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五十七章 重编大军(2)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送众将出了帐门,李落站在大帐处,远远望去,军旗绵延而去,瑟瑟作响。

    李落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正看时,怀王从帐内走了出来,窦胜和四个侍卫还跟在怀王身后。

    怀王看到李落哈哈一笑道:“玄楼啊,不错,安排的极为妥当,不愧是承烨的儿子,本王一定要在皇上面前为玄楼多多美言,今晚回去本王就写一份奏章,钟国,连夜给本王送回王城去。”

    李落笑笑说道:“多谢皇叔,不用了,这才离开王城不过百里,省的有心人搬弄是非。”

    “这有什么,皇上对你我放心,谁敢说什么。”怀王顿了顿又道:“不过玄楼想的也有道理,那就迟些本王再写奏章吧。”

    李落颔首称谢,突然怀王凑近低笑道:“玄楼啊,给皇叔说实话,是不是看上呼察家的小姑娘了?”

    李落苦笑着摇摇头,怀王见状,拍拍李落的肩头道:“没什么,这个牧蝉郡主可有一股子野劲,看的本王心里也直痒痒。

    不过玄楼你以后要继承亲王爵位,这王妃人选可得好好思量思量,这小妮子虽说美艳动人,不过还配不上你亲王的爵位,玩玩还好,千万不能当真。”

    李落微微有些反感,不过还是一脸淡淡的笑容,只言对呼察冬蝉从没有半点非份之想。

    怀王大笑说道:“玄楼,你要这般推辞,那皇叔可就不客气了,以后可别怪皇叔没有让过你了。”说完怀王纵声大笑,留下一脸吃惊的李落,在众侍卫的谄笑恭维声中渐渐远去。

    李落站在帐门处看着怀王的背影,过了好久,突然开口说道:“沈先生,是不是有些后悔和我去西府了?”

    正是沈向东和楚影儿悄立在李落身后,沈向东微一惊讶,回道:“刚才老夫确是想着有些后悔和这样的人同在军中,不过李将军怎么知道?”

    李落转头看着沈向东,微微一笑道:“心有所想,身有所动。”

    沈向东双眉一挑道:“想不到李将军武功已到这等境界,老夫先前小觑了。”

    楚影儿闻言一动,看了李落一眼。沈向东面容一肃,说道:“前几日偶闻几个侍卫谈论李将军武功盖世,看楚姑娘所感,当非虚言。”

    楚影儿讶声说道:“我有说了什么么?”却还是一如同往日的冰冷。

    李落一笑,说道:“沈先生果然心细如发。既然五年都等了,沈先生不会没有这点耐心吧。”

    沈向东一怔,哑然失笑道:“不错,老夫白白浪费了五年的光阴,也不在这几个月。”

    这时倪青走了过来,向李落和两人一礼,说道:“大将军,属下去准备晚饭,不知将军想吃点什么?”

    李落微笑道:“你们吃什么,我和沈先生就吃什么,楚姑娘的做的细致一些。”

    “不用,我也和你们一样。”倪青还是第一次听到楚影儿说话,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轻移了一步。

    李落莞尔一笑,点点头道:“那就都一样吧。对了,武塔呢?”

    “他已经帮着军中的兄弟在做饭了,估计是饿了。”倪青笑道。

    李落和沈向东相视一笑,让倪青自去准备,三人回到帐内,李落坐下说道:“沈先生,楚姑娘,请坐。”

    待两人坐下,李落轻呷了一口茶,抬头问道:“此次西征,沈先生可有什么看法?”

    沈向东怅然一笑道:“老夫说了实话,李将军必不愿意听。”

    “哈哈,先生倒是直爽,那就不说了。”

    沈向东看了李落一眼道:“只是一个壮武将军就任了军中副帅,看着也不是什么声名显赫之辈,李将军就不怕军中不服?”

    “只要我不死就无妨。”李落淡淡说道。

    “这壮武将军任军中副帅不妥么?”楚影儿奇道。

    沈向东看了一眼楚影儿,微微一笑道:“楚姑娘少在行伍,大甘武将级别森严,除了皇上御赐特封的元帅上将军外,其余众将共分九等。

    太保,上将军和骠骑大将军是第一等,皆可辖制五十万以上大军。

    辅国大将军和镇军大将军是第二品,可辖制二十万以上的大军。

    其次是冠军大将军,怀化大将军和怀化将军,按品级不同,所辖军队自五万至十万不等。

    军职稍低些的是云麾将军,归德大将军和归德将军,所辖军队不得超过五万之数。

    第四等忠武将军,壮武将军和怀化中朗将,可率领三万以下的军队。

    次一些的宣威将军,明威将军和归德中朗将,不过能带万余左右。

    第五品的如定远将军,宁远将军,游骑将军和游击将军这些都只能率千余之众,或者在军中任职,不能独力领军。

    余下各营校尉伍长还分四等。

    每一品级中军职最少有三四个,多者超过数十,有正从之分,皆又分上下两品,如这云麾将军刘策便是从三品上,而壮武将军窦胜不过是个正四品下,比之忠武将军呼察靖还要低些。”

    楚影儿暗暗咂舌,没想到大甘的军职如此复杂,接着问道:“那大将军的军职算高了?”

    “哈哈,很高,一品二品只有正从,没有上下之分,李将军贵为辅国大将军,已是正二品。不知近几年还有没有新赐的骠骑大将军,如若没有,李将军在大甘也就次于太保、征西使狄杰和朝中几员老将了。”

    楚影儿转头看看李落,李落微微一笑道:“有的,定北军副帅就是一位骠骑大将军。”

    沈向东叹了一口气道:“虽说品级森严,不过大甘军中自来都没少过带兵万余就加封辅国大将军和镇军大将军的,也有像刘将军这样率军已过五万,才不过授了云麾将军的从职。将士百战,不及朝堂之前的阿谀奉承。”言下似是这李落的大将军也有些名不副实。

    正在几人唏嘘之间,倪青走进帐中通报晚饭已经做好,沈向东和楚影儿告退回了各自帐中。

    倪白端来晚饭,李落一看,山珍海味齐全,李落微叹一声,说道:“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多了,有一两样就好,还有饭菜太多,拿出一半,你们几人分了吧。”

    倪白挠挠头回道:“大将军,监军帐中也要这些吃的,怎也不能差了大将军的。”

    “好了,以后就按我说的做,能省一点是一点,监军要怎样就随他去吧。”

    “是,属下遵命。”说完倪青出了中军大帐。

    吃完晚饭,李落在营中走了走,幽州部还好些,看见李落过来都起身行礼,只是牧州游骑看见李落,随意一礼,有些干脆就装作没有看到,没有半分敬重。

    若有人行礼,李落自颔首回礼,若装作没有看见的,李落也没有生恼。

    营中诸部已经开始有序移动,除了幽州部外,其余各部都是一片嘈杂,尤其是窦戚二将所部,嘈嘈杂杂,一片混乱。

    次日清晨,各部已按照军中议会重列军阵,比之刚出卓城时行军快了许多,大军齐整,军令上下也较为通畅,不似初时的散乱。

    如此行军一月有余,西征大军过了贡州,行入泉州。

    李落自行军第二天起就不再坐马车,将马车留给了楚影儿,自己和虎卫骑马走在军中。

    李落骑术了得,众将都有些惊讶,先前几日还好,等到了第三日,李落觉得全身都散了架,疼痛难忍。

    倪青劝阻李落回马车歇息,李落只是不肯,暗运冰心决,倒也能捱得下来。

    第四日,李落正欲上马,却见楚影儿也牵出了一匹马,跟在李落身后,李落一愣,自到军中,除了中军议会,楚影儿鲜有在人前的,不想今日要出来透透气。

    楚影儿身姿窈窕,又面带黑纱,刚一上马,就引来一片喝彩,只是楚影儿性冷,但凡有人喝彩,皆都冷冷看去,生生将别人的喝彩冻住,若有人再放肆些,杀气便如影随形,一时人人惊若寒蝉,无人敢再上前放肆。

    李落一笑,也就随楚影儿的性子去了,大军刚开拔,楚影儿从旁边赶了上来,邀李落赛马比试,李落眼神闪动,欣然同意,带了几名虎卫和军中分拨的中军护卫,一起出了军阵,策马向前军奔去。

    果然楚影儿出了军阵不远,便放缓了战马,不急不缓的跑在李落前面,李落跟在楚影儿身侧,如此几个来回,楚影儿止住马,回头望去,李落一脸思索,楚影儿随即告了一声退,自返身回了大营。

    李落自己一人在阵外策马不停的来回跑动,待到晚饭时分才回到大营,看见楚影儿,颇为高兴的道了声谢,楚影儿平平淡淡的嗯了一声,听不出喜怒,不过没有了往日的冰冷。

    如此几日后,李落已然可以在马上与牧州游骑一较高下,就是脚不沾地的连续行军也不在话下,牧州游骑以及幽州部众都对李落颇为佩服,犹是牧州游骑,已经没了初时的轻视。

    这月余行军,李落闲暇之时便看看书,或者跟着中军刘策,看幽州部众行军布阵和安营扎寨,大军如何选择行军路线。

    在何处扎营,是否需要靠山背山,风向风力,距离河岸远近等等,一一对照兵法所云处军相敌,绝山依谷,视生处高,战隆无登,此处山之军;绝水必远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渡而击之利,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绝斥泽,唯亟去无留,若交军于斥泽之中,必依水草而背众树,此处斥泽之军;平陆处易,右背高,前死后生,此处平陆之军。

    若有不懂之处,有时也会向刘策询问一二,平时则多是回去帐内求问沈向东,沈向东通古博今,行军作战更有一番见识,李落极为佩服,若论见解不凡,还在刘策之上,确不负潜龙之号。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