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八章【简单粗暴】(中)
    邱志高一瘸一拐凑了上来,看到京兆府来人,这货的胆子自然壮了许多,指着胡小天道:“恶人,无耻,下流,龌龊……”

    胡小天忽然一拳打了过去,居然当着慕容飞烟的面将邱志高再次放倒在地,别看胡小天不懂武功,可艰苦健身还是有成果的,对付这种白面书生,绝对能够分分钟拿下,麻痹的死不悔改,居然跟自己玩脱口秀,打得就是你这种贱人。

    慕容飞烟根本没有预料到他居然这么嚣张,在自己面前还敢公然打人,怒道:“你……”

    “你听到了,他骂我,我这叫正当防卫!”

    慕容飞烟道:“来人,把他们全都带回去!”

    胡小天举目向远处望去,却不知霍小如何时已经走了,心中微微一怔,暗忖,这霍小如有些不够意思啊,老子在这里为你打抱不平,大打出手,你看到官差来了,居然一声不吭就拍屁股走人,也太不仗义了。

    慕容飞烟的手上又加了几分力,顶的胡小天胸骨有些疼痛,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心中暗骂,今天你顶老子,改天老子加倍顶回来!戾气!还是戾气!过去我脾气没这么大啊?胡小天实在是有些纳闷,看来这场穿越之旅对自己的性情或多或少还是有了一些影响,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如果对一个人的第一印象已经形成,那么很难轻易改变,在慕容飞烟的眼中,这胡小天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衙内,调戏妇女,恃强凌弱,这样的人绝对是害群之马,属于必须要严厉打击的对象。她当然明白胡小天的身世背景,知道就算自己将他带回京兆府,也很难将他治罪,以他超然的背景和身世,即便是京兆尹大人也不敢拿他怎样,十有**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可即便是如此,慕容飞烟仍然不能放任他嚣张离去,她要让所有围观的大康子民看到,邪不能胜正。

    剑鞘突然横在胡小天的胸前,利剑噌!的一声从剑鞘中弹射出来,森寒的剑刃距离胡小天的咽喉不过两寸的距离,胡小天被吓了一跳。

    慕容飞烟低声道:“你最好乖乖听话,不要逼我动手!”

    胡小天举起双手笑道:“慕容捕头,我绝对配合你的工作。”

    慕容飞烟冷哼一声,将他的身体推得转了过去,然后用绳索将他的双手给绑在身后,胡小天道:“没必要吧,我又没打算逃。慕容捕头,大家也算相识一场,我知道你很为难,抓我,害怕上司怪罪,不抓我,又怕被老百姓说你畏惧强权,真是纠结啊!”

    慕容飞烟气得狠狠扎了一下绳索,胡小天痛得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低声道:“咱们做做样子就是,你对大家有了交代,继续维持你正义凛然的形象,我也不会追究你的责任,大家以后还有做朋友的机会。”

    慕容飞烟推了他一把:“走,少跟我废话!”

    此时看到一辆精美的马车回到烟水阁前,却是户部侍郎徐正英去而复返,他刚刚离去之后,越想越是忐忑,虽然胡府的家丁到了,可胡小天毕竟是他带出来的,他就这么离去,真要是再闹出什么事端,仍然是他的责任,于是徐正英又让车夫折返回来,刚刚来到烟水阁就看到眼前的一幕。

    徐正英下了马车,惊慌道:“给我住手!”他撩起长袍,一溜小跑奔了过来,这古代的服饰实在是有点累赘,不用手拎着袍子,跑起来容易踩到,很可能会把自己给绊着。

    慕容飞烟看到户部侍郎徐正英到了,不由得有些头疼,不用问,这徐正英肯定是要护着胡小天的,胡不为是他的顶头上司,他不为胡小天说话才怪。

    徐正英气喘吁吁地来到慕容飞烟面前,疾言厉色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胡公子犯了什么罪?你这样对他?”

    慕容飞烟将目光向一旁的几名鼻青脸肿的文人看了一眼,轻声道:“徐大人或许应该去问问他们!”

    邱志高、邱志堂兄弟两人哭丧着脸道:“徐大人,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胡小天心中暗笑,做主?做你麻痹的主,这邱家兄弟根本就是书呆子,情商也忒低了一点,明知道徐正英和我是一个阵营的,还去求他做主,简直是蠢材。

    邱家兄弟也不傻,他们认为自己今天吃了大亏,而且过去他们和徐正英是有些交情的,这样说的目的是让徐正英不方便为胡小天出头。

    徐正英第一眼居然没把这两兄弟认出来,直到他们开口说话方才认出原来是邱家兄弟,看到这两个猪头阿三一般的人物,心中不免有些同情,胡小天啊胡小天,你下手也忒狠了一些吧,

    我前脚刚走,你后面就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不过徐正英对这两兄弟也没什么好感,安排礼部尚书吴敬善过来,两人居然没有提前跟自己说一声,搞得自己风头被强尽,在这么多人面前好没有面子,这种人挨打也是活该。

    徐正英张开双臂,将两条手臂搭在邱志高、邱志堂两兄弟的肩上,低声道:“你们怎么会招惹上他?”

    邱志高委屈道:“徐大人,是他不分青红皂白,带着家丁冲上来就打,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何人?”

    徐正英道:“当真不知道?”

    两兄弟同时摇了摇头。

    徐正英压低声音道:“三品大员、户部尚书胡大人的公子胡小天!”其实没必要介绍那么清楚,徐正英把胡小天老子的官位爆出来的目的在于恐吓,要让这俩小子知难而退。

    邱志高和邱志堂两人此时方才知道胡小天的真正身份,两人的身躯几乎在同时哆嗦了一下,邱家兄弟不傻,胡不为什么人他们都听说过,两兄弟整天组织笔会,真正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纯粹的文学交流,他们想通过这种形式多攀交一些上层人物,有朝一日也好为两人以后步入政坛打下基础,他们的老爹邱青山虽然学富五车,可不善与人相处之道,到现在也不过是从五品下的一个太史令。

    徐正英道:“胡公子的未来岳父是剑南西川节度使、西川开国公李天衡李大人……”他把话说到这里就停住不说了,意思已经表露得足够明白,你们两兄弟自己去好好体会吧,就胡小天的这背景岂是你们两兄弟能够得罪起的,打你们,只怪你们不长眼睛,谁让你们得罪他的,今天如果因为你们两兄弟的事情把他给送官,只怕到头来倒霉的还是你们。

    邱志高和邱志堂对望了一眼,两人几乎在一瞬间就拿定了主意,一转身齐声叫道:“冤枉啊!”

    徐正英听到他们喊冤,差点没把肺给气炸了,我曰,话都跟你们说明白了,你们居然还执迷不悟,是你们自己找死,怨的谁来?

    慕容飞烟这边已经捆好了胡小天,她手下的四名捕快也把胡小天的六名家丁给绑了,因为胡小天有言在先,让家丁们放弃反抗,所以在整个逮捕过程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冲突。

    听到邱家兄弟喊冤,慕容飞烟又转过身来,一双清清朗朗的眸子望着这兄弟二人道:“你们不用担心,跟我一起去京兆府,面见大人,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清楚楚,大人自会给你们一个公道!”

    邱志高道:“慕容捕头,胡公子冤枉啊!”

    邱志高的这句话不但把慕容飞烟给弄愣了,连胡小天也被这货弄了个目瞪口呆,我曰!能要点逼脸吗?你是文人嗳!就算没有什么风骨,咱好歹也得要点脸面,用无耻形容你都算抬举你了!

    慕容飞烟气得满脸通红,什么人啊这是,明明让人揍得跟猪头似的,现在居然倒过头来为打人者说话,该不是脑袋被打糊涂了,连敌我都分不清楚,慕容飞烟道:“你们帮他喊冤?”

    邱志高点了点头,那边邱志堂也跟着叫道:“慕容捕头,平白无故,你为何要抓胡公子?他究竟何罪之有?”

    慕容飞烟鄙夷地望着邱志高:“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邱志高道:“我自己摔的!”好嘛,因为害怕得罪户部尚书的公子,这次是豁出去不要脸了。邱志堂跟着点头,到底是一个娘生出来的,兄弟两人都不用沟通,邱志堂道:“我也从楼梯上一脚踩空滚下来的,幸亏胡公子扶住我,不然我腿都要跌断了!说起来还真是要谢谢胡公子的救命之恩!”说这这番话的时候连邱志堂自己都佩服自己,我真不是普通人,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老子以后有发达之日,必雪今日之耻。

    慕容飞烟盯住邱志高道:“刚刚我明明看到他打了你一拳!”邱志高呵呵笑道:“我们是在开玩笑,闹着玩的,我们是好朋友,所以经常这么开玩笑,是吧,胡公子?”

    胡小天心中暗赞,这邱家兄弟可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这货哈哈笑道:“是啊,我们是好朋友,约好了在烟水阁吟诗作对,这感情不知要有多好,有道是打是亲骂是爱,表面上你看我打了他一拳,可实际上我这是爱之深才让他痛之切,打在他的脸上,痛在我心上,男人之间这种伟大的友情,你们女人又怎会懂得?”

    邱家两兄弟心中暗骂,恨不能冲上去活活把这厮给咬死,可他们俩是有贼心没贼胆,今天这亏是吃定了。

    又是周一,推荐票对新书极其重要,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