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三章 逃亡之路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永乐边城南门大街,挤满了正要离去的各族男女,其中就属南方汉族最多。

    不断有人从支道涌来,加入流亡的人群中。一时间,人喊、马嘶、驴鸣和车轮磨擦地面的声音,充塞在昨天还是繁荣兴旺的南门大街。

    此时,所有店铺均门窗深锁,谁也不愿将自己辛辛苦苦挣下的家当送于契丹大军,更不想成为契丹大军的奴隶,只好收拾细软财货,匆匆离开,踏上茫不可测的逃亡之路。

    这些天,叶尘已经将所有的存盐以低价卖了出去。他此时背着一个极为严实的长条布袋,和一个明显不符合当世风格,做工远超当世的多功能战术背包,混入人群,顺着南门大街,向城外走去。

    第一线曙光出现在永乐边城集东门的地平线外,天上厚云密布,似正在酝酿一场暴风雨,使得奔走逃命的人们心头更是沉重。

    叶尘最后转身看了一眼安身半年的永乐边城,长长的叹了口气,脸色有过刹那的茫然和恍惚,但最后终还是化成满脸的坚毅和对生存下去的渴望。

    整整半年了,他有时依然生出眼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的感觉。

    自半年前他稀里糊涂来到这个世界,准确的说来到这个时代。经过足足半个月时间的震撼和迷茫,以一名后世狙击连连长该有的坚强和韧性,最后他终是认清了现世,开始考虑生存的问题。

    他经历了艰难险阻,踏足永乐边城,然后又经历了九死一生,才在永乐边城这样的人人不择手段,时时刀剑血拼的虎狼之地立足安身。

    现在,永乐边城的‘家’再次失去,他心中禁不住生出茫然。

    一切的一切,包括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因眼前令人担忧的局面,失去一向应有的意义!

    他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如何在这战乱之中生存下去,并且顺利到达大宋腹地,再次为自己寻找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断了叶尘起伏的思潮。

    “不好了!契丹先锋军提前到来,已经距离永乐边城不足三十里。”一名骑术精湛的大汉,穿城而过,远远喊道。

    轰………

    大汉一句话,如同惊雷,让本来只是匆匆奔走的人群如同炸锅,惊叫声中,开始没命奔跑。

    叶尘认得这名大汉,知道此人是永乐边城三大帮会之一南帮的一名小头目。南帮帮众全部是来自大宋的汉人,如若让契丹大军来到永乐边城,南帮定会被连根拔除,帮众也会全部被斩杀。而这大汉显然是南帮派往北方打探消息之人。

    叶尘神色一凝,早已在第一时间,向东南方向奔跑而去。

    他在这半年时间中花费重金搜集了不少当世地图,这几天也计划好了路线,永乐边城东南方一百多里处,便是黄河一处码头,那里还有最后一批正准备南下的商船,只要拿得出足够的银钱,便可乘船南下,在契丹大军封河之前,直达洛阳。

    叶尘随着人流,消失在南门外。不多时,整条南门大街变得静如鬼域,不见人迹。

    啼声骤起,从长街另一端传至。

    孤人单骑,正亡命的朝南门出口飞奔,其后面紧追着十多骑正弯弓搭箭的契丹战士。

    “嗤!嗤!嗤!”

    单骑刚奔至南门前,箭矢劲疾射来,眼看就要把单骑射成刺猬时,马上骑士叱喝一声,灵活如猴般弹离马背,凌空两个翻腾,落往破烂南门旁边破烂的城墙上,吐出一口血,脚下一蹬,跳下矮墙,撒腿向南边荒村奔跑而去。

    残破城墙内,战马惨嘶,颓然倒地,先是前蹄跪下,接着余力把它带得擦地而行,马体至少中了七、八箭,令人惨不忍睹。

    没错!这孤人单骑正是叶尘的合伙人,大宋潜伏在永乐边城的探子头目,大宋禁军都头刘南。他本来在十日前带着九名探子,前往北方查探契丹军情,不料再次出现时,只剩下他一人。并且身受重伤不说,还被辽兵契而不舍的追杀。也不知他打探到什么重要的军情,才会落到如此下场。

    ………

    ………

    永乐边城东南方向,靠近黄河码头处,最近的一个荒村里面,聚集了近万从永乐边城逃窜出来的流民。一个让所有人绝望的消息正在人群中流传。

    黄河码头,以及附近黄河一线,所有能够停船靠岸之处,都已经被辽军先峰部队占领。没有人能够通过黄河水路离开。

    这近万流民不同于寻常天灾或者战争中丧失家园的流民,他们本身更不是寻常老百姓。所以,虽然人人脸色难看,但却没有一人哭泣,并且神色中有着坚毅,有着见惯了类似情景的麻木。

    而这种麻木不是代表他们绝望,反而是他们对现实残酷的一种坚强的适应和应变能力。

    绝大部分人经过简单的判断之后,便已经快速的向西南方向行去,想通过陆路绕行至关中,再进入中原。一些没有主见之人见此,同样随大流的跟着人群,亡命奔逃。

    叶尘趴伏在荒村中最高最粗的一棵白杨树上,从背包中拿出望远镜,三百六十度,仔细的观望了一圈。脸色越来越难看。

    果然不出他所料,不光是黄河水路已经被封锁,通往南方的几条要道险路同样已经被辽军封锁。

    这个季节,白杨树刚刚长出嫩叶,根本难以遮挡叶尘的身影。

    叶尘不敢长时间在树上逗留,三两下从树上跳下来。发现和他一起来的近万流民已经跑了个一干二净。

    此时,整个荒村中已经只剩下他一人,寂静的可怕。

    契丹大军封锁永乐边城流民前往南方,应该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不让契丹大军出动的军情随流民流传出去,这其中主要目的或许便是为了阻止刘南那样的大宋军中探子南归。二是将所有永乐流民抓去当做劳力,修建大营和工事。

    如今,不管从那一条路线逃往南方,显然都不安全。眼前最佳选择,唯有先藏起来,等辽军让开封锁的河道和陆上要道之后,再行离开。

    好在这永乐边城方圆数百里,都是荒芜村镇,只要寻找到一处隐秘之地藏起来,除非契丹大军上万人一起搜索,否则很难被契丹大军发现。

    叶尘所在荒村,距离契丹驻扎在黄河码头的先峰军队太近,并不安全。

    所以,叶尘一边心中思索当前形势,做出了决断。一边向十多里外一个荒芜大镇急速跑去。

    这处荒芜大镇受到的破坏,远过于永乐边城,大半房舍不知什么时候被烧为灰烬,只余南北大街旁二三列数百所店铺和民居,仍大致保持完整,亦是门破窗塌,野草蔓生的凄凉惨状。

    此时,已经日落月升,天地昏暗一片。

    这个荒芜的小镇子,叶尘并不是第一次来,以往他偷偷在附近一个咸湖边上,提纯、过滤、净化粗盐,将其做成不含有毒物质的精盐。所用工具便有一套藏在这荒镇上。并且有时也会将制成的精盐储藏在镇子隐秘之处。

    可时,当叶尘现在从镇子东北面进入月映下阴森森的长街时。不知为何,他心中泛起危机四伏的感觉。隐隐感觉镇子好似与以往有些不同,但却又说不出来具体有何不同。

    叶尘站在镇子入口长街阴影处,正在犹豫是否换一处隐匿之地时,突然身后隐隐蹄音大作,叶尘心中一凛,再不敢犹豫,矫健的爬上左前方一处破墙之上,在两丈许高处朝北瞧去。

    在暗黄的月色下,里许外宿鸟惊飞,尘土扬起,火把光芒闪烁。他乃是最为优秀的狙击手,眼力远超常人,一眼望去,已知来者约近百之众。

    心中猜测该是契丹先锋部队里的探路头兵,目的是查清沿途障碍。他清楚这样的队伍必不止一队,而是兵分多路,向着南方推进,定是笼罩了大片区域。自己此时若是离开镇子赶路,一不小心便会被对方侦骑碰上。

    权衡利害下,叶尘只好躲进镇子内,待敌军过后,再看情况决定。

    叶尘暗叹一口气,跳下破墙,朝东北主街的数列房舍奔去,一边探察屋舍形势路线,默记于胸,定下进退之路。

    当他潜入东北主街旁一间该是经营食肆的铺子,蹲在一个向西的大窗往外窥看时,那支近一百人的契丹兵刚好入镇,分作两队,沿街朝南行去,并没有入屋搜索。

    叶尘胆子极大,伏在窗前细察敌人军容,这个地段在这个时候不可能有超过十人的大队宋兵出现,故这队人马放心入镇,不怕遇上伏击。

    他甚至可清楚看到在火把光映照中,契丹兵无不脸挂倦容,显示出马不停蹄,长途跋涉之苦,正看得入神,身后微音传入耳内。

    叶尘大吃一惊,别头瞧去,登时看呆了眼睛。

    纵然见到的是契丹兵将,也不会让叶尘有此反应,皆因映入眼帘的竟是位千娇百媚的妙龄女子,一个绝不应在此时此地出现的俏丽佳人。

    ps:新书发布,叶尘苦求推荐,求收藏!求月票,求捧场——————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