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二 第六十二章 皇子与公主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二天,天一亮,皇城中便出来一辆马车,向祥符伯府缓缓而去。

    这辆马车上插着的黄旗,马车旁各有八匹神骏的战马,马上端坐的骑士顶盔挂甲,十分威武。

    马车在门口一停,门卫两名老兵见此一惊,其中一人便飞奔向后院,去叫叶尘。

    等叶尘匆匆从府中出来时,只见马车行至大门外停下轿帘儿一掀,里边哈着腰走出一人,四十多岁,脸庞白皙尖瘦,一身宫中太监的打扮。

    叶尘把这位宫里面来的太监让进大堂,一时还摸不清他的来意。心想莫非是招自己进宫当那皇子侍读的。

    果然,那十六名宫中侍卫步入大厅立于两侧,手按腰刀目不斜视,那位太监走到大厅正中,回过身来清咳一声,高声道:“祥符伯叶尘接旨!”

    叶尘连忙双膝跪地,说道:“臣!叶尘听宣”。

    这位太监徐徐展开黄绫,高声说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古之圣人有云: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这位太监念得摇头晃脑、抑扬顿挫。叶尘听着那些文言文,虽然大体明白其中意思,可是听着也颇为吃力。好半晌后,才听这位太监念到正题:“是故民者,国之主也,天子代民而有天下,为君者,讲信修睦,选贤与能。当今皇子,聪敏好学,异人之徒叶尘,既贤且能,甚善。朕意,宣叶尘进宫,任皇子侍读,闻诏即刻进宫,不得延误。钦此。开宝二年七月。”

    以叶尘如今的爵位和官品,当皇子侍读,其实算是高职低就了,不过这皇子侍读,说白了其实就是皇子的同学,一旦皇子变成太子,最后登基为皇帝,这些太子最亲近熟悉的人焉能不受重用?这也是赵匡胤在为自己儿子培养得力帮手的手段。真正的明眼人,就此一事,就能看出赵匡胤对叶尘的看重。同时,赵匡胤也通过此事,几乎彻底断绝了叶尘被赵光义拉拢的可能性。

    至于,叶尘刚刚娶了一美妾,洞房花烛刚刚结束,该不该让其过几日蜜月生活,此等小事那就不是天子考虑的事情了。

    叶尘一边想着,忙高呼一声:“臣叶尘,领旨谢恩!”他双手接过太监手中的圣旨,顺势起身。

    “爵爷,如今既已承了圣旨,我看咱们就马上进宫吧。”太监说道。

    “天使请喝口茶,稍等片刻!在下换身衣服,便和天使一同进宫。”叶尘客气说道。旁边麻刚子不等叶尘提醒,便将准备好的钱袋递给了这名传旨太监。

    “祥符伯请便,咱家在这里等着。”这位太监收了钱,便很客气。

    “要当皇子侍读啊!可是我四书、五经什么的,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但愿侍读侍读,名如其实,只是陪着太子读书就好。”叶尘一边心中担忧,一边去后院换成爵服。

    叶尘对于历史上赵匡胤的几位儿子生平不太了解,所知实在有限,只知道按照原本的历史,赵匡胤死后,赵光义继位,赵匡胤的长子赵德昭死在原本的赵光义率大军攻伐北汉时,过程充满了种种疑问,矛头直指赵光义。而次子赵德芳却活了下来,就是那鼎鼎大名的“上打昏君、下打奸臣”食八位王爷俸禄的北宋八王爷。至于原本历史中这位活下来,且获得了尊崇高位,是不是赵光义做给世人看,那就不是叶尘所知道的了。

    叶尘随着太监进了皇城,过了宣德门,直奔皇子用来读书听授课的资善堂。

    经过重重宫殿,叶尘等候资善堂门外,传旨太监进内禀报。过了会儿,宫门打开,只见一个年约五旬,一身儒者之气的紫袍文官走了出去,看也不看叶尘一眼,袍袖一拂,怒气冲冲地出去了。

    叶尘瞧着他背影正发怔,那位传旨太监也跟了出来,向叶尘道:“爵爷!你且在这儿候着吧,咱家事办完了,先回了。”

    叶尘杵在那儿好一会,脚后跟都站酸了,他看这宫里冷冷清清,既没有宫女,连太监也不见一个,趁机弯下腰活动着酸软的身子,忽地后腰一沉,紧接着肩头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窜上了肩头,叶尘唬了一跳。

    他一扭头,正和一张毛茸茸的鹦鹉脸对个正着,那鹦鹉的脸上,一双滴溜溜的小眼睛正转来转去地瞪着他。

    叶尘吓得一声惊呼,那只鹦鹉也被他的叫声吓了一跳,咯咯叫了两声,蹭地一下飞上了他的头,这时侧殿门口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嘻嘻!龙图大学士走了!哎哟,你是谁?可不要乱动,惹急了我的小鹦鹉,小心它啄伤了你的脸。”

    随着语声,那殿中出来一个少女,不过十四五岁年纪,浓眉靓眼,苹果般的圆脸,带着甜甜的笑容,显得既俏皮又可爱。她身上穿着一件翠绿的裙子,一件缀着孔雀羽的缦衫披在肩上,两头只在蓓蕾初绽的胸前系了一个蝴蝶结,那缦衫绣着彩凤图案,再用真的孔雀毛缀在上面,翩然舞动间,孔雀羽毛不停地变幻着颜色,七色莹光,炫人双眼。

    少女一瞧见他相貌,忽地张口结舌地怔在那儿,想了一下,半晌才大叫一声,兴奋地道:“是你?祥符伯叶尘!我哥哥和弟弟的侍读!”

    叶尘刚才在进宫的路上,已经拿出银子给那传旨的太监,从其口中打听到了一些天子子女的情况。知道眼前女子应该便是天子最宠爱的女儿永庆公主。且他还听说这位永庆公主性格倔强泼辣,甚至敢和赵匡胤争执,喜好养鸟,那只并不会学舌的鹦鹉显然就是其所养。而赵德昭、赵德芳两位皇子如今一个二十岁、一个十二岁,俱是表面上恭良温顺,但实际上调皮逆反的青少年。

    叶尘苦笑着指指头顶,说道:“公主殿下,微臣正是叶尘,恕微臣无法给公主见礼,这这………”

    永庆公主嘻嘻一笑,看着叶尘样子,大感好玩,看得出她对叶尘充满了无限的兴趣。说道:“不必行礼,不必行礼,听说你是仙人的弟子,是真的吗?”

    “永庆!不得对祥符伯无礼!”不等叶尘说什么,殿内又走出一大一小,一青年、一少年两位男子,正是赵德昭、赵德芳这两位皇子。刚出声之人,正是年龄和叶尘看起来相仿的赵德昭。

    “大哥!这官儿真是那位将毒盐变成好盐,一计破晋阳城,还会抽血借命仙术的叶尘吗?”赵德芳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诧异地看着叶尘。

    赵德昭忙又道:“二弟不得无礼!这位正是祥符伯叶尘!”

    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去抓叶尘头上鹦鹉。结果后者咯咯叫了两声,飞回到了永庆公主的肩膀上。

    叶尘这才松了口气,给两位皇子和公主见礼,说道:“叶尘见过大皇子、二皇子,永庆公主!”

    赵德芳这时想起另外一事,转身对永庆说道:“姐姐!你的鸟将龙图大学士给气走了!”

    赵德昭想起这事,拉着脸对永庆说道:“永庆!以后上课时不要再带着你的鸟。”

    永庆看大哥说的严肃,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道:“不带就不带,我的鸟怎么了,还不是帮了你们俩个大忙,我早就看出你们俩不想听课的。所以才让小鹦帮忙的。”

    赵德昭想着有叶尘这个外人在场,便不想和永庆争辩,瞪了一眼后者之后,便对叶尘客气的说道:“祥符伯,咱们进去。”

    叶尘心中叹了口气,苦着脸跟在赵德昭后边,皇子、公主读书的书房,说是资善堂,却是一座大殿,空荡荡的,只有殿门儿站着两个小太监伺候。

    赵德昭在漆得发亮的矮几后随意坐下,蛮有兴趣地打量叶尘几眼,呵呵笑道:“来来,祥符伯请坐!”

    叶尘也不客气,在一张几案后刚刚坐下,永庆公主伸手从碟中取了几个果儿向地上一抛,那鹦鹉便嗖地一下飞扑了出去,蹲在地上啃食起来。

    赵德昭向门口太监道:“去弄一桌酒菜,我要宴请祥符伯。”

    殿门边一个小太监恭敬称是,然后飞也似地跑了。

    皇子、公主读书所在,只有太监,是不许宫女侍候的,不一会儿,十个小太监端了托盘走了进来。

    今早圣旨来的突然,叶尘出门走得急,没吃早点,早已饥肠辘辘,此时嗅到饭菜香味儿,肠胃忍不住咕噜噜一阵响。

    永庆公主耳尖,居然听到了,她一边嘻嘻娇笑,一边向指着叶尘说道:“大哥,祥符伯在我们这里挨饿,要是传出去,可就叫人笑死了。”

    “咦!祥符伯也要吃饭的吗!我听说祥符伯曾经在水中漂浮了几个月,没有吃饭都没有饿死。这是真的吗?”一直好奇打量叶尘的赵德芳一脸认真的问道。

    赵德昭没有理会弟弟和妹妹,哈哈一笑站起来,走到叶尘身边随便坐下,先递给他一双银筷,说道:“吃吧,你尝尝皇宫中的饭菜如何”。

    叶尘见这两位皇子和公主一点架子都没有,拘禁之心顿去。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期间还要不断的回答永庆公主和赵德芳这两位好奇宝宝叽叽喳喳,稀奇古怪的提问。

    ps:今天第四更,也是上架之后第三更送上,刚才看见订阅的人持续增长,真的很开心,动力十足,甚至想着要不要晚上加班拼命写出第五更。求捧场,求收藏,求月票,求红票,苦苦求订阅————————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