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五十八章 仗势欺人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大军西进,一路事无巨细,怀王都要过问,军中诸将微词极多,幸亏李落从中凯旋,怀王虽说居位自傲,但是李落毕竟是万隆帝钦赐的九皇子,其父淳亲王李承烨更不是怀王小小的上大夫能及的。

    李落要做什么事,军中诸将不反对,怀王也不好阻拦,只是背地里免不了拿捏众将。

    好在一路行军粮草和饮食病防李落极为重视,诸将多只是发发牢骚,没有出什么大的乱子。

    唯一一次次军中较大的冲突是未出贡州时,窦胜所率的万余部众本按照中军决议,各营皆由刘策节制。

    初时尚好,过不得几日,这些营中官兵仗着窦胜擢升为军中副帅,李落也似对窦胜忌惮三分,个个趾高气昂,全都高幽州部众一等一般,就是看见比自己军职高的,也都仰面朝天,惹得幽州军极为不满,不过刘策强加节制,且在军中素有威望,幽州将士听到窦胜所率部众冷言嘲讽也只做不见,忍气吞声。

    一日天晚,大军正在扎营,李落刚随刘策回来,进了大营,刘策自去中军各营巡查,李落看看离吃饭还有些时间,便策马带着倪青倪白两人在营中四处查看。

    走到大营右侧,远远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颇为嘈杂,走到近处一听,却是窦胜麾下将士要幽州部众为他们搭建军帐。

    这几日里窦胜麾下将士越来越嚣张,军中三餐都要他们吃过之后才让其他人再用,稍有不如意就出言谩骂,幽州将士已是忍无可忍,到了今日更变本加厉的让幽州将士为他们搭建军帐。

    几个幽州将士和窦胜麾下部众争执起来,不一会便围了好多人,窦胜麾下的一个游击将军站在场中指着幽州将士一顿训斥。

    眼看双方就要动武,恰逢宣武将军石冲从中军回营,路过此处,过来问清楚后刚劝了几句,没曾想这个游击将军竟然连石冲都骂了进去,言下便是李落亲来他也不放在眼中,更莫论石冲这个宣武将军了。

    石冲原是一员猛将,脾气本就不小,这几日特意被刘策叮嘱压着火气,心中一直暗自生恼,不想今日好好劝说还被别人奚落,怒极就要动手。

    看到幽州将士围将上来,此人这才慌了,色厉内荏的将窦胜和李落都搬了出来,言道李落也要给窦帅七分面子,惹怒了窦帅,谁也没有好果子吃。

    石冲大怒,提起拳头就要动手,这个游击将军连忙纵声高呼,边上窦胜部的士兵刀剑出鞘,对准幽州将士。

    李落大怒,军中打斗之事向来都断不了,有些将军更暗中鼓励将士互斗,只是都有明令,禁止用刀枪剑戟的,可以打斗,但绝不能出人命,若擅自在营中动刀动枪,轻则杖责逐出军旅,重则斩首,没想到窦胜部众目中无人至此。

    眼见幽州部众也都按上刀柄处,李落高呼一声:“住手。”

    石冲回头一看,忙抱拳一礼道:“是大将军,快退开。”

    幽州将士齐齐一礼,躬身退开一条路。

    李落走入人群,这游击将军见李落过来,挥手让身后部卒收起兵刃,向李落行了军礼,却没有说话,眉宇间还有一丝傲色。

    李落皱眉道:“军中规矩,善动刀枪者,从严惩处。你们不知道军规么?”

    游击将军一抱拳,大声说道:“大将军,这幽州军仗着他们人多势众,从不把窦帅看在眼中,方才也是他们几个出言无礼,还要动手,我们这才拔刀防卫的。”

    李落气急而笑道:“好,好。我大甘军中自有军规,虽不禁打斗,但若持械者轻则革军,重则斩首,就算幽州军要与你们动手,你们就不敢还手么?”

    游击将军讥笑道:“他们人多,我们要还空拳,岂不是就是傻子了。”

    李落呆住了,还从未见过军中一个游击将军敢如此放肆的,身后倪青大喝一声道:“放肆,敢在大将军面前如此说话,活得不耐烦了么!”

    对面的游击将军这才一个激灵,想起李落是三军主帅,忙又躬身行礼道:“大将军明鉴,方才确是幽州军滋事在先,末将及麾下士卒万般无奈才出此下策,还望大将军见谅,末将一会就去窦帅帐中请罪受罚。”

    石冲怒喝道:“放屁,我们滋什么事了?”

    李落打断石冲,面向游击将军怒声说道:“巧言令色、目中无人竟然到了这种程度,谁给你们的胆子?先不说你等所言是否属实,竟然敢拿刀剑对准军中上司,看你军服不过一个小小的游击将军,石将军贵为大甘宣武将军,以下犯上,就够依军法治你的罪,窦将军就是这样带兵的么?”

    游击将军强辩道:“末将在军中只听窦帅的令。”

    “住嘴!”李落暴喝一声,“军中各部都是平等相处,窦帅告诉你等高幽州军一等么?营帐竟要他人代为搭建,我在外面看了已有一会,不想西征军中有你们这等祸害。”说完见这游击将军似还要狡辩。

    李落一怒,喝道:“宣威将军石冲!”

    “末将在。”石冲踏前一步,大声应道。

    “刀剑出鞘,将这些不尊军纪的将士全部拿下,如有反抗者,杀无赦。”话音刚落,倪青倪白刀剑皆出鞘,抢前几步,护在李落身前。

    石冲大喜,高声喝道:“儿郎们,抄家伙,给我拿下。”

    “谁敢!”游击将军大惊失色,狂喊一声,麾下将士也都围了过来,齐齐拔出刀剑。

    幽州军这几日憋了一肚子气,此时见有李落和石冲撑腰,一个个都拿起兵器,杀气腾腾的逼向窦胜的部众。

    正在这时,远处几骑飞奔而来,人还未至,就听一声狂喝:“谁在军中滋事,都给我住手!”近前之后,来将怒声喝道:“石冲,你做什么,还不给快放下手中的兵刃。”却是窦胜和刘策。

    石冲看了李落一眼,李落面容平平淡淡,没有半分波澜。

    石冲微一扬首,外侧的幽州军让出一条通道,窦胜绝尘而至,到了场中也不下马,一扬马鞭,指着石冲正要说话,突然看见场中的李落。

    窦胜一惊,急忙翻身下马,上前一礼道:“大将军,你怎么在这里?”

    还不等李落说话,这游击将军便高呼一声:“窦帅,救命啊。”

    “闭嘴。”窦胜恼羞道,“还不把兵刃收起来。”见部众收起兵器,窦胜笑道:“大将军,只是将士们一时冲动,军中常有的事,石将军,你也把兵器收了吧。”

    石冲冷哼一声,看着李落,没有下令,窦胜脸上闪过一丝阴狠,随即隐去。

    笑言道:“大将军,你在军中时日尚短,还不清楚这些,等待的时间长了些就知道,将士们都是血气方刚之辈,这些事怎也免不了的。”

    李落冷冷说道:“窦将军刚来,眼前发生的事你就能全部知晓,窦将军是真能料事如神还是说此事是窦将军授意?”

    窦胜一愣,回头看看游击将军,只见他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窦胜心知要糟,强颜说道:“大将军。”

    李落手一挥打断窦胜,皱眉道:“石将军,还不拿下。”

    “是。”石冲一扬兵刃,幽州军如狼似虎地将场中的游击将军和其麾下将士缴械,刘策哎了一声,还不等说出声,人都已被擒下。石冲走到李落面前,大声回道:“启禀大将军,违军规者全部拿下,请大将军示下。”

    李落扫了一眼场中几人,又看了看脸色阵红阵白的壮武将军窦胜,淡淡说道:“将这个游击将军推出营外斩首示众,其余人四十军棍,以正军规。”

    窦胜一愣,不想李落竟起了杀心,这游击将军一声哀嚎,大叫道:“窦帅,救我!”

    窦胜忙道:“大将军,末将下属便是有罪,也罪不至死,请大将军网开一面,末将定严加责罚,以儆效尤。”

    李落冷冷说道:“窦将军,你知道你的下属违的是什么军规?”

    窦胜语塞,看看自己的下属,想让他赶紧推脱几句,谁知这个游击将军只是不停的呼叫窦帅救我,别的什么也没说,窦胜心中连连暗骂,一时没了主意。

    李落接道:“仗势欺人,以下犯上,私自持械争斗,辱骂同僚,就是见到我这个三军主帅也敢巧言令色不知悔改,放言军中只听窦将军的,就是我这个主帅的将令也可以不听,是么?”

    窦胜大惊,连忙跪倒道:“大将军,这只是末将下属一时糊涂说的瞎话,末将怎敢在军中擅养私兵,请大将军明察。”

    “没有最好,一会你自可找你营中将士,问清楚些,看看我有无冤枉你的下属,来人,推出去斩了。”

    石冲也没想到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李落一旦发起怒来,五品的将军说斩就斩,一时没了主意,抬头看看刘策,刘策干咳一声,上前说道:“大将军。”

    还没等刘策说完,李落转头看着石冲,问道:“石冲,你不敢么?”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