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章节目录第二章 抢亲啦 下
    胡不为安排完这一切,转向唐文正,向他低声道:“文正兄,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你不用担心。”他说得是查个水落石出,并没有说我要给你一个交代。

    唐文正心头暗骂,查什么查?事情全都摆在面前,不担心,老子如何能够不担心,女儿被你那混账儿子掳去了,现在还不知她到底怎样,想到这里一口气顿时堵在心头,悲愤交加道:“胡大人,咱们还是尽快赶回去看看吧!”碍于胡不为官大,即便是再多愤怒也得强行忍住。

    车马重新启动,胡不为让胡天雄先赶回去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唐文正所说的事情属实,看看能不能阻止自己的傻儿子做傻事。强抢良家闺女,抢得又不是普通民女,而是朝廷命官的女儿,这件事如果闹大,对他们胡家绝没有好处,就算皇上宠幸自己,可道理毕竟不在自家这边,胡不为心里清楚得很。

    此时的尚书府场面已经非常混乱,唐铁汉原本就带去了二十多人,他二弟唐铁成听闻这件事之后,又纠结了五十多名兄弟朋友风急火燎地赶了过来,唐铁汉虽然是家中的老大,可是轮到胆色三兄弟之中要首推这个唐铁成,唐铁成来到之后,带着兄弟们来到后门前,握紧拳头狠砸门环。

    唐铁汉向唐铁成道:“二弟,我砸了半天,里面就是不开门!”要说这尚书府的大门质量还真是不错。

    唐铁成愤愤然瞪了大哥一眼,他听闻这件事之后气得破口大骂,连大哥也一并骂了进去,唐铁汉带了二十多人居然眼睁睁看着胡不为的傻儿子把妹妹给掳走,这简直就是笨蛋,笨蛋之极,唐铁成挥了挥手,大吼道:“砍树,把大门撞开!”手下人马上转身去一旁砍树,还有一帮人去找梯子。

    唐铁汉来到二弟身边,低声道:“二弟,这是尚书府?”

    唐铁成满肚子的火气都被勾起来了,他怒吼道:“尚书府怎么着?天王老子敢抢我妹妹,老子一样把他给砍了……”唐家三个儿子一个比一个脾气大,发起火来六亲不认。唐铁汉赶紧把这货的嘴巴给捂住,这话真要是传出去那还了得。

    唐铁成挣脱开他的大手,怒吼道:“里面的人听着,惹恼了老子,我一把火将你们尚书府给烧了!”

    胡家有十多名家丁护院都集中在后门处,听到外面人声鼎沸,这帮家丁也都是忐忑之极。梁大壮踩着梯子爬上了围墙,看到后门外已经围拢了百余人,还有不少人正在那里砍树,远处有几个人正扛着梯子朝这边赶来,梁大壮赶紧爬了下来,向周围家丁道:“大事不好,他们借来了梯子,砍倒了大树,看来要发动进攻了。”

    胡佛急得直搓手:“这可如何是好。”主人上朝未归,夫人刚巧又回了老家,最近这尚书府内的大小事情都是老管家胡安在管,可胡安今天刚巧又卧病在床,至于那位惹事的少爷,这会儿说不定已经爽上了,整个尚书府处于群龙无首的状况。

    几个人商量大计的时候,外面已经将梯子搭在了围墙上,梁大壮率领几名家丁,迅速爬上围墙,利用手中的棍棒,将想要翻墙而入的那帮人给挡了下去,梁大壮和另外一名家丁合力将搭在院墙上的梯子大力推翻,扔在扶梯上的两人惨叫着摔到了下去。

    唐铁成气得双目冒火,此时一棵大树被伐倒,十多人扛起大树一起呼喊着号子,向尚书府的后门冲撞而去。

    胡佛率领十几名家丁利用各种工具将后门抵住。

    咣!地一声巨响,后门被震得尘土飞扬,两名家丁因为抵受不住震动的力量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唐铁汉的戾气也被弟弟给感染起来了,这货脱了上衣,露出一身虬结的肌肉,跟上去扛起树干,大吼道:“曰他姥姥的,给我撞!”

    梁大壮已经看出势头不妙,这货跌跌撞撞地从梯子上爬了下来,一脸惶恐道:“我……我去保护少爷……”

    一群家丁极尽鄙视地看了这厮一眼,狗曰的想跑,能找个更无耻的理由吗?

    咣!第二声巨响来得惊天动地,在众人齐心协力的作用下,粗大的树干尾端重重撞击在尚书府的后门,坚实厚重的门板再也承受不住这强大的冲击力,门栓断裂,门板在烟尘中倒了下去,压住了三个不及逃离的家丁,现场惨叫声不断。

    唐铁汉、唐铁成兄弟两人**着上身,宛如铁塔一般从弥漫的烟尘中走出,在众家丁的眼中简直是两尊天神下凡。他们的身后还有近

    百名雄赳赳气昂昂的弟兄,乍看起来如同神兵天降。两兄弟已经杀红了眼,今天定要让老胡家还给我们一个公道!

    胡小天虽然住在内院,可外面这么大动静,他不可能没听到,他将唐轻璇抱回了自己的房间,刚一将她放在床上,这小妞就醒了。

    唐家四个子女如果说到脾气和胆色,最大的还要数唐轻璇,她睁开双眼,看到自己被捆得就像个粽子,浑身湿漉漉地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吓得她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可声音刚刚发出就被胡小天把嘴巴给捂住了,胡小天将手中明晃晃的匕首在她眼前一晃,然后道:“你敢叫,我就划烂你的脸!”恐吓,绝对是恐吓,真让他划,他也未必下得去手。

    不过恐吓还是相当有效的,这世上又有哪个女孩子不在乎自己的容貌?要说毁她容比杀了她还管用,唐轻璇咬了咬嘴唇,一双眼睛眨了眨,看到胡小天慢慢移开了手掌,终于不敢大声尖叫了,小声道:“你想干什么?”

    胡小天嘿嘿一笑,在床榻对面的太师椅上坐了,一条腿翘在太师椅上,这货还没来及穿衣服,腿刚翘起来,就发现唐轻璇突然把眼睛给闭上了,俏脸变得通红,显得娇羞无限格外动人。

    胡小天这才意识到自己抢人之后一路狂奔,甚至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刚才的这个无意动作,很有走光之嫌,这货咳嗽了一声道:“这问题问得很愚蠢啊,把你带到这里来,你说我想干什么?”胡小天感觉自己没那么卑鄙,明明想说一些卑鄙的狠话,可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唐轻璇睁开一双美眸,愤愤然盯住胡小天道:“你想抢亲,我可告诉你,我爹是朝廷命官,驾部侍郎唐文正,你敢对我无礼,小心我爹去圣上面前参你一本,将你们家满门抄斩!”

    胡小天望着这妮子,心中暗道你好毒,老子怎么着你了?你就要把我满门抄斩?这是哪个王八蛋把她捆成了这样?捆得凸凹有致轮廓分明,够专业的,过去这种捆绑法只有日本av里面见过。

    唐轻璇见他盯着自己看,不由得有些慌张,再胆大毕竟是女孩子,更何况现在自己被捆得跟粽子一样,毫无反手之力。

    胡小天道:“驾部侍郎很大吗?不就是个放马的。”

    “你……”

    胡小天正想打击一下唐轻璇的嚣张气焰,就听到外面响起了梁大壮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少爷……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胡小天将匕首从桌子上拔了下来,走出房间反手将房门关上,却见梁大壮躬着身子,手臂扶在两条大粗腿上,呼哧呼哧地喘气:“杀……杀进来了……他们……杀……进来了……”

    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唐家兄弟两人率领着近百名大汉气势汹汹地冲入了花园内。

    梁大壮吓得脸色惨白,当即拔腿就想逃,可走了两步,心中又想起自己的职责所在,如果现在跑了,恐怕等这件事过去,胡家就再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了,权衡利弊之后,这厮马上拔出腰刀,鼓足勇气道:“少……少……少爷……您先逃……我……我掩护……”

    胡小天有些鄙夷地看了看这厮,浑身上下从眼睫毛到手指头无一处不在颤抖,胆子都快吓破了,还谈什么保护自己。胡小天道:“你懂不懂什么叫投鼠忌器?”

    梁大壮摇了摇头。

    “你懂不懂什么叫肆无忌惮?”

    梁大壮又摇了摇头。

    “靠!真没文化,人在咱们手里,你怕个屁啊?”胡小天实在受不了这货的窝囊样,忍不住爆粗。

    一语惊醒梦中人,梁大壮听到这话,顿时把胸膛又挺了起来:“不……怕……不怕!我什么都不怕!”这货一声狂吼,把胡小天耳膜给震得嗡嗡响,曰,奴才就是奴才!麻滴个叉,费了老子这么多口舌来教导你。

    胡小天摆了摆手道:“去,把小妞带出来,用刀架在她脖子上。”

    梁大壮连连点头,转身来到门前,这货又想起了一件事:“少爷,她穿……衣服没?”

    胡小天发现这家丁也算是个极品,狗曰的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他想得事情却想了个周全,于是嘿嘿一笑道:“光溜溜的,便宜你了!”

    咕嘟!梁大壮吞了口唾沫,眼前浮现出那小妞细皮嫩肉的情景,还没等他往下想,脑袋上已经被胡小天狠狠拍了一巴掌:“靠,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想?”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