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一章 永乐边城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宋太祖开宝元年春,永乐边城下了一场雨。

    春天干燥时节,永乐边城的浮土被西北的风刀子一刮便会四处飘腾,肆意的越过已经破烂不堪的城墙,落在永乐边城中那坚固,但却又简陋的房舍上,落在人们的身上,整个世界都将变成一片土黄色,人们夜里入睡抖铺盖时,都会抖起一场小范围的沙尘暴。

    正在春旱,这场雨来的恰是时候,受到了所有永乐边城人们的热烈欢迎,从昨夜至此时的淅淅沥沥雨点洗涮掉屋顶的尘土,仿佛也把人们的眼睛也洗的明亮了很多。

    至少叶尘此时的眼睛很亮。

    做为永乐边城三大帮派之一———南帮的势力庇护之下,一间商铺明面上的伙计。他此时的态度说不上谦卑,但却有着恰到好处的热情和客气,虽然对于商铺板石地面上那些黄泥脚印有些不满,却成功地将那种不满掩饰成为一丝恰到好处的热情。

    对着柜台前那位商贾打扮的中年男子简单行了一礼,将他引到后院,去见此间商铺明面上的老板刘南。

    然后,叶尘喊来另一名看起来颇为老实,名叫何明的伙计,让其看着前台,而叶尘自己快速来到了后院伙房,揭开其中一个灶台上足有桌面大的铁锅锅盖,伸手在锅底摸索了一下,嗡嗡轻响声传出,锅底出现一个只容一人进入的地下室入口。

    叶尘抬步,上了灶台,从地下室入口钻了进去,然后伸手一拉,锅底又恢复原状。

    地下室不大,只有四五十平方米的样子,堆着四五袋盐,墙脚有一个长两尺,宽半尺,很结实的铁箱子,被一把大铜锁,牢牢的锁了起来。

    叶尘轻车熟路的来到地下室一角,快速从墙壁中抽出半块砖石,从中拿出一件喇叭状的奇怪物事,放在耳边。

    顿时,耳中传来两个人的对话声音。

    这间用于存放盐物,设计极为隐秘的地下室,刘南和伙计何明都知道。但后两人却不知道,地下室墙脚有一个远超当世技术手段,但实际上设计极为简单的听筒窃听装置。

    说话的两个人,一个是这间盐铺明面上的掌柜刘南,一个是刚才被叶尘引进后院,一幅富商打扮的中年男子。

    “副指挥使!怎么您亲自来永乐边城了。属下惶恐!不知大人此次亲来险地,所为何事?”话语略带中原一带的口音,正是刘南。

    “刘都头!我亲自来永乐边城,自然是有重要消息需要你去打探。”富商打扮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副指挥使请示下。”刘南说道,声音中有一股凝重肃然味道。

    “三日前,开封传来军情,我大宋大军已经北上,开始了征伐北汉的征程,并且是天子亲征。现在你应该明白我要交给你的是什么任务了吧?”副指挥使说道。

    刘南神色一凝,虽然早在两年前自己主动请缨来这永乐边城潜伏当探子时,便已经料到今日,但却没想到这一日来的如此之快,如此突然。他深吸一口气,郑重说道:“副指挥使的意思是让我侦探契丹大军动静,以防契丹出兵阻挠干涉我大军攻伐北汉。”

    “不是以防契丹出兵,契丹得到我大军攻伐北汉的消息之后,必定会派出大军阻挠干涉。而按照行军路线,永乐边城是契丹一路大军必过之地,并且会顺手将其占领,作为其后军大营。你的任务便是在契丹出兵之时,将他们大军人数,统帅和主要领兵将领,简单的行军部署等重要情报打探清楚,并且在第一时间送到我禁军大营。”副指挥使凝声说道。

    “属下明白,属下誓死完成任务。”刘南话语说的斩钉截铁,但叶尘从中听出一丝绝然之色。

    “刘南!将军说了,此次任务你若是能够顺利完成,便升你为副指挥使。嗯………你记住,此次任务非同小可,对我大宋攻伐北汉能否成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永乐边城跟着你的一组探子,就算全部牺牲,也要成功打探到军情,且将打探到的军情顺利送到大营。”副指挥使话语中有着凝重之意,但神色中却又带着看惯生死的漠然。

    刘南迟疑了一下,脸上悲意难以掩饰,但最终还是说道:“属下明白!”声音有些嘶哑,只闻其声不见其色的叶尘,都能够感受到刘南心中的无奈。

    正事交待清楚,副指挥使喝了一口茶,随口说道:“你这商铺中前台那位伙计看着面生,好像不是你手下的探子,但很是精明的样子。不要让他发现你的真实身份,否则一旦泄露出去就不好了。”

    “副指挥使目光如炬,那小子的确不是我手下的探子,而是此间店铺的真正老板。”刘南说道。他自然不会给上官说这间店铺是他和叶尘小子合伙开设,自己还占了四成干股。

    说到这里,刘南小心的看了一眼副指挥使,紧接着说道:“不过,副指挥使有所不知,此间店铺以出售私盐为业,且精良白净的过分,这种私盐想来只有我大宋能够出产。由此可推断出那叶尘只能是我大宋之人。而出售私盐在我大宋乃是重罪,属下当这间店铺的掌柜,也会让永乐边城所有人都想不到属下属于我大宋军方。这样一来,打探消息自然更为便利。”

    “哦!原来如此。我看那小子年龄也就二十来岁,竟然在这永乐边城的虎狼之地能够立足,恐怕不简单。嗯……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的盐是从何人手里接的货,难道你们就没有查探过?”副指挥使若有所指的说道。

    “大人明鉴,这间店铺私盐出售量不大,叶尘每月都会和属下一起驾驭骡车,随机前往城外任何一处荒村,从秘密之地找出两三袋盐,然后运回永乐边城售卖。所以属下从未见过给他送盐的盐商。想来走私盐毕竟是杀头的买卖,他们才会如此谨慎。”刘南说道。

    “噢!那叶尘又如何将货银交给盐商。”副指挥使好奇问道。

    “这个问题属下也曾想过,但叶尘每月中都会有几天时间神秘消失,想来定是给盐商去送货银。噢………属下也曾想过派人或者亲自跟在叶尘后面打探,但叶尘每次消失从无规律,并且事前毫无征兆,再加上这事毕竟与属下职司无关,所以便未将此事做进一步打探。”刘南一边解释,一边心想:不是我不想打探,而是跟了一次之后,不知为何被叶尘小子当场撞破,差点将我那四成干股都给没了。

    所以,自那以后,刘南再也不敢多管闲事,只管蒙着头发财就是。

    更何况,叶尘小子人很不错,为人仗义,又极为大方。刘南每每一想到自己只是给叶尘与南帮之间牵了一下线,然后便被聘为掌柜一职,而且不出一贯钱,就有四成干股,便感慨自己很幸运。

    特别是一想起这四成干股给自己远在开封的家中所带来的变化,刘南便在心中对叶尘感激不已。

    刘南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家中有妻女和老母需要自己养活,老母亲又身患重病,急需大量银钱医治,否则自己两年前也不会主动申请,来这随时都可能掉脑袋的永乐边城,潜伏为探子。只因大宋军饷极为丰厚,且探子除职司军饷之外,有一份额外补贴。

    但自己的这些收入,依然远不够老母治病和妻女一家人的生活。直到从叶尘手中得到四成干股之后,才彻底解决自己心头重担。一个月下来收入,竟然抵得上自己一年军饷。让人捎带回的不菲银钱,请来名医,终于将老母重病治好不说,而且家里面还换了一套小院子。已经从刚刚勉强温饱,一下子步入小康生活水准。

    这样的恩德,怎能不让刘南对叶尘感激涕零。

    ………

    ………

    那位副指挥使装作和老板刘南谈妥生意,卖了一小袋盐之后,便离开了。

    叶尘出了地下室,回到了前台,想着刚才刘南和那位副指挥使对话中所透露出的消息,摸着胸口的吊坠,皱眉沉思。

    胸口吊坠玉佩是他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直接原因,这半年以来,他每每遇到重大选择关口,便会本能的摸着那块玉佩。

    叶尘半年前稀里糊涂穿越了时空,来到这个时代永乐边城外的一处荒村。经历九死一生,最终才以自己脑袋中比当世先进了大约一千零五十多年的知识,以及一把只剩下数颗子弹的狙击步枪,在距离荒村最近的有人烟地方———永乐边城得以立足。

    可是,如今看来,这样安逸的生活持续不了几天,便会随风逝去。他这样的一个无根无亲,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异类,将何去何从?

    叶尘结合刚才偷听到的消息,开始仔细回忆这个时代历史,妄图从中给自己寻找一条最佳出路。

    据叶尘所知,大宋朝此时呈现着一派蓬蓬勃勃的中兴之象,而距离永乐边城不远的北汉小朝廷此时应该越来越痿糜不振,国君朝臣每日都战战兢兢,唯求自保。

    不过,叶尘记得历史上宋太祖赵匡胤亲征北汉,并未成功,至于具体原因他却不得而知,想来其中一个主要原因还是北方契丹出兵干涉。

    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时代历史中发生的大事,叶尘最后决定前往南方,到赵匡胤主宰的大宋去讨生活。

    叶尘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是他本人是汉族,大宋乃是如今汉族最大的王朝政权。二是他知道如今这个战乱时代,只有大宋所占据的中原大地才是相对最为安定之处。

    后院中传来的脚步身,打断了叶尘的思索。

    叶尘转身看去,刘南从后院通往前铺的侧门中走出,一脸沉重之色。

    叶尘知道刘南为何会是这样的神色表情。

    一方面,自然是因为刘南要深入敌区打探消息,这乃是九死一生之事。

    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契丹大军南下,必占据永乐边城,城中除了少部分与契丹官方有些关系的帮会势力和商铺之外,其它帮会势力和商铺所有财物,定会被契丹大军全部收缴。并且为防止泄露军情,肯定对汉人进行驱逐,甚至杀戮,或者沦为奴役。

    这样的情况下,叶尘用以立足的盐铺自然会被契丹人抢夺而去,而对刘南来说,四成干股也随之失去,使刘南家中再次回到清贫日子。

    “叶哥儿!我家中有些事情,要和你告个假,回去一段时日。嗯……刚才我从那位姓黄的商人口中听到一些消息,这永乐边城……可能最近不太安全,契丹会派兵来占领永乐边城。唉……我们这私盐铺子定是开不下去了。你过几日赶紧离开永乐边城吧!”刘南走到叶尘面前,强挤出一丝微笑,拍了一下叶尘肩膀,沉声说道。

    叶尘装作一脸惊讶之色,点头表示明白。迟疑了一下,说道:“多谢刘兄提醒!我准备这几日便回大宋腹地。刘兄!这一路上你也要多加小心,但愿你我二人还能够在中原相见。嗯……我现在便将最近一个月收入计算一番,然后将四成银钱给刘兄。”

    刘南一听叶尘准备回到大宋腹地,想起自己此次说不定一去不回,死在契丹人手中。心中一动,略一沉思之后,轻咳了一声,说道:“叶哥儿!为兄此次离开实际上不是前往家中,而是另有要事去办。来回路途遥远,不知何时才能回到开封家中。叶哥儿若是要去南方,能否顺便帮我带一些银钱送到为兄家中。”

    说到这里,刘南脸上感到有些发烧,明白自己现在所说与前面告假之语有些矛盾牵强,并且所托之事也颇有些强人所难。毕竟叶尘从未说过要前往大宋都城开封。

    叶尘好似对刘南心中尴尬毫无所觉,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刘南请求。使得刘南对叶尘又是好一阵感激。

    ………

    ………

    ps:新书上传,求捧场,求月票,求收藏,求红票——————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