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七十一章 骇人的惩罚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非常感谢热心读者‘游戏迷x’、‘刘惫’、‘bigboss_v’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本书的正版在纵横中文网站,希望喜欢看本书的朋友,能够来纵横订阅捧场,给我支持和动力,我感激不尽。)

    王文山愣了一下,说道:“爵爷误会了,在下曾经也想过将喻小姐救出苦海,只是喻家犯得是欺君之罪,此种案犯子女是不能赎身的,除非天子特赦,否则就要世世代代为奴为妓的。在下父亲虽然是台长侍御史,但也无能为力的。”

    叶尘脸色沉了下去,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那王衙内今天来,就真的是为了给喻家小姐开.苞?”

    王文山没有察觉到叶尘情绪有些不对,老实的说道:“是啊!在下目的和爵爷、李衙内相同,都只是为了给喻清妍开.苞。”

    叶尘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面前桌子上,轰的一声,整个桌子直接四分五裂。隔壁包厢中,以特殊的手段看着这一边的玉道香见此一惊,心想他的肉身什么时候这么强大了!这力气恐怕都要快超过一头牛了,而且手还没有被桌子反作用力所伤。这显然不只是力气大,而且皮肉、骨头的坚固程度和韧性度都明显已经超出正常人的范畴。

    王文山和李元佑反而没想那么多,只是被吓了一大跳,特别是王文山终于察觉到叶尘看着自己眼神充满愤怒和厌恶,甚至还有杀机。不由吓得脸色发白,一时不知道怎么好。而李元佑则是流露出一副若有所思之色。隐隐对叶尘来这教坊司的目的有了一丝猜想。

    叶尘这一掌拍碎桌子的动静可不小,一边嫖妓,吃着花酒,一边时刻注意着叶尘这边动静的三十名护卫听到声响,无不脸色一变,以最快的速度,提起裤子,拿起刀冲出自己的房间,向这边冲了过来。

    一时间,只听教坊司楼上楼下,抽刀声接连一串,三十名浑身充满煞气,不知杀过多少人的百战老兵从各个房间中冲出,伴随着一连串女人的尖叫声。这三十名护卫嘴里面喊着爵爷,冲到了叶尘包厢内。一看自家爵爷好好的,只是脸色有些难看。便提刀退到了一边。

    “来人,给我将这种无耻之徒扒光了,丢到外面街上去。”叶尘最终还还是没有压下心头的火气,看了一眼王文山,厌恶的说道。

    “叶尘!你………你不要乱来,我爹是御史,得罪我爹没有好处,他会在天子面前弹劾你的。你们干什么,不要过来………”

    四名距离最近的护卫答应一声,没有任何犹豫,冲上来将想要逃开的王文山抓住,各自抓着一只手或一只脚,就这样抬着走出了包厢,两名空着手的护卫上前,二话不说,就开始扒王文山的衣服。随王文山而来的那名伴当上前帮忙,被一名侍卫随手抓着扔到了一边。

    外面楼上楼下的人早就看傻了眼,根本就不知道二楼包厢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睁大了眼,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王文山被扒光了衣服,丢到了教坊司外面街道中间。这些护卫严格执行了叶尘的命令,连一片布都没有给王文山留下。

    前面说过,教坊司所在这一片,是开封最大红灯区之一,晚上这个时候正是人流如炽的时候,街道中间多出一名裸男,很快便引来一大群人围观。两边楼上妓.女更是大声喝彩叫好。

    王文山羞耻难耐,惨叫一声,两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他的那名伴当跌跌撞撞的从教坊司中冲出,赶紧将一路捡来的衣服盖在王方山身上,然后喊过来自家的马车。和马夫将王文山抬上马车,慌张着离去。

    教坊司内,楼下众人心中大呼过瘾,心想今天没有白来,看了一场难得的好戏。除了李元佑知道真相,少部分人隐隐猜到一些之外,大部分人还以为是叶尘和王文山为了喻清妍争风吃醋,所以才狠下辣手,如此欺辱王文山。

    但不管众人怎么想,都想起了一个多月前,朝廷大军北伐回来第二天,也是叶尘刚被封为伯爵的当天下午,叶尘将那开封县令之子何宝下身给废了的事情。

    两件事情结合在一起,众人这才发现这位看起来为人客气,没有什么架子的祥符伯,好像骨子里面有股疯劲似的,下起手来,可真是狠毒啊!那位开封县令之子何宝直接被废了下身,变成了阉人。这位王御史的衙内倒是全身上下完好,问题是以后还怎么做人,听说明年还要参加朝廷科考,这就算考上了,还有脸在朝廷做官吗?

    不!不是有没有脸做官,而是出了这档子事,最为重视脸面问题的朝廷是不可能再让王文山做官的。

    可以预见,今天这件事情肯定连夜传遍整个开封,甚至传遍朝堂上下。

    这种事情若是放寻常百姓身上,也只是丢人丢大了而已,但放在最为注重名声气节的中古代文人士子身上,从他们心理感受上来说,比直接杀他们还要严重。

    一些性子烈的文人士子直接自杀了,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还有,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丑事,那王御史丢的人也一点不小,以后怎么面对同僚?怎么弹劾别人?还能够在御史台干下去?

    叶尘自己其实在给护卫下那一道命令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教训一王文山这个无耻卑鄙得让叶尘感到不可思议的小人,至于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他的确是没有想到,甚至之前压根就没有想过。否则他定会换一个方式来教训王文山。

    没看李元佑此时再看向叶尘时,眼神之中多了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打了一声招呼,貌似有些狼狈的转身就走了。楼下那些看热闹的反应过来,更是早一步跑得一干二净。要知道他们也是冲着喻清妍而来,谁知道祥符伯还会不会发疯,让护卫也将他们给扒光,扔到外面街上去。

    马峻斯本来还对叶尘在教坊司中生事有些不高兴,但一见这位天子眼前的红人如此疯狂的行事手段,哪还敢再多说什么。

    最后叶尘以一千零二贯的价钱,拿下了喻清妍的开.苞之权。

    马峻斯将叶尘带到一处雕梁画栋的小楼前,低声笑道:“咱家就侍候爵爷到这儿了,那喻小姐性子暴烈。不过已被咱家命人灌了一壶烈酒绑在床上了,爵爷今晚一定尽兴。”

    发配的犯官女眷是从来不用药物的,因为急着捧场的人大多喜欢的也就是她们羞愤欲绝地表情,马峻斯以为叶尘也好这一口,陪着笑脸道:“销魂散、催情丸一类的东西,咱家可是一点没用,不过爵爷威武不凡,破晋阳城,退契丹骑兵也是易如反掌,何况攻破一个女子!”

    叶尘听得不耐,但想着这马峻斯虽然不算什么,可为了喻清妍,也不能得罪,便耐着性子听他说完。

    好在马峻斯可能也看出叶尘的不耐,想起叶尘刚刚对付王文山的手段,心中一凛,微微哈着腰道:“爵爷尽管玩个痛快,咱家告辞了。”至于叶尘身后的喻文,马峻斯还以为是给叶尘把门的。

    叶尘定了定神,让略有些紧张的心情平复下来,带着喻文推开楼门走了进去。

    楼阁不大,房中有桌有椅,桌上还有一壶酒,几个水果拼盘,看来教坊司收了银子招待客人还是蛮周到的。再里边便是一张绣床,床幔分挂在两旁的银钩上,绣床上躺着一位女子,只穿着亵衣亵裤,一瞧见有男人进来,还没看清来人样貌,便骇得目眦欲裂,立即惊恐地挣扎起来。

    她这一使劲挣扎,连绣床都跟着晃动起来,叶尘这才发现她手脚被白绫系在木床四角上。

    这女子秀发绫乱,一张涨红的脸孔,眼神更加焦灼悲愤,她拼命的挣扎着,口中唔唔直叫,嘴里也系着一条白绫以防她咬舌自尽,这般扭曲挣扎似若颠狂的模样,除了那曼妙诱人的身材着实不错,面容长什么样,根本看不出来。

    叶尘连忙插好房门,示意喻文先上去解释清楚。喻文留着泪,上前忙道:“清妍,是我,你喻文哥哥,我带爵爷……来搭救你来了。”

    那女子听了一怔,停下了挣扎,这才定睛一看,认出了喻文,顿时喜极而泣。

    叶尘见她只着亵衣,娇躯毕露,饱满丰盈地酥胸,将浅绿色的胸衣高高耸起,在自己这个陌生男子面前颇为不雅,连忙拉过一床锦被替她盖上,轻声说道:“在下叶尘,受喻叶、喻文两姐弟之托,来搭救小姐的。”

    喻清妍唔唔地叫着,早已经激动的泪流满面。喻文赶紧上前将其口中布团取掉,并且将绑住四肢的白绫解了下来。

    喻清妍一把拥住被子,哭着颤声道:“大哥!这位爵爷是什么人?真的能够救我吗?”

    喻文将叶尘的身份说了,可惜喻清妍这些天被关押在教坊司,几乎没有接触过外人,以叶尘如今在开封的名气,她还就是不知道。不过听了喻文的介绍,本已绝望的心中又生出一些希望。

    叶尘抢在喻清妍开口感谢前,说道:“喻小姐先不必谢我,能伸以援手我自会援手相助。但有些话,我也要说在前面。”

    ps: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苦苦求订阅————————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