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王侯 >章节目录第五百五十章 恐怖剧毒
    王是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更不可能会对自己出手,事到如今,叶尘自然已经猜到王和七娘多半是被楼炎明或者上官冰云催眠。Ω笔 Δ趣阁WwW.biqUwU.Cc

    叶尘看了王和七娘一眼,对众人说道:“他们二人是被弥勒教妖人以邪术控制了心神,你们转过身去,我现在便破除他们所中邪术。”

    除了李君浩和连继城之外,所有华夏卫和杀手齐刷刷的转过了身。

    叶尘从陈景元处得来的五千黑兵蚁蛊如今全部用了出去,这个时候用的蛊虫却是他前一段时间让冯刚从苗疆花大价钱买来的其它蛊虫,虽然比不上黑兵蚁蛊这种异蛊,但在大多时候却也够用了。

    半响之后,叶尘收回蛊虫,王和七娘所中催眠术也已经被解除,只是连继城出手大有讲究,二人依然昏迷,没有清醒过来。

    就在这时,叶尘突然想起一件事————通过在后世时对催眠术的认识,刚才王和七娘突然之间动手,显然是有人在那瞬间给二人以某种声音或者话语下达了催眠指令,他微微闭眼,开始细细回忆刚才王和七娘动手前后的一切细节。

    一幕幕的场景,每个人的动作,每一道声音犹如电影一般依次在叶尘脑海中闪过。然后在王和七娘动手前的一瞬间停顿了下来。

    “催眠口令是咳嗽声。”叶尘心中喃喃自语,猛的睁开眼睛,但却没有向出咳嗽声音的方向看去。而是从背后将八石宝弓拿在手中,轻轻的抽出一根钢箭,弯弓上弦,李君浩和连继城见此,神色一凝,同样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蹲下!”叶尘突然一声爆喝,他四周数百华夏卫令行禁止,立刻便蹲了下去。

    而在数百华夏卫蹲下的瞬间,叶尘已经站了起来,猛然向左转身,向着某个人射了过去。

    ………………

    ………………

    之前那名咳嗽的衙役充当的是看台两边木阶入口处的固定卫兵,即使刚才现场惊变,叶尘被刺时,他和其它充当固定卫兵的衙役也没有挪动过位置。

    并且,这名衙役自认为自己行事极为隐秘,今天这般寒冷天气,现场咳嗽的人不在少数,甚至每时每刻现场都有远近不同,或多或少的咳嗽声不断传来。此外,他整个过程中再没有做出任何多余的行为,自从叶尘出现之后,他的神色表情都和旁边其它衙役没有什么两样。

    至于易容术,她曾经在江湖上有个外号名叫千变观音,只要她愿意,甚至可以化身万千。实事上她有一次以楼炎明做过实验,后者都没有将她认出。

    而对于她所施展寻常人眼中弥勒教邪术————控心术,是她和楼炎明最大的秘密,没有人知道是怎么施展,更没有知道是怎么用来控制人的。

    总之,今天弥勒教和圣堂再次联手,设下弥天大局,绕了好大的圈子,让所有人都以为只是为了离间叶尘和大宋皇帝之间的关系,但实际上依然是为了杀叶尘。

    整个计划,由楼炎明、玉枫和她,再加上玉枫铁杆心腹————圣堂四长老,总计五名心智绝之辈反复推衍,将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环节,都仔细斟酌,各种可能出现的意外都考虑到其中。比如光是为了不让崔熙怀疑且又让崔熙比其他人早些知道此事,然后崔熙给叶尘报信,叶尘是否能够在王被斩之前赶到开封法场,等等,这一切都全部提前推想在内。最终才形成刚才那种对叶尘必杀之局。

    实事上他们成功了,只是玉枫找来传说中可以将先天之体都毒死的奇毒竟然没有让叶尘即刻死去,这可能是唯一的意外。

    不过,她知道这种奇毒无药可解,叶尘即使能够暂时压制,或者先天之体毒慢些,但最终也必死无疑。

    没错,这名衙役便是上官冰云。

    上官冰云这样想着,但面部表情和神色变化,包括目光走向,都几乎和对面衙役一模一样,这正是她易容术可化身万千的另一个原因————她拥有神妙无比的模仿能力。

    然而,就在这时,她听见叶尘一声爆喝‘蹲下’,然后便感觉一股死亡气息扑面而来,她根本来不及有任何一丝想法,身体求生的本能便已经自主的让她的身体做出了反应。

    上官冰云内力真气其实只比寻常一流高手强上一筹,她真正恐怖的地方有三点————一是可以化身万千的易容术。二是犹如妖孽一般,算无遗策的心智谋算。最后一点便是几乎和楼炎明、张无梦这些先天半步强者能够相比的神妙身法轻功。

    然而,她的身法轻功虽然快如轻烟,全力施展时犹如鬼魅,但叶尘的箭在如此短的距离下射出却是犹如瞬移一般,刚一射出便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所以,当上官冰云身形刚刚以极快的度,犹如轻烟一般弹起的瞬间,身体却已经猛然一顿,然后便被叶尘所射出的钢箭上带的力道强行带着向后跌飞了出去。

    而到这个时候,人们才听到钢箭破空所带来极为短促的犹如雷鸣的声音。

    “是上官冰云,将她给我拿下。”叶尘射出一箭,紧接着说道。旁边连继城城带着十名金牌杀手已经射了出去,李君浩带着数百名华夏卫没有动,一是防止还有别的杀手,二是因为叶尘下了这道命令之后,脸色一变,噗嗤一声,吐出一口黑血,然后直接昏死过去,身体软软跌向地面。

    他吐出的黑血打在地面上,然后溅起来,有五滴黑血落在旁边最近的五名华夏卫鞋袜上,然后渗透进去了一些,紧接着五声惨叫传来,这五名华夏卫在两三息间从脚到头,全身上下,直接变成了黑色,然后五人跌到在地,死的不能再死。

    旁边三名华夏卫本能的伸出双手去扶,然后这三名华夏卫双手也变黑,惨叫声中,从他们手臂开始,黑线蔓延,四五息之后,他们也全身变得黝黑,当场死透。

    这一下,呼喇一声,所有华夏卫直接退了开来,再没有任何人敢碰地上八个黝黑的尸体。

    李君浩目睹此景,脸色大变,一边下令让人赶紧退开,而自己本来抓向叶尘的手,却是本能的一顿,不敢再碰叶尘。叶尘虽然除了嘴唇紫之外,全身没有任何一处黑,甚至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但刚才那黑血是叶尘吐出来的,李君浩想通了这一点,心中一片寒冷,一时间竟然不敢再碰叶尘丝毫。

    就在这时,一个娇小身影如一股疾风一般,已经喊着师父冲上了斩台,将叶尘扶住,妩媚绝美的容颜上早已梨花带雨,伤心欲绝,紧接着另一个有些笨拙的矮小身影,也跌跌撞撞的冲上了斩台,哭的稀里糊啦,同样喊着师父,不管不顾的从另一边将叶尘扶住。

    没错,这两道身影正是水儿和小名叫虎子的寇准。

    李君浩见此,当场愧疚的要死,上去从水儿和虎子手中将叶尘接过抱起,飞身下了斩台,同时喝道:“去找鬼医前辈。”

    此时现场已经乱作一团,围观百姓惊叫声中早已鸟兽散,数百衙役在犹如失了魂,跌坐在地的大理寺卿袁崇俊和几名同样慌了神的大理寺官员的指挥下,犹如无头的苍蝇,一部分乱跑,一部分散布在围着叶尘的华夏卫外围,显然是想保护叶尘。

    李君浩跃下斩台,曹玮赶着之前曹彬坐着的马车赶了过来。但李君浩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曹玮,转身上了另一边许方义亲自驾驶来的马车,水儿和寇准也跟着进了车厢。现场近五百名华夏卫和四面八方赶来的近千名探子赶紧跟了上去,将马车簇拥在中间,有马的骑马,没马的跟着狂奔,向叶府赶去。

    曹玮脸色有些难看,但紧接着却是心中苦笑,王都向叶尘出手了,李君浩这个时候恐怕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另一边,在叶尘射出那一箭,吐出那一口黑血的同时,上官冰云中了一箭跌飞了出去。上官冰云绝妙身法在最后时刻终是救了她一命,叶尘射向她心口的一箭,硬是被她躲开,射在了她心口下方腰腹上。此外,因为叶尘中了毒,太一真气压制着体内剧毒,只是以肉身全力射出了一箭,否则这一箭是若是灌注了叶尘的真气,即使没有命中要害,但紧接着钢箭上真气爆,上官冰云上半身也会炸开。

    上官冰云跌在地的瞬间,又弹身而起,但连继城带着十名金牌杀手已经扑了上来,连继城更是挥手间十数枚漆黑的丧门钉激射而出,将上官冰云刚刚弹起所要激射而去的方向全部笼罩。

    上官冰云身形违背常理的在半空中硬生生一个转折,躲开十数枚丧门钉,向另一个方向激射而去,此时连继城带着十名金牌杀手距离她还有两丈之多,距离她很近的那些衙役不但不敢上前,而且已经远远跑开。

    ……………

    ……………

    第三更送上,兄弟若是对这几章还满意,就来个捧场吧,有月票的给本书给个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