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雪鹰领主 >章节目录第一章 2 出殡的怪事
    据我家长工私下说,我娘死的很是遭罪,先是被我爹那句话气得大口大口的吐血,然后又不吃不喝,浑身烫的如同铁匠家的捅火棍,放上一壶水都能滋滋的沸腾喽。请来的大夫更是干瞪眼“没咒儿念”,眼瞅着这般耗了一个月才咽下了气儿。临死的时候,我娘本来已经闭上的眼睛却在我爹到了她床前后突然睁开了,乌溜溜的瞪着,任凭怎么拨拉那眼皮都合不上。明摆着是死不瞑目。这下可把一家子人吓得不轻,匆匆忙忙的埋了人后,又慌慌张张的请来和尚道士,念了四十多天的经才略微安心。

    所以当我爹被牛蹄子不声不响的踩死后,很多人都说,我爹死的净不悄儿的,比起自己媳妇倒也真让人省心。可这帮人哪里会想到,世事难料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着玩的。这死的省心的人,埋得却煞费波折。

    虽说我爷对我爹活着的时候是生气,死了以后觉得丢脸,但毕竟是他还是自己的独子,更何况人死为大,那时家境虽然已经跟以前没得比了,但红白喜事那年月属于头等大事儿,没钱的主儿还破着家折腾呢何况有钱的人家,所以我爹的风光下葬还是少不了的。

    出殡的那天,几乎整个儿村子的人都出动了,看热闹的也罢,混吃混喝的也罢,反正七大姑八大姨的所谓亲戚们,浩浩荡荡的队伍让不知情的人看着还以为谁家死绝户了呢。

    如此的场面按理说总归也算气派了,可哪曾想当天正巧镇子里面过军队。那时道路不宽,一水儿的土路,宽了下也就能过辆马车。结果这长长的出殡的队伍跟人家的军队来了个脸对脸。

    俗理儿来讲,这出殡的队伍不能走回头路。一旦回头,等于是把死人又给送回去了,那可犯了大忌讳,死人的鬼魂会纠缠不清的。

    可秀才遇见兵有理也是说不清。更何况在那个年月的兵,杀个人跟碾个臭虫似的,腰里挎着枪的永远比兜里揣着钱的横。

    这伙当兵的可能拉着军火物资什么的,马车也是一辆挨着一辆的,很是匆忙。看见出殡的队伍挡住了路,顿时就火冒三丈,为首的军官骑在马上拎着枪,二话不说,黑乎乎的抢口对在了我爷的脑门儿上。

    我爷虽说家里曾经不少积蓄,可是在周遭口碑很好,还真的没有干过仗势欺人的事儿,脾气好得没得说。再一者,鬼魂纠缠不清也总比立马变成鬼来的稍晚不是。我爷瞧人家硬气,顿时也就服了软,急忙张罗着让队伍后撤,腾挪道路。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骑着马,拿着枪瞄着我爷的军官,脸上的面皮突然一阵哆嗦,就好像有人扯动着一般。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的时候,这军官居然啪嗒一声,把手枪扔在了地上。

    我爷有点傻眼,你说如果人家嫌慢,吆喝两声骂几句也在常理,可这辈子都没有见过急了扔枪的官爷啊。塞钱塞惯了他赶紧掏出点钱袋子准备打点。可双手递上银票的时候,发现军官骑着的那匹黄棕马的马腿居然在打颤。哆哆嗦嗦的似乎就要站不稳了。

    我爷虽说是财主,平时不干农活,但多少还懂点牲口的事儿。他以为这马喝了脏水窜稀犯了病,一边军爷军爷的叫着,一边手指了指那不住打颤的马腿,正欲提醒那军官。

    就在这个当口,那军官突然一个哆嗦,直直的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动作来的突然,冷不丁的就跟被谁给推了一把一样。

    这下,热闹可大了。

    军官后面的大兵以为我爷耍什么手段,哪里容得自家的长官受欺负,呼啦一声全部枪上了膛,对着我爷,一通咋呼。

    那场面把我爷吓得好悬没有屙到裤子里,举着双手不敢有半点动作,嘴巴哆嗦的半天连个全乎话也说不出了,只剩眼巴巴的瞅着枪口“我······我······我”的结巴了。

    好在他身后同村的秀才爷见多识广,稳得住神儿。他急忙过来解劝,一边军爷军爷的叫着,一边手指着地上的军官,让大兵先别急着开枪,看看可是他们的军官有什么恶疾发作了?

    大兵哪里听得去别人的话,嚷嚷着自己个儿长官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捉龙,就是屁股蛋子上挨两枪,都照样跑他五里地,身体好得跟不是人一样,哪有这等的怪病。说什么也要弄死我爷。

    幸好旁边的一个副官觉出蹊跷。刚才的场景他也是瞧得真切,知道我爷没动什么手脚。

    他转身喝令住手下,蹲下身仔细去看自己的长官。这一看顿时傻了眼。

    地上躺着的军官嘴歪眼斜,额头发黑,大口大口的往外吐着白沫子。更奇特的是,军官的整个身子在打着劲儿的抽搐着,眼瞅着那频率越来越快,就差装个轮子当汽车了使了。

    这倒是把那些咋咋呼呼的大兵们给惊呆了,一个个手里的枪都放了下来,瞅着自己的长官傻了眼。好在那副官脑子灵活,急忙让人寻来军医官。可军医官都是救急的,战场上治疗枪打刀砍的急救伤还行,见了这般场景也是麻了爪。掐了半天人中也不见效果,皱着眉头摇着脑袋,那意思跟没救了一样。

    出殡队伍里面有老人靠在秀才爷身边,提醒他,抽羊羔疯绝对不是这个架势,莫不是中了邪了?

    这话一出,点醒了秀才爷。

    这秀才爷年轻时候闯荡过几年的江湖,虽不敢说见多识广,但在我们村子里面来讲也算是个能主事儿的人。

    他慌忙冲着众人解释说,他曾经在天津郊区见过一桩类似的事情,那人是挖野菜的时候,误入了一旁的坟地,冲撞了鬼神,犯病的架势跟这军官简直一模一样。

    秀才爷说的言之凿凿,听得人更是信服无比。顿时都拿秀才爷当了主心骨,怂恿他过去给想想办法。我爷也眼巴巴的瞅着他,别的不说,这万一要是军官死了,那我家出殡的可就不止我爹一个人了。

    秀才爷吃饭的手艺是算命起名外带批个八字,虽说都是阴阳鬼神这一套,但隔行如隔山,这驱鬼辟邪的活计可不拿手。但眼前的事儿赶到了头上,只能死马当做马医,硬着头皮上了。

    他先是运了半天气,又装模作样的舞弄了一会儿手臂,嘴里小声念了好几句的阿弥陀佛后,终于脸色一沉,冲着地上的军官厉声喝道:“混账东西,尔从何方来!”

    那帮大兵以为这老头疯了,居然敢这样问话,一个个都凝眉瞪目,直嚷着“他娘的反了你了,阎锡山的军队你也敢骂,你也甭管我们哪里来的,反正送你归西就是了!”说着撸胳膊挽袖子又要掏枪。

    秀才爷吓得急忙摆手,指着地上的军官,“军爷军爷······我说他呢,说他呢。”

    好在副官是个明白人,眼见自己的军医官没辙,又听见刚才秀才爷的分析,觉得还有些许道理,于是急忙喝令住大兵,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待在一旁,不许胡来。

    秀才爷瞧他嘱咐妥当后,这才把悬着的心给放回到远处。又如上重来一遭。

    运气,踱步,喃喃细语,末了高声断喝:“尔从何处来!”

    此一声过后,其实秀才爷心里也没底,毕竟人家正经八百的驱鬼道士念的是咒语,画的的道符。自己个儿这儿念的是阿弥陀佛,两手纯粹瞎比划,不过还是那句话,今儿这要是不出头,以后还哪有脸混饭吃去。

    可也是巧了,但见那地上如抽风般扭动的身子的军官,居然伴着秀才爷的喝令声,慢慢的放缓了身子,不一会儿的功夫还把适才紧闭的眼睛微微睁开了。

    这可把周围的人欢喜得不得了。村民个个夸赞秀才爷本领高强,当兵的一个个也是眼露钦佩之意。秀才爷自是美得不能自持,可他记得往常看人家驱邪什么的,那邪灵被逼问后,总得回一句话自报家门才是啊,怎么这半天没回应啊。

    人群自是不解秀才爷的疑惑,纷纷围拢上来看那军官如何。可谁也没有料到,地上的军官,突然张口从哆嗦的嘴唇里吐出了几个古怪的字眼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