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一 第十七章 夜袭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这几日,大宋军一改往日轮番扰战攻城的习惯,每日悠哉悠哉,挖掘战壕、堆土筑墙,安插鹿角拒马,打桩架起营帐,看那模样,好像他们大老远的从开封赶来不是为了攻城,倒是为了跑到这儿来守营似的。

    宋军如此做法,反令晋阳城中守军更加提心吊胆,不知宋军在搞甚么鬼。便有人向北汉皇帝刘继元提出,不管宋军有何目的,他们在北汉都城下安营扎寨必有诡计,不妨派兵捣毁宋人的工事和营寨。当即便有人出班反对,提出后周太祖郭威攻晋阳城的旧事,说赵匡胤这是在效仿后周太祖的疲兵之计,我等切不可中了敌人奸计,只管安心守城,等候契丹人援军便是。

    郭无为派出了信使,这几日正在等回信,本来不想多说什么,但突然想到北汉军中统帅刘继业颇有谋略,担心自己来日与大宋里应外会被识破,心中动了杀机,便主动出班说道:“陛下!几位同僚说的都有理,不如选个折中之计,派一名勇武谋略过人的大将夜袭敌营,以扰宋军。”

    言毕,他给旁边一名自己的心腹大臣使了个眼色,这名大臣便出班紧接着说道:“满朝武将中自然以刘继业将军最为勇武,且谋略过人,不如让刘将军率领精兵出城去夜袭宋营,定会达到损耗敌军,且扰疲宋军的目的。”

    刘氏是沙陀人后裔,当初沙陀人曾是大唐的雇佣兵,屡次受大唐招募南征北战替大唐杀伐天下,最后又做了葬送大唐的元凶,祸延中原数十年,

    然而如今这个刘继元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既没有先祖的勇武,也没有先祖的智慧,大臣的意见在他听来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自己却没有一个决断的主意,如今一听郭无为二人说的有理,便采纳了二人意见。令大将刘继业夜袭敌营,以扰宋军。

    刘继业是北汉军第一名将,他本姓杨,叫杨重贵,大宋西北两大藩镇势力之一的麟州杨重勋就是他的胞弟。杨重勋原本是归附北汉的,但是等到大宋崛起,势力及于西北,杨重勋便投靠了大宋,而他的兄长杨重贵却仍扶保北汉,并且承皇帝赐以国姓,改名为刘继业。

    刘继业在北汉国素有无敌将军之称,这个绰号来自与他和契丹人之间的战斗。别看北汉朝一旦有事,契丹人必定来援,那是为的契丹人自己的利益,大宋不曾兵攻打北汉时,北汉与契丹人之间也时常生战斗摩擦,这些小规模的战斗中,常以刘继业取胜告终,所以他被北汉国百姓送了个“刘无敌”的绰号。

    这位无敌将军当然不是真的能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至少在北汉,已经没有比他更骁勇善战、更能打仗的将领,所以这个任务自然就交给了他。

    而郭无为自然不安好心,目的却是想让刘继业死在城外。

    刘无敌自知军心士气已不可用,如今还能苦苦支撑,全因为士卒们还盼着最后的希望————契丹出兵。此时守城尚可,扰敌袭营与事无补,一旦失败,还要凭添损耗,又降低军队士气,且让百姓更加恐慌。可是圣旨下来,他却不敢不遵,只得回去从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长枪营中,精心挑选了一千名骁勇善战的战士,人人配以战马,静等夜深,偷袭敌营。

    这一晚,叶尘正在月下练刀。

    大营一角是灶房所在,此时月华如水,空地上粗大的木棒堆积如山,叶尘箭法大成,但自知杀敌上阵的刀法太差,所以利用晚上时间苦练刀法。

    他拿起一个树桩竖在地上,双手举刀,屏息凝神,一刀挥下,力只使七分,木桩“嚓”地一声轻响,左右分为两半,刀尖离地已只有三寸。

    叶尘练习极为刻苦,现在两手都缠了布条。他的臂膀一挥动时也有些火辣辣的痛,但是他仍然咬牙在忍。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自从郭无为派出信使,准备投诚大宋之后,叶尘便进一步认识到就算深在大宋军营中,也未必就百分之百安全,那太一道、太平教,以及玉道香背后的势力,恐怕都有能力通过大宋高官贵族,进入大宋军中找人。

    他如今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只想着趁着大宋仗还没打完,能够立下军功,提升自己身份地位,多几分自保能力。

    而要想在这军营之中出人头地,起码的武力必须要有,那是自保的本钱,战事一起,大将军都自顾不暇,更何况他如今还是曹彬的亲兵,谁来护他周全?

    那个时候,他纵有从后世带来的经天纬地之才,也要被个大头兵一刀杀了。

    所以,他首先必须要拥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白天,叶尘每天随在曹彬身边,学他料理军务、盘查巡营、指挥调度。学他同那些大头兵们如何打交道…………

    夜晚,他便来到灶房旁边,当起了义务劈柴工,顺便练习刀法。

    听从王超的建议之后,他每天坚持劈出一千刀,听来容易,但是真的做起来,他才知道,这一千刀,每一刀都凝聚气力精神,用王超所教的运力法门劈下去,需要耗费多少力量,但是他仍然坚持着,风雨不辍,好在他经过上次卧佛荒庙的异变之后,体内当时那奇异的冷热能量虽然事后消失,但体质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自愈能力增强不说,力气也变得越来越大,且体力恢复速度也是远超寻常人。所以才能够坚持得下来。

    “嚓!七百四十五……”

    叶尘弯下有些酸痛的腰,又竖起一块木桩,以那把从郭无为信使手中拿来的宝刀拄地歇息。每一刀他都不想随随便便劈下去,他必须喘匀了气息,以最正确的运力法门出刀,一千刀,每一刀都不折不扣地按照曹彬麾下武技第一高手王超所授执行,绝不浪费一刀,也绝不松懈一分气力。

    他重又举起了刀,脚下不丁不八身形峙如山岳,双手握刀,刀锋轻轻扬过头顶,目光似虚还实,投注在那根木桩上。

    月光映在刀锋上,像流水一般微微波动七百四十六刀劈下去。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阵嘈杂声响。侧耳倾听片刻。叶尘快步奔上那堆木柴远处眺望。只听厮杀声从南面传来。金鼓之声不绝于耳。

    叶尘见此,不由心中一紧:“北汉军袭营!他们夜袭南营。”

    这时营中警报响起。曹彬也急披冑戴盔从大帐中走了出来。

    曹彬治军有方,麾下禁军更是军中精锐,不等他下令,麾下大小将领已经早早做好了应变准备。营中一片寂静。毫无喧哗之声。相形而下。匆匆赶回来地叶尘反而成了最沉不住气地那个。看到大营中秩序井然。叶尘不由脸上一红。

    曹彬知道他在后营练刀。见满头大汗地跑来倒没有斥责。反而和声安慰道:“不必惊慌。越临大事。越要冷静。你刚刚入伍,待打上几仗,再听喊杀声时便能沉住气了。”

    叶尘在后世虽然也是军人,但却处于和平年代,虽然经历过数次演习,可真.枪实弹的战争还真没有经历过。更不用说眼前这种短兵相接,更为凶险惨烈。

    曹彬登上望台探头向南方张望一阵。在这里由于有城池一角遮挡。只能隐约见到南营方向火光隐隐。杀声震天。曹彬道:“北汉兵夜袭南城驻军。南营是禁军步军都虞侯赵将军把守。此人骁勇善战。机智多谋。北汉军未必讨得了便宜。”

    叶尘是他亲兵,就随在他左右。闻声忍不住问道:“大帅!咱们不用派兵过去支援?”

    曹彬转头看着他,说道:“夜色深重,敌情不明,岂可轻举妄动。一旦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或为其所诱,中了埋伏怎么办?你记住,但凡这种夜间袭营,诸营切不可草率赴援,即便得到了被袭军营的求援信号,也得小心再三,诸营呼应而行。敌人冲营成功,也不过是只乱一营,如果自乱阵脚,仓促赴援,一旦中敌诡计,那就满盘皆输,再无回还余地了。”

    叶尘心中凛然,谨声道:“是!属下受教。”

    城南厮杀声持续了不到两炷香的时间便沉寂了下去,随后城南驻防大营

    打出了敌军已退的灯火和锣鼓讯号。偷袭战打的就是出其不意,一旦对方有备,或是应变及时,那偷袭的条件也就丧失了,一个明智的将领会马上撤兵,而不是把偷袭战改成大决战。

    叶尘随着曹彬步下望台木梯,回到营帐,一面熟练地为曹彬解去披挂,一面说道:“大帅!北汉军袭扰南营不成,大帅不担心他们会再袭我们北营?”

    曹彬说道:“夜袭这种事打得就是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一旦被人识破,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看这情形,敌军夜袭并非为了突围,而是为了扰我军心士气,嘿!如今各营已有了戒备,他们按照常理来说,不敢再来?不过,敌人也有可能正是抓住我军心里,再来袭营也有可能。”

    ps:新书上传,苦求捧场,求月票,求收藏,求红票——————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