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07章 武之诱惑
    李渊之前已经听独孤顺略略提及此事,他哪里愿意让儿子去冒险,便咬牙道:“可是天下人都知李密已死,建成怎么冒充他?”

    “这个无妨,李密的人头已被我们暗中调换,明眼人都会认出城上挂的人头并非李密本人,大家就会相信李密并没有死,而且我们还有翟让的亲笔信。”

    窦庆扬了扬手中的绢绸,“相信翟让会承认建成就是李密。”

    旁边独孤顺也劝李渊道:“其实翟让只是想和我们关陇贵族合作,是不是李密并不重要,我们只是为了保护你,不让杨广知道建成去了瓦岗,所以才让建成冒充李密前往,我想,翟让就算心知肚明也会配合我们保守这个秘密。”

    李渊知道已经无法反对,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他都不知,怎么放心让儿子去瓦岗寨,他沉吟一下又问道:“瓦岗军方面有多大诚意?”

    窦庆对他笑道:“翟让两个月前便派魏征来秘密和我们接触,希望能得到我们的支持,本来我们不想考虑瓦岗军,但既然杨玄感已经失败,收编这支军队对我们也有好处,所以我和独孤家主商量决定,派李密去收编瓦岗军,怎奈李密身死,只好让建成替他了。”

    李渊心中暗忖,此事有弊也有利,虽然有一定风险,可如果建成能顺利收编瓦岗军,很可能将来会成为自己事业的一大助力。

    想到这,他终于点头答应,“好吧!那就让建成去瓦岗奋斗一番。”

    窦庆见他答应了,欣然捋须道:“为了保护建成的安全,我打算让王伯当陪同他一起去。”

    李渊连忙拱手称谢,“多谢岳父考虑周全。”

    窦庆高声道:“伯当进来吧!”

    王伯当又一次走进了房间,他躬身施一礼,垂手而立。

    窦庆三人对望一眼,窦庆尽量用一种柔和的语气道:“上次和你说过的事,你准备好了吗?”

    王伯当默默点头,他知道是让自己去瓦岗,只是李密已经死了,他又和谁去?

    “你是和建成去,务必保护他的安全!”窦庆仿佛知道他的心思。

    “建成?”

    王伯当愣住了,但他立刻便反应过来,立刻道:“卑职遵令!”

    旁边李渊欠身行一礼,“伯当,建成就拜托给你了。”

    “请李公放心,伯当会尽全力保护他的安全!”

    这时,王伯当又想起了还在等候接见的张铉,连忙道:“会主要不要见一见张铉?”

    窦庆微微一笑,“实际上我已经见过他了,此人很不错,战略见解十分高明,是个少见的人才。”

    王伯当却很惊讶,会主几时见过张铉,他怎么不知道?

    “窦兄不会想让他也加入武川会吧!”旁边独孤顺略略有些不悦道。

    窦庆出任会主这一年多来,唯才是举,招揽了不少寒门子弟入武川会,这让极看重血统门户的独孤顺十分不满,现在来一个不知哪里的人,他又看中了,说是有点才能,难道武川府是菜园子吗?会种点菜的人都拉进来,简直成何体统!

    窦庆听出了独孤顺的不满,他便将张铉的关陇、河北核心论给众人说一遍,笑道:“此人眼光独特,很深刻地分析了辽东对于河北的重要,以及打高句丽重大战略意义,这正是我们武川会最缺乏的人才,或许他不是关陇贵族,但我希望能破格吸收他入会。”

    李渊赞道:“此人确实很有见地!”

    窦庆说得很正式,独孤顿也不好直接否决,他得顾及窦庆的面子,不过让他就这么妥协他又不愿意,这种先例只要开一次,以后就不知会乱成什么样子。

    也罢,先拖一阵子再说。

    独孤顺便冷冷道:“如果窦兄一定要让他入会,我也不反对,不过我希望还是要按武川会的规则办事,至少观察他三个月,以防他是渤海会派来的内应。”

    独孤顺说得很有道理,武川会的规则摆在这里,窦庆就算是会主也不能违反规则搞特例。

    窦庆无奈,他想了想便对王伯当道:“按照规则,吸收张铉入会之事绝不能事先告诉他,我不管你用什么借口,用什么办法,总之你要想法留他在洛阳三个月,至少也要到今年结束,最好能让他就住在你家里,我们好便于观察他。”

    王伯当挠挠头,这件事让他十分为难,他天性不会说谎,让他找什么借口留住张铉?

    李渊看出了王伯当的为难,便有心帮他一把,“我倒有一个现成的借口,不过怎么让张铉心甘情愿留下来,还得伯当自己想办法。”

    王伯当大喜,连忙躬身道:“请李公教我!”

    李渊微微一笑,“他不是宇文述私放杨玄感的唯一目击证人吗?凭这个唯一目击证人,就可以请他留下来,不过一般人都不会轻易答应当这种证人,这就需要给他一点好处,让他心甘情愿留下来。”

    窦庆也欣然捋须道:“这个借口不错,伯当不妨和他谈一谈,看他最需要什么?”

    ........

    院子西面矗立着一座假山,假山上建有一座八角小亭,张铉坐在亭子里百无聊赖地等待王伯当归来,从亭子里可以清晰地看见院墙另一边的情形。

    在客堂的西面竟然是一座练武场,有后世的半个足球场大小,边上摆满了几排刀枪剑戟,只是练武场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

    虽然张铉可以轻而易举翻过围墙,不过有了刚才的教训,他决定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公子在看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了王伯当的声音。

    张铉一回头,只见王伯当站在院门口,却不知他是几时回来?

    张铉连忙走下亭子笑道:“我看见对面有一座练武场,有点好奇。”

    “哦——贤弟想去试试吗?”王伯当微微笑道。

    “这个......可以吗?”

    “当然没有关系,那是我教弟子们练武之地,一起去看看吧!”

    李渊留住张铉的借口确实很简单,但怎么让张铉心甘情愿留下却不容易,这个棘手的任务让王伯当极为头疼。

    王伯当不善于谋略,他想来想去也无计可施,只能按照会主的建议,先和张铉接触一下,看看张铉最需要什么。

    两人来到了练武场,王伯当从枪架上取下一根大铁枪,笑问道:“我发现贤弟很关注我家中那支银枪,莫非贤弟也是练枪之人?”

    张铉脸一红,连忙说:“我哪里是练枪之人,我对武艺一窍不通,但我很向往。”

    “贤弟太谦虚了,那支银枪其实是我父亲的枪,重五十斤,他一辈子都想练六十斤的枪,但他始终都没能突破,便把所有希望都寄托我身上,还好,我没有让他失望。”

    王伯当摆开架势,轻松地挥刺了几招铁枪,递给张铉笑道:“这也是一根五十斤枪,和我家中那支一样,公子试一试!”

    张铉心中向往,他活动一下手腕,接过了大铁枪,只觉这杆铁枪做工明显粗糙,没有王伯当家中那根银枪流畅,他从前就是以力量大而出名,可这杆长枪竟让他感到十分吃力。

    挥动几下他也可以办到,但要拿它当武器,却万万不可能了,他心中着实奇怪,王伯当明明体重身高都不如自己,自己连五十斤的铁枪都很吃力,他为什么还能用六十斤重的铁枪?

    王伯当仿佛明白他的心思,看了张铉一眼,从旁边刀架里取出两把横刀,笑道:“贤弟要不要来切磋一下?”

    张铉从前练过一种非常实用的格斗刀法,他心中跃跃欲试,放下铁枪,抱拳笑道:“那我就不谦虚了!”

    王伯当哈哈大笑,“率性而为才是男儿本色,公子尽管放开手脚!”

    两人来到练武场中央,张铉缓缓从鞘中抽出刀,寒光闪闪,锋利异常,竟然是军队的横刀,重量也正好,非常趁手。

    王伯当双手执刀,摆出一个奇怪的姿势,就像一只正在侧飞的大雁。

    “贤弟请吧!”

    张铉也不客气,大喝一声,一步上前,手中刀凌厉地向王伯当劈去,这一刀简洁异常,没有半点多余的招式,力量十足,他练过硬气功,一拳可以击碎四块砖,这一刀之力足以劈断木桩。

    “来得好!”

    王伯当是识货之人,不由赞赏一声,但他并不躲闪,挥刀横劈,和张铉的刀硬碰硬地撞击在一起。

    只听‘当!’一声刺响,张铉被震得双臂发麻,手中刀险些脱手而出,王伯当也被震得后退一步。

    “好刀法!”

    不等张铉收刀回去,王伯当反手一刀劈来,角度刁钻,快如闪电,张铉急忙挥刀封挡,当两刀再次撞击,张铉却发现王伯当的力量陡然间大了两倍不止,他再也握不住刀,刀脱手而出,飞出两丈多远。

    “我输了!”

    张铉举起手,苦笑道:“我真是糊涂了,我怎么会是王兄的对手?”

    王伯当一收刀笑道:“你错了,其实你的力量远远超过我,只是你根本不会用,没有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那怎么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这个一言难尽——”

    王伯当指着不远处的亭子笑道:“我们去哪里谈!”

    两人来到亭子里坐下,王伯当笑道:“其实我早就看出贤弟并没有进行过筑基,也没有练过易筋,对吧!”

    张铉摇摇头,“我不懂,你说的我都没有练过,是什么?”

    “其实很容易理解,我胞兄王毅也没有练过武,长得比我矮半个头,比我瘦弱,胳膊比我细得多,筋脉也远比不上我粗壮,如果我不是从小进行筑基,也不练易筋,那我现在就和他一样。”

    张铉听懂了,“王兄的意思是说,筑基和易筋就是使人长高长壮,对吗?”

    “说对了一半,长高长壮只是一部分,更重要是,只有从小进行过筑基,并突破易筋,才能做第三步,也就是洗髓,把人真正的力量挖掘出来,打个比方说,贤弟平时只能举两百斤重量,但在某种情急之下,却能举起五百斤的重量,有过这种经历吗?”

    张铉点点头,他确实遇到过,相信很多人都遇到过,一些柔弱的女子为了救自己的亲人,竟然能抬起汽车,在他那个时代,这叫做潜能。

    张铉忽然明白过来了,难道王伯当说的洗髓就是一种挖掘潜能的方法吗?把平时情急之下才能出现的潜能变成常态,随时可以发挥出来。

    “王兄,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其实道理很简单,关键是怎么才能做到。”

    张铉心中有一种不妙的感觉,试探着问道:“那王兄是怎么做到的?”

    “我六岁开始筑基,八岁开始练易筋,到十六岁时两次易筋突破,我开始练丹田之力,也就洗髓,把丹田之力引到全身,我的力量就比十六岁时增加了两倍。”

    王伯当叹了口气,“关键就在于八岁到十六岁之间的易筋突破次数,我只突破了两次,但你见到的宇文成都据说突破了四次,所以他才能成为绝世猛将,这是他的天资,绝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到。”

    “那如果一次都突破不了呢?”

    “那就是平庸之质了,最多做火长或者旅帅,不可能成为大将,当大将的前提就是力量,宇文成都之所以能成为天下第一,就是他拥有无人能及的力量,相对而言,招数真的只是次要。”

    张铉的心都凉了,那就意味着他没有任何希望了吗?他已经二十二岁了,早就过了突破的年龄。

    王伯当站起身,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不用沮丧,你有这么高的身材,这么健壮的体格,筋脉也不亚于我,这就是天资,只要你能引出丹田之力,我相信你的成就会远远超过我,你是大器晚成。”

    这一刻,王伯当忽然明白张铉最需要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