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章节目录第0009章 初窥门径
    两人细谈一夜,次日一早,王伯当便和张铉告别,带着妻儿前往长安。

    偌大的房宅内就只剩下了张铉一人,不过在两个月前杨玄感攻打洛阳的战争中,王伯当在家里囤积了大量粮食和腌菜,足够张铉吃上几个月,王伯当又给张铉留了二十贯钱,至少三个月之内张铉不用担心生活问题。

    他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有地方住,有口饭吃,安静,没有人打扰,虽然他有可能会被叫去举证宇文述,但张铉暂时不去想这件事。

    次日天不亮,张铉便奔出了小巷,沿着坊墙奋力奔跑,这是他从小便养成的习惯,每天要跑五公里,当兵和当学员也是一样,只是跑得更长,每天跑十公里。

    晨风格外凉爽,吹拂着他青黑色的头皮,他的头发还不到半寸,这原本也是件烦恼之事,他不想惹人注目,不过王伯当送给他一顶脱浑皮帽,便解决了这个问题。

    远处水塘边,几名早起洗衣的女人正用棒槌敲打衣服,她们不时抬头诧异地看一眼这个古怪的年轻男子,继而莞尔一笑,是个刚还俗的小和尚。

    其实女人也会是张铉来大隋后将要面临的一个问题,不过现在他没有心思考虑太多,说不定将来有一天,王伯当会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他。

    来大隋已经有十几天了,张铉依旧生活在狭窄的圈子里,他认识之人,除了李密外就只有王伯当一家。

    当然还有宇文成都,张铉怎么也忘不了宇文成都那超群绝伦的武艺,以及那磨盘大的凤翅鎏金镋,深深刺激着他,逼着他不断地挑战自己的极限。

    ........

    所谓筑基,其实就是一种武学入门练习,将身体的器官和筋脉进行调整,为接下来高强度训练做适应准备。

    筑基长则一年,短则半年,视每个人天资而定,大概在孩童六七岁开始训练,几乎每个孩子在筑基结束后都会有很大的变化,身体变得强壮,耐力更加持久,身体的柔韧性也大大加强。

    一些天资高的孩童在筑基结束后甚至还能达到易筋初期的效果,比如目力更强,听力更敏锐,力量大幅增加等等。

    张铉在七岁时进入少年武术班,也进行了某种程度上的筑基,他体格和柔韧性都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唯独缺乏内在的机理调整,偏偏这是古武筑基最关键的一环,关系到他能否实现易筋突破。

    王伯当的筑基术是用刀法辅佐,服用筑基药后,整个身体各个器官都被震荡起来,必须用练刀来宣泄体内的热量,同时进行一种极限训练,将身体疲劳到极限,然后一次一次进行突破。

    孩童一般承受不住这样的巨大压力,要么酌量减少服药,要么用另一种药综合,这样就会延长时间。

    而张铉则不需要,他渐渐适应了高强度筑基,而且他一次次突破极限,从最初的一个时辰练刀慢慢延长到三个时辰。

    三个月后,他明显感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身体变得更加轻盈敏捷,出刀速度更快更迅猛,耐力更加持久,已经远远超过了全军最有名的耐力王,他每天能够轻松地跑两个马拉松,而且感觉不到劳累。

    尽管他从前进行了两年多残酷的特种兵训练,但这样的成果也是难以想象。

    但惟独力量似乎变化不大,这让他在欣喜之余也难免有一丝沮丧。

    不过张铉发现自己的食量开始变大了,他每顿要吃三大碗饭,眼看着王伯当家的米缸快要见底了。

    时间渐渐到了十二月下旬,新年即将来临,家家户户都在为新年的到来做准备,清扫屋子,除去一年的污秽,买肉腌菜,备齐了祭祀之物,祈福的竹竿子也高高竖起,孩子们也为即将得到的新衣和压岁钱而欣喜万分。

    但对于张铉,这一切都仿佛和他无关,不过他也有了很多变化,头发长了,可以勉强戴上平巾,唇边和颌下也长出了硬硬的短茬,周围邻居也和他渐渐熟悉,都以为他是王伯当的弟弟。

    有时候他也会去菜场和城外墟市,买一些新鲜的山果和蔬菜,他开始慢慢熟悉这个时代。

    但他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房间里,一次又一次挑战自己身体的极限。

    他甚至已经忘记了他和王伯当交换的条件,至始至终,没有人来找他去举证宇文述。

    这天晚上,张铉盘腿坐直屋檐下,清冷的银色月光洒在他身上,屋檐下挂着十几根长长短短的冰柱,地上的积雪已经冻成了冰渣,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布衣,却感觉不到寒冷。

    他已服下一颗药,正在静静等待胸腹间的热量升腾而起,他很喜欢这种热量澎拜的感觉,那一瞬间令他飘飘欲仙。

    但奇怪的是,他等了快一刻钟,身体依旧没有变化,早已经超过了时间,他心中暗暗思忖,难道是吃了一颗失效的药?

    他终于忍不住,又取出一颗药嚼碎服下,再等了一刻钟,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张铉犹豫了片刻,慢慢取出第三颗药,他凝视朱红色药丸,迟疑着将药丸送入口中,第三颗药被他嚼碎咽下。

    但就在他刚刚咽下的一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滚热从他丹田处沛然涌出,迅速传遍了他的四肢骸体,他的整个身体就仿佛被烈火吞没一般,烧得他惨叫一声,从屋檐下一跃而起,在院子里打滚,拼命撕扯自己的衣服。

    地上的冰渣刺激使他头脑稍微清明一下,立刻又被烈火般的滚热吞没了,他抓起刀疯狂地在院子劈砍。

    这时,天空落下了鹅毛大雪,但这一切他都不知道,他只管劈砍叫喊,身体所有的毛孔都在向外宣泄热量,但还是远远不够。

    他再也承受不住身体内的炽热,飞奔几步,一头跳进了院子角落的水井之中......

    天渐渐亮了,冻得浑身青紫的张铉慢慢从水井里爬了出来,若谁不知情走进院子,非要被这一幕吓疯不可:一个光赤着身体的男子像鬼一样从水井里爬出来。

    张铉已经累得连手都不知在哪里,他站不起身,慢慢爬回了房间,用被子将自己紧紧包裹起来。

    过了好久他的身体才渐渐恢复一点暖意,开始大骂自己愚蠢,居然敢连吃三颗药,在咒骂声中,他昏昏地睡着了。

    熟睡中,他的身体开始有了某种变化,一股细细的热流从他丹田流出,流向他的四肢五骸。

    这一觉他足足睡到下午才醒来,只觉浑身精神充沛,上上下下都充满了力量。

    他长长伸个懒腰,光着身子一跃而起,从箱子里找出一件王伯当留给他的旧衣服穿上。

    箱子旁边是一只三十斤重的石墩,每天睡觉醒来,他都要举两下石墩,看看自己力量是否增加,但从没有任何变化,举石墩也就变成一种仪式。

    张铉系上腰带,随手抓起石墩,他忽然愣住了,慢慢地放下石墩,又单臂将它举了起来,放下再举起,一连尝试了十几下,他顿时大叫一声,扔掉石墩便光着脚向后宅奔去。

    心中的狂喜让他忘记了一切,从后堂石板下找到了王伯当藏在这里的银枪,就是他第一天来见过的那杆银枪,五十斤重。

    他曾经试过,挥动起来十分费劲,最多只能挥动几下,但现在,他竟能轻松地舞动长枪,枪尖在院子里漫天飞舞,伴随着张铉发自内心的大笑。

    三个月时间,他的筑基完成了,不仅体质有了极大的变化,而且力量增加了一倍,他就是那种有着极高练武天赋的人,连筑基也能达到易筋初期的效果。

    .......

    张铉接下来的三天足不出户,直到他确认自己的力量不是暂时性增强,而是真的持久变强了,他才完全停止了筑基服药。

    房间里,他将自己的物品摆成一排,这是王伯当的房子,属于他的东西并不多,一把刀、一顶皮帽、两件王伯当送他的长袍、十贯钱,还有半袋面粉。

    张铉开始考虑自己下一步该做点什么,他不能一直住在王伯当的家里,很显然,王伯当不会再来了,他和李建成应该上了瓦岗寨,而且受到了翟让的热烈欢迎。

    李建成的困难不是现在,而是一两年以后,但他张铉的困难却在眼前,他该何去何从?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见外面有人敲门,这还是三个月来第一次有人敲门,张铉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王伯当回来了。

    他连忙将东西胡乱收拾起来,跑到院中,“来了!来了!”

    张铉打开门,却愣住了,外面不是王伯当,而是两个老妇人。

    “是....康婶!”

    他认出其中一人,是隔壁大婶,为人和善,他早晨跑步回来,经常会遇到康大婶去买菜,都会对他笑一笑。

    “二郎,这也是我们邻居,马婶子。”

    康大婶一直以为张铉是王伯当的弟弟,便称呼他为二郎,张铉连忙向另一个女人点头笑道:“马婶好!”

    只是大家平时素不往来,她们找自己做什么?张铉的目光落在她们手上,见她们每人拎个竹篮子。

    康大婶笑道:“今天是除夕,我们估摸着你没有准备什么饭菜,所以给你送点吃食。”

    “啊!”张铉惊呼一声,摸了摸后脑勺,原来今天是除夕,自己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别客气,接着吧!”

    两个大婶把竹篮子塞给了他,张铉心中感激,连忙称谢。

    “大家都是邻居,你一个小伙子独居也不容易,有什么困难就说一声,我们也会尽力帮忙。”

    “多谢两位大婶,多谢!”

    两位大婶笑着走了,张铉拎着竹篮回到房间,打开盖子,里面是一碗肉,一碗鱼,还居然有一瓶刚烫过的酒。

    张铉心中感到一阵温馨,眼角也有些酸楚,这些善良的大婶知道自己一无所有。

    他打开酒瓶喝了一口,温热的米酒顺着食道流入了胸腹,他心中忽然涌起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和失落,今天居然是除夕,他却一个人流落隋朝,无亲无故,也没有人挂念他。

    他慢慢走到窗前,久久凝视着夜空的漫天星斗,不知看了多久,他的眼睛有点湿润了,慢慢低下头,叹息了一声。

    当天晚上,张铉独自一人度过了他来隋朝后的第一个除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