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一 第十八章 见血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按照编辑大大的意思,书名改成《大宋王侯》,给诸位看客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实事上,此次还真被曹彬后面一句话说中了,前往宋军南营袭扰的只是刘继业派出一组寻常军队,起的是烟雾.弹迷惑作用。让宋军认为今晚北汉不可能再袭营,从而放松警惕,再以精兵袭营。

    此时,刘继业马摘铃、蹄裹棉,已经悄悄在北门内集中了一千名精锐骑兵。二十名弓弩手已经派出去了,他们伏地潜进,任务是射杀曹彬大营的戍守哨兵。

    他今晚偷袭的真正目标不是南营,是北营。

    城外四营之中,除赵匡胤带领的中军之外,就属北营军队士气、军心、战力最强,这也正是曹彬揣测他不会来袭扰自己的原因之一。

    刘继业之所以被称为无敌,不是他的兵比宋军和契丹人骁勇,也不是他有以一敌万的武功,正是因为他的谋略和战术往往出其不意。

    在佯袭南营,各营都把注意力投向的时候,他手下二十名神箭手已经悄悄掩向北营曹彬的驻地,暗暗射杀各处哨卡,清理拒马鹿角,为他的骑兵突袭做好了准备。

    前方一切准备停当,向他打出火讯号,刘继业立即让人大开城门,亲率一千精兵迅雷疾风一般卷向曹彬的大营。

    叶尘从帅帐中走出,刚刚走到边营柴堆旁举起他的那把大刀,厮杀声便从前营传来,叶尘心中一跳,迅疾提刀赶向中军赶去。

    来到中军大营,就见曹彬已经在其他亲兵的帮助下,穿戴好的盔甲。正带人向前营跑去,叶尘二话不说,也跟在了后面。

    前营已经燃起处处火光,大营中的将军和士卒因为北汉军偷袭南营未果,果然已经放松了警惕,所以刘继业这一招“回马枪”,着实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他们刚刚解甲宽衣,现在又匆匆穿戴起来,待到提起刀枪冲出营帐,北汉骑兵已旋风一般杀来,到处投掷火把,连草料车也引燃了,弄得营中大乱。

    曹彬因自己也放松了警惕,不够重视,脸色有些难看,但却很沉着稳定,开始紧张有序的调动大军应敌救火,很快便稳住了形势。

    这时有将领几步抢上前来,拜倒禀道:“启禀大帅,北汉军近千骑兵夜袭我军、马踹连营,欲穿过前营向大帅本阵杀来,但已经被我军于中营处阻拦。请大帅定夺。”

    曹彬神色平静,当即命道:“骑兵上马抄起回城后路,步兵三面合围,弓箭手伺机射击杀敌。嗯!吩咐下去,尽量不要杀马,我军一直缺马,汉军这是给我们送来了一千战马。哈哈哈………”

    待亲兵以将命令传下之后,曹彬转身对后面叶尘和王超说道:“王超,你带着叶尘去前面见点血。”

    叶尘心中一惊,但却也有些跃跃欲试,和王超抱拳,同时道:“得令!”

    言毕,二人便越过曹彬,加入刚刚聚集起来的一队骑兵之中,向北汉军后方抄去。

    刘继业使一杆大枪。率领一千铁骑疾风一般驰入敌营。趁着曹彬营中将士来不及组织反击。马踹连营,到处纵火制造混乱。杀过了前营扑北营中军。他目的是擒贼擒王,如果这个目的不能达到。杀不了对方的中军主将。也要把中军冲乱。使中军无法行使指挥之责。那时尽管敌营人多势众。黑夜之中无人调度指挥也将变成一团散沙。他趁机一番杀敌之后,从容退去。

    但不料,大宋禁军不愧是天下有数的精锐之师,即使没有预防,应变速度之快,也超过他之前预料。他带一千铁骑刚刚冲破前营最后一线阻力,便已经被一部分赶来的大宋骑兵缠住,且被源源不断的步兵牢牢阻挡前冲之势。

    此时,四周情形对刘继业一方来说愈显不妙了。这次突袭虽成功闯营,可却未能打乱敌军阵势。曹彬的军阵此时仍峙立如山,前营的骚动混乱在渐渐平息下来。营中各处的人马正在有约束的慢慢从四面八方向这里靠近。暗形合围之势。至此这场偷袭已经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

    “罢了!再下去。这一千精兵就要全部葬送这敌营之中了。”刘继业暗叹机会已失。他将眼前一名宋将挑下马之后,一拨马便走,且高声喊道:“众儿郎!随我回营。”

    刘继业一拨马头便向来路杀去。他的武功极高,又借着快马的冲势。还真没有几个人挡得住他。但是他带来的那些骑兵却已被宋军士卒羁中。哪能说走便走的。无数大军紧紧摄住他的身影便随后冲杀追去。

    而让刘继业心中沉到谷地的是,敌人竟然在如此短时间内,又组织两千多骑兵绕到了他回城的后方,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叶尘便在这两千多大宋骑兵之中。

    很快,两军对冲,进入了一片混战。这对初次上战场参加厮杀的叶尘来说,心中产生了无比的震撼。

    原来这就是战场………人们像野兽一样舞着刀枪,红眼睛拼命的厮杀,那种无情,那种血腥,那种残酷景像若非置身其中,实难感受。

    叶尘在后世没有杀过人,但来到当世之后,便在永乐边城外,杀过两名欲劫杀他的人,就在前几天刚刚杀了郭无为的信使,可都是用狙击枪和弓箭杀的人。远程杀人比起现在持刀、枪厮杀完全两个概念,截然不同,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万千士卒呐喊厮杀,千百名勇士在他身边挥舞着刀剑,抛洒着敌人的鲜血和头颅,让初次踏上战场的叶尘心神摇撼。他眼看着自己的袍泽嗔目厮吼。与滚鞍下马北汉勇士拼在一起。却不该如何冲上去也像一兽一样噬咬敌人。

    “闪开!”

    叶尘持刀而立。惊愕的看着眼前这绝不浪漫绝不悲壮。完全充满了血腥与丑陋的厮杀场呆。忽然有人在他胯下战马上踹了一脚。

    这一脚使力奇大,叶尘战马受痛,向前疾奔数步,却刚好躲过旁边一杆铁枪。

    是王超在关键时刻他救了自己一命。王超见他举着把刀站在那儿东张西望,一副欲进还退的样子。倒没有心生气愤。刚上战场的人大多如此,但是只要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次,下次再上战场。他就会从一条看门犬变成草原狼了。

    刚才,王超正在与敌搏斗,见一个北汉骑兵挥枪向叶尘猛刺过去。不顾危险。一脚把叶尘胯下战马踹开,救了叶尘这个‘菜鸟’一命。但是他那一脚收势不及,被那北汉骑将顺势以枪杆劈中,疼的他惨叫一声,差点从战马上栽了下来。

    那名北汉骑将见此,紧接着又是一枪刺向王超。

    叶尘此时刚刚转身,恰好看见这一幕,一直拿在左手的长弓拿起,一声怒吼,都不瞄准,随手一箭便射了出去。

    嗤的一声,那名骑将应声栽倒,竟然一箭穿喉。

    王超见此,喊了一声好箭法,然后便不理会叶尘,杀向旁边北汉骑兵。

    这一千北汉骑兵一番袭营。人人骑骏马,着铠甲弓箭。肋下挂刀手持长枪,上马使枪下马用刀。远射弓箭,身穿甲胄。为了尽量保存这支精锐的力量,刘继业可算是煞费苦心。在如今北汉城内武备捉襟见肘的情况下,够拿的出这样的装备来武装他们,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力量了。

    然而他采取袭营的战法计谋虽然很对,可是实在估错了曹彬麾下禁军的应变速度。也没有料到曹彬麾下人马军纪竟然这般森严。在袭营成功之后不但未能造成炸营。而且如今他麾下这一千精兵生还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了。

    但是,刘继业一手带出来的这些精兵俱都是敢死之士,虽知受困于敌营,却仍死不降,拼死反抗。

    叶尘射杀了一人后,终于彻底回过神来,这战场的残酷和血腥背后。对敌人的残忍之中,何尝没有一抹浓浓袍泽之情兄弟之义?

    他眼睛慢慢的变红,就像现在那些正在用尽一切手段亡命厮杀的战士们一样,露出噬血的疯狂。

    他大吼一声,挥刀便向一名正向他杀来的北汉战士劈去。狂奋之中,他浑身血液沸腾,似乎给了他无穷的力量勇气和杀气。

    但是叶尘的灵台中仍保持一线清明,牢牢记着王超教授他刀法时,所说的话:“力不可使尽。每一刀你都须凝神注力心。但是每一刀都须力留三分。唯此方能出刀收刀亦疾。刀势连绵如狂风暴雨。叫对手连个喘息的空隙都没有。”

    叶尘心记着王超的这句嘱咐,谨记着王超对用刀运力的指点。一刀刀劈下去,仗着一股激愤之中的血气之勇,且又因为力气强于寻常战士不少,竟是杀气腾腾,刀法犀利,有如杀神附体。

    那名北汉骑兵被他抢了先机,又因身披盔甲,行动远不如匆匆奔上战场连轻便的衣甲也没穿的叶尘灵活。被他上一刀下一刀左一刀右一刀。连绵不断的劈下来。一个失手。叶尘已旋风般一刀斩下,在他颈上一劈一拖。“噗”的一声人头扬起。一腔鲜血喷出两尺来高。

    热血溅了叶尘一脸。他伸手一抹,便大叫一声。举起钢刀冲到了正压住一名宋兵,挥枪猛击的北汉战士身后,犹如劈木桩似的一刀劈下。“嗤啦”一声,一刀将那名北汉战士从脊梁骨划到了尾椎骨上,惨死当场。

    那个宋军被他这凶猛的一刀也吓懵了。火光熊熊中只见叶尘满脸污血面目狰狞。那宋兵未及道谢,叶尘已然收刀。旋风般扑向下一个对手。

    刘继业带着亲兵,依靠自己高强枪术,一路杀出重围,只知道马后宋军穷追不舍。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刘继业隐隐感觉身后马蹄声变弱,半途回头一看。竟无一兵一卒被他带回。心中悲痛无比,双眼通红,泪流满面。

    ps:新书上传,苦求捧场,求月票,求收藏,求红票——————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