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一 第十章 军营苏醒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左右顿时冲出一名亲兵,答应一声,快步跑出帅帐,紧接着快马奔驰的声音传来,且声音越来越远。

    曹彬再次仔细打量过叶尘之后,突然想起一事,说道:“我记得前一段时间曾经派出一名副指挥使,前往永乐边城对刘南一行探子传达密令。去将这名副指挥使叫来,看他是否见过此子。”

    ………

    不多时,那名曾经到永乐边城见过刘南的副指挥使来到帅帐,并认出叶尘,将自己所知有关叶尘与刘南关系,以及售卖私盐等事全部详细的说了出来。

    就在曹彬等人有关这份情报真伪探讨之时,随宋帝北伐的御医钱乙来了。

    不等钱乙因看到活蹦乱跳的曹彬说什么,曹彬便极为客气的快速将前因后果和其中厉害关系说了出来。

    实事上,当曹彬将事情说到一半时,钱乙的注意力便已经放在了叶尘身上,从其神色中,众人知道这位有着神医之称的御医已经对叶尘充满了极大的兴趣。

    这位御医可不是寻常御医,更不是普通大夫,而是有大宋神医之称的钱乙。一身医术极为高明,深得赵匡胤信任。

    钱乙先是把脉,然后翻开叶尘眼皮,掰开叶尘嘴巴,仔细检查之后,皱眉沉思半响,一脸难以置信的自顾说道:“此子昏迷时间当在十五日于十九日之间。是否喝过水不敢确定,但期间绝无吃过任何东西。”

    钱乙说出诊断结果,自然极有说服力,再也没有人怀疑叶尘昏迷时间。

    “依照钱神医所言,自然没有错。可是这份军情真伪又如何确定?”曹彬说道。

    眼见曹彬开口,一直皱眉沉思的钱乙突然眼睛一亮,说道:“老夫倒是想到一个办法,或许可将此子唤醒。”

    曹彬眼睛一亮,说道:“请钱老赶紧出手将此子唤醒。”

    钱乙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正要退开的一名猛将说道:“这位将军留步,此事还需将军帮忙。”

    那名五大三粗的猛将停下转身,神情振奋说道:“钱神医需要俺如何帮你。”

    钱乙说道:“将军一看就天生神力,应该能够胜任此事。嗯………请将军将此子双手和双脚压住便可。”

    这位猛将一听钱神医夸自己天生神力,便开心的答应一声,上前来,先是将叶尘双手一起叠放在小腹上,一只大手压住,另一只手连同胳膊压在叶尘双脚脚腕之处。

    这时,钱乙已经从随身医箱里面拿出数枚银针,目光仔细扫过叶尘全身,然后出手如电,瞬间在叶尘身上扎上三根银针,看起来应该是三个穴位之上。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随着这三针一扎,叶尘身体陡然一震,然后这位猛将一声怪叫,砰的一声飞了出去,撞翻了旁边两名将领。

    三人滚做一团,但此时却无人理会他们三人。所有人全部围了上去,盯着叶尘看。

    ………

    ………

    叶尘的意识像在最黑深的海洋底下,逐渐往上浮升,飘飘荡荡,有如无根的浮萍,思想逐渐凝聚,身体由冰冷渐转暖和,到最后终于发出一声呻吟,睁开双眼。

    入目所见,好几个人头和面孔,透过缝隙隐隐好像是帐篷顶,但叶尘此时却不知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叶尘躺在地上盯着众人发呆,众人或站或蹲盯着叶尘,一脸审视和好奇。

    叶尘此时的感觉奇怪诡异到极点,因为他有过一次莫名其妙来到这个时代的经历,所以他虽然慢慢确定入目所见应该是真实场景,但却有些不确定自己是否还在北宋初期。

    帐篷里面光线并不强烈,可是叶尘却生出承受不起的感觉,忙合上眼睛,急速的呼吸着。

    自己为什么会身在这里呢?还是不是在北宋时期?不会又穿越时空了吧?

    叶尘再次睁开双眼,说道“你们………”可是说话忽然变得无比艰难,声音到达咽喉处,变成一声呻吟。

    “你们还不退开!”曹彬有些不满,冷哼一声,说道。

    除钱乙和曹彬之外,其他人赶紧退回了自己位置。

    “给他先喝一些水。”钱乙目光如电,看出叶尘多日未开口,嗓子嘶哑,恐怕难言。

    有曹彬的亲兵赶紧拿着瓷杯,上前将叶尘扶起,给叶尘喂水。叶尘此时还有些恍惚,但身体本能缺水,却让他一口便将一杯水喝完。然后长长呼了一口气,怔怔的向曹彬和钱乙看去。

    “你们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不等曹彬发问,叶尘率先说道,只是声音有些嘶哑。精神还是有些恍惚,否则他只要通过身边这些人的装束,便大体能够看出这些都是什么人。

    “你掉落河中,被我们救了。所以我们是你的救命恩人。”曹彬紧紧盯着叶尘面容,说道。

    叶尘闻言一愣,好似才彻底回过神来,这才隐隐想起自己好像是冲进了河水中。

    他看了一眼曹彬,然后目光扫过众人,不由再次一怔,半响之后眼中出现一丝恍然之色,说道:“这是在军营中?不知是那国部队?”

    “本帅是大宋宣徽南院使曹彬,你此时身在我大宋北大营帅帐之中。”曹彬言简意骇的说道。

    叶尘闻言先是一怔,紧接着心中一惊。曹彬之名他在后世时便听说过,乃是北宋初期第一名将,据她所知曹彬为宋太祖剿灭诸国,统一中原和南方立下了赫赫战功,死前便功至国公之尊,死后甚至被追封有王爵之位。

    叶尘不敢怠慢,便要从担架上爬起来见礼,不料猛的一起,身体一个踉跄,又跌倒在地。

    这不是他身体有伤,或者太过虚弱,而是他长时间未动,肌肉有些僵硬,猛的一动,双腿不适造成的。

    曹彬目睹叶尘苏醒之后整个过程,心中已经大体不再怀疑叶尘会是北汉或者契丹细作探子。

    此时顺势上前将叶尘扶起,示意亲兵拿来一把椅子让叶尘坐下,一边问道:“小兄弟是何人?经历了何事?怎么会跌入河水中昏迷不醒?”

    叶尘此时心念电转,刚才起来时顺势摸了胸口,已经知道自己从刘南身上的得来的情报已经落在眼前曹彬手中。但他却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十数天,没有吃任何东西,可是没有任何事情,并且这些人用了极大力气才将他弄醒。

    否则,他恐怕就要头疼如何解释,才不会让人将他当成怪物或者异类。

    当然,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叶尘的确算得上是异类。

    有了上面判断,叶尘大体有了思路,反正自己本来便是送情报的,便说道:“想必我身上的情报和刘南的侦骑令牌,你们已经看过。”

    众人闻言,眼睛一亮,曹彬更是眸中精光一闪,说道:“小兄弟思维敏捷,的确如此!这份军情事关重大,本帅确定真伪之后,要尽快禀报官家。做出部署,所以还请小兄弟将得到情报和侦骑令牌的过程,以及自己的身份详细告知于本将。”

    叶尘一愣,心想曹彬几乎已经是武将中最大官了吗?怎么还有上司,便随口问道:“官家是谁?”

    众人也是一愣,曹彬说道:“官家自然是我大宋皇帝陛下。”

    叶尘突然想起好像在看过的某个宋朝的电视剧中场景,皇帝有时被称为官家,而不只是大部分朝代中的陛下。

    叶尘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是永乐边城生意人,并且是刘南所在盐铺的伙计,名叫叶尘,自幼随恩师居于深山,对人间之事多有不知。半年前,家师亡故,叶尘为亡师守灵三月后,便下山来到永乐边城,初涉人间之事,在永乐边城生活了半年,并结识了刘南。”

    包括曹彬和钱乙在内,所有人闻言,脸上不由流露出果然如此的恍然之色。心想眼前这位年轻人和其师尊恐怕都是不出世的异人或者高人。

    曹彬深深的盯着叶尘看了半响,说道:“叶尘!本帅问你,你为何不知道官家指的是谁?”此事不能怪曹彬怀疑,五代十国以来,几乎所有先后占据中原的国家皇帝都被称为官家。而远在北方的大辽和北汉,以及一些大宋周边中国皇帝反而不这样称呼,遵循着汉唐古制,只称为陛下。

    叶尘一怔,硬着头皮,说道:“我听师傅讲到一些人间帝王之事时,皇帝都是称为‘陛下’,真的一直不知‘官家’之称。”

    “当世‘陛下’一词也用,但又多了‘官家’一词,嗯………如此说来,你在半年之前从未出过山。从未来到过世间。那你所售卖的盐又是从那来的?”曹彬问道。

    叶尘从善如流,点头道:“我在这半年中的确未出过深山。至于盐是我自己在永乐边城附近找到一处盐池,从中炼制的。”

    曹彬点了点头,算是已经初步相信了叶尘自说的身份。接下来便是判断军情真伪性。至于叶尘所说制盐之事却没有多想,还以为叶尘找到的是一处好盐池,而不是毒盐池。

    “叶尘!你将探子刘南所打探军情交给你的过程,详细给本将讲一遍。”曹彬说道。

    叶尘对此早有预料,并且趁刚才时间,心中已经打下腹稿,所以毫不迟疑便诉说了起来。所说自然与真实情况有些差异,比如没有提依然在他脖子挂着的天星玉佩,而是以师傅传下来的宝物代替,并且说已经被玉道香、司洛意和郭无为三人抢走。

    叶尘所说过程,颇为玄疑,不过司洛意和郭无为颇为有名,郭无为就不用说了,身为北汉首辅宰相,权倾朝野,堪称是半个北汉国主。并且,据曹彬所知,郭无为的确是道士出身,并且师出北方太平教掌教张无梦,且在前些日子中从晋阳城中神秘消失的事情也是知道的。而那司洛意也不是寻常人,在民间传闻中,这两人和他们各自师尊都身怀通天彻底之能。

    再加上,众人联系到之前叶尘师傅避世不出,心想原来是身怀道家至宝,待在深山之中是为避祸,而徒弟却耐不住寂寞,带宝物出山,结果被不轨之人盯上,差点丢了小命。但不管怎么说,叶尘的身份问题算是已经初步坐实。从而也初步证实了叶尘身上搜出的情报一事,并不是敌人奸计。

    ps:新书上传,苦求捧场,求月票,求收藏,求红票——————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