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二十章 两难之境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第二日,吃过早饭之后,叶尘和一众亲兵跟在曹彬身后,来到北营望台之上。

    放眼看去,想起前日还有一座座营寨绵延无际,营寨中旌旗如云,战鼓如雷,城池四面。都有无数戴着红缨范阳帽的战士在厮杀着攻城,箭矢来往如乌云密布。数百架抛石机抛掷的巨大石块如流星雨轰击着大地………

    但是现在,那些景象全都不见了。连绵无际的营寨早已后移,四面攻城的大军没了,暴风骤雨般的弩箭没了。空中往来令人胆战心惊的巨石没了。洪水滔滔而来,淹没了半城,北汉都城如今已是一片汪洋。

    这时,只听一阵战鼓声起,东边河水涌来的那条山谷中突然杀出无数兵卒,看服饰正是东营李继勋麾下禁军。他们乘着小船儿,更多的却只站在粗大原木绑扎而成的巨大木筏上,船上和筏上装着强弓硬弩,士兵抵着一人高的大盾,借着水流的涌动,不需费力撑划,便鼓噪着向北汉都城南门冲去。

    自古以来,借助自然之力威力何止胜过千军万马,博望坡一把大火,关云长水淹七军,都是利用地势,借助水火自然之力,人为制造一场灾难。然而,这里毕竟是一座高大雄伟的城池,城基甚为宽厚结实,这场人为制造的洪水能一举破城吗?

    南营之前,赵匡胤领着赵普等数名大臣同时样站在望台之上。

    “快看,是赵将军亲自出马了。”一名眼尖的文官低声说道。

    只见赵赞率领数千精兵,乘坐各种简陋的船只、木筏,一路呐喊着杀到北汉城下。

    而城中早有所持的北汉军立即射出一阵密集的箭雨向他们袭来。因为洪水淹到了城池一半的高度,他们距城头的位置已经很近了,可是立在这样操纵不便的船只木筏上,既不能携带重型攻城武器,又无法灵活躲闪敌人的箭矢,正是有一利必有一弊,大宋禁军虽然骁勇善战,这一轮冲锋还是在无数箭雨下无功而返。

    但进攻还在持续,很快南营禁军再度起了攻击,一员宋将战的兴起,弃盔解甲,乘小船于前,亲擂战鼓激扬士气,不料城头箭如飞蝗,他连躲闪之处都没有,手下亲兵立在狭窄的小船一侧用盾为他护住身体,只不慎露出一线空隙,一支利箭便射中他的脑袋,主将身死,士卒溃散,第二轮冲锋又失败了。

    过了一会,宋军再度出兵,这一遭儿,宋军不再使人力硬攻了,数十架木排连在一起,木筏上堆着无数碎木柴草,八名被挑选出的控船高手在木筏四周边沿侧控制着方向,驶向北汉城下。每名控船高手旁边都有两名精兵手持盾牌,保护这八名控船高手。

    木筏将到晋阳城南门时便放起火来,所有宋兵跳下水向后面游去,一架架木排接连撞上南城门,一时烈焰焚天,浓烟滚滚,把城楼上戌守得北汉兵都熏烤的逃到了两旁城墙上去。大火冲霄,就连水面都映得彤红一红。

    那数十架木排拥塞在一起,火焰冲天烧了足足有大半个时辰,余焰尚未燃尽,后面紧随而来数百木筏上,禁军开始射箭

    一只最大的木筏驶上前去对准了城门,木筏上有一只怪模怪样的大弩,那是一只“八牛弩”,数十人绞弦上箭,八牛弩上,中间是一支比投枪还粗的巨箭,左右各有三枝细一些的小箭,称为“一枪三箭”,这一击射在被烈火几乎烧透的大门上,本已被火烧得摇摇欲坠的巨大城门受不了重创轰然倒下,洪流一拥而入,宋军大喜,刚欲挥戟号令三军乘机入城,不料那城楼摇晃几下,竟因下边是去支撑,又受洪水浸泡,一下子垮塌下来。

    巨大的城楼一倒,把洪水激起一团两丈多高的巨浪,冲翻了最前面的几只小船小筏,这一来城楼垮塌,虽然城楼主体被没入水中,但是有它阻着,想要籍洪水一拥入城也成了泡影,尤其是城楼的一角飞檐还竖在水面,阻碍了木筏和小船靠近,度更是大受影响。北汉城头守将刘继业,见此情形暗叫侥幸,连忙组织弓弩手自断墙左右向船上筏上射箭,阻止宋军靠近。

    刘继业立在城头,一面指挥调度,一面手执大弓,亲自向宋军射箭,他箭术如神,射无虚发,弓弦一响,必有一名宋军中箭倒下或一头栽入浑浊的洪水。宋军立在激荡摇晃的木筏上,脚下无根,平时的勇武连六分都发挥不出来,一着不慎就被刘继业射中,仆毙在地。

    指挥木筏的宋将,恨得咬牙切齿,大吼道:“踏檄箭,给本将夺下城头。”

    那张八牛弩又改了作用,一只只短而粗的箭矢被搭上了弓弦,一排排地射到城墙上,牢牢地钉进墙去,只要筏子能靠近城墙,士卒们便可以借这些箭矢组成的“梯子”攀爬入城,可城头箭如雨,滚木礌石一类的防御武器更不短缺,木筏本不及当初在城下步行时快,此时更难靠近过去。

    双方鏖战许久,各自死伤无数,这期间,北汉城中已经推出数个大草包,把南城门塌陷造成的漏洞给补上了。那些柴草都浸了水,难以引燃。湿沉之余,却仍保持着柴草的柔软,根本不怕巨驽激射,而且这样的大草堆,就是靠近了也无法攀爬,有这些个草堆堵着,本想籍城墙被攻破入城的希望更显渺茫。

    赵匡胤远远看着,眼见一个个宋兵暴露在城头箭雨之中下饺子一般掉落水中,恨不得如当年一般亲自披甲执锐杀上战场,可是他现在是一国之君,亲上战场已经成了一个永远的梦想了。更何况,他亲上战场,便能一战功成么?

    城中那位刘无敌果然名不虚传,居然临危不乱,把对守军本来不利的条件转化成了更易守城的条件,此刻洪水滔天偏偏却借不上力,空有大军在手却派不上用场,赵匡胤的心中越焦急起来。因为他知道北面契丹人的快马正在一步步靠近。

    “传令,鸣鼓收兵!”赵匡义咬着牙根,发出了收兵的命令。

    三战俱溃,遗下无数死尸,宋军鸣鼓收兵了。

    天色已经黯淡下来了,浑浊的流水中枯木败叶翻卷上下,远处水中若浮若沉的还有许多将士的尸体。一片汪洋之中,北汉都城好像浮在水面上的一个巨大堡垒,没有人知道它能不能捱到洪水退却契丹人赶来,但是至少现在,至少今晚,它仍然好端端地矗在那儿。

    第三天,赵匡胤再命大军乘船从四面攻城,但因“水攻”晋阳是临时想出的计策,宋军船只准备不足,且水深不够,大船难以下水,兵多舟少,无济于事,数次进攻都被城上的乱箭射退。

    这样相持了五天,水位渐渐下降,晋阳城仍然攻不下,战局陷入了僵持阶段。

    而这一日,南方送粮草的少数残兵来营,带来了一个极大坏消息。

    粮草被假扮成宋军的辽军精锐绕到后方所劫,且除少数被辽军拿用之外,全部现场销毁。

    而这个时候,北汉名将刘继业前期的坚壁清野便起到了巨大作用,宋军没有了后方国内的粮草供应,一时间根本无处筹集粮草。而前期粮草,最多只够大军半月之用。可是国内重新筹集粮草,且送到晋阳城下,至少需要二十日。远粮根本解不了近饿。

    赵匡胤将粮草被劫消息封锁,以免动摇军心,同时派五千大军抄近路前往关中筹集粮草,可却被辽军所阻,而绕路过去,一来一回,时间却已经有些晚了。

    至此,宋军陷入两难之境,赵匡胤不甘耗费如此大代价,没有攻破晋阳城,灭掉北汉,依然命大军猛攻城,妄图在短期内攻破晋阳城。

    叶尘这几日跟在曹彬身边,耳闻目视,对当前情况极为了解。且他知道历史上赵匡胤北伐北汉是以失败告终。但他对具体过程比较模糊,只隐隐约约记得宋军最后是水淹攻城,但未成功。

    他还记得后面好像还有什么重要事情,他这些日子皱眉沉思,妄图想到,然后献出计谋,以图立功,但就是死活想不起来。

    郭无为最终没有等到信使回复,想到可能是中间出现了差错,便带着两名从太平教中带来的亲随,三人于深夜暗中潜出城,来到了那个荒芜石堡之中。

    找到那名信使的尸体,郭无为皱眉沉思半响之后,喃喃自语道:“看来大宋军中某个大人物,是不想让我到大宋为官,嗯……准确的说是不想让我们太平教的势力进入中原。”

    “我既然亲自出城,那便要做一件对赵匡胤雪中送炭的事情。这样才能在大宋谋以高官,否则被大宋高官排挤,恐怕难以在宋国官场立足。之前师尊传书中提到契丹大军绕到后方,劫了大宋粮草。那我再添把火,让宋军陷入危境,然后再出面,帮助赵匡胤解决危局,且帮助其攻破晋阳城。这样一来,即使如那赵普、曹彬这样的大宋高官也难以阻止赵匡胤给我封以高位。”郭无为心中暗忖,却已经有了计划。

    ps:新书上传,苦求捧场,求月票,求收藏,求红票——————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