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三十六章 医术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这一更是为感谢‘书友18453183’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紧簇眉头沉思半响之后,叶尘心头便有了主意,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王超刚才绝望悲伤之际,突然看见叶尘,想起叶尘的神通广大,便心急之下乱投医,拉着叶尘来救他兄弟,但理智上他却并没有报多大希望。可是此时看着叶尘神色表情,这让他真正燃起希望。

    王超急声说道:“叶哥儿,你一定要救救我兄弟,他可是救过我两次命啊!你一定有办法,你一定有办法的,是吗?”

    “王兄!我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一下,不出意外,你兄弟应该死不了,一个多月后,又是好汉一条。”

    那医官闻言,睁大了眼睛,若不是猜到眼前这位,便是最近如日中天的那位高人弟子,他早就破口大骂了。

    他没见过这样的医者,伤者全身失血过多,此时气若游丝,一口气接不上来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可这位此时却还口出狂言,保证救活伤者,还一个多月后便好汉,侥幸活下来也就在床上苟延残喘喘罢了。

    “哼!且看这位高人弟子,如何救治,反正这伤者十成死了九成九,就让他折腾吧!”

    “除非他真的是会仙术,或者有仙丹。”军中医官心中暗自腹诽不已。

    “我兄弟会没事?”

    王超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追问一句。

    “王兄!小弟什么时候骗过你,说他死不了,他就死不了,让开,别挡着我救人。”叶尘没好气的说道。

    听了这话,王超嗖一声就跑到叶尘身后,那速度让叶尘心中都是一惊。

    王超眼睛一眨不眨的准备看叶尘怎样救人。叶尘脑海中整理了一下程序思路,掰开伤者眼睛,看了一下瞳孔,瞳仁还有收缩变化,心中感叹,这家伙生命力真强,看来体制很不错,这样的话能够救下来的把握就更大了。

    “我现在要用血………嗯!用人血,用你们的血救这家伙,谁愿意献出来?”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众人面面相觑,没人吭声,王超一愣之后,略一犹豫,便咬牙迈出一步:“叶哥儿,用我的,反正麻刚子救过我两次命,就当还他一命好了。”

    叶尘眼中不由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欣赏之色,心中不由得为王超喝一声彩,真是好汉子啊!他已经看出来,这些人以为抽血就会死。不过,他看着伤者失血不少,所需之血甚多,且王超一脸疲惫,自己身上好像也有些伤,这个时候却是不能抽他的血。再说,王超的血也不一定就合适。

    “王兄,没必要用你的血,军中应该还有契丹和北汉的俘虏,你赶紧去找几个来,越多越好。”叶尘说道。

    王超一听,撒腿便跑了出去,转眼不见了人影。

    王超来到帅帐,跪下哭诉着向曹彬请令,要用十个俘虏的血,去救自己的兄弟麻刚子。

    麻刚子作为先锋营副指挥使,在大宋虽然还不算是入了品级的官,但在军中也算是军官了,且作战极勇猛,曹彬也是知道的。

    虽然天子已经下令不可杀俘虏,但杀十来个俘虏,以他的身份,就算是天子知道了也不算什么,更何况是救麾下小将。当下,曹彬略一犹豫,便给了王超手令。

    王超欣喜若狂,拜谢了曹彬,喊了麾下几名战士,一路奔驰,到俘虏营,挑选了十名最为强壮的俘虏,以最快的速度带向叶尘面前。

    叶尘趁着这些时间,已经让那军中大夫将麻刚子身上伤势清理一下,且进行了一番包扎和止血,本来这军中大夫想着麻刚子重伤必死,之前还不肯浪费太多的药和功夫,但一方面叶尘毕竟身份不同,另一方面他也想看一下叶尘是如此何救活麻刚子的,所以在止血包扎上便很卖力。

    另外,叶尘在军中大夫给麻刚子包扎的时候,想了一下,骑马去找到贾宪,让其找了一个细小的胶皮管。然后又跑到曹彬帅帐中,将曹彬视之为宝贝的透明琉璃杯给要了过来。最后又从那名军中医官手中借了两根用于放坏血的空心银针。然后将银针与胶皮管两头紧紧的连接在了一起。

    最后又将这些东西仔细清洗干净,用盐水、军中烈酒消了毒。

    “叶哥儿,你看看这些家伙成不成?”

    王超红着眼,一手拿着一个大瓷盆,一手抽出战刀,指着帐篷外用绳子捆得结结实实的十个身强体壮的契丹兵。分明就是已经做好放血的准备。

    叶尘见此,一阵无语,喊着让他先将刀收起来,说道:“王兄!你别急,这要验过血型再说。”

    说完,叶尘让人给曹彬透明琉璃杯中倒上清水,然后用银针先取了一滴麻刚子的血,接着分别再以银针取了十名契丹俘虏的血,依次滴入其中进行验证。

    这种验证血型是否一样的方法,若是寻常人自然很容易产生误差,但叶尘从他后世的老中医父亲那里,学过一种观察判断的秘诀,能够最大程度的寻找出血型一样的两种血。

    他将琉璃杯放在桌子上,爬在琉璃杯的侧面,对滴入其中的十滴来自十名俘虏的血,仔细的依次观察过之后,终于找到了与麻刚子血型相同的血。只是可惜的是只有一人。

    此时曹彬也禁不住心中的好奇,亲自前来观摩叶尘如何救一个在他看来也必死之人。叶尘对曹彬行过礼后,便继续自忙自己的。

    在找到与麻刚子同样血型契丹兵之后,叶尘便让其他俘虏离开。那名被留下的契丹人已经从他们的对话中,大体知道要放自己的血,一边求饶,一边身子拼命往后缩。王超带着几名战士死死的抓住他,且将其手递到叶尘面前。

    叶尘吩咐众人把这个家伙胳膊洗的干干净净,又以食盐和烈酒消了毒,要知道这家伙胳膊上面全是黑黑的污垢,他可不想麻刚子最后死于细菌感染。

    被牢牢绑住的契丹兵,拼命挣扎,但在众人的努力下还是让叶尘把胶皮管一头的银针头扎进血管,另一头同样扎进了麻刚子胳膊的血管之中,只不过因为麻刚子是躺着,这位契丹兵是站着,一高一底,刚好使那看着有些发黑的血液缓缓流进麻刚子的身体。

    随着血液不断进入麻刚子体内,麻刚子的气息也越来越悠长,本来发紫发干的嘴唇开始有了一抹血色,那名军中医官摸着伤者的脉门,眼睛越来越亮,嘴越张越大。而大帐内的众人除了曹彬一脸惊疑不定,王超满脸喜色之外,其他诸人看叶尘的眼神也越来越敬畏。

    麻刚子活过来了,但为了保险起见,叶尘指挥着那军中医官,又对伤口检查一遍,进一步仔细清洗,然后又交给了这名军中医官一个新的技能,那就是以线缝伤口。这位军中医官是第一次以银针缝伤口,尽管手哆嗦的厉害,深一针浅一针缝的七扭八歪好歹也坚持下来。反正麻刚子也不靠面皮混饭吃,缝的好坏也就不计较了,大难不死已经难得可贵,那还敢挑三拣四?

    因为只有一名契丹兵与麻刚子血型相同,所以始终抽一名契丹人的血。结果那名输血的契丹人死了,不只是因为失血过多,输血输死的,有一定原因是被生生吓死的。包括叶尘在内,没人对契丹人的死有一丝同情,更何况才死了一个人,本来曹彬和王超等人已经做好了十名契丹俘虏全死的心理准备。

    最后让军中医官用金创药给麻刚子敷了伤口,叶尘才满头大汗的跟着曹彬离开了。

    曹彬此时看着叶尘的眼睛亮的瘆人,但却忍着没有说话,直到带着叶尘回到帅帐中,才开口问道:“你可以借命?”

    曹彬的眼睛死死盯住叶尘,不愿意露过叶尘的任何表情。

    叶尘闻言,不由一愣,老实的说道:“借命?怎么可能。”

    曹彬问的问题太过玄幻,得立刻否定,要不然他再换一种方法让自己再借一次命麻烦就大了。

    “那为何你拿小管子把契丹人的血抽进麻刚子身子时,麻刚子活了,契丹人却死了?这还不是借命?”曹彬双眼充满了八卦的熊熊火焰。

    叶尘看着神色肃然凝重的曹彬,心里一阵无语。不知如何解释。

    “那个………大帅!麻刚子虽然被砍了七刀,但都不是致命伤,只是失血过多,属下找到和他相同的血给他输了血,血补上了,问题解决了,人不就活了吗?”

    叶尘觉得自己或许在对牛弹琴,只能解释到这种地步了,至于曹彬怎么理解,他也没办法了。

    “叶哥儿,你这套都是你师傅教的?你给老夫一次性说完,除了精通算学、制盐、还有能够看出城墙倒塌,又精通诗歌,还会借命,你到底还会什么?”

    曹彬仍然在探叶尘老底。

    “大将军还记得属下就给您说过,属下从家师那里学过物理、算学、生物、化学、地图绘制等东西,这些内容大多都算是格物一道,但生物和化学与医学也有些关系。所以就这些了。”叶尘感到很无奈,知道根本给这些古人说不清楚,只能有些模棱两可的说道。反正将所有东西只要都推到那莫须有的高人师傅那里去,就应该没有问题的。

    曹彬也看出叶尘好像不想说,自认为叶尘有着难言之隐,便让叶尘离开,自己研究叶尘那些稀奇古怪的输血装备,其实也就一截橡胶管子,加两个空心针头而已,曹彬拽拽管子,瞅瞅针头也就放弃了。只是心中的震惊和感慨,让他久久难以平静。

    ps:第三大更送上,求收藏,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