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七十二章 准备迎战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几天后,从王城传来回信,淳亲王,枢密院和万隆帝各自书写了一封,淳亲王暴怒,信件言辞苛厉,斥责李落无宗族伦常,着实教训了一番。

    杨万里的书信却温和了许多,只是说李落这般做法在京中激起了轩然大波,颇为不妥,不过言语之间竟似还有几分赞誉。

    反观万隆帝的书信最为简单,只写了四个字:回来再说。

    李落看罢,过了良久将书信都收好,放在一边,起身挑开帐帘走出大帐。

    沙湖的天气日益渐冷,今日竟漓漓落落的撒起了小雪粒,卓城这时候正是达官贵人沿河赏景的好时光,西域却已是满目萧索。

    李落信步在大营中走动,耳中不时传来马嘶之声和将士的呼喝,自斩杀了怀王和窦胜,军中萎靡风气一扫而空,各部将士厉兵秣马,多了几分战意。

    李落走到步兵营,远远看着营中士卒练习刺杀之术,是李落以前学过的血战八式,不过比之王石所授简单了许多,招式开阖,显为了便于阵前厮杀。

    正在李落观望之际,刘策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走到李落身边,低声耳语道:“大将军,前锋探子回报,西戎军中似有异动,这几日有小股西戎军在我军四周探查,大将军,要不要末将率人将他们擒杀?”

    李落微微摇头道:“不用,迟早要来,我想着也就是这几天,多加戒备就是了。”

    刘策领命,策马而去。李落转身回了中军大帐,传各营将领前来中军议事。

    少顷,各将都已到齐,呼察冬蝉和迟立也因是主帅护卫左右两营的将领,添坐于末席。待众将坐下,李落着刘策将探报向诸将重述了一遍,众人心头皆是一震,该来的终是要来了。

    呼察靖抢先请战,李落微微一笑,说道:“不过几路探卒,不用大动干戈,由他们去吧。这几日营中以守为上,不可主动出击。”

    呼察靖颇有些遗憾,讪讪坐回。

    沈向东见状,哈哈一笑道:“呼察将军,切莫泄气,这些年西域战事西戎占尽了上风,此次交战我们定要一战扬名,才能鼓舞边疆将士,若让几个西戎探子就露了牧州游骑的本事,那可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呼察靖恍然大悟,抬头看向李落,李落也正一脸笑意,呼察靖一抿嘴,微微点头,不再说话。

    李落接道:“营后十里处设一营寨,囤些粮食,戚将军,这几日守好了,没遇到西戎大军之前,莫要丢了粮食。”

    戚邵兵急忙领命,随后小心问道:“大将军,要是碰到西戎的大军了,末将怎么办?”

    “若碰到千人以上,守住你帐下将士的性命。”

    戚邵兵心中一松,深深一礼,坐了下来。

    刘策起身道:“大将军,末将派人将西戎的探子撵走,这些天像苍蝇一般围着大营乱转,没有一丝忌惮,若我军没有行动,恐他们生疑。”

    “嗯,刘将军言之有理,此事呼察将军去做,能追上的擒到帐下,追不到的就放他们走。”

    “是,末将领命。”呼察靖沉声回道。

    “少则三日,多则五日,西戎定会前来扰营,这些天各营多加防备,呼察将军主外,刘将军主内,不能给西戎半点可乘之机。”

    “末将遵令。”众将齐声应道。

    大营开始戒备,西戎军队已近在咫尺,军中多了几分凝重和紧张。

    李落暗自唏嘘,大军虽说兵强马壮,可是离开战场时日已久,张弛之度已见散乱,常有士卒彻夜难眠,比之父亲讲起的大战将至,寝食自安差了许多。

    想罢,李落不免暗自嘲弄,战前自己也是心中繁乱难耐,恐怕比这些将士还远远不如。

    刚到了第三日,李落正在帐中读书,突然倪青匆匆通报跑了进来,西戎大军已在三十里外。

    李落眉头一挑,问道:“前方征西大军有何动向?”

    倪青一愣,随即醒悟是说征西使狄杰的军队,忙回道:“大将军,他们只在西戎过界之时,放出狼烟,但没有出兵。”

    李落长身而起,这几日惊邪已是甲不离身,拿过倚在一边的疚疯,李落挑开大帐,倪白已经备好了马,李落飞身上马,一提马缰,向营门驰去,呼察冬蝉和迟立紧紧跟随。

    呼察冬蝉一身银白轻甲,英挺非凡,正是一幅美人如玉剑如虹的景象。

    到了营门,众将除了后营的戚邵兵外都已经早早聚在营前,马蹄惊起,众人回首,都被呼察冬蝉所引,齐齐的看了过去,就连刘策也不例外。

    呼察冬蝉倒是一脸平静,未见喜怒,淡雅自如,更惹的几个年轻将领移不开目光。

    刘策暗叫一声惭愧,一提马缰,来到李落身前说道:“大将军,西戎大军已在三十里开外。”

    李落嗯了一声,上前几步,远远看见西戎骑兵扬起的尘土,如同卷起的恶龙,向大营压了过来。

    “可探知来者何人?所率多少军马?”

    “禀大将军,这支军队是西戎左元帅羌行之麾下五虎大将之一的飞天虎宁厄尔峰所率,大概有三万余人。”

    “三万?”李落讶道。

    “是。”刘策笃定的答道,“西戎虽号称有四十万大军,不过能战者不过三十余万,左右元帅各领十万余众,这宁厄尔峰是西戎的一员猛将,有勇有谋,纵横西域,旱逢敌手,深得羌行之信任,才特许他自领一军,独立镇守沙湖州沿线。”

    “我大甘五十万大军对三十万西戎狼军,不过一个勉强维持的局面,这却是为何?”

    众将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贸然应答。李落一笑道:“积弱了这些年,能维持住也难为狄将军了。”

    石冲插言道:“这些孙子,都让西戎打怕了,西戎大军这样堂而皇之的穿过沙湖州阵线,竟然连一兵一卒都不敢派出来,要这要塞还有什么用?”

    李落哈哈一笑道:“他们是在看我们。”

    石冲一愣,挠挠头道:“我们有什么好看的。”

    说话间,西戎大军已经到了阵前十里,漫天的黄沙卷起,聚而不乱,行军颇见章法,就连刘策也不禁暗暗点头。

    李落见状问道:“前方是何人督战?”

    呼察靖道:“大将军,前方是丁斩率胡骑营拒敌。”

    “嗯,莫要让西戎大军冲散了军阵。”

    “大将军放心,”刘策接道,“各营都已安排就绪,若西戎敢纵兵强冲,我牧天狼居高而下,定叫他有来无回。”

    李落点点头,众将一礼,各自回营,余下沈向东和刘策,及呼察冬蝉和迟立围在李落身边。

    踏马之声已渐入众人的耳中,夹杂着西戎骑兵的呼喝之声,一些首经沙场的士卒面色苍白,太过用力的握紧兵器,手都有些微微发抖。

    刘策偷偷望去,李落一脸平静,未见紧张,也没有一丝兴奋,却似带着莫名的悲伤。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