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六十五章 财路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叶尘独自一人到前院去见李君浩,这个时代女子一般是不见外客的,即使叶尘对此不在乎,而玉道香也不将这世俗之礼当一回事,但既然不想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一些细节方面还是要注意的。

    另外,叶尘这两日甚是心定,因为司洛意受了重伤,不管天一道重新派遣其他高手,还是司洛意养好伤再行出手,短时间内叶尘都不用担心此事。

    等叶尘从水儿和玉道香视线中消失之后,两个一大一小的女人便不约而同的向对方看去。

    “水儿!你喜欢你的叶哥哥!”小丫头脸上的敌视和嫉妒哪能够逃出玉道香眼睛。

    “啊………”水儿没想到自己隐藏在心中最隐秘的想法,被玉道香一口道出。顿时一声惊叫,小脸羞红一片。

    “我没有………”水儿在玉道香的目光下,脖子耳朵都绯红片片,无力的争辩了一句。

    玉道香看着水儿神色感到很好玩,她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像此时这般放松了,不禁噗嗤一笑,顿时美艳无比,天地都为之失色,以水儿的女儿身一时间都看呆了眼。

    “水儿!你想变得像姐姐这样漂亮吗?”玉道香犹如哄骗小红帽的大灰狼。

    水儿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你想皮肤变得和姐姐一样白嫩,头发变得和姐姐一样光滑乌黑,胸脯变得和姐姐一样大吗?”玉道香继续诱导着小萝莉。

    水儿此时已经完全心动了,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用蚊子般的声音弱弱的说道:“想!”声音很小,但小丫头心中的渴望玉道香却能够看得出来。

    “水儿!你只要按照姐姐教的方法去做,就可以变得和姐姐一样漂亮,你叶哥哥便会喜欢上你。还可以娶你喔!”玉道香最后一句话彻底攻陷了小丫头本就不甚坚固的防线。

    ………

    ………

    前院客厅之中。

    李君浩这次不是一个人来,而是一行三人。三人都是满头大汗,衣服都快要湿透了,彰显着酷暑天气的炎热。

    叶尘看着三人被酷暑折磨的样子,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了冰块。是不是弄出一些冰块来卖,想来定然能够大赚特赚。

    李君浩一口将叶府中丫鬟端上来的凉茶喝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道:“小人再次感谢爵爷帮忙,我两位兄弟已经在半个月前从新乡县衙大牢中放出,这次是特意带他们二人前来当面向爵爷谢恩的。老二、十六还不过来拜谢爵爷。”

    李君浩身后两人赶紧上前一步,抱拳对叶尘躬身一拜,口中说着感谢的话,充满了江湖豪爽意味。

    叶尘赶紧将二人扶起,让二人就坐。这才仔细打量二人。

    那位被李君浩叫老二的名叫马坚,其实是南帮的两个副帮主中的一个,三十多岁,中等身材,没有李君浩一般的魁梧身材,但一双略显得暗黄的眸子中不时有凶光闪烁,一看便知道是个凶人。看其宽大的骨节,武艺应该也不弱。而那位十六则和叶尘年龄差不多。二十出头,小伙子仪表堂堂,透着一股机灵劲。

    “李兄!帮里面兄弟是不是都已经来到了开封?”叶尘和三人寒暄几句,便直接问道。

    李君浩叹了口气,面露尴尬之色,说道:“爵爷!帮里面兄弟大半已经来了,加起来也有二百来人。这些天,我们用当初从永乐边城带来的一些银钱开了几家店铺,但却是被本地商帮挤兑的厉害,生意淡的不行,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前几日,还与人起了冲突,当时要不是开封县衙的那捕头知道我与爵爷相识,恐怕又有几名兄弟被抓进了大牢。唉……原本想着开封城人多,机会也多,再加上兄弟之中颇有一些是开封附近的人,所以才约好来开封发展,不料这开封城的生意如此难做不说,开封城内的帮会、行会也太他娘的霸道了。各行各业后面都有那行会龙头把持着,外人根本插不进手啊!比如那车行,本来想组织一部分兄弟………”

    叶尘本来对当世生意方面事情不是很熟悉,此时听了李君浩所说,才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开封城是大宋的中心,也是当世最为繁华的城市,人口虽然还没有达到大宋中后期的一百多万,但如今也有近百万人,天下货品输入京城的数目多得难以计算。但这些货物运抵京城后,并不是直接在贩售,而都是必须转卖给各个行会的行首,再由行会的行首分给行会中的商人们零售。

    行首们只是在中间过上一道手,就将利润的大头赚到了手中,而且一点风险都不用冒。这等坐地分赃的手段与后世一些垄断有些相似,同样黑得让人发指,可是不遵守这等规矩的商人们,根本在京中待不住,行首们的势力可是与朝中达官贵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比如盐行背后便是皇族,酒行背后更是官府,说是官商也不为过。

    拉车的有车行,贩牛的有牛行,水运上有漕帮,贩骡马的有马行,卖肉的有肉行,卖布的有布行,甚至收粪的都有粪行,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行会,只要做着生意,都要或逼迫或自愿的归属于一家行会。否则就很难在开封立足。

    在下面每一个州,每一家行会,基本上都控制着一个州,甚至周围几个州的商贸往来,而大宋各行各业中最大的行会,自然都是在开封城中。

    这些行会不仅仅是掌控着开封街面上的大部分店铺,许多时候都控制着整条产业链。从生产,到运输,再到销售,都是融为一体。比如布行,从蚕茧收购,缫丝、纺织、印染,等各个作坊,都是紧密联系在一起,互相之间的关系是盘根错节。一些行首麾下吃饭的人加起来足有好几万。

    外来势力开个小店铺,一般不会理会,但若是如李君浩带着二百多人大举进入,肯定会遭受本地行会的强力反弹。当然这种反弹肯定不是如永乐边城那样帮会火拼,谁拳头硬,刀子快,谁就说了算。

    而在开封城,类似这种斗争则更为复杂,一般较为高明的做法有两种,一是通过垄断让外来的新人没有生意可做,让其知难而退。二是若是外来新人不退走,那便是利用官府的力量,各种栽赃陷害,让外来的新人蹲大牢。

    当然,也有那强龙压过地头蛇的,但这强龙背后的势力要足够压得过地头蛇的各种背景关系,且强龙的手段足够厉害才行。

    如今南帮二百多人想在开封做生意,不论想做那一行,自然都会被本地行会打压。除非南帮所做的生意与本地行会的垄断利益没有冲突。虽然李君浩这些人不缺手段,但在开封却没有强硬背景和人脉,哪能压得过本地行会、帮会。

    听明白了李君浩所说,叶尘惊叹于大宋商业的发达,这些行会形式虽然还不算资本主义的萌芽形态,但就运作模式也极为接近了,怪不得后世对宋朝商业和手工业的发展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不过,叶尘也算是明白李君浩此次来找他,一方面是带着两位兄弟当面拜谢,另一方面却是想让他帮忙,给他们撑腰,让他们能够在开封城内立足。

    叶尘本来便有一个长久生意,想自己做,但自己身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也想过找李君浩商议。此时一听却是正好中了他的心怀。

    叶尘说道:“这些各行行会背后势力虽然不知道都是谁,但想来不外乎朝廷中的达官贵人。我来到这开封城也不到两个月,刚刚封爵,虽然正得天子信任,但却不易与朝中其他贵人起冲突。我就算拉下脸、放下身段去求人,但此事关乎对方财路,让他们掌控的行会分出一部分市场给你们,恐怕不现实,我叶尘也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李君浩三人一听,脸上便有些失望。

    叶尘目光扫过三人,不等李君浩‘没关系’之类的话说出口,紧接着又说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们指一条新的财路。”

    李君浩三人身体一震,眼睛顿时放亮,重新燃烧起希望。

    “爵爷请说!”李君浩问道。

    “我前几日在禁军建立了大宋禁军医院一事,你们可曾听说。”叶尘问道。

    三人互视一眼,李君浩说道:“此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开封城内外,爵爷施展手段不但让五千多伤卒没有死一人,而且几乎全部痊愈的壮举,开封城民间多有议论。有不少百姓都认为爵爷乃是绝世神医。而爵爷一手开办的医院更是听说可以一劳永逸改变了以往禁军打仗,伤卒得不到及时救治和应有照顾的局面。且如今这军中医院也已经向民间开放,所收取费用也甚为合理,也算是为百姓做了一大善事。”

    叶尘没想到此事不光是军中早已传开,在禁军内部给他挣得不少人望.而且在民间也已经传开。

    这样也好,省得他还要费些口舌解释。

    ps:今天第一更早早送上,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苦求订阅————————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