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五十九章 中饱私囊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石冲气血冲顶,大声说道:“笑话,我石冲什么刀山火海没见过,还怕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儿郎们,推出去,给我砍了。”说完一扬手,几个幽州士卒押着这个游击将军就向营外走去,一路惨嚎,高呼窦帅救命,窦胜恼羞成怒道:“石冲,你狠。”

    “窦将军,”李落冷冷的盯着窦胜说道:“今日之事是我下的令,和石将军无关,若窦将军不服,自可来找我理论,还有,以后窦将军麾下若还出这不尊军纪之辈,莫怪李落手下无情,倪青。”

    “属下在。”

    “八百里加急,将今日之事传回王城,另传信给皇上和我父,若王城有人在背后对石将军不利,一律斩了。”

    “遵令。”倪青高声应道。

    窦胜一呆,这才醒觉李落才是真正的三军主帅,是朝廷御赐的辅国大将军,更是万隆帝属意的九皇子和淳亲王李承烨嫡子。

    只是这些日子军中事宜李落少有插手,有什么事也多由着怀王和自己,渐渐的忘了李落背后的靠山和大甘的军中之魂淳亲王李承烨。

    想到此处,窦胜不禁出了一身的冷汗,若是李落要治自己擅养私兵的罪名,怕是除了叛出军营外别无他法了,就是怀王也救不了自己。

    刘策被李落打断,僵在当场,听到李落传信回都,也觉察这些日子是有些轻视李落了。

    李落虽因为怀王是自己皇叔,诸多忍让,但是李落才是西征大军的主帅。

    若无李落,也就没有这西征大军,自己或许也还在幽州养老吧,神情恍惚之间就连李落看着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石冲颇为惊喜,没有想到李落竟然如此看重自己,心中涌起知己之感,看着李落似也顺眼了很多,连连点头,站在一旁嘿嘿直笑。

    不一会刚才押着游击将军的几名幽州军跑了回来,已将其在营外斩首,尸首悬挂在营栅上示众。李落摇头,命士卒将尸身收起来,就地安葬了事。

    李落翻身上马,看了看军中诸将,此时呼察靖、秦叔童和戚邵兵都赶了过来,只是不见怀王和呼察冬蝉。

    李落冷声说道:“今日之事就算了结,若再发生这样的事,连同军中主将一起问责。”说完策马回营,留下面面相觑的众将和呆如木鸡的窦胜。

    此后几日,大军行进快了不少,营中少了仗势欺人之事发生,各营将领也都多加节制,摩擦少了不少,窦胜部众也不敢再招摇过市,就连怀王亲卫也有些收敛。

    怀王一段时间没有再找中军的麻烦,看来当日李落震怒,怀王也有些忌惮。

    过了些时日,怀王派人找了李落过去,却是让李落看自己写给万隆帝的奏章,尽是对李落的称赞奉承之言,李落一笑置之,言道监军奏章本是机密,无需军中主帅过目。

    怀王藏怒宿怨,暗骂李落不知好歹,自此奏章便不拿给李落,只是这奏章再怎么写,李落就不得而知了。

    随后行军,各部磨合也有些时日,相互配合的比起刚出卓城好上不少,行军速度也快了近一倍。

    李落这些日子一直在营中各处巡查,看些军中布置之法,就是后军粮草配备李落也去看了好几天,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戚邵兵貌不出众,一脸奸猾,打理起粮草来倒是井然有序,秦叔童赞叹不已,言下颇为佩服,李落虚心求教了几次,戚邵兵有些飘飘然起来,洋洋得意,甚有得色。

    大军又行进了半个多月,已是在泉州境内,午时天气还没有转凉,大军停下来歇息,李落正坐在简帐中看书,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还不等李落出去看,帐帘一挑,呼察冬蝉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看见李落勉强行了一礼,问道:“为何我军中将士的粮饷少了一半?”

    李落一愣,不知这是怎么缘由,只好说道:“郡主,你先不要着急,坐下来说。怎么你军中的粮饷少了么?何时开始少的?”说完挥手示意倪青倪白不用担心。

    呼察冬蝉气呼呼的坐下,说道:“已经有三天了,也不知后军为什么把我们前军的口粮都减了一半,说是军中粮草不足,可是我到中军去看,中军各营的粮食都比我们的多。今天更遣人来说,要将我前军的饷钱减半,这是什么道理?”

    “粮草不足?”李落一惊,抬头望去,倪青忙道:“大将军,军中没有报钱粮不够。”

    李落眉头紧皱,看看还自生气的呼察冬蝉,问道:“这几日有发生什么事么?”

    倪青想了想,说道:“没有啊,各营都没有出什么事。”

    呼察冬蝉插言道:“我们前军所过州郡,从没有滋扰百姓,更不会和中军后军冲突。”

    顿了顿突然想起什么来,不好意思的说道:“前几天,监军的护卫来我营中,说监军找我有事相商,只是一个个傲气凌人,还对我帐中护卫嘴里不干不净,被我揍了一顿,扔出了大营,这不算违反军规吧。”说完抬头看看李落,略微有些局促。

    李落沉吟起来,倪青说道:“大将军,郡主有十余女侍卫,全都容貌动人,可能。”还未说完,呼察冬蝉回头恶狠狠的瞪着倪青,倪青忙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李落仿若未觉,对倪青说道:“去将后军两位将军和中军刘将军窦将军请来这里。”

    “是。”倪青一礼,吩咐一声,倪白转身急急出了营帐。

    大帐中一时落针可闻,李落没有说话,站起身来,背对着呼察冬蝉。

    少顷,帐外传来马嘶之声,倪白通报一声,刘策,窦胜,戚邵兵和秦叔童鱼贯而入,看见李落躬身一礼,道:“大将军。”

    李落转过身来,走到几人面前,既没有免礼也没有赐座,半响寒声问道:“前军粮饷为何减半?”

    几人皆都不语,戚邵兵一进营帐,看见呼察冬蝉就已经知道所为何事,不禁暗暗叫苦,听到李落发问,缩起脑袋不敢抬头。

    “戚邵兵,说,怎么回事?”

    听到李落叫自己,戚邵兵无法只好挪前几步,嚅嗫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刘将军,此事你是否知晓?”

    “这,末将确有耳闻。”刘策沉吟一声,应道。

    “如此大事,怎么没有报与我?”

    刘策看了一眼站在身前的窦胜,没有说话。

    窦胜上前一步道:“大将军,兴许是后军哪个环节出了差错,这前军粮草供应向来都是秦将军打点,秦将军,前军钱粮减半是怎么回事,据实禀报。”

    秦叔童回道:“大将军,三天前,军中拨给前军的粮草确实少了一半,末将也自查过,可能这几日供给不足,末将再催促几次,把余粮都补上。”

    “可是中军为什么没有减半,就我们前军减了?”呼察冬蝉忽地站起身来,质问秦叔童道。

    窦胜冷冷说道:“秦将军,这其中是怎么回事,是你办事不力还是别有隐情?戚将军,你是后军主将,是不是有人仗着军职不好好办差,更或是中饱私囊?”

    戚邵兵唯唯诺诺,看了秦叔童一眼,没有说话,窦胜哼了一声,有些不满。李落望向秦叔童,却见秦叔童一脸戚然,紧咬着嘴唇,没有反驳。

    “戚将军。”李落突然出声道。

    “末将在。”戚邵兵急忙哈腰回道。

    “还记得当日我任你做后军主将时说的话么?”李落淡淡问道。

    “记得,记得。”戚邵兵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连声应道。

    “记得就好,来人,拿我的星宿剑来。”倪青应了一声,取了星宿剑过来,众将不明所以,不知道李落想做什么。戚邵兵脸色发青,以为李落要拔剑斩了自己,双腿止不住不停的发抖,转眼看见李落拿了剑走到呼察冬蝉面前,这才送了一口气。

    李落说道:“这把剑名为星宿,是皇上钦赐,今日暂借与你。”

    呼察冬蝉也不明白李落为什么要赐剑,站起身接过剑,不知该如何答谢。

    李落接道:“若明日,前军营中粮饷还是半数,你拿此剑,无需向我禀报,自去取了后军主将的首级给我。”

    “啊。”呼察冬蝉惊呼一声,戚邵兵吓得跪倒在地,险些哭将出来。

    “前军皆为牧州游骑,二三十里,眨眼及至,耽误不了顿饭的工夫。戚将军,明日粮草能否备齐,若备不齐就早些说,省得郡主明日多跑一趟。”

    “能备齐,能备齐。”戚邵兵不等窦胜说话,便哭丧着脸说道。

    “好,退下吧。”说完李落转身,看着墙上挂的大甘地图。

    戚邵兵爬了起来,颤身出了大帐,窦胜和刘策对望一眼,皆都看到眼中的惊惧,不过窦胜惊惧的是李落杀伐决断,刘策惊惧李落一眼就可看出内中缘由。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