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 卷一 第八章 异变突起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司洛意和郭无为二人同时感觉怀中阳日和阴月玉佩突然传出一股庞大吸力,他们丹田内的真气不由自主的向各自怀中玉佩灌注而去。

    然后,他们怀中玉佩各自陡然射出一黑一白两道光芒,射向叶尘胸口天星玉佩上。

    紧接着,玉道香便感觉叶尘身上突然传来一股庞然巨力,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娇呼,便飞了出去,穿过身后庙堂之门,砸在了那卧佛象上。

    叶尘迷迷糊糊中,突然感觉胸口上出现一阴冷一炽热,两股莫名之物,开始在体内各占一半身体,以自己完全不懂的方式开始流转。

    两种极端感觉瞬即侵袭全身,叶尘左边身体感觉冰寒彻骨,完全已经被冰封起来,失去了一切感觉。而右边身体犹如放在了大火之中,炽热疼痛之极,要不是叶尘此时依然难以发出声音,早已惨叫出声。可是奇怪的是,这两种极端属性能量好像只发生在他身体上,竟然没有丝毫外溢传播,他身上的衣物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如此情况持续了两三息时间,司洛意和郭无为骇然欲绝中,终于寻找到了原因,抓着叶尘的手赶紧松开。

    在锥心刺骨的极度痛苦中,叶尘往后仰跌在地。

    当叶尘往后仰跌的一刻,两股极端属性的能量登时把他全身经脉化作角力的战场,两者不断激荡争持,那种痛苦犹如千万把细如牛毛的利刃,切割着他的经脉和五脏六腑,若不是口不能言,他早已失声狂叫。

    只是如今他已痛得全身抖震不已,受尽了这极痛之苦。

    叶尘此时的所有感官均失去作用,眼不能见,耳不能闻。有如投进一无所有的虚无境界,不知身在何处?究竟发生甚么事?陪伴他的是一波比一波剧烈的伤害和痛苦。

    就在这悲惨深渊的至深处,忽然生出一点温暖之意,虽仍是痛不欲生,情愿快点死掉好脱离苦海,但神智却逐渐清明起来。隐隐感到暖意起自心脏正中的位置,逐渐蔓延往心脉。

    这种温暖刚好是介于冰寒与炽热之间,好似是两者的中和或者融合。又好似是两种极端能量之间衍生出的新事物。

    叶尘绝处逢生,再没暇理会因何会出现这种特异的情形,只尽力使自己忘记冰割般的痛楚,神志死守心头那丁点温暖。

    暖意逐渐扩大,经心脉缓缓延往全身各处,叶尘后世的父母一个是西医,一个是中医,他从小耳渲目染之下,曾经对中医有所涉猎,知道这暖意好像是从任督二脉流出,开始在全身各处经脉蔓延。

    两三息后,叶尘感觉痛苦仿佛正逐渐离开他。感官逐分逐寸的回复知觉,开始感觉到身体和四肢的存在。

    不过,此时他若想爬起来逃走,仍是遥不可及的事。

    可是叶尘心中却没有丝毫欣喜之情,他虽然不懂武功,也不懂什么道术。可他能够隐隐感觉到,这些许温暖能量,只可以保住他性命一段时间,而他的身体因为在之前两种极端能量的摧残之下,或冰冻成死肉,或者已经烤成熟肉,他全身几乎所有身体机能已经坏死,他此时已经变成一个极度瘫痪,却又奄奄一息的将死之人。

    而这小股温暖舒适之气,恐怕只令他多受活罪而已。

    此时,玉罗刹、司洛意和郭无为三人成犄角之势围着叶尘,一脸惊疑不定看着叶尘正在承受极致痛苦,偏又没有彻底昏死过去。有了刚才的遭遇三人一时间却也不敢再碰触叶尘丝毫,并且也没有继续互相动手。

    便在这时,奇妙之事又发生了。

    之前随着司洛意和郭无为二人离手,挂在叶尘胸口的天星玉佩光芒已经收敛消失,可是这时突然又星光闪烁起来。

    叶尘此时已经心灰意冷,只想着尽快死去,不要再受着极致痛苦。但就在这时,突然感觉自己胸口传来一股清凉温润之意,然后这种清凉温润之意以极快的速度向全身蔓延而去。

    “轰!”

    叶尘感觉自己身体内宛如火山爆发和雪崩冰裂同时发生,登时眼冒金星,偏又没有昏死过去。冷暖流以他为中心向四周送出狂飙,隐隐听见身边传来三声惊呼。

    下一刻,叶尘竟发觉自己从地上突然弹了起来,然后他的身体再不受意志的控制,狂叫一声,就那么拚命狂奔,像发了疯的样子。

    轰………

    叶尘直接撞墙而出,留下一个人形缺口,迅即远去,比奔马更要迅捷。

    叶尘冲出寺庙,进入密林,撞到无数树木,又冲进了一片草原。

    叶尘狂驰于草原上,他不但没有目标方向,且根本不知自己在干什么,不晓得自己在奔跑。

    在极度的火热和冰寒的争持激荡后,他的感觉似若告别了以他身体作战场的冰霜与烈焰,他的心神完全被一幕一幕纷至沓来的往事占据,不晓得任何关于身体的事,仿佛灵魂与**再没有任何联系。

    一切变成漫无目的。

    当火热占到上风,冰寒之气便像退避三舍,任由热气焚心,他喷出来是火辣辣的气,全身发烫,周围的一切都在晃动,吸进肺内的再不是初冬冰凉的空气,而是一团一团的火焰,毛孔流出来的汗珠顷刻间已被蒸发掉。而他的生命正不断萎缩和步向消亡,他唯一想的的是冰凉的河水,所以必须不住奔跑,寻觅水源。

    可是寒气又不知从那裹钻出来,若如烈火被冰雪替代,脉搏转缓,血液也给冷得凝固起来。这时他想到的只有继续奔跑,以免血液结成冰霜,且期待火热的重临。

    如此寒热交替无数次后,叶尘身体变得麻木不仁,没有任何感觉。

    一幕往事涌上心头。

    他是一名狙击连连长,也是全军狙击手比武冠军,当他正在执行任务中,家传的玉佩突然发光,然后他便稀里糊涂来到了这个世界或者说这个时代。

    此事现在浮现心头,叶尘只想大哭一场,可是眼泪还没流出来,要不被蒸发,要不已经冰冻。他本来有自己心爱的未婚妻,已经订婚,三个月后就要结婚,开始幸福的生活。

    可是,随着他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时代之后,这一切便已经彻底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如今还要遭受极致痛苦,然后最终死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然间,叶尘灵魂好像从夜空忽然回归到身体,再没有丝毫寒或热的感觉,全身飘飘荡荡的。

    此时他方晓得自己在荒原上疾驰,速度比他以前任何尽展全力的奔跑更要迅捷,大地在飞快倒退,天上的云朵仿似铺天盖地的直压往头顶来。

    一阵无可抗拒的劳累侵袭全身,脑际轰然如受天雷殛劈,往前直跌,连续翻滚十多转,最后载进了一条大河中,昏迷了过去。

    这条大河水色浊黄,却正是北方第一大河黄河。

    ………

    ………

    ps:新书上传,苦求捧场,求月票,求收藏,求红票——————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