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四十九章 春风楼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罗耀顺带了四名护卫,叶尘想了一下还是带了八名精悍老兵,他隐隐感觉太一道和太平教,以及玉道香背后的势力,在自己回到开封,离开大军之后,很快便会找上门来。

    叶尘想在赴宴的路上向罗耀顺请教一下营救李君浩兄弟的事情,所以顺便将李君浩也带在了身边。

    罗耀顺一见到叶尘,便提起了叶尘废了开封县令之子的事情,一脸的遗憾,不断埋怨叶尘做此事时没有将他叫上。连连叮嘱叶尘下次若是还要做这种事情一定要将他喊上。叶尘心中清楚,罗耀顺是想替他分担一些麻烦。

    说到这里,叶尘便顺口将营救李君浩两名陷入新乡县大牢兄弟的事情提了出来。结果在问清楚整个事情来龙去脉之后,让叶尘感觉一时间无处下手的事情,罗耀顺随口保证此事交给他办,保证三天之内,让新乡县衙放人。

    不提李君浩对叶尘的感激,以及叶尘又对罗耀顺够朋友的感慨,二人说说笑笑,便来到了此次赴宴的目的地————春风楼。

    开封城内外,大小酒店、食肆、铺子,有数以千计之多。但能被开封城百万民众中,上到高官勋贵,下到寻常市井小民口耳相传,排得上号的,只有三十六家正店。其中有的是官营,有的是民营,有的原是行会会馆,也有的本是豪门旧宅,来历五花八门,但名气却都已经传遍了整个大宋。

    位于东京内城新门里的春风楼做着酒楼、妓院、住店等各种营生,与富贵楼、凤仙楼并称开封三楼。

    春风楼虽然比不上富贵楼的富贵奢华,也比不上凤仙楼的店面广大,但却地势绝佳,更是闹中取静,尤其是后院的诸多小雅院,都以幽静隐秘而著称。

    坐在春风楼楼上靠北临窗的座位,不但可以纵览汴河胜景,还可以望见北面不远处,隔着一座虹桥,就在汴河对岸的开封府衙。只是很少会有贵客来选择在楼上用餐,二楼三楼的桌位,日常多半是被开封府的低层官吏、寻常豪商所占据。在后院的花园中,被假山、树木、小桥、池塘,还有几条蜿蜒曲折的长廊所分割出来的一座座独具匠心的雅院,才是春风楼中最为受到开封城达官贵人欢迎的地方。

    叶尘和罗耀顺一行赶到春风楼时,已经皎月当空,凉爽的晚风吹过,让叶尘感到格外舒爽,漫天的繁星在一闪一闪地眨巴着眼睛,窥视着这个喧嚣、亢奋了一整天,显得有些疲惫的古老都市。

    今日在春风楼后院幽兰小院宴客的不是罗耀顺,而是赵光义第三子赵恒,宴请开封城内一众二世祖,也就是真正的官二代纨绔。

    而叶尘虽然不是官二代,但若真论起身份地位却要比绝大部分还没有继承父辈爵位的官二代还要高,特别是名望在年轻一代更是一时无两,所以才能够被邀入席。

    实事上,赵恒举办这个宴会的名义则是邀请此次参加北伐之战的几名二世祖,而其它二世祖则是捧场。

    除了与赵光义不合的赵普家外,几乎开封城内的王公贵族、高官勋贵的年轻一代都来了,叶尘一路从罗耀顺那里听说有美妙的歌舞,丰盛的酒宴,甚至不穿衣服的美女,大半年没有吃肉的他心中隐隐多了一份期待。

    叶尘和罗耀顺来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大半执垮已经来了。

    对于这些执垮们来说,叶尘是个稀罕人物,不管是真心结交,还是表面上的礼貌,在罗耀顺一一介绍之下,都对叶尘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和热情。

    叶尘不卑不亢,一一回礼寒暄,其中唯有两人让叶尘印象最深。

    首先是此次宴会的主持者赵恒。

    叶尘记得赵恒便是原本历史上宋真宗,北宋的第三位皇帝,宋太宗赵光义第三子。当然因为自己的出现,历史已经发生改变,原本在赵光义手上才拿下的北汉,现在已经提前归于大宋,所以后面的历史会不会因为连锁反应,或者自己的出现而发生变化,就不是叶尘目前所能够知道的了。

    在叶尘记忆中,赵恒好文学,善书法,且为人深沉,颇有其乃父赵光义之风。历史上著名谚语“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即出自他口中,其目的在于鼓励读书人读书科举,参政治国,使得宋朝能够广招贤士治理好天下。

    赵恒知道自己父亲有意招揽叶尘,且目前并不顺利,对此他没有对叶尘不喜,反而暗自认为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以自己之力与叶尘结交,从而将叶尘拉入父亲阵营,那岂不是立了大功。

    所以,宴会上,赵恒对叶尘极为热情,话语劝酒之间,结交之意分外明显。

    叶尘却因为不喜其父赵光义在历史上所表现出的阴险狠辣,对赵恒表明上给予了足够热情,但心中却抱着敬而远之的想法。

    另外一人却是曹彬之子曹玮。曹玮在此次北伐之战中,也随父亲出征,且原勋职是从六品上骑都尉,差遣是步军都虞候,麾下统领五千兵马,已经算是独挡一面的将军。此次也是立了大功,官升一品,成为正六品的步军都指挥使,比刚刚升为从六品的步军都虞候罗耀顺还要高一级。而他也是在座除去叶尘不算,官品最高之人。

    叶尘在晋阳和回来的路上,也见过几次曹玮,但因为后者领曹彬麾下一路兵马,并未跟在曹彬身边,所以叶尘并未与其有过交谈。只是从王超等曹彬亲兵口中知道,曹玮虎父无犬子,沉勇有谋,驭军严明。年纪轻轻已经魄有几分乃父的大将之风。

    实事上,据叶尘所知,历史上曹玮之名不比他父亲曹彬弱多少,也是一代名将。

    原本历史中,破章埋族于武延川,分兵灭拨臧于平凉,吐蕃李立遵部侵宋,曹玮于三都谷大破其军。这些事迹叶尘脑海中还有些许记忆,其它事情都已经想不起来。不过他记得曹玮死后获赠侍中,谥号“武穆”,后世遂称其为“曹武穆”。宝庆二年绘像昭勋崇德阁,曹玮为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曹玮好像有些不善言辞,不怎么说话,只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同时又不忘记目光在场中跳舞的美姬身上流转,手上又毫不客气在旁边女子身上摸个不停。

    罗耀顺话果然没错,眼前的歌伎果然穿的很少,肚皮和后背裸在外面,穿着纱衣在里面扭来扭去。看不见腿,但是葫芦一样的臀部轮廓若隐若现的让人热血沸腾。让来到这个时代大半年,还没有吃过“肉味”的叶尘一阵心跳加速,差点呼吸急促。

    罗耀顺一看就知道是花丛老手,只要看给他倒酒的歌姬脸泛桃花,就知道这家伙桌子底下的手不老实。

    罗耀顺自个忙着,也没冷落了叶尘,抽空一个劲的让叶尘旁边的美姬主动挑逗叶尘。

    叶尘终归是和古人不同,后世所接受多年的人生戒条还是起作用的,一群人抱着十六七岁,甚至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猥亵,惊艳新奇之后,叶尘便有些放不开,甚至从心底里感到不舒服,叶尘其实也很想‘吃肉’,只是这些女孩也太小了点,他数次想开口换年龄大一点,至少十八岁以上吧!可是脸皮终是太薄,一直没有好意思说出来。

    所以结果就是,叶尘没少被罗耀顺、赵恒,甚至曹玮这个闷葫芦取笑。

    大厅里待不成了,叶尘不顾身边两名十四五岁小丫头幽怨的表情,拿起一串葡萄走到外面,这座幽兰小院二楼靠窗过道上微风徐徐,正是提神醒脑的好去处。叶尘对这号称开封三楼之一,又有开封脂粉场第一楼之称的春风楼有些好奇,便打算参观一下。

    今日幽兰小院被赵恒一帮执垮们整个包了下来,所以在这座小院中除了他们,再看不见其他客人。

    叶尘走到外面走廊,没有浓浓的脂粉气,没有让人心跳不已的呻吟,整个小院子布置得清幽,但却又不失堂皇,而这样的小院子在这片大院中足有九个。看得出这春风楼的老板不简单。

    叶尘走到一处走廊窗户边停了下来,一边看着开封的夜景,一边吃着葡萄。

    看着看着,叶尘心中恍惚,突然生出一股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感觉。

    “客人可要听曲?”

    一个极为悦耳动听的声音传过来,回头望去,只见是一个穿着绿衫,戴着面纱的女子不知何时来到叶尘身后。

    叶尘虽然第一次来妓院,第一次见到歌姬,但也知道歌姬见了客人,还要带面纱的肯定是极为少见。另外,这个女子虽然看不清容貌,但却拥有魔鬼一般的身材,光是看其身材,便让叶尘禁不住心跳加速,心中生出莫名的炽热欲望。另外,年龄方面肯定也至少有十八岁了。

    ps:苦苦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