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六十一章 七泉府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窦胜,坐下。”李落眉头一挑,直呼其名道。

    窦胜一听,已知李落动怒,忙坐了下来。

    轻声说道:“大将军,这几人不知从哪里来的,是不是知府都不一定,没准是来扰乱军心的,这要传出去,对大将军的名声可是不好啊。”

    李落看了窦胜一眼,没有理他,转头向欧雨幕说道:“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若属实还好,若不属实,扰乱军心,诋毁军中主帅,我就能治你的死罪。”

    欧清寒急忙跪倒说道:“大将军息怒,都是下官管教无方,大将军要责罚就责罚下官吧。”

    欧雨幕奇怪的看了李落一眼,也跪倒在地,身后两人也全跪倒。

    李落面色阴沉,看不出在想什么,诸将极为惊讶,不想有人假冒李落的名声在外敛财,难怪李落如此震怒。

    半响,李落缓缓说道:“将此事始末仔细说给我听。”

    “大将军,山野之民,不通礼数,诋毁大将军,我看传护卫将他们拖出去乱棍打死,看这些草民还敢放肆。刘将军,你说怎样?”窦胜忙说道。

    刘策看了一眼窦胜,没有说话。李落寒声道:“堂堂大甘知府,正四品命官,是说打死就打死的么?窦将军如此扰乱视听,莫不是这借名之人是你?”

    窦胜大惊,忙道:“大将军冤枉啊,末将怎敢。”

    “不是你就住嘴。”李落喝道。

    窦胜眼中杀机一闪即逝,坐在一旁不再说话。帐中数人都已留心窦胜,见他眼中闪过杀机,皆暗自摇头。

    李落向欧清寒说道:“知府大人,你说。”

    “是,是,下。下官。”却是又紧张的结巴起来,李落眉头微皱,转向欧雨幕道:“欧姑娘,你来说。”

    “是,”欧雨幕理了理思绪。

    回道:“大将军,前日知府大人率众迎接西征大军,为西征将士接风祈福,只是府库空虚,我们实在拿不出像样的贡奉,大军过后,军中传来一个礼单,是要我们按礼单准备贡奉,三日内军中派人来取,可是遍搜七泉府,也仅凑了不到三成。大将军,请念在今年天灾难挡,赦了七泉府的贡奉。”说完深深向李落叩了一头。

    “将礼单拿来。”李落淡淡说道。

    “是。”欧雨幕转头向身后跪着的男子说道:“黄叔叔。”

    男子应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双手呈上,倪青接过,打开查验一番,递给李落。

    李落拿出盒中礼单,看了一遍,脸上看不出喜怒,随手递给坐在旁边的窦胜,说道:“念。”

    窦胜接过一看,一脸讥讽道:“只有礼单和落款,没有军中大印,你们从哪里找来这份礼单陷害大将军的?”

    “念!”李落加重声音道。

    窦胜冷哼一声,颇为不满,念道:“白银十万两,黄金一千两,上等丝绸一百匹,玉镯一百对,翡翠饰物一百件,粮食一万担,侍女五名。”

    帐内众将齐吸了一口凉气,这份礼单,数额可不是一般的小,就算是大甘最富饶的郡县,一年也不见得能交出这么多贡奉,还需是风调雨顺,没有天灾**的时候。

    窦胜将礼单扔在一旁嗤道:“这不过是拿来糊弄人的,我看不过是想从军中要粮,才用这以退为进的伎俩罢了。”

    “哦?窦帅怎么不怀疑这几人是假冒的知府了?”呼察靖在一旁嘲讽道。

    窦胜冷冷的看了呼察靖一眼,向李落说道:“大将军,事已明了,这几人定是为了粮草才出此下策的,大将军可不要被他们蒙蔽了。”

    刘策听完,眉头大皱,心中暗想怎能有如此愚蠢之人,李落又不是三岁孩童,果然李落听完头也没转,盯着欧雨幕问道:“如何证明?”

    欧雨幕刚才就觉察不妙,此时确已证实闯了大祸,不过到了这种境地,再遮掩已经没了必要。

    开口说道:“大将军,带来礼单人中有两位将军我们见过,大军祈福时就在当场,余下几位穿的服饰都和军中的一样,而且不止我们几人看到,府中最少也有数十人看得清清楚楚。”

    “将将士所穿的军服样子说出来。”

    欧雨幕将各将所穿的军服一一仔细的描绘出来。

    众人一听,都恍然大悟,拿着礼单之人是怀王侍卫,陪同怀王侍卫来的将士穿的是中军军服。

    中军各部军服虽大致相同,但细微处还有些分别,在欧雨幕描述下,正是窦胜部众无异。

    窦胜大怒道:“大胆狂徒,尽敢污蔑本帅,信不信我砍了你们。”说完锵一声抽出腰中长剑。

    “大胆。”倪青大喝一声,拔出长刀扑了过来。

    窦胜恼羞,正欲说话,突然背心一凉,回头一望,却是楚影儿不知何时已到了自己身后,冷冰冰的看着自己,窦胜半点也不怀疑,若还不弃剑,自己定会血溅当场。帐中诸将也都纷纷起身,手按兵刃。

    窦胜扔下手中长剑,扑地哭道:“大将军,末将是清白的,大将军一定要帮末将洗脱冤屈。”

    李落端坐在帅位,众将拔刀时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缓缓说道:“窦将军,欧姑娘和你素不相识,更没有见过你军中将士,怎会一见面就冤枉你,再说这等事,一查便知,谁能冤枉的了?”

    窦胜呆在帐中,一时不知说什么。李落向刘策说道:“中军刘策。”

    “末将在。”刘策上前一礼道。

    “命幽州军五百,牧州游骑五百,倪青朱智率军,速去七泉府将此事始末给我查清楚。”

    “末将遵令。”刘策一礼,看了窦胜一眼,转身出了大帐,倪青朱智跟了出去。

    “若当面见到,还能认出当日向你们索取财物之人么?”李落转头向七泉府几人问道。

    欧清寒已然明白身陷军中权斗之中,哆哆嗦嗦、语无伦次的说道:“大将军息怒,小女雨幕,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相貌也是不差,给大将军做个侍女,服侍大将军,还望大将军看在小女的份上免了这些贡奉。”

    话刚说完,就听呼察冬蝉冷哼一声,怒道:“无耻。”

    欧雨幕在欧清寒说出要做李落侍女时已是满脸通红,突听到营中有女声,这才讶然抬头望去,却见正有一位女将一脸怒容看着欧清寒。

    刚才和李落说话,欧雨幕一直没敢四处张望,不想军中竟然还有女子为将的,只是这个女将美艳更胜自己,本以为自己容貌已是人上之资,谁知这员女将竟比自己还要漂亮些,更显英气非凡。

    欧雨幕脑中电光闪过,急忙说道:“这位姐姐,你误会了。义父待我恩重如山,向来视如己出,今日提议是雨幕自己想出来的,和义父没有关系。”

    “好一个视如己出。”李落冷喝道:“若是我军中贪赃枉法,我自会查处。你为人之父,本应守护自己的家人,哪能将自己儿女随便外送的?遇事有违天合,你可以争,可以斗,可以战,但怎能送自己的女儿,就算你求来一时的平安,若有下次,你还送什么?李落向来认为在其位谋其事,你是人父,更是百姓的父母官,你能送得自己的女儿,明日你会不会把视你为父的百姓子女也送出去?”

    众生平等,我是人,你女儿也是人,我比她命贵在哪里了?你敢送,就不敢争么?”

    欧清寒坐倒在地,呆若木鸡,欧雨幕已是俏目含泪,怔怔的看着李落,半天没有言语。

    “呼察靖。”

    “末将在。”呼察靖一听李落点到自己,急忙站出来应道。

    “尽起中军牧州游骑,去监军大帐,找出借我名号敛财之人。”

    “是。”呼察靖大声领命道。

    “大将军,末将也去召集军队,找出逆贼。”窦胜见状忙又说道。

    李落看了一眼,淡淡说道:“不用,一会你随我一起过去监军大帐。石冲。”

    “末将在。”石冲跨前一步道。

    “右锋战备,军中若有哗乱,一律给我拿下。”

    “末将领命。”石冲一礼,转身随呼察靖出了大帐。

    “那我呢?”呼察冬蝉急道。

    李落淡淡一笑道:“带着两位姑娘,一起去监军营帐。”

    众人准备得当,呼察靖来报左锋已经准备妥当,随时可以捉拿逆贼。李落点头低喝一声:“走。”

    掀开帐帘,李落也不穿雨衣,倪白牵出马匹,李落翻身上马,帐外雨下得小了许多,只是起了雾,白茫茫一片。

    众人正欲过去,就见刘策纵马疾驰而来,看见李落,微微一愣道:“大将军,这是?”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