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六十六章 长枪疚疯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傍晚大军扎营,李落在中军帐前叫过武塔问道:“武塔,你善用什么兵器?”

    武塔憨憨说道:“俺用铁棍。”

    “哦,找到合手的了么?”

    “嗯,要到西府打仗,俺找军中的铁匠师傅给俺打了一个。”

    “好,取来和我比试比试。”

    武塔看看李落,挠挠头说道:“将军,俺的铁棍可沉了,碰伤你怎么办?”

    李落一笑道:“若你的铁棍能碰到我,晚上我烤一只羊腿给你。”

    武塔一喜,又摇摇头说:“将军都没有羊腿吃,俺也不能吃。”

    “若你能胜我,晚上就吃一顿好的。”

    武塔想了想,点点头,回去帐中拿出自己的兵器,李落一看,不觉微微一惊,铁棍通体黝黑,比婴儿的手臂还要粗些,丈许来长,看着极为沉重。

    李落眼皮微微一跳,问道:“多少斤?”

    武塔不好意思的说道:“打兵器的时候,俺总念叨着铁匠师傅打沉点,打沉点,师傅怕是恼俺了,落足了料,俺试了试,有**十斤。”

    李落讶然一笑,命倪青拿来一杆长枪,倪青看看武塔的兵刃,又看看李落,喉结滚动,低声说道:“大将军。”

    李落微微一笑道:“放心,你去取来。”

    倪青无奈,转身去中军大帐旁边的军需库中拿出一杆长枪,双手横陈,递给李落道:“大将军,这是从皇宫内库中找出来的,据传得自残商库府,枪名疚疯,长一丈二,只因名字不祥,便扔在库中一直无人使用。这次出发前皇上命我等给大将军带些兵器,不知怎地属下就把它也给带上了。属下看了看,可能就这把疚疯枪能抵得住武大哥的铁棍了。”

    李落接过,入手有些沉重。

    青白枪身,不知是用什么材质打造而成,竟有些通透之感,枪身里面有一道一道的细纹,看似裂纹,却又不是,仿若自打造之日就已在了。

    枪尖也是和枪身一样的材质制成,与枪身连接处,古朴浑圆,竟没有半点痕迹,枪尖下首两尺处有一个血挡,防止血顺着枪身流下。

    末端手持之处,磨有细沙纹。不似军中长枪,疚疯最末端没有倒刃,只有一个奇形蛇纹,蛇尾盘绕在枪尾,蛇头处似是人首,模糊不清,伸出双臂,抱着一个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圆珠。

    李落随手舞动了一下,除了略有些沉重外,其他都好,枪身流畅,破空几无声响,李落暗暗咂舌,就是大甘的工匠也少有能打出这样长枪的。

    李落一摆长枪,说道:“倪青,不要让人进中军大帐。武塔,来。”

    武塔嗯了一声,也不客气,一棍当头就砸了下来,倪青哎了一声,却是嫌武塔不尊礼数。

    李落也不躲闪,双手上举,架住了武塔的长棍,兵刃相交,发出一声闷响,李落身形一矮,已将武塔的长棍挡住,武塔微有些吃惊,没想到李落竟能看似极为轻松的挡了自己这一棍,以往在军中,能挡住自己这一棍的已经不多了。

    李落微一沉吟道:“武塔,这是你几分力?”

    武塔想了想,回道:“将军,差不多有五分力了。”一旁倪青直翻白眼,暗骂武塔没心眼。

    李落点头笑道:“说你天生神力,果然不差,若我全力,最多也就能接下你八分力气。”

    武塔看看李落,眼中满是不信,便是呼察靖素称有万夫不当之勇,也才不过只能接下自己七分气力,两人虽然都看着是世家公子一般的长相,不过李落瞅着更加文弱。

    看到武塔上下打量,李落也不生气,收回长枪道:“武塔,我出枪了,你小心。”看武塔做好姿势,李落微笑道:“若有时机,你尽攻无妨。”

    说完用手一带,长枪宛如出水的猛龙,向武塔卷去,武塔还没怎样,旁边的倪青吓了一跳。

    自李落进入军中,从未在人前显过武艺,就是牧州游骑挑衅,李落也多是一笑了事,或者和他们比试骑术,也从没见李落练过枪法,没想到枪一出手,就是浸淫枪术数十年的高手也不过如此。

    疚疯如狂风暴雨般向武塔扫了过去,初时李落还有些不适,随着疚疯越来越顺手,枪也越来越快,渐渐只能看见枪尖的白光而看不见枪身,身上各处都能带转长枪,似是有一点呼察冬蝉守身刃的影子。

    对面武塔心中暗暗叫苦,开始时自持力大,多少有些轻视之心,可一交手,武塔才知自己大错特错。

    李落手中的长枪从不和自己硬碰,往往一触即走,不过每碰一下,武塔就觉手中的铁棍沉一分,战到现在,武塔手中的铁棍已经是越来越沉,这倒好些,只是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憋得武塔差点吐血,每次要攻,刚要放开,枪尖就已经到了眼前,吓得武塔急忙又收回长棍,只能护身,也是李落手下留情,若不然武塔恐怕早已躺下。

    盏茶时间,武塔额头见汗,微微有些喘气,李落一荡一挑,分开武塔兵刃,纵身后退,收住长枪道:“武塔,如何?”

    武塔喘了一口气,说道:“将军,俺打不过你。”

    李落微微一笑道:“武塔,从明日起,挥你手中的铁棍,挥出之后随意收回,先用小些的力气,再慢慢加劲,按你学的内功心法调息呼吸,如果能做到收发自如,我也不能轻易胜你。”

    “说得好,武塔,李将军之言恰到其锋。你就按着李将军说的练习,假以时日,必能成器。”沈向东和楚影儿走出了自己的营帐,看李落和武塔比试,见李落指点武塔,沈向东忍不住出言赞道。

    李落回头一笑道:“沈先生,既然来了,不妨也和我试几招。”

    沈向东想了想,说道:“李将军,枪者,诡变之道,在军中自来被奉为百兵之首。不过李将军看来以前没有怎么习过枪术,武林中枪术分为两派,一种流派以大开大合的主,这种枪术堂堂正正,练成之后非常霸道,就像北方鄞州的唐家堡和秦州的战门这些门派,所习枪法都是以霸道称雄;另有一流派以诡秘见长,此类枪法虽有开合招式,不过所有的杀招都是暗藏其中,这种流派多像福州的流云宗。不过真正的用枪高手都是两种兼长,即行霸道,也行诡道,但若悟不透,就成了画虎不成反类犬了。老夫观李将军枪术,虽不知出处,但二者都已经兼长,转换之间却有迹可寻,若李将军能隐去痕迹,出枪如羚羊挂角、天马行空之时,老夫就不是李将军对手了。”顿了顿,沈向东说道:“李将军手中长枪能看出刀法的影子,观将军枪法,必知将军刀法已入大成之境。”

    李落没有回答,轻轻一笑道:“沈先生言之有理,李落记下了。”

    “不知道大将军所习的枪法叫什么?”楚影儿在旁问道。

    “这枪法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李落轻轻的拂过疚疯,没有看到场中四人眼中的惊骇之情,脸上有几分癫狂,却有更多的悲伤,呢喃低语道:“疚疯,疚疯,是不是当年你的朋友也是和我一样的心情,才唤你做疚疯的。”手中长枪似是更凉了几分,李落随即抬头一笑道:“这套枪法就叫恨吧。”

    “恨?”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李落为什么想到这个名字。

    西征大军进入胡路州后,天气转凉,夜里都有些冷了,午时不用再休息,行军速度比前两个多月快了许多,再加上胡路州人迹较少,大军行进也不必再绕开田间庄稼,虽说比之前两州都大,大军反倒没用多少时间就穿过了胡路州。

    秋末冬初,征西大军终于到了沙湖,李落已派人先行和征西使狄杰联络。狄杰大营驻扎在天水州,传信之人骑千里马,日夜兼程也要近月才能到,这个时候估计也就是刚到。

    大军驻扎下来,李落和军中诸将策马登上一个山头,极目遥望,夕阳映照之下,大地都镀上了一层金黄之色,暮烟霭霭,远处高山连绵起伏,自有一幅平沙千里、白草黄云的景色。

    脚下西征大营中,将士正在搭建营帐,军中旗帜飞舞,望去如盘蛇飞舞,远远传来军中号声,别有一番苍凉雄壮。

    众将站在山头,风吹过,一扫身上的烦尘,都觉心旷神怡。

    这时候王城的百姓官商不知在做些什么,索水沿岸的枫叶也应红了不少,章泽柳和狄承宁想必定去了月下春江,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再上月船,李落微露浅笑,回首望去,故乡已在万里之外。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