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四十六章 叶尘的狠辣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之前刘氏以死相逼,再加上刘南身为禁军都头,而之前正值北伐之时,何宝被他老子警告过,一直不敢用强。所以水儿母女俩才能拖到现在。

    不料,昨日没有等到刘南回来,刘家老弱小三女的伤心欲绝自不用说。何宝昨晚被安排的线人告知此事后,却是欣喜若狂,

    而今日一大早,官府贴出的战死公告中明确刘南战死沙场,何宝便立即来到刘南家中,逼迫刘氏母女从了他。

    当然,在如今大宋承平之世,又是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何明即使身为开封县令之子,也不敢做那对良家妇女用强之事。

    他是以给刘南送抚恤金和免税凭证的名义来刘南家的。身为县令之子,这点便利还是很轻松便搞定的。

    刘南家小院子里间,刘南体弱多病的老母亲已经被气的昏死过去,水儿急的站在旁边抓着奶奶的手无声哭泣,看着站在门外的何宝三人,一脸恨色。

    “怎么样!刘家娘子,只要你母女从了我,这笔不菲抚恤钱和免税凭证便给你们。”何明身穿锦衣,油头粉面,下巴刮得青青虚虚,看着跪在地上哭泣着苦苦求饶的刘氏,一脸淫笑的说道。却是没有半点同情之色。

    “何衙内!求求您了!放过我们母女吧!我求求你了,我夫君的抚恤你拿走一半……不……你全部拿走,只将免税凭证给我们就行了。呜呜呜呜……”刘氏一脸惊恐、绝望之色,跪在地上犹如一只被饿狼盯上的小绵羊。

    何衙内此时却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他虽然知道门外面那些贱胚子百姓不敢对他怎么着,但此事引起动静若是太大,传扬出去,传到那些苍蝇一般御史耳中,使得自家父亲被弹劾一下,虽然有开封府尹大人庇护,不会有大事。可自己在父亲那里少不得要被责罚,甚至被禁足几天。

    “哼……刘氏!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本衙内再给你十息时间,若是再不答应从我,本衙内将你娘俩强上不说,这抚恤之钱和免税凭证你们也休想拿到手。”何衙内寒声说道。

    刘氏脸色瞬间一片惨白,心中有了刹那间的犹豫,她心中很清楚,若是没有了夫君以死换来的抚恤钱物和免税凭证,他们一家妇幼老小撑不过一个月,因为婆婆病症虽然已经找到了良药,但这良药却需要服用一年才可彻底痊愈,所以她们急着用钱卖药。

    何衙内看出了刘氏的犹豫,心中一喜,实事上他很清楚刘家当前窘迫情况,所以才从钱物上面逼迫。

    何衙内知道想让刘氏亲口说出答允的话是不可能的,但既然刘氏心中有了犹豫,作为花丛老手,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当然是主动出击,将生米煮成熟饭,而将大的煮成熟饭,小的又如何能够逃得了自己的手心。

    心中这样想着,何衙内却已经做出了行动。他示意两名爪牙上前按着本能挣扎的刘氏,向另一间小卧室拖去。

    李君浩坐在对面小饭馆,看着对面人群,隐隐有女子哭求声传出,心中感慨,这开封城内不平之事好像不比永乐边城少啊!只是叶哥儿为何要让我在这里等他。

    叶尘只给他说了地址,并未给他说这是刘南家所在之地,否则以李君浩的为人,当不会坐视刘南一家被欺辱。

    便在这时,小巷子北头传来马蹄声,李君浩放眼乍一看去,却是心中一凛,一行九骑都是寻常装束,坐骑也不是经过特殊训练,上过战场的战马,只是寻常马匹,但一股百战精兵才拥有的杀伐之气,却从这行人神色举止中不经意间散发出来,准确的说是领头那人身后八人身上有杀伐之气流露。

    “没想到叶哥儿在此次大宋北伐中立了如此大功,且被封了伯爵之位。”李君浩认出了九骑中领头的叶尘,想起刚刚从旁边吃饭人闲聊中所听到的消息,心中感慨同时,不由得对叶尘多了一份敬意,也对叶尘能够将自己兄弟救出多了一份信心。

    随着大军回师,随着朝廷庆贺封赏,一夜之间,有关北伐之战中所发生的事情已经开始在开封流传,甚至一些说书唱词中也已经有所涉及。这些市井传言中,当属叶尘的事迹更为吸引人,流传速度更快,范围更广。

    传到李君浩耳中,除了叶尘所有事迹之外,叶尘本人也已经是天上吉星下凡,是上天派下来辅佐当今大宋天子统一天下。同时还是一名绝世神医,拥有未卜先知的神奇能力,等等!还有许多更为离谱的事情。至于叶尘是世外高人弟子的最初说法,却显得最为平常。

    李君浩能够在永乐边城那样的虎狼之地成为三大帮会之一的帮主,自然不是寻常凡夫俗子,知道市井传言多有夸大之词,但他也知道空穴不来风的道理,叶尘若是没有大本领,做出大功绩,又怎么能够得到如此大封赏,又怎么能够拥有偌大的名声。

    他以为叶尘来此是特意找他的,所以站起身,结了账,便想着主动迎上去。但下一刻,他脸露意外之色,发现叶尘带领一众侍卫,去了对面。

    刘氏已经做好了被玷污一次的准备,但她想好了,就算自己死,也不能让何衙内玷污自己的女儿。

    就当刘氏被牢牢按在床上,何衙内一脸淫笑的上前,开始撕扯刘氏的衣服时,外面的喧哗声突然变大,紧接着小院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

    “去一个人看看,怎么回事?”何衙内此时下身已经硬.涨得不行,随口打发一人出去看。让另一人继续抓着刘氏胳膊和腿。

    砰————

    刚刚出去的人一声惨叫,又跌了进来。脸上已经开了花,不知是被人从脸上一脚还是一拳。

    何衙内大惊,和一名爪牙刚刚转身,两人却已经腾云驾雾的飞了起来,却是被人抓起来扔到了地上。

    “你们是谁,知道我是谁……”何衙内被摔的屁股疼,大骂起来,但不等他骂完,一只脚却已经踩在了他脸上。

    何衙内一声惨叫,双手捂住脸,血从指缝里往外淌。他的另一名爪牙自然同样的待遇。

    “你们到底是谁?我爹是开封县县令,你们敢打我,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何衙内色厉内荏的嘶喊道。

    与此同时,何衙内的爪牙大叫起来:“杀人了,杀人了,三少爷被杀了,快来人………”可是不等他将话说完,叶尘身边的侍卫抓起他,一拳就打落了满嘴牙。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小院外的人群呼啦一声就围了过来,中国人爱看热闹的毛病几千年以来从未变过。有好心人人嚷嚷:“啊……这位小哥儿!这是县令大老爷的老三,在这一片横贯了,你打了他,惹了大麻烦了,赶紧跑路吧……”

    实事上,不等人群中的好心人说,叶尘已经从何衙内嘴中知道了其身份,叶尘自然不是乱来之人,八名护卫齐齐看着叶尘,等着叶尘决断。

    大宋京都开封下辖十七县,城区内有四县,这开封县正是其中之一。天子脚下京都之县的县令,不论能力、官品、背景自然不是寻常县令可比。甚至完全可以比得上寻常州地的知府。更何况开封县令定是那赵光义的人。

    叶尘本不想惹麻烦,特别是不想在自己势力还很弱小时,得罪赵光义这等狠人。再说自己还算来得及时,刘南一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上的损害。

    这要想着,叶尘便打算将刘南一家救下,将这何衙内惩罚一番就行了。但这时那何衙内看出了叶尘一行的犹豫,以为叶尘一行害怕了自己的老爹,胆气回身,张口说了一句蠢话:“你们再敢动我一下,本衙内一定让你们不得好死,就现在你们就等着蹲大狱吧!”

    叶尘自然不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但他突然想起早上庆贺大典上,赵匡胤深深看自己的眼神,那是一种探视,一种猜忌,是一种自己不在对方控制之内的眼神。

    “我是不是应该做一些让赵匡胤能够看透的事情。”叶尘心中暗忖道。

    叶尘本来还有些犹豫,但这时注意到八名刚刚跟随自己的老兵正在静静的看着自己,眼神中带了少许期待和失望。

    叶尘在后世时便是军人,来到这个世界,跟这些大宋军人一起待了一个多月,那能不清楚这些赤佬心中的想法,他此时若是软弱一些,必定会被自己的护卫多多少少看不起,或者失望。

    叶尘没有注意到,窗外李君浩也在以类似的目光看着他。否则他的犹豫时间或许会更短。

    这些念头在叶尘心中流过,叶尘心中暗道自己还是太过善良了一些。就凭刘南与自己的关系,自己曾经答应照顾刘南的家人,这些人如此欺辱刘南留下的妻女寡母,又怎么能够轻易放过。

    叶尘用脚踩住正准备爬起的何衙内右手,随手拿起旁边用来捣蒜用的石碗,重重的砸在何衙内手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让屋外各位观众心头一紧,场面安静了下来。

    ps:第二大更送上,苦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