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二 第四十章 京师开封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叶尘向众人极为客气的点了点头,算是回礼,然后下马,来到李君浩眼前,说道:“李帮主!别来无恙。”

    李君浩闻言,不由一怔,一脸疑惑的向叶尘看去,他隐隐感觉叶尘有些眼熟,但一时却想不起来。

    李君浩,身高七尺,脸色黝黑,面容棱角分明,虽说算不上英俊,但一双眸子却极为有神,配上多年来厮杀江湖养成的凌厉气质,一看便知道不是寻常人。而这也是他被当成奸细的原因之一。

    “你是………叶尘!原来你和刘南一样,也是宋军中的密探。”李君浩略一思索之后,突然身体一震,看着叶尘,眼睛一亮,失声说道。

    叶尘微微一笑,直接对那名校尉说道:“这位乃是我的朋友,不是什么奸细,待会我会亲自对曹大帅说明,你们去忙吧!”

    这位校尉虽然心中有些不愿意,不管怎么说抓住一名奸细,也多多少少是一份功劳,不过叶尘虽然不是他上司,但其所说的话,他不敢不听,这个面子更是不得不给。更何况,他也知道即使他们将李君浩抓回去,有叶尘在,李君浩自然不可能被当成是奸细,他们自然也不可能有这份功劳。

    “多谢叶哥儿相救,否则在下若是见不到刘南,定会被当成奸细,十有八.九是被当成军功砍了脑袋。”李君浩从叶尘所穿盔甲服饰,以及刚才亲眼目睹那队游动哨对叶尘的态度上,判断出叶尘如今身份不低,且至少已经是一名军官。更何况叶尘刚才对他几乎算得上是救命之恩。校尉躬身带人离开之后,李君浩对叶尘深深一拜,一脸感激的说道。

    “李帮主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挂在心上。嗯……李帮主怎么会出现在此处,又被当成奸细?”叶尘问道。

    李君浩感慨一声,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期间,叶尘已经将刘南身死之事说了出来,不过具体过程却是只字未提。

    叶尘看着李君浩欲言又止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说道:“若李兄那两位兄弟真的如李兄所言,所犯不是什么重罪,此事便交于在下处理,在下不敢保证能够将二人救出,但定会竭尽全力。不过,如今身在军中,不便离开,等在下回到开封之后,官位身份还会有所提升,处理此事更多几分成算,所以此事只能等在下回到开封之后再说。嗯………李兄可在开封城南小业巷等我。我回到开封,处理完一些事情之后,便去找你。到时候我们见面再细说。”

    李君浩见叶尘主动提出帮忙,早已感激不已,再次诚恳之极的拜谢过叶尘之后,便自行离去。

    ………

    ………

    大军下午又行进了六十里路,次日一早,大军便启程继续行军。剩余的一百多里路,却是走了整整一天。

    晚饭时候,在开封城外八角镇,开封府尹赵光义带领留守京都的枢密院副使沈从义、三司副使罗公明等文武大臣早已等候多时,恭迎赵匡胤带领大军凯旋归来。

    只不过,叶尘跟随曹彬处于后军,并未目睹过程,只是从前军传过来的消息得知此事。

    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东京开封城墙才出现在曹彬带领的后军视线之中。

    后军还未进城,大路两边便早已经人山人海,热闹无比,一直连接着城门。

    虽然远远看见城墙,但叶尘从王超那里知道,距东京城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可是叶尘却有些已经分不清这究竟是城内还是城外,熙熙攘攘的街市,鳞次栉比的屋舍,怎么看都是大城通衢才会有的风景。叶尘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不经意间,已经穿过了开封城的城墙。

    但实事上,开封的外城城墙还在前方远处,之所以让叶尘有些分不清城内和城外,却是因为区区一道三丈厚的城墙,根本不能分割东京开封城的繁华胜景。

    叶尘骑在马上,四面顾望。宽阔的城濠有三十步之宽,河边是一排柳树,千条万枝,翠柳如锦,极有风情。

    城河对岸青黑色的墙体如波浪般的曲折,一眼望不到头。全长五十里长的开封城墙,保护起当世排名第一的巨城。高达五丈的墙体,也远远超过叶尘一路过来所看到,包括晋阳城在内的其它任何城池。

    这就是大宋京师开封!

    叶尘双眸中赞叹之色毫不掩饰。不过曹彬转头看了一眼叶尘,发现叶尘远比自己想像中的要沉稳的多,神色中虽有赞叹,但却丝毫没有初次来到开封时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要知道,正常人第一次看到东京开封城时,无不是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长安、洛阳名气虽大,但规模上远远比不上如今的东京开封。

    曹彬那知道,虽然眼前的东京开封城的确雄伟,但比之后世的西安、南京城墙还是要逊色不少,更不能跟明代重新修筑的万里长城相比,所以开封城墙的规模几乎不可能震慑住叶尘。

    如果是小桥流水的自然野趣,或是园林亭台的精制秀美,反而会让叶尘赞不绝口。没办法,这两种景致在后世越来越少。而单从建筑方面,当世那能和后世相比。

    不过眼前的开封城墙,并不是后世的那种拆了后又重建或者修复过的水泥仿古城墙,处处透着古意。虽然缺乏晋阳城的苍凉和硬朗,但有着中原的厚重,以及京师的雍容。叶尘虽不至于惊叹,欣赏的目光却也是少不了的。

    就在城壕内侧,城墙根下,有一圈五尺高的矮墙————这等拦在城墙前的围墙被称为羊马墙。羊马墙与城墙之间的狭窄空间中,拥挤着一群群的羊、马还有猪等牲畜,这是羊马墙得名的由来。这些牲畜的主人都是远远的从京城附近一两百里的州县把牲畜赶来,就在城下贩卖交割。

    平日里,羊马墙只是放置要贩卖的牲畜,充作市场。如果到了战时,羊马墙的作用则更为巨大。有了羊马墙辅助,城墙不再单薄,而是与城壕、羊马墙合为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城中的士兵都可以下到羊马墙后,与城头上的守兵组成上下两重立体化的打击。

    城门前的五里路,他们走了近半个时辰。当叶尘他们终于抵达城门下的时候,早已是汗流浃背。

    踏上城门前,横跨濠河的宽阔石桥,东京城的城北正门就在眼前。城门顶上则有着顺天之门四个大字。飞檐斗拱,金碧辉煌的三重城楼压在门头,没有军事建筑应有的肃杀,反而多了许多富贵气。就算城头上角旗密布,守卫罗列,也照样缺乏晋阳城给人的雄浑之感。

    此时,虽然已是傍晚,天色渐暗,但开封街头依然是人山人海,比城外更要热闹几分。

    看热闹的百姓,翘盼望亲人的家眷,街道两边,不知道围了多少人。

    不过这一天恐怕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打仗就要死人,阵亡的将士家眷确认消息之后,恐怕不是那么好过的……家人尸骨无存,战场马革裹尸,不是说说而已,千里之外作战,尸体挖个坑埋了算好的。若是战败来不及收尸,曝尸荒野许多天,实属正常。

    叶尘想起了刘南,心中感叹一声,便想着等自己安顿下来之后,便去刘南家中。

    ……

    ……

    从上午到黄昏,水儿便被母亲牵着手,一直在北门内等着。一大早娘俩就听说朝中去了很多人,前往三角镇迎接班师回朝的皇帝率领的禁军。

    三伏天的太阳晒了一整天,开封街头热得像蒸笼。水儿被母亲死死的牵着小手,在城门里面,一侧的一棵柳树下烘了一整天,可爱的小脸都晒得通红,鼻尖上早已沁着汗珠,母女两身上腻呼呼的全是汗。

    但是她们不敢离开半步,连午饭都没吃,渴得不行了就在街边喝了一碗凉茶水。母女二人几乎感觉不到炎热,因为心里有更强烈的感受———担忧。

    水儿虽然才十二三岁,但许多事情她都已经懂了,她知道如果等来的是自家爹爹阵亡的消息,对自己家来说,那便是天塌下来了。

    这母女二人正是刘南妻女,刘南曾经来信给她们说过,若是大军从北汉凯旋,他也一定会随大军回来。

    李君浩今早上已经提前进城,这会已经来到了南城小业巷,只不过叶尘并未告诉他刘南家也在这里。

    李君浩只是在小业巷一家小饭馆暂时落脚,等待叶尘到来。

    所以,这刘氏母女二人并不知道刘南早已经离开人世。

    及至黄昏,终于有大量军队开进城里,默默等候在道旁的人们顿时哗然一片。有的人已经在行列中找到了自家的男人,又蹦又跳地挥手大喊,完全不顾军纪,许多百姓用碗盛茶水和粥让将士们喝。

    武将们没有过问这样的乱象,毕竟已经到京师了,天子脚下还算治安良好,如今情景却也是人之常情。

    有个老妇被一名军士认出,告知他某某战死在了晋阳攻城之中,老妇顿时跪在路边呼天抢地,大哭:“俺的儿啊……”

    ps: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