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七十三章 示敌以弱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西戎大军行至阵前一里处,领先的将领长啸一声,数万战马齐声长嘶,深深的停了下来,潮水般的大军说停便停,竟然没有一丝杂乱。

    便是眼高于顶的牧州游骑见状也是心头一惊,去了几分小看之意。

    随着行军骤停,从西戎大军中传出一个狂傲的声音,虽说战马嘈杂,但声音却清晰的传入了众将耳中:“西戎宁厄尔峰,幸会诸位大甘豪杰。听闻云麾将军刘策与忠武将军呼察靖是大甘少有的不世勇将,不知本帅有无机会得缘一见。”

    李落轻轻一笑道:“这西戎猛将也有这般多的心思了。”

    刘策莞尔,回道:“难怪能自领一军,果然是有勇有谋啊。大将军,可要让末将来回话。”

    “不用,既然都这般说了,我怎么也要说上几句,要不然让这位宁厄尔大帅的心思用在何处。”

    说完提气喝道:“大胆狂徒,吾乃大甘辅国大将军李玄楼,尔等宵小蟊贼,敢犯我大甘边境,速速退去,我还能饶你一命,若不然定叫你等有来无回。”

    话音刚落,西戎军中爆出一阵狂笑,宁厄尔峰纵声长笑道:“对对,是本帅糊涂了,忘记还有一位少年将军。李将军以落冠之龄总领十万大军,又能统率这些大甘名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回了卓城想必定能加官进爵,众位将军也能跟着沾光不少。哈哈,看来我们要多亲近亲近,好攀上这株高枝。不知道西域的天气诸位还受得了么?这飞沙连天的,可不比你们大甘的山清水秀、风和日暖。”

    “住口!你们这些蛮疆异族,占我大甘一州不算,这些年还在边境屡兴战事,犯我大甘百姓,此次本将军定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好一个蛮疆异族,好一个志比天高的辅国大将军。”

    宁厄尔峰狂笑道:“天下神州,莫不有德者据之。数百年前李太祖在商君眼中不过也只是个草莽异类罢了,如今你李氏大甘也传承了十几代,哼,这天下谁说就是李姓一族的了?”

    话音刚落,西戎大军中就爆出一阵呐喊喝彩之声,声震长空。

    李落一脸淡然,未有喜怒,转头对迟立说道:“迟将军,速去通报越骑营呼察将军,以中军旗语为令,向西戎出兵,以将士为重,营中指挥由呼察将军决断,随后中军的任何旗令命其不用留意,守全越骑营,若西戎全军压上,可自行退兵。”

    迟立一呆,拱手一礼道:“末将遵令。”说完策马驰去。

    刘策笑道:“大将军好一招示敌以弱。”

    李落微微一顿,轻声道:“只可惜我大甘的将士却要白白送命了。”

    沈向东在旁劝解道:“李将军,两军相交,死伤难免。今日小败只是为了他日我牧天狼可少流些血,切莫心存不忍。”

    李落没有应声,等了片刻,提气喝道:“好狂妄的贼子,今日我便让你看看我大甘的军威。中军,举旗。”

    呼察冬蝉一声轻叱,身后的中军士卒将令旗举起,命越骑营出击。

    前方呼察靖正自揣摸李落话中的含意,见中军举旗,随即将心中的疑虑扔在一旁,一挥手中的长戟,狂喝一声道:“越骑营,跟我冲!”

    说完一拍胯下战马,一骑绝尘,率先向西戎军阵冲了出去。

    阵前的胡骑营忙闪出一条通道来,越骑营风驰电掣般席卷而去,喊杀声响起,刀枪映着寒光,牧州游骑以及幽州军的骑兵翘楚紧随着呼察靖,齐齐向西戎士卒冲了过去。

    宁厄尔峰心中一紧,虽说从不曾将大甘军队放在眼中,不过牧州游骑名扬天下,盛名之下无虚士,眼见越骑营来势凶狠,宁厄尔峰忙命令将士展开军阵,严命以待。

    转瞬之间,越骑营便冲入了西戎大军之中,越骑营挟初战之勇,宛如洪水,将西戎大军的防线冲的七零八落,百步之后,已见艰难,再过十余步,越骑营死伤渐重,呼察靖暗自苦恼,不知如何守全越骑营。

    正在此时,突然旁边的亲卫喊道:“将军,中军传令,命我们绕开西戎中军,兵分两路,展双分流水阵,由两侧突入敌方军阵。”

    呼察靖怒道:“看清楚了没,这种变法,不是找死么?”

    亲卫一呆,回头又看了一眼中军旗语,回道:“将军,没看错,中军令确实是这样。”

    呼察靖一仰身,荡开齐胸砍来的巨斧,手中长戟顺着斧柄迅雷般刺出,将眼前的持斧大汉挑落马下,荡挥之间,一气呵成。

    呼察靖一脸怒气的说道:“哪有这样临敌变阵的?这不是晾开肚皮让别人拿刀子捅么?不知道是哪个无能之辈..”

    正说着,呼察靖突然想起迟立方才的传令,微微一呆,差点让一把长枪刺了个对穿,呼察靖恼羞成怒,长戟如同铁棍般当头砸下,对面将士急忙举枪抵挡,不想呼察靖力过常人,连人带枪被砸落马下,战马踩踏之下,眼见不活。

    呼察靖狂喝一声:“变阵,以后为前,双分流水阵,往回撤。”

    亲卫一愣,叫道:“将军.”

    “闭嘴,快传令,传慢了,我要你的脑袋。”

    “是。”亲卫连忙传令下去,越骑营宛若潮水般顺着牧天狼的大营两侧向军阵后方撤去,远远就见中军处一阵骚乱,隐隐传来呼喝之声。

    宁厄尔峰也是一愣,本想给牧州游骑一个下马威,谁曾想呼察靖只是一触即走,再瞧瞧中军的骚乱,宁厄尔峰哭笑不得,是有些高估了牧天狼。

    便在这一迟疑之间,两军已经分开,旁边的西戎副将问道:“大帅,要追么?”

    宁厄尔峰摇摇头道:“不用追,大甘军队扎好营地,我军一时不慎就会受到腹背之敌,由他们去。”

    说完看了看坡上中军渐急渐乱的旗令,哈哈一笑道:“虽说这个辅国大将军年幼,但大甘军中还有刘策这样的智将,不可轻敌。可惜了呼察靖这员虎将,方才进出阵中,手下竟无一合之将,这大甘不少出猛将勇将,只可惜都毁在了这些个王孙贵族手里,要不然..”

    身旁的几员副将讪讪说道:“大帅,大甘的军队都是些吃草的绵羊,偶尔蹦出来几个,也不过就是强壮些,怎么能和大帅这样的猛虎相比。那个征西使狄杰,左爷要是想打,早就把他剥皮煎骨了。”

    宁厄尔峰斜目一横,低喝道:“无知!大甘再怎么说也有逾百万的士卒,若左爷破了西线,万一惹来了定北军和李承烨,平白让蒙厥得了好处。”

    几员副将尴尬异常,唯唯诺诺应下。

    宁厄尔峰驻目再望,越骑营已经撤入了牧天狼大营之中,中军处战马嘶鸣,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宁厄尔峰抬头看了看日头,又看了看戒备严密的牧天狼布军,低声喃喃自语道:“刘策,呼察靖..”

    片刻,前方军阵之中的喧杂已渐平息,西戎大军停军原处,未见动静。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