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雪鹰领主 >章节目录引子5
    阳光的明媚总能够让人忘却很多东西,比如昨夜的大风,比如萦绕在耳边整晚的树枝拍打窗户的沙沙声。但纵使这如同狗舔过一样瓦蓝的天空清澈到我不应该想些其他什么的情况下,我依旧坚定不移的推开了那个叫做王长顺老人的房门。

    那老头坐在躺椅上面,发黄的躺椅在他的身下轻微的晃动着,一旁八仙桌上面的茶杯,一缕幽幽的热气正似有似无的飘散。

    我看了看老人的面庞。实在难以想象,这个老头就是昨晚我在房顶上面看到的那个人。这种情形的反差就跟我搂着姑娘在床上翻滚了半天后突然发现是个男的一样惊愕不已。

    不过从他此刻还算安详的脸庞上面,我倒是让自己的多了几分信心。

    “咳······”我清了清嗓子,拎起一旁的圆凳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不知道该叫你……大爷,还是叫你……爷爷,”我生怕我的嘴巴一哆嗦变成了“你大爷”。

    “你比我爷的年纪都大,不过您的身子骨可比我爷的儿子还结实。呵呵。”伴随着那个很明显的尴尬的笑声,我以为这样的开场白能让这老头乐呵一下。毕竟对于这样已经算是长寿的老人,称赞他比别人活得结实比什么祝福的话更容易入耳。这是一个跑社会新闻的老记者传给我的经验。

    可是没有想到,这老头居然压根没有理我。

    他那一脸如同湿水后晾干的卫生纸一样的脸皮上带着一份视我如草芥的不屑神情。

    得。今天又碰见一个难缠的主儿。

    还好我历来不打无准备之仗。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殷勤着跟着护工小田,甜言蜜语的好一阵子折腾,眼瞅着如果再跟她起腻,她就非我不嫁了之后,终于搞到了一点关于这老头的资料。护工小田告诉我,这老头脾气倔的很,是一条道跑到黑的主儿。面条要稀的,绝不动一根稠的;喝水要热的,绝不碰一滴凉的。你要是跟他较劲儿,吃亏的总得是你。这老头的精力比小田他们几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可强大的多,认准的事儿是绝对不能更改的。听着小田悦耳的破锣嗓音,看着小田壮硕的身躯,感受着小田越来越**的眼神,我表示搜集的情报已经足够。

    此刻的我翻看着资料,一边打退着那些资料里时不时蹦出来的小田的身影,一边小心翼翼的组织着话语,生怕哪一句给老头惹毛了。

    我起先以为乱枪打鸟的策略有效果,于是就把他当成植物人一样,一会儿聊聊麦子收成,一会儿聊聊谁家的儿子媳妇孝顺,再不成就是侃侃哪又发现活到一百好几的老寿星了。总之就是想通过某一个节点,把老头的兴趣给提起来,可一番努力后我终于明白,老头把我当成收音机了……

    我口干舌燥,后悔没有带一个水杯过来进行持续作战。

    看了一眼手中的笔记本,除去小田的告知的那些,还是空空如也,心中不禁愤愤的骂了一句。屁股也向我抗议了,酸麻的感觉就跟被小田那比我大腿都粗的胳膊抡了一下似的。

    我一恼,站起身,准备走人。

    “走了也好。”

    我以为我听岔了,不禁扭过头死死的盯着那老头的嘴巴,寻找一丝与刚才的区别。可那两片如同他脸皮一样充满褶皱的嘴唇上面看不出分毫。

    “我说的,你未必相信。也未必敢信。”

    那老头居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妈的,老天爷你终于开眼了。我好悬没跪在地上焚香感谢。

    “我信,我信啊。”我巴结着,顾不得屁股的疼痛,赶紧又坐了回去。

    这话说的连我都觉得自己如果生在抗战的年代当个日寇的翻译官都绰绰有余。

    “老爷子,您······”

    还没等我说完,老头摆了下手,开口说道:“你也甭来那套,先前我给别人说完后,没有一个人相信。那帮人之前给你说的话可是一个德行!”

    老头毕竟是老头,这声音说出来后,苍老沙哑的劲儿终归还是跟他的年岁合拍了。这下反倒让我踏实起来。

    “不会,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记者。”说着我准备在身上摸自己的记者证,可是忽然想起来我他妈是来这里“睡觉”来的。哪里带的那个玩意儿!

    “记者?”老头从他那松垮下来的眼皮里面闪出一丝说不清的光芒,看得我有点心虚。那情形就跟我拐着女朋友上街告诉她自己从来没有偷瞄街上那些辣妹一样。

    我赶紧坐正了身子,以显示自己的专业。心里却止不住的想:“一个古怪的老头,能有什么让人不相信的事儿来?难道告诉我他活了两百岁了?”这类长寿的新闻,我倒是遇到过不少。不过十条恨不得有十一条都是假的。以前有的人打来电话说家里的老人已经一百二十岁了,让赶紧去看一下。我们兴奋的跟要见外星人一样屁颠屁颠的跑去,然后看到一个充其量只有六十岁的老太太坐在村子口,然后一个四十左右的男的死活非说那老太是他的祖祖奶奶,还跪在地上给我叫了半天的祖祖奶,搞得我也不清楚那个里有几个祖字。不过这件事儿很快就弄清楚了,派出所查来的档案证明那个祖祖奶就是那个男人的娘,敢情那个中年男人无非是觉得养个老娘有点碍事儿,想糊弄点钱花。从那以后,遇到所谓的长寿类新闻我都懒得再去看一眼。

    “喏。”老头忽然把桌子上面的一杯水推到了我的面前,打断我的胡思乱想。这个举动让我着实的有些欣喜,因为这表明老头已经对我放松了警惕。

    我就跟得到了皇帝的赏赐般,抱着茶杯一饮而尽。说实话,对于攻破一个不肯开口说话的人的心理防线,那种成就感的就是马尿也能喝出可乐味儿。

    可是我却没有想到,这一杯茶水过后,让我惊愕不已的不单单是他的一个问题,还有一连串让人瞠目结舌到难以相信的诡异经历。如果说我之前的那些采访是一出出人间百态的闹剧的话,那我现在所听闻的这个人的经历,却是一幕波澜壮阔的传奇大片。我不知道这个人的遭遇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只是知晓一点,这次谈话让我感受到了人生中最为惊叹的神奇。

    待我把空杯子放到桌子上面后,老头慢吞吞的看了我一眼,“哎,从哪里说起呢······”

    就在我准备安慰他,找一个话题入手的时候,没想到老头突然间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略带紧张的问起了他的那个问题。

    “你信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