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六十二章 监军营帐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去监军营帐。”说完率众而去。

    刘策啊了一声,还要说话,见李落已经远去,无奈一提马缰,随后而去,沈向东也骑马跟在一旁。

    知府和黄姓男子被两名牧州游骑带在马上,呼察冬蝉带上欧雨幕,看看另一名女子,皱皱眉头,此次过来也没有带侍卫,只能找别人了。

    正欲张口,楚影儿骑马走了过来,微一弯腰,一提一放却已经将女子带在身后,呼察冬蝉一脸惊讶,娇笑说道:“好俊的功夫。”

    楚影儿瞥了一眼呼察冬蝉,没有理会,打马而去。呼察冬蝉撇撇嘴,一夹马身,也自跟上。

    监军营帐被窦胜部众紧紧围住,李落众人策马而入,将士刚要喝止,看见马上的窦胜,都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散回各营。

    来到监军帐外,怀王营帐比起李落的中军营帐要大上许多。众人走到帐前,竟连个侍卫都没有,许是雨大,侍卫都回去各自的营帐中休息了。

    李落翻身下马,诸将也都下马走了过来,刚到帐前就听到里面传来丝竹乐音,还有女子的调笑娇喘之声,诸将对望一眼,默然不语,李落走在前面,无人看到李落的表情。

    李落站在帐门外,里面的笑闹之声不绝于耳,似是怀王正在里面狎戏。突然帐帘一掀,一名男子走了出来,是怀王手下的侍卫,看见帘外站着许多人,也没看清是谁,醉醺醺的破口大骂道:“站在这里,想吓死大爷么?”

    众将怒哼一声,窦胜箭步上前,扬手一记耳光,大声骂道:“大胆,瞎了你的狗眼,没有看到大将军来拜会怀王么?”

    侍卫一愣,这才看清面前来人,除了李落,军中诸将都来了,吓出一声冷汗,酒全醒了,忙不倏的点头哈腰道:“大将军喜怒,小人狗眼,小人狗眼,没有看到大将军和诸位将军。”

    李落抬步向帐内走去,侍卫忙阻拦一声道:“大将军,怀王现在不便。”

    话未说完,李落掀开帐帘走了进去,窦胜跨前一步,挡在帐外,不让其余众将跟进。到了帐内一看,怀王正衣衫不整的斜靠在床上,旁边有两个少女也是衣冠不整,面若红霞,看见李落进来,似要挣扎着起身,帐中除了怀王,还有其他几名心腹侍卫,当日闯入中军大帐的侍卫总领钟国也在其中,帐内还有数名女子,此时正焦急整着衣衫。钟国睁着醉眼,指着李落说道:“哈,大将军也来了,刚好一起喝几杯。”说完伸手就去撕扯旁边女子的衣服,女子惊呼一声,跳开一步。

    李落面无表情,缓缓说道:“监军。”

    怀王哼哼唧唧几声,在身旁女子撑扶下坐起身来,不悦道:“皇侄,怎么不通报就闯进来,你看,都惊扰了美人儿。”说完又淫笑着在身旁女子身上摸了一把,惹得旁边姑娘娇喘不已,一双美目却直向李落投来,颇为好奇。

    李落眼角微动,不含感情的说道:“军中得报,有人借我名号在外胡作非为,罔顾民生,身穿服侍是怀王侍卫的衣服,为辟谣言,李落特来搜查。”

    怀王一呆,哈哈大笑道:“哪有的事,皇侄啊,这些人就只会造谣生事,依我看,推出营外斩首了事,最为方便,省的鼓噪烦人。”

    李落淡淡的看了怀王一眼,道:“此事事关重大,一旦传开,必将军心动荡。再者,皇叔,军中严令,不能带家眷,更莫论歌妓了,你身为监军,则还能明知故犯。”

    怀王打个哈哈道:“皇侄啊,行军途中寂寞,找几个姑娘解解乏闷,不是什么大事,要闷出病来,如何是好?皇叔不像你,身边自有美人相伴。皇侄,要只是这些莫须有的事,你就回去休息吧,要不,陪着皇叔再喝上几杯。”

    李落转身,向门外喝道:“进来。”

    怀王一愣,动了动身子,向门外看去,外面几声嘈杂,帐帘微动,窦胜、刘策以及军中诸将都走了进来,看见帐内形景,除了窦胜,都是一脸的愤慨和鄙视,怀王尖声喝道:“李落,你干什么?”

    “呼察靖何在?”

    “末将在。”

    “将怀王侍卫一一带入帐内,请知府大人和欧姑娘查看,若有负隅顽抗者,可使弩箭。窦胜,随呼察将军一起去。”

    “末将领命。”说完呼察靖转身出了大帐,窦胜看了怀王一眼,没有行动。怀王铁青着脸,尖声刺耳叫道:“李落,你要造反么?岂有此理,谁敢放肆,小心本王到皇上面前参他一本,摘了他的官帽。”

    李落冷冷看着怀王说道:“监军大人,若我在皇上面前参一本今日帐中所见之事,不知皇上会怎样?”

    “你!”怀王语塞,一时气的嘴唇发抖。

    李落接道:“窦将军还不快去,去的晚了,难保监军侍卫还能剩下几个,死人可就不会说话了。”

    窦胜打了一个激灵,一想不对,马上跑出了营帐,外面怀王侍卫已是大呼小叫起来,夹杂着窦胜的呼喝之声,分外尖利。李落皱皱眉头,回头看去,七泉府知府欧清寒和其义女欧雨幕,以及随行的两人都已进来,李落缓缓说道:“一会怀王侍卫都会进来,你们仔细看好,认出当日所见之人。”

    “是。”欧清寒擦擦头上的冷汗,连忙说道。

    “哪里来的山野乡民,跑到军中胡闹?”怀王一听,连忙跳下床喝道,却是跳的有些急了,脚下一拌,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若不是身旁的姑娘扶住,恐怕就趴倒在帐内地上了。怀王闪电般的缩回手,一拂袖,冷哼了一声,一幅道貌岸然的表情。

    李落淡淡说道:“我已说过,关乎军中主帅名望,事态紧急,还请监军大人海涵。”

    怀王冷哼一声道:“本王清清白白,指认就指认,本王也要看看谁敢在军中造事,连皇上钦赐的圣旨都敢不顾。”说完将脸转到一边,眼珠乱转。

    呼察冬蝉轻轻上前几步,将前些日子李落暂借给她的星宿剑悄悄递给楚影儿,向楚影儿努努嘴,指了指李落。楚影儿接过星宿剑,拿在手中。

    “大将军。”正在这时,欧雨幕突然出声道。

    “什么事?”

    “当日来人,大帐之内就有一个。”欧雨幕说道。

    “哪个?”

    “就是他。”欧雨幕一指躲在一位女子身后的侍卫说道。

    “胡说,我都没见过你,你瞎指什么?”侍卫见众人都看过来,只好从女子身后挪了出来,反言辩道。

    “你能肯定?”李落问道。

    “能。”欧雨幕铸定答道。

    “小女自幼过目不忘,她记住的人决计不会出错。”欧清寒忙接道。

    “荒谬。”侍卫嗤笑道,“那天那么多人,你怎么能认出是我,说不定是你眼花了呢。”

    “这么说那天你在场了?”李落眼眉一展道。

    “没有,小人只是猜的。”侍卫声音越来越小,低头回道。

    “不错,往日地方官员为西征大军祈福,我们军中都要去不少人,一直如此,他如此猜也无可厚非,是不是啊,李大将军。”怀王怪声说道。

    “大将军,他还自称是中军大将罗展,要我们按他说的做,要不然就将知府大人革职查办,随他一起来的还有几人。”说完欧雨幕一一将几人介绍的名字都念了出来,还把当日祈福时在人群中的位置也一一说明,便是身边的人也描述的分毫不差。众将齐齐盯着这名侍卫,看他如何作答。

    名为罗展的侍卫浑身发抖,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怀王眼珠一转,厉声道:“是谁和你们这些刁民串通起来污蔑本王帐下侍卫的?还不从实招来,竟然捏造事实,意图不轨,来人给我拿下掌嘴。”

    一名侍卫向欧雨幕扑了过去,人影一闪,众人还未看清,这侍卫已经倒飞了回去,落地之后才发出惨哼声,倒在地上抽搐,众女子惊呼一声,齐齐跑到帐角处围在一起,瑟瑟发抖。呼察冬蝉眼睛一亮,定睛看去,正是楚影儿。

    “大胆逆贼,竟然敢在本王帐中行凶,你是何人?不怕掉脑袋么?”怀王声色俱厉的喊道。

    “王爷,我是宫中九卫之一,四面楚歌楚影儿,身受皇命保护大将军,王爷可不要记错了。”楚影儿冷冰冰的说道。

    怀王一时噎住,宫中九卫向来是万隆帝的心腹亲卫,深得皇上信任,更天天围在帝君身边,触怒了这几人,没什么益处。怀王脸色阵红阵白,终还是忍住没有说话。

    罗展见李落又盯向自己,慌忙说道:“大将军,真的是他们污蔑小人,小人从没给他们送过礼单。”

    李落哦了一声,奇道:“我也没说给他们送的是礼单,你怎么知道?”

    罗展面色发黑,苦言道:“刚才听大将军说有人冒充大将军之名在外敛财,小人猜的定是送的礼单之类,着地方官员准备的。”

    李落面容平淡,慢慢说道:“我只说有人借我名号在外胡作非为,你怎就猜得是敛财,不是欺男霸女?再者,刚才你不是说你没见过他们吗?怎么又知道他们是地方官员了?”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