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六十七章 入梦与哭泣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ps1:非常感谢‘yueyx8530’‘无敌猪小厨’、‘718123521’今天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ps2:本书的正版在纵横中文网站,希望喜欢看本书的朋友,能够来纵横订阅捧场,给我支持和动力,我感激不尽。)

    这时,玉道香扭头,正视着叶尘,美丽的大眼睛深深地看着他,然后毫不吝啬地奉上甜甜的笑容,还他娘的带点天真纯洁的味道,看得叶尘心头感到一阵莫名火热,心跳又不争气的开始加速。

    玉道香笑脸如花的上下打量他,“噗哧”娇笑道:“叶郎又怎么肯定妾身就不是真的琵琶女王呢?”

    叶尘一怔,玉道香这句话的声音与其平时大为不同,分明就和他曾经听过的琵琶女王声音一模一样。他再仔细打量玉道香身形感觉与自己半个多月前所见的琵琶女王还真差不多。不过他深知这妖女神通广大,单从身形和声音上并不能确定两人就是同一人。更何况,他前日在春风楼上,还看见另一美丽女子以琵琶之音奇妙武功对付司洛意,那女子又是谁?

    他想起当日听琵琶女王弹奏的一曲琵琶,引人入胜,让全场所有人都陷入各自回忆之中不能自拔。心想:身形声音或许可以模仿,但如此出神入化的琵琶绝技可不是随意一人就能够弹奏的。

    “你若是能够弹奏出如当日琵琶女王那样水准的曲子,我便相信你和琵琶女王是同一人。”叶尘说道。

    玉道香嘻嘻笑道:“这有何难。且让奴家为叶郎弹上一曲。”

    叶尘没想到玉道香当真要弹奏一曲,以证明自己真是琵琶女王,不由先是一愣,然后深深看了一眼玉道香,喊过被屏退到花园外的侍女,让她将玉道香从春风楼带来的琵琶带到凉亭来。

    琵琶被拿来,玉道香坐卧凉亭的石椅之上,冲着叶尘嫣然一笑,在后者心跳不争气的再次加速时,便开始弹奏。

    此次弹奏的曲调和半个月前琵琶女王所弹不同,当然叶尘都不识曲。

    不过,结果和半个月前,听那琵琶女王弹奏时一样,叶尘很快便被琵琶声所影响,陷入无尽的回忆之中,难以自拔,脸上悔恨、狂喜、幸福、愤怒、惊骇、绝望等等各种神色表情不一而足,一一呈现,且不知不觉中已经泪流满面。

    实事上,此次比起上次在春风楼听琵琶女王弹奏,叶尘陷的更深,犹如陷入难以清醒的梦魇一般,又似是被琵琶曲调所催眠。

    玉道香手中琵琶弹奏没有停止,一双美眸中有淡淡青光弥漫,与叶尘已经略显呆滞的双眼对视,然后二人同时身体一震,同时闭上了眼。

    叶尘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只是这个梦刚刚开始没多久,便被一道哭声所打断,然后他便醒了过来。

    这个梦中只有两个场景,他梦到了自己和未婚妻,于夜晚站在高足有近五百米的上海东方明珠顶上俯视着上海灯火辉煌,姹紫嫣红夜景的一幕,也是在那个时候,他向未婚妻求的婚。然后他又梦见了在飞机场,他因为临时有任务,没赶上送未婚妻的飞机,只能站在飞机场边上,看着飞机起飞的一幕。

    这两个场景与其说是叶尘做的一个梦,还不如说是叶尘记忆之中最重要,印象最深的两个场景。

    没错!玉道香通过施展的入梦秘法,也看见了这两个场景。

    一道哭声破了玉道香的秘法,二人身体一震,徐徐睁开眼。叶尘神色中满是悲伤,玉道香却一脸难以置信和骇然欲绝。

    古代之人于夜晚站在东方明珠上看见大上海那灯火辉煌、姹紫嫣红、车灯如织般移动会是什么感觉?然后又看见飞机起飞上天又会是什么感想?

    再加上玉道香早有认定叶尘可能是仙人下凡,那玉道香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判断?

    “这就是仙境,这真是仙境,难道真的有仙境。前面他记忆中布满整个夜晚的那是仙光,两三百丈高的建筑也只有仙人所能够打造,而能够飞上高空的庞然大物,恐怕就是道教典籍中所记载的仙人法宝。”玉道香只感觉自己此时心神摇撼,难以自制。

    此时此刻,玉道香再看向叶尘的眼神又有了不同,除了一丝莫名情愫之外,从心底深处又有了一些畏惧,她一时间对父亲曾经对叶尘的推测深信不疑。

    叶尘对于自己刚才中了玉道香的入梦秘术丝毫不知,醒过来擦去自己的眼泪,暗自叹了口气,心想自己此生此世恐怕没有可能回到后世了。虽然知道穿梭时空与那天星玉佩有关,但要想利用天星玉佩回到后世,几乎一点可能都没有。

    “是谁在哭泣?”叶尘想起将自己美好回忆打断的罪魁祸首,心中有些不满,声音便有些严厉。

    这句话将玉道香从无尽的惊骇中拉回到了现实之中。跟着叶尘向哭泣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顺着凉亭一头的木桥,二人一前一后,走到水池边上的精美曲廊,通过月亮门,那隐隐绰绰哭泣声变得清晰起来。

    只见月亮门后面站着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素衫少女,正是刚才给玉道香送来琵琶的那名婢女。

    这名婢女叫喻叶,因为名和叶尘姓相同,且读过书,又懂得一些诗文,能写会算,很是机灵,而容貌也周正标致。所以,麻刚子便挑选出来给叶尘当贴身侍女。

    叶尘看着喻叶梨花带雨的伤心样,已经不忍心说什么,只是惊问道:“喻叶,你为什么在此哭泣?”

    喻叶眼见惊动了爵爷,赶紧强止住哭声,跪下道:“爵爷!奴家刚才听着夫人的琵琶声隐隐传进耳中,便不知为何想起了一些伤心事,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所以哭了出来,打扰到爵爷和夫人,还请阿郎责罚。”

    叶尘心想自己近日忙于大事,却忘记了关心身边人,后面来日方长,整日面对,若是不知根知底,或者关系不够亲密信赖可不好!

    想到这里,叶尘便温声问道:“喻叶有什么伤心事,可以告诉我,我或许可帮你解决。”

    喻叶一听,眼睛一亮,一边轻轻地拭着泪水,一边将自己心中伤心事说了出来。

    原来这喻叶是这宅子旧主人喻皓的亲戚,准确的说是喻皓的亲侄女。

    而这幢木工精制的大宅子主人叫喻皓,是大宋著名的木匠,一身木工之技闻名大宋,且因十几年前主持修建皇宫诸殿,被赐予正七品官身,担任匠作监司一职。可是不巧的是,就在晋阳城墙倒塌,大宋攻下北汉,赵匡胤暗中派人宣传自己乃是真命天子的当天,开封刚好电闪雷鸣,崇政殿那铁铜铸造的金龙浮雕柱子遭了雷击,受到了破坏。

    此事由后方八百里加急快马传到赵匡胤耳中,赵匡胤大怒,下令对曾经主修宫殿之人进行严查严办。所以喻皓便遭受了无妄之灾。

    且此事不能诉诸于口,皇宫里面知情人世也被秘密.处决,而喻皓却是以当年修建皇宫诸殿时,私卖大量金丝楠木,以及私藏皇宫建筑图纸的罪名被开封府尹押到菜市口砍了头,且被判抄家,财产充公,儿子判斩刑、女儿发配教坊司,其余人等全部造册为奴。

    这位喻皓家里人丁稀少,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叫喻清妍,年方十八岁,本来早已许配正六品监察御史王悦风的儿子。可是王家少爷这几年一心科考,说好等明年考上进士之后,再娶喻清妍,所以这婚事就拖延下来了。结果现在喻清妍又被抓进了教坊司。

    喻叶还有一个哥哥喻文,是个秀才,没考上功名,现在也在叶府中,还是前院的账房管家。喻皓的兄长,也就是喻叶兄妹俩的父亲早年病死,喻皓便把哥哥一双子女接进家来照应。但不想刚过了一年,便家破人亡。

    原来好生生一个家庭,顷刻间便稀里糊涂的家破人亡,这些伤心事本来藏在心中,然后还要尽力服侍新主,可是不想被玉道香的一曲琵琶给引发出来,且一发不可收拾,失态而大哭。

    叶尘听了喻叶的叙述也不禁心中恻然,即使玉道香这样杀人不眨眼的妖女也是心生感慨,心中暗自冷笑那赵氏皇家的无耻残忍。

    喻叶看出叶尘心中的同情,好似溺水之人看见了一根树枝,只想着拼命的去抓住,只听呯呯呯声中,喻叶向叶尘不断叩头,光洁柔嫩的额头接连砸地,说道:“爵爷,我那妹妹是个知书答礼的小姐,生性善良,从小便拿出自己私房钱救济城中穷苦百姓,如今被送到那种地方叫人糟蹋,对她他说,是生不如死啊!求求爵爷救救她,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等叶尘反应过来,喻叶额头却已经见血,叶尘本还不想掺合这种事情,但以他的心肠,看着喻叶这样,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只是赶紧弯身将喻叶拉了起来。

    若是寻常人,以叶尘的身份,从教坊司要个人,应该也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可是对方是钦犯,这就不是轻易可以招惹的事儿了。他的女儿能随便往外救么?下面的人敢背着皇帝私放人吗?

    同情可怜是好,可是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也得惦惦自已的斤两呀,这事儿直接通了天子。赵匡胤能够同意放人?

    ps:今天第一大更送上,苦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订阅————————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