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一 第三十四章 夜宴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辽宋两军第一次野战打了足足大半天时间,各有死伤,契丹主将兵马大总管耶律挞烈看着宋军后方渐渐归于平静之后,脸色异常难看,知道以奇兵偷袭大宋后军的计划失败,且五千精骑已经凶多吉少,便在请示过萧皇后之后,命人吹号角收兵。

    宋军骑兵不足,此种情况也没法趁占优势追击,也只能退兵回营修整。

    战后统计战果,宋军步兵战死大约一万五千,骑兵死伤一千,而契丹骑兵损失近一万。

    这个结果听起来宋军死的人多,但实际上死的绝大部分是步兵,而契丹却全是骑兵。更何况宋军有步兵十万,契丹骑兵五万。

    此战过后,宋军有大约八万五千人,可是契丹骑兵却只有四万人左右。互相比例比起刚开始已然变化,算起来宋军算是处于上风。

    实事上,此战最惨烈的却是在后军。宋军为消灭那五千精骑兵,在重重包围对方的情况下,几乎付出了同等数量五千步兵的代价。但也只占了不到宋军损失的三分之一,可是死去的那契丹五千精骑是契丹此战损失的一半。

    这五千契丹骑兵中叶尘和罗耀顺等人虽然只杀了两百人不到,但他们带领两百骑兵所起到的作用,却是最为关键的。没有他们给曹彬调整步兵调转战阵方向争取时间,没有他们派人报信,此战十有八.九宋军会战败。

    此战,叶尘和罗耀顺立下大功。

    皇帐之中,一脸欣喜的赵匡胤看着叶尘和罗耀顺,一番褒奖之后,心中感慨,难道叶尘此子真是上天派给我的福星不成。

    …………

    …………

    接下来,一连三日,契丹骑兵与大宋步兵对峙,期间有过夜袭,有过如第一日那样的正面野战,可是在打了一辈子仗,战争经验异常丰富的赵匡胤亲自调度指挥下,虽然互有死伤,但始终牢牢将契丹骑兵拖在了原地。

    第三日下午,防守东西两路的潘美和李继勋各派两万人马来支援,其中包括一万骑兵。

    第四日天一亮,宋军斥候发现,对面百里外驻扎的契丹大军已经偷偷撤走,宋军自然不会追赶。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又将匆匆支援的那各两万人马派了回去。

    接下来半个月时间,契丹东西两路大军汇合萧皇后剩余的三万多骑兵之后,对宋军东西防线攻伐数次,虽然宋军死伤稍多一些,可是契丹大军却未能前进一步。

    又是过了七天之后,契丹国内突然发生小规模内乱,与此同时,经过晋阳城百姓没日没夜抢修之下,晋阳城墙终于初步修好。

    萧皇后眼见久战无益,便带军匆匆撤回。

    赵匡胤大喜,下令休整三日后,班师回朝,且在当晚上于原北汉皇宫中大宴文武大臣。

    宴会分为内外两个层次,外面寻常文武大臣,赵匡胤出面说了两句褒奖鼓励之语,大家齐喝一酒之后,便带着一众文武重臣,来到了里面一处精美宴会厅。

    叶尘因立了大功,且近日颇受赵匡胤青睐,也有幸被破格与赵匡胤、赵普、曹彬、潘美、李继勋等大佬同处一室。

    郭无为虽然在攻破晋阳城时立了一些功,但却也极为有限,反而是最近修建晋阳城墙和安抚北汉百姓表现出色,尽心尽力,再加上三日前与契丹铁骑大战时,专程献策将叶尘招到军中,结果误打误撞还真让叶尘和罗耀顺破了契丹铁骑偷袭大计,从而一举扭转战局,也算是立了功。

    另外,赵匡胤有意想利用郭无为背后的太平教对付那股一直被他视为心腹大患的神秘势力,所以郭无为也有幸与赵匡胤同室宴会。

    和老家伙们一起喝酒吃饭是这个天底下最无趣的事情,叶尘虽然是传说中的高人弟子,且下一步成为大宋新贵,已经是板子上定钉子的实事。可是在这些老家伙面前,不论年龄辈分,还是身份地位依然不够看。

    特别是赵匡胤喝酒喝的高兴,嫌旁边伺候的人多碍事,只将王继恩留下,其他小黄门全部打发出去之后,叶尘便只能在旁边干起倒酒递水等伺候人的事情。

    于是,叶尘和王继恩一个捧酒坛子倒酒,一个蹲在一个精美瓷瓶子跟前,给老家伙们计算把箭往瓷瓶子里扔的数量。

    这个时候,已经是盛夏时节,天气炎热,还好郭无为神通广大,为讨好赵匡胤,不知从何处弄来了冰块,参在酒水之中,让众人好不舒爽。

    在坐的除了叶尘和郭无为之外,无不是当年和赵匡胤一起起家的开国功臣,与赵匡胤名为君臣,但实为老友。且赵匡胤心胸宽广,一直想做那超越唐宗汉武的千古一帝,从不做那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之事,就算对北汉国主刘继元这样的人也大方的赏赐一个闲职爵位,确保其一大家子终生富贵。

    更何况,当今天下,还远没有到兔子全死,鸟全部尽的程度,最起码南方南汉、南唐、北方契丹,以及党项诸部等各个势力都依然存在。赵匡胤若想一统华夏,坐那千古一帝,就离不开麾下各种精英人才,就要始终做出一幅礼贤下士,赏罚分明的样子。

    至此,收服北汉,大宋又得一路之地的疆土,赵匡胤心情好,与麾下这些老兄弟们拼酒。众人自然不会扫天子的兴致,花花轿子一起抬,氛围好的没话说。

    反而是叶尘和郭无为刚开始颇有些不适应。看到大宋君臣之间其乐融融的和谐情景,心中各有一番感慨。另外,整个过程中,叶尘便感觉郭无为一直有一部分心神放在自己身上,暗自在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他现在摸不准郭无为对他的态度,只能在心中暗自警惕。

    以赵普为首的三名文官受不了这种拼酒喝法,赵普手往桌子上一拍,大声说:“太欺负人了,老夫认为我们现在开始赋诗喝酒!”

    老将李继勋大笑着说:“老赵,喝不了酒就说,拿自己的看家本事算怎么回事。”

    赵普反嘴回敬:“老夫三人是斯文读书人,你们拿野人喝酒的法子来灌老夫,难道就不许老夫用斯文的法子回敬,说好了赋诗,一人一首,赋不了的喝酒。”

    赵匡胤坐在主位上看他们互相攻击,自己接过叶尘放了冰块的北汉皇宫珍藏的葡萄酒慢慢品尝,他虽然是武将出身,但却是文武兼备,赋诗也好,斗酒也罢,对他来说都不算是事,曹彬也安坐不动,他也是文武兼修,早年间参军之前,却是一名秀才。

    郭无为自然也不怕,他虽然主业是修道,但也算得上是文辞斐然,否则又怎么能够做得了原北汉首辅宰相。可怜高怀德、党进、赵赞、李继勋等人是纯粹的武将,没有赋诗的本事,苦着脸已经做好了被大灌酒的准备。

    李继勋这会喝的有点多,真不想再被灌酒,以免喝多在天子面前失态,左右一看,看见叶尘,眼睛一亮,说道:“小子,一会赋诗,我的那份你就代劳了,每帮一首诗,等回到开封时,我便从军中给你挑选五名精悍的退伍老卒,给你看家护院。”

    不等叶尘心中一惊,说出什么,高怀德、党进、赵赞三人也抢着向叶尘说了同样的意思。显然他们都已经知道叶尘下一步封爵已成定事,且还是那种有食邑土地的开国实爵,而叶臣在这个讲究以家族立身的年代,于大宋没有一个亲戚,就算是朋友,那也是最近在军中结交的王超、罗耀顺、贾宪这三只小猫,算是毫无根基。

    而在这个治安并不好的年代,一个贵族若是没有足够的护卫看家护院,一是真不安全,另一个也是与身份不符。所以,此时提出以借诗名义,当着皇帝的面,给叶尘这个目前不可能成为自己敌人的新贵示好,顺便也解决眼前被灌酒的麻烦。

    叶尘却自家人知自家事,他虽然记忆力出众,脑子里面存了一些诗词,若是让他长时间静思拼凑还能做出一两首诗来,可是让他即兴发挥,当场做诗,他那有这个本事。但是,在众人眼里,叶尘乃是世外高人弟子,做个诗应该是轻而易举才是。

    不等叶尘抗议,赵匡胤突然一拍桌子,说道:“就这么定了,朕也想看看叶尘小子诗词歌赋如何?”

    赵匡胤最后硬是被众人推为裁判,这让他很不满,有些失落,深感虽然尽量表现的礼贤下士,想从心中真正拉近与众人的关系,但还是君臣有别,特别是当年杯酒释兵权之事,与以往的老兄弟之间有了隔阂。

    实事上,赵匡胤因为是武将出身,他很喜欢在宴会上赋诗,以彰显自己文治武功的才能,可是身份总是一个制约,每回饮宴,他都是万年裁判。

    赵匡胤心中略有不满,便想刁难人,张嘴就把规矩定了下来,既然是赋诗,那就要中规中矩,要符合诗歌的格律,要合辙押韵。不能再像上回李继勋念得那首“喝了一大碗,晚上尿裤当!”之类的胡说八道,必须有意味才好。且刚好有五名文官、五名武将,就以一名文官,一名武将的顺序进行斗诗。

    ps:求捧场,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