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一 第十九章 水淹晋阳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刘继业跳下护城河,游到城墙根下,扯着嗓子向上呼喊。

    北汉城头守军将领听城下呼喊立打起灯笼火把。却看不清城下那人模样,但能够听出自家统帅的声音,忙叫人用绳索从城头顺个大箩筐。请他坐进筐去。才把这位灰头土脸的大将军拉上城头。

    大宋北营之中,曹彬看着一脸血污的叶尘。那样子看起来很血腥,如果让一位娇滴的小娘子见到了可能会吓的做恶梦。但是在曹大将军眼中。那却是一个战士最光荣的勋章。

    曹彬只是对叶尘淡淡一瞥便回转大营。进入前营之后,他便吩咐下去。令人马上向天子所在中营汇报今晚敌军偷袭的详情。又向东西南三处围城大军以鼓讯和灯讯传递了消息。这才返回帅帐休息。

    叶尘跟着王超和参加大战的将士一起来到角营灶旁,从那口新打的水井里提上水来。士兵们相冲刷着身上的血污。所有人**着上身,嘻嘻的冲洗着身上的血污。

    他们的一些袍泽兄弟就在方才的一战中丧了命。还有一些负了伤断了手脚,如今正在军中医官照料下养伤。可是从这些士兵们脸上叶尘完全看不出一丝哀伤和缅怀。尽管方才并肩做战时,这些人可以毫不犹豫的为同伴去挡一刀。

    叶尘脱下盔甲,解下束发的布巾,让一头长了十来寸的头发任意披撒,脱下自己染血的战袍盔甲,裸着那与袍泽们相比略显单薄,但却健康有力的身子。提一桶水,自头顶畅快淋漓的浇下………

    “叶哥儿!之前看你文文静静的。第一回上阵杀敌就敢这般凶悍。没给咱大帅丢脸。”往回走的时候,王超拍着叶尘的肩膀夸奖。

    新兵总是受人排挤欺负的。哪怕早已传开,叶尘是高人弟子,且精通算学一道,又深受曹彬看重,可是如果他是个甭种,在这大军中照样不会有人把他放在眼里。

    大军中,想赢得别人的尊重,就要一刀一枪的凭本事去拼。今日一战。叶尘已经被曹彬麾下这些骄兵悍将视为自己人了。

    ………

    ………

    晋阳城中,刘继业逃回城去之后,为他一千壮士戴孝祭拜,痛哭失声。经此一战。皇帝刘继元心惊胆战,对于夜间袭营的提议再不敢接受,只令四城紧闭,防止宋军再度攻城。这位后汉皇帝在宫阙之内每日登高远眺,向北方怅望,犹如一块望夫石,他的求援信使早就派出去了,可是契丹人却始终不曾露面。难道父皇帝已经抛弃了他这个儿皇帝吗?随着时间的推移,刘继业愈来愈是绝望。

    郭无为见刘继业未死,本来还有些遗憾,想着是否亲自出手,将刘继业暗中刺杀。

    可是,他一直没有等来信使的回复,这让他寝食不宁,坐卧不安。将刘继业之事抛到了脑后。

    师尊张无梦飞鸟传书,特意叮嘱让他务必借献城之功,投入大宋,且谋得高官,为太平教势力进入中原,渗入大宋朝中做好铺垫。

    “难道那宋帝赵匡胤便如此自信那汾河之水一定能够冲破晋阳城,所以感到我的投诚且里应外合没有必要。哼………既然这样,那我少不了要动用一些真本事帮助那昏君守住晋阳城。等那赵匡胤攻不破晋阳时,定会想到我的用处。”郭无为脸色难看,沉声喃喃自语。

    ………

    ………

    四月末,宋军筑坝工程接近尾声,赵匡胤和赵普、曹彬等人亲往晋阳城东北方向的汾河观看筑堤。

    赵匡胤刚刚来到汾河边,便接到急报,说契丹大军分两路从定州、石岭关前来增援北汉。

    因为叶尘提前带来相关军情,十数日前,宋军便早有准备,派出了两路军队防守,所以赵匡胤并不慌张担忧。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又急招棣州防御使何继筠前来,拨给他骑兵三千,面授机宜,命他急赴石岭关增援拒敌,临行时,太祖亲自端着一碗清热解暑的麻粉浆赐予何继筠,笑着说道:“明日正午,朕在此专候爱卿捷报。”

    何继筠将麻粉浆一饮而尽,向太祖深施一礼,翻身上马,急驰而去。

    因为宋军早有准备,且是以逸待劳,再加上何继筠增援,在阳曲之北设下埋伏,大破契丹大军,生俘武州刺史王彦符,斩首五千余人,缴获战马两千,盔甲兵器无数。

    随后不久,又有消息传来,定州方向宋军也在嘉山一带重创了契丹的另一路援军。

    契丹两路援军先锋受挫,大军暂时被挡在了五百里之外。晋阳孤城最后的一线希望貌似暂时化为泡影。此时才真正的岌岌可危了。

    但赵匡胤不知道的是,另有一路三千人数的精骑从契丹占据的燕云十六州出发,换成宋军服饰装扮,在有心人的帮助下,绕过山东路的衡水、聊城,兵分三路潜入邯郸、长治、临汾附近。

    而这三处正是宋军从腹地运往前线的三条粮道的必经之处。

    五月初八,晋阳城。“水淹”计划开始实施。

    叶尘随一众亲兵,跟在曹彬身后,骑马出营,遥望晋阳城。身后两边大军整军待发,已经做好随时出击准备。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号炮震响声,汾河大堤突然崩裂,拦蓄日久,水位陡增的汾河水汹涌激荡,波翻浪卷,伴随着惊心动魄的呼啸,发了疯似的向晋阳城飞泻而去。

    漫山遍野莽莽荡荡,顷刻之间变成了水乡泽国,一片汪洋。

    晋阳城护城河灌满了,吊桥飘没了,城墙已被淹没了一半,水位还在以惊人的速度上涨。一泻千里的狂涛巨浪在这里突然受阻,就像千万头被激怒了的野牛,狂暴地向着城墙猛冲而去。一排排的掀天巨浪以千钧之力狠狠地砸在城墙上,垛口上,变成碎末,刹那间又重新聚起新的潮头,再一次凶悍地扑来。

    晋阳城内一片恐慌,就像已到了末日来临的前夕,城内不分军民,不分老幼几乎倾巢出动。他们在沿城修筑堤防,百姓把家中门板、木料和备有的砖石,都主动送到了城下,又自动地组织起来,手抬肩扛,运送土石物料。

    在面对滔天洪水这一刻,晋阳城所有军民是真正达到了同仇敌忾。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大水灌城,将不分良莠,不论军民,不管善恶,都面临灭顶之灾。

    两天以后,晋阳城被汾水冲陷。大水从延夏门瓮城灌入,以不可阻遏之势,穿越两层外城,直向城中泻去。

    赵匡胤亲临大堤视察,只见城门处被冲开的水中渐渐变宽,足有三丈多,城内军民正在奋力堵截。

    此时有大水阻挡,宋军也难以进入。

    赵匡胤一声令下,鼓声传令,各军弓弩手一齐放箭,万箭齐发,如无数的飞蝗向水口处乱哄哄的疾射而去。

    许多人中箭倒地,堵截水口的队伍乱了套,水口越来越大,晋阳城破在即。

    就在这时,忽见城内飘来一个长宽足有四五丈大小的草垛,将水口严密地封住不说,宋军无数箭矢悄无声息的钻入草垛之中,却难以将它穿透。

    趁这个机会,城内军民一拥而上,加紧筑堤,终于把水口堵住了。

    晋阳城中,郭无为脸色微白,站在内城墙上,城下无数百姓拜倒,大呼宰相大人神通广大,文武百官不管以往和郭无为关系如何,此时无不一脸敬佩看着郭无为。北汉国主刘继元脸上更是感激不已,一脸后怕。

    没错!刚才那足有四五丈大小,重足有六七百斤重的大草垛,之所以能够瞬间一次性的堵住缺口,却正是郭无为不顾真气消耗,全力出手所为。

    眼看煮熟的鸭子又飞了,赵匡胤大怒,立即命大军驾起早已准备好的轻舟焚烧外城门,一时间,汪洋大波中百舸争流,一齐向各个城门冲去。

    与此同时,宋军阵中鼓声大作,呐喊助威。晋阳城头上,北汉统帅刘继业命守军引弓搭箭,对着小船乱箭齐射。

    禁军东西班都指挥使李怀忠带领一小队精兵,架着一艘拥有船坞的特制小船,将所以箭矢挡在船坞外,劈波斩浪遥遥领先。风驰电掣般向着城南门冲去。船上众人已经准备好了烟硝、硫磺、膏油等火种和引燃之物,一旦靠近城门,就立即举火。若城门被焚,大水涌入,太城城将不攻自破。

    小船距离城门越来越近,三十丈、二十丈、十五丈………晋阳城头上无数箭矢射来,但都难以突破精铁打造的船坞。

    可就在这时,城头上,站在北汉主刘继元身边的郭无为从旁边夺过一把硬弓,拿过一把箭矢,一一射了出去。

    嗤嗤声中,郭无为射出的箭,快如闪电不说,竟然全部射穿了船坞,且不偏不斜,将藏在船坞中,包括李怀忠在内,所有宋兵全部射死。

    而这时北汉城头投石机也已经准备妥当,其它三处城门剩余的几艘特制小船也全部被砸翻沉入水中。寻常小船上的宋军因为水中躲闪不够灵活,在北汉弓箭之下,更是损失惨重,活着回来的不足百一半。

    宋军烧城门计划失败,攻城又一次受挫。

    此时天色已晚,攻城不法继续,赵匡胤只好下令收兵回营。

    …………

    …………

    ps:新书上传,苦求捧场,求月票,求收藏,求红票——————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