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二 第六十八章 教坊司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ps:本书的正版在纵横中文网站,希望喜欢看本书的朋友,能够来纵横订阅捧场,给我支持和动力,我感激不尽。)

    叶尘正在犹豫不定,喻叶一见这情况,便又砰地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哀求:“爵爷,求求您救我妹妹出来,她知书答礼、为人善良,救过开封城不少的穷苦人家,一直都在做善事,求爵爷能够救她。”

    喻叶嗵嗵又是几个头磕下去,娇嫩的额头已经见了血,玉道香不知道是不忍,还是心中另有打算,这时突然说道:“叶郎,女子名节那是何等大事,人家又是这样一个好女孩儿。既然叶郎住进了人家府中,也是一场缘份,怎好见死不救?”

    叶尘见此,便暗叹一口气,说道:“好!我去!我现在便去教坊司。”

    其实就算玉道香不说,叶尘已经打算出手相救,当然这是叶尘不知道这事背后的真实内情,不知道此事已经通到了天子那里,且给赵匡胤真命天子的身份摸了黑。否则他或许就会犹豫起来。

    不过,叶尘如今想的是,都过了快两个月了,那喻清妍若是不肯屈从,恐怕早已自尽身亡了,若是怕死屈服,现在已经不知生张熟李的接了多少客人,救也晚了,若她真是落得这般下场,还会愿意回来见到她的亲人和旧日的家仆么?

    叶尘心中想着,一低头又看见那个犹自不停磕头,额上已血迹斑斑的少女,赶紧蹲下将喻叶又拉扶起来,叹了口气,自己转身向外走去。

    玉道香跟在叶尘后面,看着叶尘,神色复杂不比,心中不由暗忖道:“你这位被打落凡尘的仙人只有陷入各种麻烦,我才有机会出手帮你解决麻烦,从而不断被你信任,拉近与你的关系啊!”

    叶尘带着三十名护卫,骑着马向教坊司行去,而玉道香却已经隐在暗中跟随。

    叶尘一边想着如何救人,一边想起喻皓及其家人的下场,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暗暗警醒自已,这封建王朝官场仕途凶险啊!今日我在大宋风光无限,万一哪一天栽了,那是什么下场?

    叶尘心头一寒,心中凛然,想道:我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的随波逐流了,随遇而安,一味将自己安危依靠皇帝的宠信,大宋的官职爵位上,看来还是不够保险,看来我还要努力想办法拥有更大的自保能力。如果有人试图对我不利,哪怕他是皇帝,也要有所顾忌才行。

    叶尘在官场上比白丁好不到那去,更不认识教坊司任何人,不敢莽撞行事,先去找到皇城中当值的罗耀顺,听说要救的是钦犯,罗耀顺因为也不清楚喻皓一案实际情况,所以对此事没有多少惧色。本想陪叶尘一起去,但因当职不能离开,想了一下,说以叶尘如今的爵位和在天子的宠信,此事轻而易举,然后仔细给叶尘提点了些教坊司的规矩。

    大宋教坊司由开封府和宫中内廷共管,设左右韶舞、左右司乐各一人,另有宫中派出一名管事太监总体负责,这地方可不只是管理官妓,教坊司是朝廷的礼乐机构,宫廷各项大礼需要的音乐歌舞同样需要教坊司负责。

    教坊司分妓、乐两司。妓司男子,其妻女皆从事卖笑生涯。而乐工,一般来说其妻女皆为歌妓。一旦入了教坊司,世世代代生男为奴、生女为娼,如今教坊司不少的妓.女还是十多年前后周时候一些犯罪的官宦世家、大臣王侯的后代。都被如今大宋给继承了下来。

    教坊司虽说由开封府直属的左右韶舞、左右司乐具体负责,但是由于宫廷礼乐常常需要教坊司负责排练演奏,为了方便调遣,这些年宫中内廷派遣的管事太监权力越来越大,慢慢的将具体事务到接手了过去。不过小事这位太监管事可以做主,但要想让喻清妍脱籍,还是要找开封府负责此事的推官任志亮。

    这些就是叶尘从罗耀顺那里打听到的情报信息。

    叶尘去开封府官衙去找任志亮,但被告知出城查案去了,人不在。明天可能才回来。

    叶尘本想就此回家等明天再说,但一想最好还是到教坊司面见一下喻清妍,一是掌握一下此女情况,是否已经开始接客,当面问一下此女自己的意思。二是进一步了解一下喻家这案子具休情况,好明天找任志亮办事时,心中有个数。

    开封城南的教坊司附近,三步一楼、五步一院,京都相当一部分的妓院歌楼大多集中于此,算是开封城最著名、最有人气的‘红灯区’之一。

    教坊司内,管事太监马峻斯坐在上首主坐上,茗了一口茶,对面前站着的人说道:“教坊司中还有多少人能够榨出油水来?”

    马峻斯面前那人年约四旬,身穿官府小吏的服饰,一脸的麻子,始终弓着身子,陪笑道:“总管,近日犯官较少,只有一个多月前喻家被抄没了,一家子全拿作了奴仆,如今又被开封府尹大人送给了那祥符伯叶尘,不过那喻皓的女儿喻清妍还在,已经按照大人的吩咐,将喻清妍清白还在的消息透露给了与喻家有婚约的王御史家,可是那王御史这一个多月中一直没有派人来,看来是那种爱惜自家羽毛的伪君子,应该不会为喻清妍舍得花银子。”

    马峻斯不悦地哼了一声,那喻家犯的事可是有些特殊,他虽然不知道具休事因,但知道是天子亲自下令查办,这样的犯官家眷虽然自己做不了主为其赎身,但一般情况下还是都能够在其它方面赚取大批银钱,可是不料那王御史家竟然不予理会,真是倒霉啊!

    教坊司的妓.女有歌姬、舞妓、乐妓等不同种类,天子的旨意没有明令接客,那么教坊司就有权利安排这个妓.女从事三种职业中的任何一个。

    如果王御史家肯花上大把银子,虽然喻小姐赎身之事他做不主,这一辈子做定了妓.女,而且将来如果成了家,生了子女还要世代为娼,但不一定便是卖身的娼妓。马峻斯还以为能捞上一把,如今瞧来喻家果然是墙倒众人推,再也没人肯扶持一把了。

    他把茶杯一摞,瞧见那一脸麻子的小吏还站在跟前,不由把眼一瞪,喝道:“王麻子!还愣着干吗?都浪费一个多月了,这要少赚多少钱啊!去!叫几个婆子把那位喻家大小姐洗涮赶紧,收拾一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将消息传出去,就说喻家大小姐今晚就挂牌接客。”

    王麻子一脸谄笑,讨好的说道:“总管,那喻家大小姐姓子可烈着呢!让他一个生瓜直接去接客,可别一不小心伤到了客人那就不好了。不如,由小人先给她开.苞。这女人啊!有了一次,也就破罐子破摔,死了那些心思,听话乖巧了。”

    马峻斯一听,一声冷哼,笑骂道:“你倒是想得美,咱们教坊司有年头没进来有身份的女子了,这位喻家大小姐的诗文之才在开封城可是出了名的,且又是大美女一个,这开封城中排着队想尝她滋味的人多的去了,拔头筹的价钱更是不知翻几倍。你若想要也可以,一千贯的内部价,怎么样?嘎嘎嘎嘎………”

    ………

    ………

    叶尘带着三十名护卫,刚来到教坊司外,那教坊司内走出一个小吏,左手拿着一张告示,右手提着浆糊,三两个将那告示给贴了出来。叶尘随意看去,不由惊讶出声。这告示上面写的不就是那喻家大小姐今晚被开.苞的事情,且直接说明在晚上戌时一刻准时进行拍卖,价高者得。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他刚才还在愁着以怎么个方式去见那喻清妍,如今倒刚好是一个正大光明的机会。他看了一眼身后背着一大袋钱的喻文,心想哥可是带着不少钱来嫖的。

    叶尘转头看了一眼无不眼睛发亮看着教坊司的三十名护卫,暗骂一声老色鬼,这些护卫可都是四十多岁从禁军退下来的老兵,而军中赤佬不管是当世,还是后世,可都是喜欢往妓院跑,特别是没有成家的,拿命换来的俸禄,倒有不少交给了妓院这些女子。

    想到这里,叶尘便对大伙说道:“这些天大家也辛苦了,提心吊胆的,今天我请客,你们随便去玩吧!”

    众护卫精神一振,个个喜形于色,但却没有一个人离开,当过都头的李彪说道:“爵爷!您的心意兄弟们领了,兄弟们去嫖了,谁保护您的安全啊?”

    叶尘向教坊司里面某个方向看了一眼,心想能够保护我安全的那位美女可早已经进了这教坊司了。但嘴里面说道:“今天我的安全你们不用担心,我得到准确消息,欲对我的不利的贼人受了重伤,短时间内不会找上门的。好了!机会只有一次,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

    众人这才犹豫了一下,向叶尘躬身一拜,然后嗖嗖声中,全跑进了教坊司,很快便只剩下背着钱袋子的喻文。

    叶尘看着众护卫背影,心中对刚才试探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或许距离麻刚子那样堪称死士的忠心相比,还有些差距,但这些护卫最基本的忠心已经具备了。

    叶尘虽然穿的只是寻常富家公子的打扮,但带着三十名护卫集体**,这引起的动静,还是惊动了教坊司内不少客人和门口的不少路人。特别是他忽略了自己如今在开封城的知名度。

    ps:第二大更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订阅。从今天开始,当天捧场加起来超过5000纵横币,或者月票超过十张,便加班加点的加上一更。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