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二 第六十四章 水儿的嫉妒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叶尘昨天离开皇宫之后,赵匡胤心中对叶尘一些怀疑得到了释怀,心情不错,便叫上宋皇后,来到御花园散步。

    御花园里面的百花在这个季节有不少早已开过凋谢,但各种奇花异木,依然是皇宫中景色最为优美之处。

    两人沿着小径随意走着,后面跟着十数名侍卫、宫女。突然,不远处假山之后隐隐约约传来女人求饶哭泣声,众人都觉得很奇怪。赵匡胤挥挥手,示意随从停下脚步,自己快步绕过去,想瞧个究竟。

    不料这么一瞧,把他惊得差点儿背过气去,他的大儿子赵德昭正在搂着一名容貌艳丽的宫女,欲强行非礼。

    赵德昭也是被叶尘早上讲得如何使得琵琶女王对他一见倾心的故事所影响。心想叶尘能够做到此事,自己堂堂皇子,又比叶尘长得俊,肯定也能够做到此事,为此他心中还想找一女子试试。

    结果,他刚好来到御花园看见这一宫女长得秀丽,身材婀娜,便自做潇洒的前来搭话,又是吟诗,又是装酷,可是这女子一想起宫女与皇子有染之后的严厉处罚,除了恐慌害怕之外,却是没有对他生出丝毫一见倾心的意思来。这一下深深的刺激了赵德昭的心理,恼羞成怒欲对此宫女用强。可是巧合的是,刚刚开始,便被他老子给碰见了。

    赵匡胤龙目圆瞪,大喝一声:“畜生!还不住手!”

    赵德昭转头一看,父皇就站在自己身后,吓得差点没魂飞魄散,匆忙系好裤子,回身便跑。

    赵匡胤见此更怒,又吼道:“你个逆子!给我回来。”

    赵德昭不敢再跑,垂头丧气的慢吞吞地走回来,跪在赵匡胤面前。那宫女衣衫不整,在旁边跪下发抖,簌簌泪下。赵匡胤一挥手,示意她离开,那宫女如蒙大赦一般,爬起来赶紧掩面而去。

    赵德昭是前任皇后王绮云的儿子,且又是长子,赵匡胤对他寄予厚望,还专门请了当世三名大儒为他教授诗文和经义,还亲自为其传授过武艺,希望他能文能武。

    岂料赵德昭贪玩任性惯了,在书房里面带着同样淘气的弟、妹捣蛋,也不愿好好习武。因为是皇子,打不得,说不得,三名当世大儒便头痛不已,刚才还一起觐见天子,说皇子、公主太过顽劣,以鸟宠戏弄老师,不尊师重道。他让叶尘这位高人弟子当侍读,其实也是想让叶尘的灵性能够影响带动皇子懂事好学一些。

    可是,赵匡胤万万没想到,赵德昭竟会浮浪到如此地步。

    赵匡胤望着外表酷肖自己的儿子,心中一阵疼痛,又是失望,又是气愤,指着跪在地上的赵德昭训斥道:“你身为皇子,不认真学文习武,却做出这等荒唐下贱之事,这成何体统?”

    赵德昭抬头瞟了父亲一眼,瓮声瓮气的答道:“整日让待在宫中,学文习武,也无处施展,学它做甚!”

    “胡说!只要文武有成,何愁无处施展?你生在帝王之家,将来要靠你支撑社稷江山,叫朕如何放心?朕如你这般年纪时,早已文韬武略兼备,名震一方了!”

    “儿臣虽然为皇子,却既无名分,又无行动自由。这宫墙之内,弹丸之地,岂能如父皇一般有所作为!”赵德昭一想起自己已经快要二十岁,可是不封太子也就算了,甚至都不封王,不给差遣,不让自己去做事。心中便感觉委屈的要死。

    “你………你个逆子,还敢顶撞朕!”赵匡胤先是一怔,然后气得浑身发抖,抡起巴掌就要扇过去,跟上的来宋皇后见状,连忙上前拦住赵匡胤:“官家,德昭年纪还小,不懂事,以后慢慢调教,自会走上正途的。”紧接着,她又转过身说道:“德昭,快起来,向你父皇认个错,赶紧回去好好读书!”言毕,冲着赵德昭使个眼色,示意他快走。

    谁知道赵德昭根本就不领她的情,自从王皇后死后,赵德昭就恨死了这位宋皇后,在他看来,假如不是宋皇后迷住父皇,让自己娘亲生气,娘亲就不会那么伤心绝望,从而病重难治,这么早的离他而去。他甚至有时恨不得杀了宋皇后。

    此时眼见宋皇后为自己开脱,他心中骂道:假仁假义的狐狸精!又抬头瞪了宋皇后一眼,爬起来对赵匡胤说道:“儿臣糊涂,有负父皇厚望,今后再也不会做此荒唐之事。”

    言罢,赵德昭也不等自家老子说什么,便扬长而去。

    赵匡胤仰首望天,那张黝黑的国字脸在夏日下显得无奈而疲惫,喟然长叹:“难道真是因为这皇宫太小,唉………德昭长大了,或许让其做些事情,反而有利于其成长。”

    不管赵匡胤此时生出什么想法,下一步有什么打算,但心头火气仍在,便以三位大儒告状的名义,直接惩罚赵德昭禁闭三日,每日罚抄经义三万字。而赵德芳和永庆公主也受到殃及,一同受罚。但此事却没有通知叶尘,让叶尘大清早起来白跑一趟。

    ………

    ………

    中午,祥符伯府后院,餐厅中。

    精美的圆桌边上坐着着水儿、叶尘、玉道香三人,饭桌上放着六个菜,一个汤,三盘不一样的点心。

    一大早,水儿便丢下母亲和祖母,跑过来和叶尘一起吃饭。实事上小丫头自从前天叶尘赎回了琵琶女王,并纳为小妾的事情后,心中感到不开心,今早瞅准叶尘在府上,特意跑来的。

    不管刘氏如何责骂,水儿都倔强的称呼叶尘为叶哥哥,而不是叔叔。对此叶尘虽然没有提倡,但心中却是乐见其成。被一个十二三岁可爱萝莉小丫头叫叔叔,他听了也别扭。

    此时饭桌上的氛围有些奇怪。玉道香一边吃饭,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叶尘的一举一动。实事上当玉道香此次再次见到叶尘之后第一刻起,只要叶尘在她眼前,她便都是如此。

    玉道香有此举动,却是因为她那神通广大的爹爹曾经推测叶尘是仙界的仙人下凡,只不过如今已经失去了法力,沦落成凡人。而玉道香曾经亲眼见识过叶尘身上的神秘,特别是叶尘那奇怪背包中的东西都是她送到父亲眼前。所以,玉道香对叶尘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再加上如今心中对叶尘多一丝莫名情愫,更不想放过观察探究叶尘的任何机会。

    而水儿自看见玉道香第一眼,便小嘴撅着,一双如黑宝石般的大眼睛瞪着玉道香。

    在小丫头看来,这位姐姐真是太漂亮了,且这位姐姐好像非常非常喜欢叶哥哥,不然怎么会一直看着叶哥哥,就算是吃饭的时候也是如此。

    小丫头看了一眼玉道香那黑亮光滑的头发和如玉一般的皮肤,再看自己有些枯黄的头发,略显黝黑的皮肤,便有些自卑,特别是看着玉道香那鼓起来很高的胸脯,再偷偷摸了一下自己几乎平平的胸口,小脸上紧紧皱起,满脸愁色。她可是从府中丫鬟那里听说男人都喜欢胸脯大的女人,叶哥哥肯定也是这样。小丫头脸红扑扑的想着,平时感觉好吃的饭菜,此时吃起来也变得没味起来。

    七月份的开封酷暑难耐,吃了一顿饭,叶尘和水儿一头汗,反倒是玉道香始终一身清爽,让叶尘羡慕不已。

    叶尘带着玉道香,牵着水儿的小手,来到后花园小水池中的凉亭乘凉。刚刚坐下,便有下人来报,说李君浩来访。

    李君浩乃是永乐边城南帮帮主,一身武艺虽然与玉道香、司洛意和郭无为还有些差距,但在世俗之中却也是一流高手。最主要的是其江湖生存经验极为丰富,为人处事极为老道不说,还拥有统领帮会和做生意的之才。

    统领帮会自不用说,关于做生意李君浩的确极为精通。要知道永乐边城的帮会并不是简单的收取保护费,本来便是亦帮亦商的存在,永乐边城有五分之一的商铺是属于南帮。做着天南地北的各种生意。

    实事上,当世之中,寻常民间帮会都是亦帮亦商的存在,那种后世武侠小说中专门以练武为生的帮派很少存在。即使真正存在的少林寺和武当山,那也是因为有着不少田产和香火供养。

    比如以水运为生的漕帮,以盐运为生的盐帮,以开赌场妓院为生的蛇帮。以提供保镖业务的镖局等等,都算是民间帮会。

    对于李君浩的能力,叶尘很清楚,他让罗耀顺帮着从新乡县衙大牢中救出其两位兄弟,实事上也有着收服李君浩为已用的想法存在。但李君浩虽然前些日子充当几天叶尘的护卫,却一直没有表现出投效叶尘的意思。对此叶尘也不着急,若是如此轻易便让李君浩这样的人物投效自己,那才叫人感到奇怪呢!

    半个月前,叶尘到禁军西大营寻求庇护时,李君浩便言称因为有要事,告辞离开。叶尘本想着派人寻找李君浩,有些事情相商,不想后者自己找上门来。

    ps:苦苦求捧场,求订阅,求收藏,求红票,求月票————————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