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五十章 琵琶女王与刺客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实事上,叶尘心中更多的是好奇,便随手扔出一块麻刚子今天刚换的银饼子,说道:“走!去里面,将你拿手的曲子弹一首好了。”

    绿衫女子很随意的捡起银饼子,跟着叶尘走进了一帮执垮所在大厅之中。

    叶尘和绿衫女子一前一后走进来,顿时引起了正在醉生梦死的执垮们的注意。几乎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看向了叶尘身边的绿衫女子,包括执垮们身边的歌姬在内,所有人都流露出一脸的难以置信,有不少人更是发出惊呼声。

    叶尘这才发现自己随便叫进来的歌姬好似不一般,看起来至少是一位名人。

    “难道是传说中只卖艺,不卖身的花魁?”叶尘心中暗自嘀咕。

    “兄弟!还是你厉害,随便出去一下,就将琵琶女王叫了进来。”赵恒竖起大拇指,对叶尘说道。脸上羡慕嫉妒之色毫不掩饰。

    其他人也纷纷叫嚷,对叶尘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们可是知道这琵琶女王是何等清高,何等神秘。甚至都不是身份和金钱所能够请得动。即使是赵恒的身份,今天派人去请,也被拒之门外。开封城也不是没有达官贵人对其用强,但都稀里糊涂不了了之,且过程中充满了诡异和神秘。

    叶尘回到自己的坐位上,琵琶女王风情万种的进来之后,便没有看过任何一人,甚至都没有看过叶尘,只是自顾坐于大厅中间,取出琵琶,开始弹奏。

    叶尘不知道他谈的是什么,但声音响起的刹那,刚刚还吵闹的大厅便寂静一片。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陷入音乐世界。

    叶尘只感觉,节律好似一直都是平缓的,就像是一缕清风无意中掠过耳稍,又像是一汪潭水被风吹皱,涟漪涌动,一波一波的轻轻拍在岸上。

    不知什么时候,叶尘心中不由生出悲欢离合的忧愁和感慨。想起后世的父母,后世的未婚妻,却已经泪流满面,无声的哭泣。

    便在这时,叶尘心中突然生出一股莫明的警兆,脑子瞬间恢复清醒。

    一道黑影陡然出现在他眼前,向他抓来。而这个时候琵琶声也突然停了下来。

    叶尘一声惊叫,身体向后跌倒,在最后一刻躲开了黑影的手。但叶尘不知道的是,并不是他躲开了黑影的手,而是黑影被最后一道琵琶音所影响,有了刹那间的迟钝。否则按照黑影的预算,他这时已经抓起叶尘,然后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冲出了春风楼。

    这个黑影准确的说一名身穿黑色夜行衣,整个头上都被罩着的矮胖男子。

    黑衣人没有时间理会身后琵琶女王,继续向叶尘抓去。而这时,大厅中的人都清醒了过来,叶尘旁边歌姬尖叫声中,距离最近的罗耀顺反应最快,随手抄起旁边花盆向那黑衣人砸去。

    砰的一声!众人都没看清黑衣人有何动作,罗耀顺便惨叫一声,飞了出去,贴到墙上,哼哼唧唧的说不了话。惹得所有歌姬尖叫着四处奔逃。

    “有刺客!”赵恒一边远离黑衣人,一边放声大叫。想将楼下众人的护卫喊上来。

    大厅中都是欺负人欺负习惯了的主,虽然大部分执垮都是如赵恒这般没胆,但还是有几个胆气过人之辈。

    曹玮正是其中一个,只见他怒叫一声,一拳就砸了过去,这小子也是练过的,战场上杀了不少人,一身武艺随便打十个八个寻常战士没有问题,可是在这黑衣人面前像个孩子,就过了三招,眼看就要落个和罗耀顺一样的下场,党进之子党奎和反应过来的叶尘立马加入战团,高怀德儿子高元熊拎着一把椅子就砸向黑衣人的后背,可黑衣人仿佛没有知觉,理都不理会那椅子,反而趁机身影晃动间,将包括叶尘在内四人直接击飞。

    除叶尘踉跄间站起之外,其他三人哼哼唧唧的全躺在地上,就是爬不起来。显然受伤不轻。

    黑衣人脚下连连闪动,便向叶尘再次射来。便在这时,一名魁梧大汉陡然横插中间,一拳击出,向黑衣人直捣而去。

    叶尘认出这魁梧大汉,正是李君浩,想起后者的高深的武艺,心中一定。

    “咦………山岳拳。”黑衣人发出惊疑声,这一拳竟然看似平常,但却犹如一座大山一般,封锁了自己的前行之路。

    砰砰砰声中,黑衣人与李君浩已经闪电般过了十数招,后者虽然处于下风,嘴角出现血迹,但硬生生的将黑衣人挡住了片刻。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黑衣人右手挥动,出现数道手掌幻影,在李君浩拳头砸在自己身上之前,点在了其手腕之上。

    李君浩顿时如遭电击,身体一震,然后被黑衣人随手拨到了一边,虽然没有受重伤,但却不由自主的让开了道路。

    “看在山岳上人的面子上,我不杀你。”黑衣人看了一眼李君浩,寒声说道。

    这时,楼下众人护卫终于赶了上来,加起来足有近百人,各自将自己的主子护了起来,其中自然包括叶尘带来的八名精锐老兵。

    黑衣人眼见事不可为,深深的看了一眼叶尘,然后又转身看了一眼依然坐于原地琵琶女王,心中暗骂自己竟然看走了眼,这烟花之地竟然藏着一名高手,而这山岳上人那老不死的徒弟什么时候也成了叶尘的护卫,是这两人坏了自己的好事。否则,以他之前的算计,完全可以在叶尘和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将叶尘掳走。

    “看什么!你们这帮废物,还不将他拿下。”赵恒为自己刚才的软弱感到有些恼羞成怒,对自己身前十多名护卫喝骂道。其他几名执垮同样如此。叶尘身前八名老兵也想冲上去,但却被叶尘叫住。

    开什么玩笑,这黑衣人摆明了是冲他来的,哪还敢让八名老兵离开自己,叶尘甚至带着八名老兵,向刚刚稳住身形的李君浩那里挪了挪。

    数十声惨叫之后,最先冲上去的二十多名护卫吐着血飞了出去。但那名黑衣人眼见事不可为,身影闪动中跳下窗户,转眼消失不见。

    这场架打的莫名其妙,有四名纨绔受创严重,五名护卫被震断了心脉,当场死去,二三十名护卫受了重伤,绝对是一件震动开封,甚至惊动朝野的大事件。

    赵恒铁青着脸,看了一眼叶尘,让护卫去开封府叫人,过来查案。声称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和这件事有牵连的人。

    但现场绝大部人都心中震撼,为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厉害之人而心神摇撼。

    叶尘是躺在担架上,被侍卫抬回了家,此外他身边还有三十多名开封府捕头。

    叶尘成为伯爵爷的第一天,先是下午将开封县令之子何宝打成残废,然后自己晚上被人打成重伤,麻刚子一见面,眼睛都红了,二话不说便对跟着叶尘的八名老兵一人就是一顿脚,八名老兵一脸惭愧,都不敢躲闪。水儿听到消息,跑过来,爬在叶尘身边抓着叶尘的胳膊,抹着眼泪哭泣。

    叶尘自愈能力远超常人,这一路回到家,身上的伤却已经好的七七八八,虽然水儿和麻刚子对自己的关心感到心暖,但却受不了小丫头的哭泣和麻刚子满是杀气的脸,一轱辘从担架上坐起来,对抹着眼泪的水儿说:“水儿!你看!我没事。”

    本来跟在旁边,一脸凝重之色的李君浩,眼见叶尘竟然坐了起来,为叶尘这么快便身体痊愈感到惊疑不已。

    …………

    …………

    开封府连夜动员,所有捕头和部分巡城禁军们都动了起来,全城搜索。

    开封县令何山岳得到消息说刺客是针对祥符县伯叶尘而去,特别是听说那刺客现场说了一句什么‘看在山岳上人的面子上,我不杀你’这句话,差点没有吓死,担心被人怀疑是自己请杀手报复叶尘,跑去见赵恒,哭诉此事绝对不是自己做的,结果被赵恒让人给轰了出来。

    叶府今晚如临大敌,罗耀顺从罗府也调来了二十多名护卫,曹玮回去将事情一说,曹彬也派来了二十多名护卫。加上叶府二十一名护卫,已经有七十多名。

    叶尘将这些人全部交给了麻刚子,麻刚子单膝跪下给叶尘立军令状,表示任何贼人想要伤到叶尘必须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然后便带着人开始布防、布哨。

    后院精美澡堂中,叶尘微微闭上眼,任由两名丫鬟给自己捏着肩膀,他知道房顶四角有四名护卫,澡堂外过道中则有二十名护卫把守,而澡堂门口李君浩抱着叶尘刚刚送给他的那柄宝刀,靠着门框假寐。

    叶尘手中把玩着天星玉佩,从那黑衣人的矮胖体型和声音上,他已经大体猜到那黑衣人是谁。

    没错!此人正是南方的太一道掌教陈景元的大弟子司洛意。

    叶尘知道,都是他手中这枚天星玉佩惹得祸。

    ps:第二大更送上,苦求收藏,求月票,求捧场,求红票——————————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