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一 第十一章 北方军情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曹彬神色一肃,威严的目光扫过全场,众人立即便噤声,全场寂静一片。

    曹彬这才缓声对叶尘说道:“既然军情没有问题,那么叶兄弟便对我大宋有恩。还请在我营中先安顿下来,等本帅将这军情禀报官家之后再说。”

    说到这里,曹彬不等叶尘发表意见,便对左右喝道:“来人!先带叶兄弟换身衣服,然后带到火头军那里吃些东西。好了,其他人都回去吧!”

    言毕,曹彬便冲出了帐篷,一众武将和亲兵也紧跟其后散去。

    只剩下一名亲兵来到叶尘身前,颇为客气的请叶尘跟他走。

    叶尘深知自己虽然不是囚犯,甚至还算是对大宋军队有功,但如今恐怕在一些事情上已经身不由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所以,他没法拒绝曹彬的安排。实事上,他也不想拒绝,因为他此时的确很饿,感觉自己好像能够吃一整头牛。更何况他的衣服真的很破,衣衫褴褛说的就是他,甚至半个屁股都若隐若现,他需要换一件新衣,那怕大宋军服。

    ………

    ………

    中军皇帐之中,赵匡胤神色阴沉,他隐隐感觉契丹人不会留给自己太多时间,然而晋阳城久攻不破,北汉国依然存在,此次御驾亲征便不算成功。

    便在这时,帐外隐隐传来喧哗声,中间隐隐夹杂着马蹄声。

    赵匡胤眉头一皱,喝问道:“外面何事喧哗?”

    门口一名亲兵小步跑进来,单膝点地,躬身说道:“官家!有紧急军情,且是曹彬大将军亲自送来。”

    赵匡胤神色一凝,隐隐猜到了一些。

    中军营地,曹彬亲带十数名亲兵,纵马狂奔,直直向赵匡胤所在皇帐疾奔而来。其中一名亲兵还排在曹彬身前,且背后插着四把红旗,每把红旗上面都写着一个‘急’字,连在一起便是“急!急!急!急!”。

    所过之处,人人纷纷躲避,无人敢有怨言牢骚,只因为这是最高等级的加急军情。

    一群人距离赵匡胤皇帐十丈外勒马跳下,曹彬跳下马,将亲兵扔在原地,一边向前快步走去,一边大声说道:“快禀报官家,曹彬有重大军情上报。”

    赵匡胤身边的亲兵早已得到皇帐内的指示,一边接过曹彬胯下战刀,一边说道:“曹将军请进。”

    曹彬冲进皇帐,单膝点地,行了军中礼,从怀中拿出一个手指粗的铜管,双手呈上,喊道:“官家!北方军情急报………”

    赵匡胤闻言,神色一凝,喝道:“快呈上来。”

    曹彬旁边早已等待的一名小黄门,快速从其手中接过铜管,一边向赵匡胤快步跑去,一边拔开铜管一头活塞,从中小心抽出一卷薄纸,恭敬的递给了赵匡胤。

    赵匡胤快速阅读,神色却越来越凝重,等看完后,眉头已经紧紧蹙起。

    “没想到,这位萧皇后不过双十年华,竟然拥有如此智慧,且又不缺勇武,不但借我北伐之势,以名族大义调和国内矛盾,而且将国内矛盾转向我大宋。最主要的是此女还敢亲自领兵南下,犯我大军。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赵匡胤喃喃自语,神色中一半担忧一半战意。

    微微思付一阵,赵匡胤神色渐渐恢复平静,对左右说道:“传令全军!军都指挥使以上将领即刻来中军大营进行军议。”

    有近八名传令兵答应一声,上马分八个方向奔驰而去。

    然后,赵匡胤看了一眼曹彬,说道:“曹卿,你这份军情极为重要,来的也正是时候啊!嗯……传朕旨意!对探得此军情之人军职升两级,赏赐黄金五十两。”

    曹彬起身,迟疑了一下,没有将叶尘之事说出。这不是他有意欺瞒皇帝,而是他深知此时此刻官家心中只想着赶在契丹大军来临之前,将晋阳攻破,然后好全力迎战契丹大军。更何况,叶尘之事虽然极为惊异,却也没有达到直达天子的地步,在能够确定这份军情真伪之后,他自己便可全权处理此事。

    ………

    ………

    很快各路大军军都指挥使以上大将和随驾前来的文官大臣便聚集到了皇帐之中。

    经由曹彬将契丹大军军情通报之后,赵匡胤让众人提出半个月之内必须要攻破晋阳城的办法。

    众人这些天一边率领部署攻城,一边也苦思破城之法,多多少少也有些心得和想法。当下便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文臣武将争相陈述自己的看法,占多数的意见认为,晋阳城现在已经成为一座真正的孤城,大军围困数重,可以再调兵马,对重点防区组织强攻,前仆后继,不计伤亡,拼死攻打,当能够破城。

    宰相赵普坐在一旁,一直没有吭声,且一幅胸有成竹之色。赵匡胤问他可有良策,他却用手指指左神武统军陈承昭,微微一笑,说道:“破敌良策尽在陈将军脑中。”

    原来这几日陈承昭去找首辅宰相赵普密议破敌之策,他们策马绕城,查看地势,已经有了一个破城的初步计划,因尚不成熟,还没来得及向赵匡胤禀报。

    陈承昭站起来,对赵匡胤抱拳行礼说道:“禀报官家!微臣以为,晋阳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城墙既高且厚,坚固异常,如今防守又十分严密,若是一味强攻,北汉人必作困兽之斗,拼死守城,急切之下很难攻取,纵使能够攻下,也必定损兵折将,伤亡惨重,实在是得不偿失,更何况紧接着还要和契丹大军进行恶战。”

    赵匡胤知道阵承昭还有下文,急忙问道:“以爱卿之见,该如何破城?”

    陈承昭神秘一笑,朗声答道:“左右自有雄师百万,何不借来一用?”

    文臣武将们听他这样说,大眼瞪小眼,竟不知所言何意,只有曹彬一幅若有所思之色。

    赵匡胤深感奇怪,道:“朕能动之兵马都在这晋阳城外,哪里还有雄师百万可供利用?”

    陈承昭道:“汾河水沛流急,奔涌宣泄,狂涛盘旋,浩荡千里。一旦灌入晋阳城中,就如亿万头猛兽一起闯入,当有摧枯拉朽,吞噬万物之势,岂是千军万马所能比拟的?”

    一句话,说得众将大臣们恍然大悟,无不欣喜大笑。

    赵匡胤同样欣喜不已,连连点头:“水淹晋阳城,的确是好计,好计啊!”

    他立即下令,四路大军各抽五千人由陈承昭统领,负责筑汾河大坝,拦蓄汾水,准备水攻。其它各路大军依然攻城,只不过强度兵力减半。

    ………

    ………

    ps:新书上传,苦求捧场,求月票,求收藏,求红票——————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