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二十九章 深山道观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将军!”

    “将军!”

    “我等就算为将军去死,也是值得的。”

    一千多将士纷纷大喊,但在刘继业长拜不起中,纷纷丢下了兵器,跪倒在刘继业身前。

    李继勋见此,长松了口气,心想总算将这斯命留下,也算是完成了官家心愿。至于刘继业愿不愿意在大宋任职出力,那就不是他的事了。

    酒楼上,赵匡胤也是甚感欣慰,心想千军易得良将难求,有这从未在契丹大军手中吃过败仗的刘继业之助,日后攻打燕云十六州,战败当世最大敌人契丹,将北方万里江山收归我大宋,又多了几分胜算。

    另一边,叶尘见此也是松了口气,真要是因为他的原因,让杨家将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他心中还是很遗憾和不痛快的。

    就在这时,刘继业直起腰,然后转身看着宋军,将自己手中铁枪扔在了地上。一幅投降的样子。

    可是叶尘眼力非凡,他百步外看着刘继业那淡漠的眼神,突然暗叫一声不好。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背后硬弓拿在手中,且从箭壶中抽出羽箭,拈弓搭箭。

    刘继业腰间还有一把战刀,他扔下铁枪之后,便抽出了战刀,众人以为他要将战刀扔下,不料他突然上举,向自己脖子抹去。

    “不可………”李继勋脸色大变,大声喊道。

    “将军!”刘继业身边几名跪下的将士想起身阻止,但却已经来不及。

    嗡………

    电光火石间,弓弦声传出,一道羽箭,犹如闪电一般,突然从酒楼小窗口上射出。

    “锵!”几乎就在同时,有金石撞击声传来,刘继业手中战刀便跌飞了出去。

    刘继业身边两名部将赶紧将刘继业抱住。

    “让我去死!我已经无脸活在世间。”刘继业大声喝道,李继勋带人果断上前,让数名身材魁梧战士从北汉两名降将手中接过刘继业,随手一个手刀砍在后者脖颈处,将后者弄晕了过去。

    整个过程兔起鹤落,等刘继业晕过去之后,人们才反应过来,赵匡胤长呼了口气。包括他之内的人们这才想起刚才那只箭,转身向羽箭源头————酒楼小窗口看去。

    叶尘也是一阵后怕,心想出手稍慢一丝,那杨家将便彻底消失了。

    他一边收起长弓,发现众人都在看他,不由嘿嘿一笑。

    赵匡胤眼见叶尘又立了大功,看着叶尘微微颔首,却是越来越喜欢。

    “好箭法,百步外,如此精准,且力道不小啊!”党进赞叹道。

    曹彬心中也是一惊,心想这小子学会射箭不到二十天时间,箭法竟然已经如此高超,不愧是高人弟子。

    赵匡胤心中却是再次接着刚才的想法想道:“此子其它本事暂且不知道,奇巧制盐之术,不说前些日子解我大军缺盐之苦,更为我大宋又添一活命之法,对我大宋来说便可称泽被苍生,听说算学一道都让贾宪陷入疯魔,低下向来骄傲的头颅,对其行师生之礼。最主要的是竟然能够算到这城墙倒塌一事,如今随手一箭如此精准,又为我保下一良将。难道叶尘此子真的是上天派来助我不成。”

    ………

    ………

    深夜,银月高挂。

    玉道香背着叶尘的行军背包,以及装有狙击步枪的长条布袋,翻山越岭,来到了秦岭深山最高主峰山脚下。

    这座高山入山处竟竖起一座山门,后面有一条登山的小径,也不知是通往山中何处?

    山门并不是完整的,只剩下左右两根圆石柱,上面刻有山门名称的石碑上字迹模糊,已经看不清。

    玉道香轻车熟路般踏足小径,向山上走去。

    小径蜿蜒往上,似要直登颠峰。

    半阙明月升上灰蓝色的夜空,星光点点,尤添小径的秘异莫测。

    开凿这样一道山中小径并不容易,险要处旁临百丈深渊,有时绕山而去,有时贯穿古树高林。

    半个时辰后,玉道香已见来到峰顶,她经过一座奇树密布的古树林后,忽然哗啦水响,只见左方一道在十多丈高处的瀑布直泻而下近百丈,形成一道层层往下的水瀑,而在前方一道长吊桥跨瀑而过,接通另一边的小径,吊桥虚悬在半空,在山风下摇摇晃晃的,胆小者看看已双足发软,遑论踏足其上。

    玉道香毫不犹豫的朝吊桥大步走去,夜月之下看起来犹如鬼魅一般。

    步过吊桥,一座殿落重重的古老道观出现在玉道香眼前。

    整个道观建在一方天然的巨岩上,成半圆形的后方就是纵深万丈的危崖峭壁,从吊桥的角度望去,星空像在怪石房的背后飘浮着,神奇却又诡异之极。

    偌大的道观里面却只有三人,加上玉道香也只是四人而已。

    道观的主事者是一名发须皆白,但面色红润的老道士,下面还有两名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男弟子。

    “师妹!你回来了。”

    “师妹!此行可有收获?”

    两名男道士好似早就发现玉道香的到来,殷勤的迎了出来,分别问道。

    玉道香没有理会两人,只是给两人一个娇媚的白眼,便自行来到主殿。

    此时已经深夜,那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却没有睡觉,而是正在打坐。

    实事上,打从玉道香记事起,便从未见过这老者,也就是她亲爹睡过觉。一直都是以打座代替睡觉。

    “爹爹!女儿回来了!”玉道香神色中的娇媚之色荡然无存,一脸的乖巧之色跪在老者面前。

    那老者闻声,徐徐睁开双眼,向玉道香看去,一双寒潭一般的眸子中一片漠然,没有丝毫感情。仿佛看着的不是自己女儿,而是路人一般。

    “玉儿!你此行失败了。没有拿到天星玉佩。”老者看了一眼玉道香,眸中越加漠然,淡淡说道。

    玉道香强忍着心中的酸楚和苦涩,低着头没有说话,而是将叶尘的战术背包和装有狙击步枪的长条布袋移到了老者眼前。

    “爹!这些东西是从身怀天星玉佩的人手中抢来的。女儿仔细看过里面东西,从未见过,甚至听都没有听过,这些东西好似………好似不是世间所有。”玉道香轻声说道。

    紧接着她指着背包说道:“爹您看!这背包的料子女儿从未见过,细致牢固的让人惊叹。而这个………东西,更是奇特。”

    她说到这里,开始兴致盎然的一遍又一遍地来回拉背包上的拉链,她实在弄不明白,怎么这小东西一扯,两排小齿就自己合住,还颇为结实。

    等老道士打量过背包之后,她又拿出一把匕首,说道:“这把匕首堪称削铁如泥,刀面上层层雪花纹,如梨花盛开,这刀柄也不知是何宝物,似玉非玉,似石非石。上面还还有奇怪字符,感觉不是刻到上面,好似本身就长在上面似的。”

    一边说着,他将匕首递给了老者,

    然后,她又从背包中,拿出一个漂亮的小红色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戒指,戴在自己手上,说道:“做工如此精致的盒子我从未见过,最主要的是里面这个戒指银白色戒身,有着银子的颜色,但却些有着金子的特性,且比金子要坚硬许多。最主要的是戒指上面不知长着什么宝石,对………是长着,就像是从戒身上上长出宝石一样,火光一照,透明宝石就像活过来一样熠熠生辉,五光十色,漂亮之极,另外,女儿已经试过,这漂亮宝石比金石钢铁还要坚硬。”

    “最主要的是这一件宝贝!”

    玉道香从布袋中拿出狙击步枪,继续说道:“女儿研究了近两个月却是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可是从这做工来看,根本不似世间之物。怎么看都是一件宝物。”

    老者一一接过玉道香所说之物,目光如电一般仔细打量把玩过之后,神色变幻不定,不知道再想着什么。

    “玉儿!你将碰见此子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详细讲给我听,不要漏过任何一个环节。”老者肃然说道。

    玉道香说道:“女儿正要说给爹爹听。”

    “四个月前,爹爹突然感应到天星玉佩已经重现人间,且出现在那永乐边城附近,女儿按照爹爹的指示,来到永乐边城………”

    一炷香之后,老者手中拿着狙击步枪,皱眉沉思,久久不语。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者从袖中拿出一枚漆黑令牌,递给玉道香,说道:“玉儿!你拿着此令牌,去长安天下商行找他们掌柜,他们背后主事者会出来与你相见,你让他全力发动麾下势力,调查此子一切信息。嗯……你走的时候将玉雁带上吧!若是此子过往出生来历都很清楚调查出来,你便将此子带到道观来。若是此子过往来历调查不出来,好似凭空出现一般,你便让玉雁飞回道观,我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而你便设法接近此子,且想办法得到他的信任。后面之事,待我再想想,确定一个猜测之后,再做决定。”

    玉道香一听自己刚刚回来,爹爹又让她出门远去,低着头,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ps:第二大更送上,求捧场,求收藏,求月票,求红票,求好评——————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