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章节目录第六章 笔会 上
    徐正英心说这小子够虚伪,明明是你约我来这里见面,还说什么有失远迎的客套话,你丫根本就没想出去迎我。不过徐正英是不会觉得胡小天失礼的,胡不为是他的顶头上司,在他的眼里,顶头上司儿子的身上与生俱来就有一圈高贵的光环,官威架子,那是摆给别人看的,在尚书公子的面前一定要谦虚低调。徐正英哈哈大笑,上前一步亲切无比地抓住了胡小天的手。

    胡小天还真是有些不适应,我曰,老子跟你很熟吗?加起来见了没有两次面,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过,就跟我牵手,你这老家伙脸皮也忒厚了一些。套近乎?嘿嘿,是不是巴结我老子没巴结上,于是想出了曲线救国的主意,转而跟我套近乎了?这种下属巴结上司的伎俩我可见多了。

    徐正英绝对是个自来熟,拉着胡小天的手就不放,一双小眼睛眯缝着盯住胡小天道:“贤侄,我听说你身体虚弱,近日刚巧有朋友从燕国给我带来了一只千年山参,所以我特地送过来给贤侄补补身子。”

    他的家丁将手中的一个锦盒递给徐正英,徐正英端着锦盒双手呈上,正四品的户部侍郎给胡小天这个身无一官半职的政治白丁送礼,而且表现得如此恭敬,这货也算能够舍开这老脸。

    胡小天早就预见到徐正英此来肯定是为了跟自己拉近关系的,他心中颇感好奇,千年山参,吹吧你就,千年山参哪有那么容易找,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可转念一想,现在不能用过去的价值观来衡量一切,也许在大康人参就是个萝卜价,胡小天也明白,既然人家能够登门送礼,这份礼物肯定是价值不菲。

    接过包装精美的锦盒,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当着徐正英的面就将锦盒打开,却见里面躺着一棵尺许长的山参,胡小天虽然主业是西医,但是对中医药也有些研究,有一首诗作专门用来鉴别人参的品相——星点芦细毛毛艼,人字菱形短鸡腿,深兜纹粗锦缎皮,龙缠须上缀珍珠,健壮小巧芦须长,轻如海绵野山参。意思就是好人参必须芦长须长身子短;参体最好为菱形;人参外皮的纹路要多而深;须和芦都很长,须上有一个个小小的珍珠艼;身子必须要轻,不是越重越好。

    这棵人参的参头很多,粗略一数大概有十二个,按照一百年分一个头的说法,可以初步推断这颗人参的岁数大概有一千二百年了。胡小天心中暗忖这老家伙应该没蒙我,这根人参的品相还真是不错,千年老参来之不易,肯定值老钱了。

    他笑眯眯将锦盒盖上,重新递还给徐正英道:“徐叔叔,您真是太客气了,这么贵重的礼物我可不敢收。”

    徐正英重新将野山参推了过去,故意装出不开心的样子:“贤侄,我和你父亲相交莫逆,亲如兄弟,在我眼中,你跟我亲生骨肉也没有任何的分别,你病了这么些年,久病初愈,身体需要进补,只要你的身体能够恢复康健,别说区区一棵人参,就算要你徐叔叔的心头肉,我一样肯割给你!”

    胡小天心中暗骂,这根本就是占我便宜啊,给你当儿子,你愿意我也不愿意,胡小天发现这边拍马屁绝对是一种时尚,家丁如此,官员也是如此,徐正英刚刚的这番话实在是肉麻到了极点,胡小天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这货仍然说得面不改色,情真意切,能对一个晚辈如此卑躬屈膝,脸皮绝不是一般啊。

    胡小天虽然明白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的道理,可想想老爹非要安排一个瘫子给自己当老婆,自己索性干点坏事给他惹点麻烦,你不让我舒坦,我也不能让你自在,有了这种想法,胡小天就嘿嘿笑了一声道:“既然徐叔叔一番美意,那我只好却之不恭了。”其实他早就想,刚刚的推让只是惺惺作态罢了。

    徐正英认识胡小天的时间不断,但是跟着小子的确没怎么交流过,京城谁不知道户部尚书胡不为生了一个傻儿子,也就是半年前突然传出胡不为的儿子一夜之间恢复了理智,在徐正英看来,傻子就算恢复了理智也是个二傻子,可今天一见方才知道,这小子绝不是传说中的痴呆儿,非但不傻,反而浑身上下透着精明狡诈和机灵劲儿。

    胡小天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徐叔叔,您请坐,咱们饮茶叙话。”

    徐正英却没有落座,他笑道:“贤侄,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把这棵参送来给你补养身体,我还有事,等有空我再过来陪你饮茶叙话。”

    胡小天道:“徐叔叔看您的打扮不是去办公务啊。”

    徐正英笑了笑道:“我

    和几位同僚约好了去烟水阁参加笔会。”

    胡小天眨了眨双眼,这货最近是闲的蛋疼,听说徐正英要去笔会顿时生出要去凑热闹的念头,他笑道:“徐叔叔,侄儿有个不情之请,不如我跟您去见识见识?”

    徐正英稍一迟疑,马上就点了点头道:“好啊!贤侄愿意过去最好不过!”心中却有些纳闷,你识字吗?那种风雅的场合好像并不适合你啊,毕竟他对胡小天算是有些了解的,这小子也就刚刚学会说话不到半年,只怕斗大的字都认不得一箩筐。

    胡不为临行之前曾经吩咐过,让胡小天尽量少出门,如果一定要出去,他的六名贴身家丁要寸步不离。一直以来,以梁大壮为首的家丁都坚决贯彻执行胡不为的命令。

    听说胡小天要出门,马上这六名家丁就跟了过来,胡小天对这帮跟屁虫早就有些不耐烦了,狠狠瞪了他们一眼道:“干什么?我跟徐大人出去笔会,你们跟着干什么?那种风雅的地方是你们能去的吗?”

    老管家胡安道:“少爷,老爷临出门的时候特地交代过,少爷无论去哪里,都要我们贴身保护,您还是别让小的们难做。”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胡小天一听他这么说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凭什么就得顺他的意啊,他又不是我亲老子……可他心中也明白血缘关系上的确是亲父子,这事儿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要说这亲老子又把自己儿子往火坑里推的吗?虎毒还不食子呢,这胡不为可够冷酷无情的,一想到自己未来的婚姻,胡小天心中的叛逆感顿时就澎湃起来了,胡不为啊胡不为,你不让我舒服,我也不让你自在。想到这里胡小天双眼一瞪,抬脚就踹了出去,这一脚踹在梁大壮的肚子上。

    梁大壮一直站在旁边,连话都没说一句,怎么都想不到这一脚会落在自己肚皮上,被踹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这货也实在够冤的。

    说话的明明是胡安,可胡安都六十多岁了,胡小天再没有节操也不可能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大打出手,所以选中了身高体胖的梁大壮,这一脚踢得出其不意,不但梁大壮没想到,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

    胡小天指着梁大壮的鼻子骂道:“混账东西,我的事情哪里轮到你来说三道四。”

    梁大壮嘴巴一扁,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曰,我招谁惹谁了,这话根本就不是我说的。

    一帮家丁看到少爷发怒了,顿时闭上了嘴巴,谁也不想惹火烧身,尚书家的家丁这点政治智慧都是有的,每个人都懂得明哲保身。真正的罪魁祸首胡安也讪讪闭上了嘴巴,梁大壮近二百斤的体重都被少爷一脚给踹倒了,更何况他这老胳膊老腿的,刚才那一脚要是落在他身上,十有**要飞到墙头外面去。

    徐正英毕竟是外人,看到胡小天当着他的面教训家丁,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表情不由得有些尴尬。

    梁大壮扁着嘴道:“少爷……”这货有点欲哭无泪了。

    胡小天道:“徐大人盛情相邀我去参加笔会,有徐大人关照我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爹知道我跟徐大人出去,非但不会怪罪!而且一定支持得很呐!”

    徐正英一听这脑袋就大了,这话咋说的,我何时盛情相邀了,我今天过来是给你送人参补补身子,我可没喊你去参加笔会,明明是你听说我去笔会,死皮赖脸的要跟我前去,可徐正英总不能当面揭穿他,心中这个后悔啊,我他妈犯贱,我没事在他面前说笔会的事情干什么?真是吃饱了撑的,这下好了,他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胡不为以后要是知道,不得认为我把他儿子给拐走了?

    胡小天亲热地搂住徐正英的肩膀道:“咱们走,别让这帮下人影响了咱们笔会的雅兴。”

    徐正英只能讪讪的笑。

    这帮家丁看到梁大壮刚才的遭遇,谁也不敢多说话,只能眼睁睁看着胡小天和徐正英出门。

    梁大壮揉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叫苦不迭道:“我冤枉啊!”

    ***********************************************************感谢哭泣de刀、木木三寿redianshu、gie、黑龙过江999、英权、只爱胖子等等老读者的打赏,感谢我本疯狂兄弟、蔷薇柠檬妹子的捧场,还有很多没有提到名字的兄弟姐妹,章鱼一并谢过了。恳请各位莫忘收藏,章鱼会全力以赴写好这本书,带给诸君一本好看而轻松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