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少年大将军 > 第四十八章 呼察冬蝉(1)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李落来到万盛宫时,时间尚早,皇上和征西诸将还没有过来,李落看着厅中宫女内侍穿插忙碌,微觉的无聊,便自坐在宫前的石阶上,斜靠在雕漆云柱边,闭目养神。

    万盛宫在长明宫以西,皇宫外城之内,是皇帝宴请诸国国君使节,或奖励大甘立下汗马功劳的名臣武将时,才会用到这里。

    在宫中向来与皇帝和群臣同宴的辞旧宫齐名,除皇亲国戚的家宴外,这里是宫中最隆重的赐宴宫殿。

    正在半睡之间,李落忽闻得三人的脚步由远及近直奔万盛宫厅门而来,两重一轻。

    李落心中一动,一股清凉之气突然从百会穴横贯而下,游走于七筋八脉之中,虽未睁眼,却似是已经看到来人。

    脚步略重的当是两位男子,步伐稳健,每一步踩下却都暗含内劲,仿佛如绝壁苍松,时时的防备着劲风暴雨,而另外一位声响几近可闻的应为一个姑娘,脚步忽缓忽疾,忽上忽下,飘忽不定,不得半刻的闲暇,仿若旷野中的青草白花,随风摆动,看似柔弱,狂风却难损分毫。

    脑海中出现的三人身姿,李落已猜是牧州游骑军中来人,其中一男子当是忠武将军呼察靖,只是不知余下的二人是谁。

    此番却是冰心决已然小成,到了心映外像之境,只是须得这般大起大落,纵横盘杂,李落微微一叹,心中实没有半分欣喜。

    李落没有睁眼,靠在柱子上没有动静,三人经过时,果然听得一个女子冷冷的哼了一声,带过一阵香风。

    三人进殿,片刻又走了出来,似是也等在厅前,李落不知该和几人说些什么,干脆装睡。

    这时听女子的脚步离得自己越来越近,李落暗暗皱眉,果然就听到一个清脆女声问道:“喂,我问你,皇上什么时候来?”若玉盘落珠,煞是动人。

    李落只好睁开眼,见李落睁眼,女子将脸探前凑近看了看。

    李落微一错愕,科库族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眼前的女子带些异域风情,面容不像卓城女子那般柔柔弱弱,反倒透着一股英气,眼睛宛如草原上的湖泊,清晰明亮,能映出天上的云彩和远处的青山,鼻子高挺,朱唇外朗,皓齿内鲜。

    单说一处,似乎有些棱角,只是若合在一起,便给人一股惊艳的感觉,分外有朝气和活力,却是梅兰竹菊,各胜擅场,一点也不弱于北府之外的女子。

    李落头微微后仰,站起身来。

    女子见李落站了起来,皱皱眉头,退后了一步,待李落站起身来,惊讶的发现这女子竟快及上自己一般高矮。

    李落在一众王孙公子中已经算高的,卓城少有女子能有这般身姿的。

    女子头上挽着武士结,穿着一身青衣劲装,勾勒出的娇躯无限美好,李落不自觉的眼光移动,缓缓扫过女子高挺的****,落在俏直挺立的**上。

    李落一愣,暗骂一声,耳闻目睹也染上了章泽柳的毛病。

    果然就听女子不满的冷哼了一声,李落暗叫一声惭愧,忙将目光投到厅前站着的两名男子身上。微微颔首一礼,两人也正看着这边,见李落行礼,愣了一下,也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还不等李落细看,就听身前的女子愠怒道:“是我问你话,你和他们打什么招呼?”

    李落回过目光,轻轻一笑道:“我也刚来一会,还不知道皇上什么时候过来。”

    “哼,”女子不高兴的转过头,走回了两名男子处,不理李落。

    李落顺着女子背影看去,厅前站着的两名男子一个年纪稍长,满脸虬须,面色黝黑,不怒自威,自有一股沧桑豪迈之感,另一个年幼许多,看着不满三十,面容俊秀,剑眉入鬓,若不是李落听得步伐落声,还以为只是个世家公子,长相和中府男子没什么异样。

    女子回到二人处,用族语和两人交谈,叽里咕噜。

    李落一个字也听不懂,只是由着三人站着也不太好,随即扬声说道:“皇上应该一会就到,我先让人给三位搬几把椅子,坐下再等。”

    说罢,便到厅门口招呼了几名宫女内侍,搬来几把椅子,再叫人端出三盏茶来,女子看见,老实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留下两人无奈苦笑,遥遥向李落一礼,也坐了下去。

    李落安顿下来三人,便又靠在柱子边发起呆来,突然听到女子唤道:“喂,喂,靠着柱子的那个。那个公子。”

    李落愕然回首道:“是在叫我么?”

    女子气结道:“不叫你我在叫谁?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呼察冬蝉,你叫什么名字?”

    李落微微一笑道:“嗯,原来是呼察姑娘,我姓李,字玄楼。”

    “哦,那个李公子,看你好像是皇家的人。”呼察冬蝉见李落点点头,继续道:“跟你打听个人,有个叫李落的,你见过么?”

    “李落么。见过。”

    “啊,他长什么样?”呼察冬蝉连忙问道,旁边两名男子也来了精神,转头望着李落。

    李落一笑,说道:“就长我这样啊。”

    呼察冬蝉白了李落一眼道:“是人就长你这样,我问的是李落的高矮胖瘦,是俊是丑?”

    李落正要说话,突听到宫外传来一声长笑道:“哈哈,呼察将军比朕还到的早些。”

    伴着话音万隆帝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了十数人,有九命萧百死,怀王李承越,三皇子李玄旭,四皇子李玄郢,七皇子李玄慈和十皇子李玄悯,剩下的除了几个宫女内侍,李落竟全然不识。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最引李落注意,一身文士打扮,高额剑眉,目若悬珠,开合之间,顾盼生姿,只是多是低头垂目,腰微微有些躬了,头发竟全半白,英挺中带着些卑微,委实有些矛盾。

    呼察冬蝉三人见到万隆帝走来,忙站起身,行了一礼。

    四皇子李玄郢见三人只是拱手为礼,冷哼一声,面容转寒,心中不喜,却不知科库族除非拜祭他们的祖神青狼犬时才会下跪,其他便是见到父母最多也是拱手为礼。

    当年太祖得闻此事,便准了科库族可见天不跪,只是时日过的久远,大甘中人已经慢慢忘了当年太祖对科库族的敬重。李玄郢眼光在呼察冬蝉身上打了一个转,见到呼察冬蝉艳色,才稍稍缓和了几分。

    万隆帝手一挥,哈哈大笑道:“不必多礼,朕也得迟了,一会当自罚一杯。”

    两名科库族男子忙说不敢,呼察冬蝉没有在意李玄郢的脸色,一双大眼睛在万隆帝身后的几人身上转来转去,看到李玄慈时微微一亮,显已认定此人必是李落了。

    十皇子李玄悯,见到呼察冬蝉美艳如仙,偷偷的望去,又怕别人看见,看一眼便即低下头,却不想这样更引人注意,呼察冬蝉忍不住笑了出来,李玄悯大窘,忙不倏的藏到李玄慈身后。

    万隆帝身旁的一个老太监眼角一翻,尖声喝道:“大胆!”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