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二 第五十二章 伤卒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赵光义脸上却已经一片阴沉,他知道这位御史是受赵普指示,弹劾开封府,虽然没有直接弹劾他,但却与弹劾他没有什么区别。

    想起昨晚上的事,赵光义就感觉郁闷,特别是对于当事人,或者说对引起这件事的叶尘记恨不已。

    以赵光义的城府,自然已经想到今天早朝上会有人弹劾开封府,又怎么会没有准备,不等他做出暗示,站在第五排的一名文官从班列中走出,向赵匡胤一拜,说道:“陛下!臣认为此次春风楼刺杀事件,责任不在于开封府,而是………”

    御座上,赵匡胤面色看似平静,但眸中深处却是杀机隐现,他的杀机不是针对于下面众臣,而是针对昨晚上出现在春风楼的那刺客。

    “哼!不管你是谁,背后又是何方宵小,敢在开封城内刺杀我大宋朝臣,朕绝对不会放过你。”赵匡胤根本没有将下面争论放在心上,心中对于那刺客却是已经动了杀心。

    赵普与赵光义结党暗斗,他自然知道,甚至这里面本身便有他有意无意引导的原因。他黄袍加身已经十数年,帝王异党制衡之术却已经玩的炉火纯青。而类似于此时下面这样的争论,这几年来,他看得也多了,虽然北伐四个多月后,这是第一次上朝,但却也习以为常。

    昨晚上的事情,上朝前赵匡胤便已经从武德司那里知道了详细经过。自然也知道那名身手高超的刺客是冲着叶尘而来。所以,他对这名刺客的身份极为好奇,从曹彬那里知道叶尘曾经在永乐边城与到太平教、太一道和那玉道香的纠缠之后,他隐隐猜测这名刺客与这三方势力有关。

    “好了!此事朕知道了,限开封府半个月内将那刺客抓捕归案。至于叶尘………朕准备安排他当皇子侍读,一方面陪几位皇子读书,另一方面也让他在皇宫内躲一躲。毕竟叶尘对我大宋是立有大功的,绝对不能让贼人伤到他。”赵匡胤直接开口,打断了又一名御史站出继续弹劾开封府。

    相对于大宋第三代之后的皇帝,赵匡胤以开国大帝身份,打断拥有风闻奏事权力的御史弹劾,却没有人敢说什么。而原本历史中自赵光义之后的皇帝却是多半不敢做此事,否则名声受影响不说,一不小心还会引起御史对皇帝的弹劾。

    赵光义出班躬身说道:“臣遵旨,只是臣请陛下让叶尘半个月后再进宫当皇子侍读。原因是那刺客是冲着叶尘而来,叶尘若是进宫,一是很可能引刺客进宫,惊扰圣上。二是那贼子身手着实不凡,来去如风,且无人见过他真面目,贼子若是隐匿起来,很难抓捕。而有叶尘存在,刺客必定还会出现,这样臣才能安排人手将其拿下,否则这贼子若是隐匿不出现,或者出城而去,半个月内臣很难将刺客抓捕归案。”

    赵匡胤犹豫了一下,说道:“好!朕就允了皇弟所说,但务必要保护好叶尘。”

    赵匡胤话语中再三强调叶尘的安全,包括赵光义和赵普在内,众人心中进一步认识到叶尘在皇帝心中的地位。联想到近日来在民间,甚至向别国快速传播的那些真命天子的流言,众臣一时间有些恍然。

    “陛下!臣有事启奏。”眼见春风楼刺杀事件已定,曹彬出班说道。

    “曹爱卿请说。”赵匡胤一脸温和说道。对于能够打胜仗,能够替他统一天下的武将,赵匡胤向来打心眼上喜欢。

    “陛下!北伐一战结束时,禁军伤员有六千多,从晋阳班师回朝,一路上死了一千左右,如今还有五千多,分散各禁军大营,而军中医官数量太少,对伤兵伤情多有耽误,死在路上那一千伤卒其实大半便是因为没有得到及时医治而死。臣请陛下下旨将这五千多伤卒全部集中在城西大营,且广招开封城内民间大夫到西大营给伤卒医治。”曹彬一脸悲伤之色说道。

    赵匡胤叹了口气,说道:“每次打仗,伤卒的医治问题都难以近人意,严重影响军队士气。历朝历代都存在这个问题,可是在兵荒马乱的战场上,伤兵往往被忽视。太医局就这个问题也进行过商榷研究,但一直不能拿出个可行的办法出来。如今既然战争已经结束,自然要尽全力对伤兵进行医治。此事准了,具体事宜便由曹爱卿负责处理。”

    实事上,不论曹彬,还是赵匡胤,都将一个心知肚明的原因没有说出来,为了治病的方便集中在城内西大营,其实只是个借口,主要还是担心伤病员的哀嚎,会影响到军心士气,让其他士兵留下心理阴影,在下次打仗时不敢拼命。

    当然,他们也知道,太医局派到各军的的医官,通常只为指挥使以上的军官将领服务,并不会惠及寻常士卒。这不是是太医局的医官不尽心,而是医官人数严重不足。

    ………

    ………

    叶尘留下了十名护卫,其他五十名都打发回府中。因为这么多人手王超不好安排,另外在军营中也没有必要留下。

    当天下午,开封府来人找叶尘,以赵光义的名义让叶尘离开军营当诱饵,配合他们抓司洛意,叶尘自然毫不犹豫的当场拒绝。此举自然进一步得罪了赵光义,但在叶尘看来,为了自家的小命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实事上,赵光义让叶尘当诱饵,除了一方面的确是为了抓捕刺客之外,另一方面可没有安什么好心,甚至想着上演一场着让叶尘陷入死地,然后自己再带人将其救下的戏码,妄想收服拉拢叶尘。

    叶尘在王超宿舍里面住了两天,便有了回府的冲动。晚上他左右隔壁震天呼噜声也就算了,他在晋阳时已经适应了。可是白天从他来的第二天开始,隔壁营房中便是谩骂、嘶吼、惨叫、哀嚎声不断,不但让人无法休息,而且让人听了心中堵的慌。

    这些伤卒刚来的时候,叶尘便从王超口中知道是整个禁军的伤兵都被送到了这里。

    和王超聊了一会天,知道了如今士卒打仗受伤的待遇之后,叶尘大吃一惊。

    “按照王兄所说,军中医官不够,曹帅不是已经派人从开封城内花钱请大夫去了吗?怎么伤兵的情况还是如此凄惨?”叶尘神色沉重问道。

    王超叹口气,说道:“唉!叶哥儿有所不知,禁军士卒向来骄横,不说外面大夫,即使是军中医官一不小心医死了自家袍泽兄弟,都有士卒出面殴打大夫。这不,昨日好不容易花钱请来四十多名大夫,结果有一位都头因为伤的太过严重,医治的过程中死了,都头下面的几名士卒便将那位大夫腿给打断了。结果,今天所有大夫便推辞不来了,将收的银钱也退了回来。说实在的,大家都清楚,那位都头本来就已经到了快死的阶段,换做是谁医治,恐怕都是一死………噢!除了叶哥儿你或许以抽血续命之法能够救治。”

    叶尘没有理会王超最后一句话,他知道解释也没用,不过他对王超前面所说,真是感到无语之极,同时也对这五千多的士卒生出了恻隐之心。

    他是亲眼见识过禁军战士在战场上是如何勇猛,不想这些士卒没有死在战场上,回到开封,却因为耽误医治,而绝望死去。叶尘越想胸口越闷得慌。

    “走!去伤兵营看看。”叶尘起身说道。

    王超一听,眼睛一亮,心想叶哥儿乃是不出世的神医,说不定施展几式绝世医术,就将大伙救回来了。

    叶尘和王超,带着自己的十名护卫和王超五名亲兵来到了隔壁的伤病营。

    伤兵营虽然时时有哀嚎传出,但大多时候却是阴森寂静。连着的十数个大营房,每个营房内有三百名左右伤员,但医官却只有可怜的六七名,且都集中在另一处小宿舍内,此时并没有看见他们在给伤员看病。

    五千多名伤卒面容呆滞、绝望的躺卧在营房的通铺上。充斥于耳中的尽是伤病员的哀声和谩骂,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和绝望的味道。

    遍地是都脓血、伤卒吐的痰和鼻屎,甚至还有撒的尿,各种污物不堪入目。而苍蝇嗡嗡声中,不说铺天盖地,那真是一群群的。

    另外,叶尘竟然在墙脚发现老鼠和蟑螂的尸体,虽然不多,但却是让叶尘心中一寒,差点没就此掉头离去。

    可以看出,伤病营房在入住前就几乎就没怎么打扫过。

    在叶尘看来,这十多座伤病营,简直就是病菌、细菌的发源地,是健康的人通往死亡的坟墓。只站在其中,叶尘就觉得自己身体正在不断受到各种看不见的病菌和细菌的侵蚀。

    在这种环境下养伤,病情能够恢复才怪呢。

    而一些本来伤的不重,单是依靠身体免疫自愈能力,都能够痊愈的伤痛,放在这样的环境下,反而只会让伤痛恶化,导致越来越严重,最后悲惨死去。

    ps: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