌不忙,向后退了一步,刀势斜引,使对方一刀劈空,他突然大吼一声,手中重刀如开山裂石一般向对方迎头砍去,尽管是钝刀,但这一击也同样可以让对方脑浆迸裂。

    刘武被对方强大的气势震慑,慌忙举刀格挡,只听一声刺耳巨响,‘当——’震得很多人都捂住了耳朵。

    刘武大叫一声,连退两步,扔下刀便捂手向后台跑去,他的手滴下了鲜血,张铉这一刀竟震得他虎口撕裂,臂骨都几乎被震断了。

    四周顿时鸦雀无声,这个结果着实出人意外,不过再笨的人也看得出,这个观摩弟子一刀击败了刘武,居然挑战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