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章节目录第二十八章【沦落人】(上)
    这才旋开瓶口对准了慕容飞烟的鼻子,慕容飞烟吸入那瓶中的气体,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居然从昏睡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她眨了眨双眼,看到眼前一身僧衣打扮的胡小天,随即又意识到自己的手足被缚,吓得啊!的尖叫了起来,惊恐道:“你……你想干什么?”

    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自己分明是英雄救美,这慕容小妞把他想成什么人了?敢情在她心里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正面形象。既然你这么想我,我不妨吓你一下,胡小天狞笑道:“你觉得我想干什么?”

    慕容飞烟吓得俏脸煞白:“胡小天,我是朝廷命……官……你你你……胆敢……”

    胡小天嬉皮笑脸道:“你是朝廷命官,我就不是?以我的人品什么事干不出来?更何况这里荒郊野岭,四下无人,我就算对你干点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没人知道,事后大不了将你毁尸灭迹,扔下悬崖,这山里的野兽就会将你吃个骨头都不剩,谁会知道?又有谁会知道?”

    慕容飞烟怒斥道:“你不怕天打五雷劈?”

    话刚刚说完,天空中就是连续几道闪电,随即滚过一连串的闷雷,胡小天吓得脖子缩了缩,我曰,用不着这么当真吧?他绕到慕容飞烟身后先帮她解开手腕上的绳索,居然不敢继续胡说八道。

    慕容飞烟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他,俏脸不由得一阵发烧,小声骂道:“无耻之徒,就会恐吓于我。”

    胡小天道:“都说过让你们多加小心,枉你还号称京城第一女神捕,差点就中了这帮淫僧的圈套,如果不是我机警,咱们这次肯定要全军覆没。”

    慕容飞烟手足获得自由,本想站起身来,可感觉身躯还是软绵绵好无力道,一阵头晕目眩,险些摔倒在地,幸亏胡小天及时将她扶住,确切地说应该是抱住,半边娇躯都挨到胡小天怀里了。

    慕容飞烟有羞又急:“你放开我……”

    胡小天倒是听话,迅速放开闪人,慕容飞烟娇呼一声直挺挺朝地上扑倒下去,她的四肢明显僵硬,这下如果摔实,肯定要摔个鼻青脸肿,或许是预感到自己可悲的下场,慕容飞烟这次的尖叫声要比上次更加刺耳。

    依然是胡小天及时伸出手去,这下是彻底给抱住了,抢在慕容飞烟面部落地之前将她给挽救回来,慕容飞烟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那么虚弱过,娇嘘喘喘地看着胡小天,胡小天道:“好强也是要有资本的,我可没强拉着你,是你非得赖着我。”

    慕容飞烟恶狠狠瞪着他。

    胡小天道:“知道什么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吗?就是你这种!”他把慕容飞烟重新扶了起来。外面又传来悟性和尚的狂笑,这货居然又醒了。

    慕容飞烟让胡小天搀着自己出去,虽然她不知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有一点她是知道的,肯定是胡小天力挽狂澜,将他们救了出来,倘若不是他机警,恐怕自己……慕容飞烟几乎不敢想下去。

    悟性和尚躺在地上,脸上的鲜血已经被大雨给洗刷得干干净净。看到慕容飞烟被胡小天搀着出来,知道解药已经被他们找到,今天精心策划的这场抢劫可谓是全盘落空,悟性懊恼到了极点,刚刚被胡小天一通狠虐之后,身上更是无一处不疼痛,想起胡小天的狠辣手段,心中不禁阵阵发寒,以这厮的阴狠,保不齐干出什么事情来。

    慕容飞烟看到悟性恨得牙根痒痒,向胡小天道:“杀了他!”

    胡小天道:“不如你亲自来!”

    慕容飞烟知道自己的情况,现在浑身酸软,连拿刀的力量都没有,如果不是依靠胡小天的搀扶,她甚至连脚步都卖不动。

    胡小天望着身边的慕容飞烟,心中暗笑,强悍的慕容小妞居然也会有小鸟依人的一天。他抬起脚一脚狠狠踢在悟性的下颌上,悟性被他踢得再度晕厥过去。

    胡小天先将慕容飞烟带到了偏殿,途中又看到那名被他事先干掉僧人的尸体,慕容飞烟身为捕快自然见惯了血腥杀戮,虽然没有感

    到害怕,可内心中仍然惊奇不已,这小子武功如此稀松平常,却不知怎么铲除了这么多的恶僧。慕容飞烟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其实还有两名僧人被胡小天杀死在后院之中。

    回到偏殿,胡小天拿起那瓷瓶,依次凑近那四名家丁的鼻子。几名家丁在这种臭味的刺激下全都清醒过来,他们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表情茫然,刚刚清醒过来和慕容飞烟一样,都是四肢酸软无力,估计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恢复体力。

    慕容飞烟休息了一会儿,感觉恢复了一些力气,取出铜镜悄悄观察了一下自己,很快就发现了自己脖子上的吻痕,心中对兰若寺的这帮恶僧更是恨到了极点,还有那么一些后怕,如果不是胡小天及时赶到,自己只怕难逃一劫了,她悄悄向胡小天道:“这件事要尽快上报给当地官府。”

    胡小天暗笑慕容飞烟想得简单,别说这荒山野岭的无法报官,即便是报官也说不清楚,他这才将自己一共杀了三名和尚的事情告诉了慕容飞烟,慕容飞烟闻言也是大吃一惊,再看胡小天身上布满血迹,额头上也是一片淤青,猜测到他今天为了营救他们必然经历了不少凶险,心中不由得生出一阵感激,可慕容飞烟即便是心中这么想,嘴上却是吝于表达的。

    胡小天将慕容飞烟叫到门外,慕容飞烟毕竟武功根基颇深,趁着刚才的功夫已经调息了两个周天,体力虽然不能完全恢复,可是也已经能够行走自如。

    胡小天将藏在廊道内的尸体拖到后院,将另外两具尸体放在一处。因为之前听这帮恶僧说过,要将尸体全都扔下山崖,所以推测出他们所说的山崖应该在后门不远处。

    果不其然,出了后门前方不到十丈就已经是万丈深渊,胡小天为了以后麻烦,一不做二不休,将三具僧人的尸体全都从山崖上扔了下去。

    慕容飞烟全程旁观,虽然没有帮忙,可也没有出手阻止,显然是默许了胡小天的做法。四名恶僧中,还有一个活口,胡小天将悟性拖到山崖边。

    悟性此时刚巧又醒了过来,他看到自己所处的环境,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刚才的蛮横和顽强已经被风吹雨打的干干净净,这厮惨叫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胡小天不屑笑道:“此时再说这种话岂不是太晚?”

    悟性道:“大爷……我给你银子,大雄宝殿的佛像里面,我藏了不少的银子,你拿了银子走吧,求您饶了我的性命。”

    慕容飞烟此时走了过来,冷冷道:“你身为出家人,居然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不怕佛祖降罪吗?”

    那悟性颤声道:“姑奶奶,你饶了我吧,我虽然有歹心,可是我根本连你一个小指头都没碰过,我……我不是和尚,我们四个原本就是打家劫舍的强盗,因为被官府清剿,所以逃到了这里,我们杀掉了兰若寺的和尚,将这座庙宇据为己有,暂时安身……”

    他不说还好,慕容飞烟听到他说谋害了兰若寺的僧人,早已是怒不可遏,想起自己脖子上的吻痕,再联想起他们今晚的遭遇,心中实则是愤恨到了极点,一抬脚,踹在悟性的胸口,将悟性从山崖之上踹了下去,暴风骤雨中,只听到悟性渐行渐远的惨呼之声。

    胡小天低头看了看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转身看了看慕容飞烟,发现她一双美眸望着自己没有丝毫笑意寒冷如冰,内心中不由得打了个激灵,赶紧朝里面站了一些。

    慕容飞烟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似笑非笑道:“你是不是害怕我把你也踹下去?”

    胡小天道:“做人得有良心啊!”虽然这厮知道慕容飞烟不可能干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情,可谨慎起见,还是赶紧回到安全地带,须知道女人是这世上最缺乏理智的生物,说不定头脑一发热就干出冲动的事儿。

    望着胡小天的背影,慕容飞烟不知为何唇角浮现出一丝会心的笑意。

    ***求三江票!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