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章节目录第十九章【拾人牙慧】(上)
    胡小天道:“别急啊,既然来了,就坐下聊两句。”

    慕容飞烟明显有些犹豫。

    胡小天道:“你怕我啊?”

    慕容飞烟横了他一眼道:“怕你?自古以来邪不胜正,对奸恶之徒我从来都没怕过。”她果然在胡小天的对面坐了下来。

    胡小天盯住慕容飞烟的俏脸,慕容飞烟开始跟他对视着,可过了一会儿终究还是被胡小天肆无忌惮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怒道:“看什么看?你知不知道盯住别人看很不礼貌?”

    胡小天道:“我就是纳闷,要说咱俩也没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你那天阴我干什么?”

    慕容飞烟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情,虽然理亏,可嘴巴却很硬:“我没觉得阴你啊!不过那天你表现得很有正义感,为方家父女出头打抱不平,总算做了件好事,嗳,你该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后悔吧?害怕了?”

    胡小天道:“我怕谁啊?你这么坑我我都不怕,你说我会怕谁?”

    慕容飞烟故意道:“史学东可是吏部尚书史大人的宝贝儿子,你打了他,就不怕他以后报复你?”

    胡小天笑了笑:“你故意不告诉我他的身份,是不是想我们俩斗个你死我活,最好两败俱伤,你好坐收渔人之利?丫头,没看出你这心肠可不太好。”

    慕容飞烟居然点了点头:“的确这么想过,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真要是同归于尽了,大康也少了两个祸害。”

    胡小天道:“你还真是恨我,只可惜啊,你的如意算盘到底还是落空了。”

    慕容飞烟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臭味相投,你们原本就是一路货色,惺惺相惜也是难免。”她说话直来直去,倒不怕得罪这位尚书公子,她也听说了这两个恶少拜把子的事情。

    胡小天不怒反笑,呵呵笑了起来,笑声过后突然将脸一板道:“你这么坑我,不怕我找你的上司告你的黑状,将你逐出京兆府?”

    慕容飞烟淡然道:“你已经如愿了!大人已经将我停职,这下你大仇得报,心满意足了!”

    胡小天明显愣了,我曰,敢情慕容小妞已经被革职了,可这跟老子有个狗屁关系,我可没去京兆府告你黑状,难怪这慕容小妞看到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原来她把被免职的事情算到了自己的头上,真他妈冤枉啊,这下就算自己解释,她也不会相信了。胡小天也懒得解释,反正在慕容飞烟的眼里自己从来都不是好人。

    慕容飞烟道:“现在你心里是不是特别开心,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胡小天居然真地点了点头。

    慕容飞烟道:“这世上是有报应的,你不怕报应啊?”

    胡小天道:“我请你喝酒!”

    慕容飞烟以为自己听错:“什么?”

    胡小天道:“我后天就要离开京城了,忽然发现我身边连一个朋友都没有,要说熟悉,好像咱俩还算得上熟悉,如果你不介意,陪我喝几杯酒,说几句话行不?”

    慕容飞烟一双美眸怔怔地望着他,这厮居然要离开京城?且不说他的这番话是真是假,不过她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并没有拒绝他的理由,轻声道:“天然居吧!”

    梁大壮和账房老秦一起过来了,倒不是老秦不愿意给他五两金子,专门跑过来求证,老秦过来还有一件事情,是想问问这位少爷还需要准备什么,虽然有专人为他准备,可毕竟不能想得事事周全。

    胡小天道:“我一时间也想不起来,这样吧,你给我准备点钱,我自己出去逛逛,兴许看到什么就想起来了。”

    老秦道:“少爷,不如我跟着您过去!”自从胡安神秘失踪之后,老秦就临时接替了管家的工作。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你别跟

    着我,我跟慕容捕头一起压马路,不用你这只大灯泡跟着晃眼!”

    老秦和慕容飞烟都听不懂他这番话的意思,什么大灯泡?灯就是灯为啥还要加个泡?梁大壮倒是习惯了少爷的说话方式,知道他经常语出惊人,说这种莫名奇妙的话,应该是过去痴呆留下的后遗症。

    胡小天让梁大壮抓紧把钱给方家父女送过去,又找老秦要了一沓银票,这种银票是京城宝丰行的,在京城基本上可以实现通兑,出了京城却不行,将过去和现在的生活两相对比,就会发现生活中还是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胡小天甚至想过要为老爹出出主意,发行一种类似现代货币的东西来取代金银铜,不过想想目前的防伪技术还不够过关,就算能够达到这种水准,只怕想改变老百姓的消费思维,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也有着相当大的难度,于是只能作罢。

    兜里揣着银票逛街感觉自然踏实而舒服,胡小天让胡佛备了马车,邀请慕容飞烟同乘,虽然他轻车简行,可保镖仍然是要带的,除了车夫胡佛以外,李锦昊和邵一角两人也骑马紧跟护卫,这次前往西川上任,老爹也给他派了个四人全程陪护,除了他们三个之外还有梁大壮,先是准备前往慕容飞烟所说的天然居吃饭。

    坐在胡小天的马车内,慕容飞烟却始终一言不发,目光望着车外,马车刚刚驶入天街,雨变小了很多,迷迷蒙蒙的,让视野中的景物变得柔润起来。或许是为了打破这种沉默的氛围,胡小天诗兴大发,吟了一句:“天街小雨润如酥!”

    在任何时候佳人都是青睐才子的,尤其是在诗词大行其道的古代,慕容飞烟虽然尚武,可对诗词也是有所涉猎的,听到这句诗不由得内心一颤,好美的诗句,好贴切的形容,真是想不到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居然能够吟出一句意境这么美的诗。

    好的诗词如同心灵鸡汤,可以悄无声息地浸润你的心田,让人的心情变得愉悦,让人的精神得到升华,慕容飞烟显然被胡小天的这句诗惊艳到了,事实上她对胡小天的观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改变,和他接触的多了,方才发现这个家伙并非她最初印象中一无是处的纨绔子,更不是无恶不作,如果说他帮助自己取出犬齿倒钩箭只是处于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后来他对方家父女的帮助就是路见不平了,证明他的心肠并不坏。

    慕容飞烟对胡小天的印象虽然改变,可嘴上仍然是不服气的,哼了一声道:“哪儿拾来的牙慧。”

    胡小天的这句诗的确是拾人牙慧,可在这一时空里,他就算厚着脸皮说是自己的原创,韩愈也不会冒出来追砍自己,讨还他的著作权。

    拾人牙慧就不要脸皮了,胡小天道:“不知怎么突然我就诗兴大发了呢。”

    慕容飞烟道:“就此一句,也能叫诗?”

    胡小天道:“没看出我在酝酿情绪,触景生情,我再酝酿酝酿。”

    慕容飞烟笑道:“你再酝酿一会儿就过天街了!”

    胡小天突然叫道:“停车,停车!”

    胡佛赶紧勒住马缰,将马车缓缓停了下来。胡小天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向慕容飞烟招了招手道:“慕容捕头,咱们来个雨中漫步,酝酿酝酿情绪,等我诗兴大发,才能把这首诗续完。”

    慕容飞烟摇了摇头,俏脸之上不禁露出笑意,居然真得走了下去,不忘拿着她的那把红折伞,雨并不大,如烟似雾,道路旁边草色青青,两旁栽植的垂柳随风轻摇,如同绿色丝绦,走在丝丝春雨里,沐浴着迎面吹来的沁凉,顿时感觉心中的烦恼减轻了许多。

    胡小天道:“天街小雨润如酥……”

    “切!还是这一句啊!”

    “……别打岔,我在酝酿呢。”胡小天向前走了一步,向慕容飞烟笑了笑道:“我若是作出一首千古绝唱,慕容捕头愿不愿意为我打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