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七十五章 粮食贸易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你起来吧,收拾下衣物,随倪侍卫一起回去,怀王之过,就该由我善后。”

    说完李落一转马身,对着倪青说道:“倪青,你先带这位姑娘回营,将怀王帐中的侍女安排去军中大夫处,告诫军中将士,莫不可有轻薄无礼之举,有违此令者,按戏辱良家妇女论罪。”

    “是,属下遵令。”倪青应道。

    李落看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目已泛泪的女子,心头一痛,转身离去。

    回到中军大帐,楚影儿已经等在帐内,见到李落进来,起身一礼道:“大将军。”

    李落双手虚接,微笑道:“不用拘礼,这一路辛苦楚姑娘了。”

    楚影儿也不虚套,径自回道:“大将军,属下在西戎数处重镇和狄州各处查探了一番,近年西戎人口遽增,军队不断扩充,从事农耕放牧之众却未见增加,西戎每年都要和西域其他诸国换些粮食。”

    楚影儿一顿,冷声道:“以奴隶换粮食在西戎已经司空见惯,年景不好的时候,一个人还及不上一只羊的价钱。”

    “这些被贩卖的人都是大甘的么?”

    李落的声音颇为奇怪,楚影儿抬头看了一眼李落,只是李落目光悠远,面容平静,看不出喜怒来。

    楚影儿回道:“不全是,大甘可占到七成左右,其他还有一些与西戎相邻的西域小国,还有,奴隶买卖的商人之中,最少有近半是从大甘来的。”

    李落没有意外,当年在卓城时,就有不少西域的艺伎女子,虽说朝廷明令不可贩卖人口,只不过几近虚设。

    莫说暗地的交易,便是光天化日之下也有这些买卖,章泽柳和于英就买过几个,还要送给李落,不过都被李落谢绝。

    只是再从楚影儿口中听到这些话,心中还是有莫名的难受,似是有巨石压住胸口一般,脸上倒没有流露出半分颜色来。

    李落微微定下心神,问道:“今年西戎景况如何?”

    “还算好,与西域诸国交战都占了上风,没有什么天灾**,除了战事比较多外,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过往商旅都传言西戎左右元帅不合。”楚影儿看了看李落,接道:“这个恐怕要枢密院来查探了。”

    “嗯。”李落点点头,“我会让杨大人帮忙,还有其他的消息么?”

    楚影儿从怀中取出一本书册,双手递给李落,道:“大将军,这是属下将沿途的一些风俗地理以及其他杂事详记下来,包括地方官员和一些有影响的宗族,请大将军过目。”

    李落喜道:“好,好,楚姑娘果然心思缜密。”接过书册,李落随手翻开,映入眼帘的字迹娟秀异常,行转勾划极为流畅,下笔轻重粗细自然分明,比之一些大家不遑多让。李落看了楚影儿一眼,讶声说道:“楚姑娘写的字好工整。”

    楚影儿一滞,似是没想到李落会夸奖自己的字,不知在想什么,神思恍惚了一瞬,等到李落连唤了两声,才将楚影儿惊醒。

    “大将军,还有别的事?”

    “哦,”李落微觉诧异,不过没有多问,“你下去休息休息,我着倪白找人做些吃的给你送去,这两天就不用再做什么,好好在营中歇歇。”

    “不用麻烦大将军,属下自去安排。”楚影儿躬身一礼,又自恢复冷冷冰冰,转身走出大帐。

    李落微微一笑,低头仔细看起楚影儿记下的西戎民情。

    楚影儿掀开帐帘,突然停下来,回身说道:“大将军,还有一事。”

    “嗯?什么事?”

    “年关之后再过五天,是西戎每三年一次的长宁节。”

    “长宁节?可是西戎各宗族去祖山祭奠一事?”

    “是,原来大将军已经知晓了。”

    李落眼中精芒一闪,轻轻一笑道:“在书上读到过,传说这祖山之上有西戎的祖神巴罗,就是这巴罗神创造了西戎各族。每过三年,西戎的大小家族都要去祖山祭拜,按着各族的名望和所侍之事,以列各族在祖山的排位,拿些庙祝和皇家的好处罢了。”

    楚影儿些微带点娇嗔道:“大将军,这可不是大甘的庙祝,西戎一国的圣引,地位崇尊,比西戎国君更受族人爱戴,都可以联诸族废国君,另立他人,就是西戎的国君见到圣引,也要毕恭毕敬,不敢有半点怠慢。”

    “哈哈,长此以往,怎会不出乱局?堂堂一国之君,锦榻之下,岂容他人鼾睡。如今的这位西戎国君不过刚逾而立之年,志向高远,近年更是大兴武力,看来这西戎王朝也非是平平静静。”

    “哦,大将军已经有了定计?属下不打扰了,先行告退。”楚影儿似是觉得自己说的多了,匆忙一礼,出了大帐。

    李落莞尔一笑,也不生气,坐在地图前仔细的看起了手中的书简。直到掌灯之后,李落放下书简,沉思了片刻,传了刘策和沈向东前来中军议事,直到天明几人才自散去。

    李落没有休息,唤过倪青倪白,向卓城发了一份急件。

    急件发出后几日,营中一如往日未见异常,不过中军的探子私下在沙湖以及天水一带活动更密,李落也悄悄出去了两三趟。

    数日之后,从王城传来回信,李落看过之后,当即命众将到中军议事。

    不到一刻,营中诸将尽皆到齐,除了刘策和沈向东外,其余众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为何事。

    李落也不多言,将万隆帝的圣旨宣读了一遍,众将心头一震。

    旨意天水沙湖两州的粮食买卖自今日起都要建册在录,无论大小须得经过征西经略,若私自交易粮食,不论对方为何许人,都按通敌叛国之罪论处,立斩不赦。

    此令一出,李落在西府的权柄可算是极大。

    西府数州,粮食买卖的商贾占到了三分之一,剩下的是一些马匹铁器以及丝绸等物的商家,若算上以物易物,还要再加上数成,如此一来,除非公然造反,不然辅以十万牧天狼将士,超过三成的商人都要仰着李落的鼻息行事。

    近些年,西府一些大甘商人唯利是图,勾结边关,私下和敌国过从甚密,罔顾死战边疆的将士,投敌卖国者更不在少数,还有一些干脆和马贼勾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只是朝廷无道,无人去整治,而且大甘律例军队向不能干涉地方政事,如此一来,州府官员更是无法无天,戍边将士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些干脆同流合污,以牟巨利,在西府惹得天怒人怨,直到征西使狄杰到任之后才稍稍有些遏制。

    李落念完圣旨,帐内众将都面含喜色,有了万隆帝这道谕令,西府天水沙湖两州的粮食交易俱被牧天狼控制住,虽不见得能惩治多少投敌叛国的奸细,不过至少不会让大甘的粮食随随便便就落入西戎的手中。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