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法神降临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意料之外的相遇(1/3)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河谷镇的赌场在西北边,是一栋两层的大木屋,这里可以说是河谷镇生意最红火的地方,据说赌场的主人是河谷镇镇长的侄子,因为虽然这赌场日进斗金,但民兵团从不来找麻烦。

    进了赌场之后,亚克和格里丹分别站在林克两边,将他保护在中间位置。

    赌场里人很多,大部分是红着眼的赌徒,每张牌桌前还有一个衣着暴露,身材火爆的女荷官,在赌场各个关键位置,则是一个个身强体壮的护卫。

    在这里,娼妓、扒手、骗子、老千,三教九流的家伙都有。

    进入赌场之后,亚克四处张望了下,就朝角落里的一张牌桌走去。

    一边走,他一边对林克介绍道:“大人,看到那个黄头发的小个子了,他叫吉米,据说他能给辛迪加的人传消息。”

    这就是亚克等人的能力了,他们过去一直混在社会底层,对底层的弯弯绕绕非常了解,而这也正是林克所缺乏的。

    林克望过去,这小个子吉米并没有上牌桌,而是在赌桌旁边看着,他的手脚有些不大干净,就林克走过去这段时间里,这家伙的手就伸进了两个赌徒的口袋。

    这家伙也不偷多,一个人就偷几枚铜币,他的手速也非常快,如蜻蜓点水般,一下就完成作案,他周边的几个人硬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这是个偷儿。”林克轻声道。

    “是偷儿,但辛迪加就是个盗贼团。”格里丹接着道。

    说话间,三人走到吉米跟前,吉米感觉不对劲,想要走开,但亚克和格里丹左右一站,无声无息地堵死了他退开的路线。

    “你们想干什么?告诉你们,我可不好惹。”吉米吞了口口水,强撑着挺了挺胸膛,另一手则摸向裤兜,那里藏着一把匕首。

    但他手刚刚一动,格里丹抬手就一手刀,闪电一般砍在吉米的手腕上。

    这一下很重,吉米手腕一抖,口中闷哼了一声,另一手急忙抓住自己的手腕,他这只手暂时动弹不了了。

    林克这才走上前,被他弄成木棍外观的新月魔杖点在吉米的胸口,木棍尖端有微不可见的魔法光辉若隐若现:“听说你能给辛迪加递话?”

    林克声音很轻,在喧嚣的赌场中没有引起任何波澜,三人的动作也很隐秘,周围有几个护卫看过来,但见并没有什么大冲突出现,也就收回了目光。

    在赌场里,这点小冲突比比皆是,他们不可能一件件都管,只要他们不把事情闹大就好。

    吉米的感受却不同,他能感到自己胸口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有些凉,还有些疼,再加上那缕微弱的魔法光辉,他立即知道自己遇到了魔法师,他被吓坏了,身体直哆嗦,声音颤抖着回答:“对对对,我能传话。”

    “那你现在立刻带话过去,就说东西在我这里,如果那个女人死了或者身上哪怕有一丝伤痕,那么他们永远别想得到它。记住,我叫林克,是一个魔法师,我就住在河谷镇的旅店里!”林克声音很低沉,眼眸冷的和寒冰一样,说话的时候,他稍稍放开了对自己体内魔能的控制,他身体周围的空气受到影响,出现了肉眼可见的空气涟漪,就如滚滚热浪一般。

    他现在有近百点魔能,而且已经回满,这已经是一个普通2级魔法师的水平,此时显现出来,很有些骇人,吓吓普通人,那是尽够了。

    黄发吉米哪里经受过这样的阵仗,立即狂点头:“我会把话带到的,不,我现在就去!”

    林克便收敛气息,然后手中的魔杖轻轻一点吉米的胸口,暗中使出一个法师之手,魔法的力量透过了吉米胸膛上的肌肉和肋骨,轻轻捏着他胸腔内不断跳动的心脏。

    吉米就感觉心口微微一滞,这种心脏被手捏着的感觉实在太恐怖了,他汗如雨下,身体一动不敢动。

    “不要撒谎,速度要快,否则,我在你心里种下的魔法会把你的心脏炸的稀巴烂!”说着,林克收回了法师之手。

    用来恐吓不懂魔法的普通人,法师之手这个戏法实在是太好用了,当然,如果是强大的战士,这戏法就没用了,因为戏法包含的魔法力量太弱,在延伸进他们身体的过程中会被他们的力量挡住。

    吉米已经快疯了,林克一放开他,他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道:“我现在就去传您的口信。”

    好了,之后能做的就是等待了。

    林克对亚克和格里丹道:“走吧,我们去河谷镇旅店等辛迪加的人联系我们。”

    他知道那幕后的势力对魔化符文非常看重,而这符文就被林克放在水晶吊坠里,不会泄漏丝毫气息,所以对方才一直找不到他。

    既然找不到,林克又放下这么一句威胁性的话,他们十有**就不敢轻举妄动,理智的办法肯定是派人来和他们接触。

    这么做,能最大程度地保全露西的性命。

    下一步该怎么走,就看这个辛迪加使者带来的信息了。

    三人出了赌场,走在路上的时候,林克对亚克和格里丹道:“我知道你们心里有疑惑,对吗?”

    亚克一怔,然后就问:“大人,我们想知道辛迪加真正想得到什么?”

    从刚才林克和吉米的对话中,他能感觉到,林克知道对方真正想要的东西,而这东西很大可能并不是金币。

    格里丹也有同样的疑惑。

    林克也不隐瞒:“记得维特带着的那块黑暗水晶吗?它有一个正式的称呼,叫魔化符文。我猜,他们应该是为这东西而来。”

    “大人,那这东西能交给他们吗?”亚克斟酌地问。

    林克十分肯定的摇头,大义凛然地道:“绝对不能。这是一件非常邪恶的魔法器具,我已经把它封印了。如果把这东西给了他们,会给整个格温特森林,甚至诺顿王国带来厄运。到时候,会有非常恐怖的事会发生,甚至有可能摧毁整片格温特森林。到时候,我们谁都逃不过。”

    这都是真话,不算是说谎,魔法学院出事,魔法精英损失大半,导致后来无法对抗暗精灵大军,格温特森林被烧成废墟,这一切的初始,都是这块魔化符文。

    一听可能会引发如此可怕的灾难,亚克和格里丹顿时不做声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他们相信林克绝对不会骗他们。

    林克脸上显出一丝淡笑:“怎么样,亚克,格里丹,感觉到力量强大的坏处了吗?”

    你的力量强大了,就能办到普通人办不到的事,你办的这些事就会引起和你同样强大的人的关注,所以你就会面对更强大更可怕的对手,自然也就更加危险。

    比如剿灭黑暗兄弟会这件事,如果单纯靠火烈鸟佣兵小队,他们不要说剿灭黑暗兄弟会,就连维特都杀不了,说不定个一不小心还会被杀,他们根本不可能接触到魔化符文,也就不会有后续的危险。

    但现在,情况就不同了。

    亚克明白林克的意思,他嘿嘿一笑:“大人,人都是要死的,就看怎么死。能和以前俯视我的强者拼杀而死,我这辈子也不算白活。”

    格里丹握紧了手上的弓:“大人,这本来是佣兵的宿命。”

    林克微笑起来,他果然没看错人:“事情也没这么糟糕,不过是辛迪加的一个分部而已。我们能灭了黑暗兄弟会,还能杀了魔化维特,辛迪加那群躲躲藏藏的偷儿也不算什么!”

    实话说,辛迪加的事确有些棘手,第一棘手的地方是要顾忌露西的性命,第二棘手的地方是辛迪加遍布人族世界的力量,即使灭了格温特在森林的分部,后患也是无穷。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以后进入魔法学院一躲,不会有事,但亚克等人就麻烦了,这点林克十分抱歉,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想一些措施来降低自己追随者以后要面对的风险。

    但具体怎么做,林克暂时没有思路。

    ‘算了,不多想,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才能看清下一步该怎么走,先把露西给救出来。’林克收敛了所有对未来的忧虑,只关注眼前。

    另一边,见林克这么说,亚克和格里丹也都松了一口气。林克是他们主心骨,是最强大的力量,他既然有信心,那么他们只要追随着他,一路走下去就行了。

    就在这时候,林克听到身后传来齐整的马蹄声,回头一看,就见到一辆漂亮的马车远远地驶过来。

    马车由四匹名贵的纯血柯罗马拉着,马车车厢用坚固的铁乌木打造,许多地方还镶嵌着秘银符文,一看就是加持了防御魔法。

    这辆马车比艾莱特坐的那辆好上数倍!

    “不知道是哪个大人物来了。”林克等人提早让到了一边,作为贵族,他对马车这种彰显贵族身份体面的东西很是了解。

    这样一辆马车,价值至少2000金币,他的便宜老爹汉密尔顿.莫莱尼也有一辆马车,但那马车只值300金币,和眼前这辆差着好几个档次。

    河谷镇离王都很近,而且风景漂亮,时常有都城的大人物来度假休憩,出现这么一辆马车很正常。

    不过,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救人的事,对这些和他没有交集的大人物,完全没有心思去关注。

    他却没有发现,当马车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车厢后人影一闪,过了一会儿,马车竟然停了下来。

    马车后跟着的一个骑士走到车窗边,似乎在聆听什么,然后这骑士就调转马头,朝林克三人走了过去。

    亚克和格林丹有些吃惊,本能地握紧了武器,林克也有些惊讶,不过他并不慌乱,手轻轻一压,安抚两个佣兵的情绪,他小声道:“没事的。”

    说完,他迎了上去。

    骑士很快就到了林克身前,居高临下地喊道:“年轻人,报上你的名字。”

    林克没有马上回答,他仔细观察着眼前的这个骑士,对方穿着雕花银色板甲,身上穿着天蓝色的战袍,战袍胸口位置,印染着一头咆哮的雄狮,这是家族纹章。

    在诺顿王国,咆哮的雄狮代表着诺顿的王室阿贝尔家族。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骑士是身份高贵的王国骑士,而那马车里的大人物,应该是某位王室成员。

    林克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为什么会问自己的名字,不过依旧回答道:“我叫林克.莫莱尼,汉密尔顿子爵是我的父亲。”

    他说出了自己的贵族姓氏,在和贵族的交流中,展现自己的贵族身份可以让自己处于和对方相对平等的位置,能够更好的交流沟通。

    果然,他这么一说,这骑士看他的目光中就少了许多轻视,几乎在同时,在不远处的马车中,传来一声轻轻的惊咦声。

    这声音很轻,但特别耳熟,林克的记忆力何等变态,一下就知道了马车中人的身份,是安妮.阿贝尔,铁公爵的独女,莱恩国王的亲侄女。

    只是,她不是应该在格林斯通吗?怎么会出现在河谷镇?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